古人也愛玩時尚:揭秘西王母竟穿豹紋留爆炸頭?

  導讀:自從周星馳的電影中如花的形象深入人心之後,大概似乎差不多所有超於審美能力之外的東西都可名之為“如花”。隻是審美這件事實在難說有個統一的標準,我們今天的“如花”可能就是當年真正的如花似玉,而當年的“如花”到瞭今天,說不定就是自然美的代言人。

  這當然不是瞎說。比如說我們的神話傳統裡玉皇大帝是最高神位的,按照我們這裡的社會習俗與審美習慣,讓一個具備最高地位的人打光棍不但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更是很不人道。但您把誰配給玉帝他老人傢不好?西王母最初登場的時候“其狀如人,豹尾、虎齒,而善嘯,蓬頭戴勝,是司天之厲及五殘”,換成現代說法,最多也就是個一笑兩個虎牙、穿著豹紋而留著爆炸頭的現代派女士——聽著很像某位國產的國際影星嘛。

  每個時代都有自己時尚的標準,甚至在一個時代當中,各地的時尚、美麗標準都不太一樣。您看現在那些進入中國的化妝品廣告,在歐洲說不定就是有利於美女們把自己曬成小麥色,到中國就一個比一個會美白皮膚。中國人還是喜歡一白遮百醜這個概念,這是我們的時尚,跟很多地方都不太一樣。

  說現代的時尚問題恐怕並非是我等所長。很簡單,隻緣身在此山中嘛,每個人的生活圈子也就是那麼一點點兒大,你覺得時尚的東西很可能就是別人覺得已經out瞭的玩意兒,或者說在這個主流經常隻是宣稱的主流,而邊緣倒是真正主流的地方,要說自己能理解什麼是當下的時尚、或者說理解當下的任何問題,都未免有點大言不慚的感覺。

  歷史上的時尚多少還是能說說的,畢竟那是一段已經凝固的胭脂口紅,隻有解讀的不同而不會對於事實本身就有分歧。有一種說法叫做“距離產生美”,是不是能產生美很難說,產生審美之外的其他胡思亂想倒是具有一定的可能性。因為時尚當然不會隻是時尚,而是與當時的社會環境、思想尺度、經濟環境相配合的東西,這個世界上可從來沒有過純粹的時尚,那隻是包裝過的社會現實而已。不然的話,您怎麼解釋唐代的低胸裝以及經濟危機來臨時女人們變長的裙子?

相關閱讀推薦:

西王母是誰?西王母流傳著那些事跡

西王母的神話故事 西王母與周穆王的愛情故事

王母娘娘是誰? 西王母娘娘是怎麼來的?

古代神話故事之西王母和她的蟠桃仙子

周穆王西遊的故事 周穆王西遊見西王母之傳說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