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17位皇子選嘉慶繼位的真相!乾隆繼承人之謎

  揭秘乾隆因何選嘉慶即位的真正原因:乾隆,作為清朝最出名的皇帝之一,是中國歷史上執政時間最長和年壽最高的皇帝。康熙在位時起平定瞭大小的叛亂,鞏固瞭多民族的國傢發展,使得當時文化、經濟、手工業都是極盛時代,他在發展清朝“康乾盛世’局面作出瞭重要貢獻,確為一代有為之君。接下來就由小編來說說乾隆的兒子。

  嘉慶皇帝——愛新覺羅·顒琰是清朝入主中原之後的第五代君主,1796~1820年間中國的最高統治者。此前,清朝經過瞭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四代皇帝。顒琰本名永琰,是乾隆皇帝第十五子。永琰母親魏佳氏的地位不高,自己的排行又很靠後,因此,永琰繼承皇位的優勢本來並不突出。而且,在永琰出生的時候,父親乾隆皇帝已經五十歲瞭,難道在此前的幾十年間,乾隆帝就沒有考慮過繼承人的問題嗎?

  到底是哪些因素使這位看起來並不出眾的皇子最終成瞭皇位繼承人呢?在乾隆帝立儲的過程中,又發生瞭哪些驚心動魄的事變呢?

  乾隆一生有17個兒子,嘉慶皇帝永琰排行第十五。按照清朝“立長、立嫡”的皇位傳承原則,排行靠後且是庶出的永琰,幾乎沒有繼承大統的可能。


    鞭炮聲逐漸稀疏,空氣中彌漫著火藥的氣味,新年來到瞭–乾隆二十五年(1760)正月初一日。乾隆皇帝觀看完乾清門廣場上除夕夜的焰火表演,在太監、宮眷的簇擁之下來到養心殿東暖閣,太監捧來盛滿屠蘇酒的“金甌永固”杯,燃起明燭高香,展開灑金朱箋,蘸好禦用毛筆,請皇上“開筆大吉”–寫幾句吉祥話。

  往年皇帝大多寫一些“宜入新年,萬事如意”,或者“三陽啟泰,豐年為瑞”之類的套話。今年與眾不同,皇帝興致高,揮毫寫下瞭一首詩,詩的最後一句是“禦繪歲朝圖志語,有以迓新韶嘉慶”。“嘉慶”!這真是個吉利的字眼,眾人交口贊嘆。乾隆帝一言不發,他端詳一番,然後擱筆,接過太監奉上的屠蘇酒,一飲而盡……這年十月初六日醜時,也就是1760年11月13日凌晨兩三點鐘,在北京西北圓明園的綺春園,一位小皇子出生瞭。

  三天之後,這一消息以“六百裡加緊”的速度傳到瞭承德以北二百裡的木蘭圍場。五十歲的乾隆皇帝一身戎裝,駐馬聽完他的第十五個兒子出生的報告之後,並沒有顯示出格外欣喜的表情,簡單幾句問答,然後揮退報喜的兵部專差,又策馬投入到緊張的圍獵活動中去……

  幾天後,乾隆皇帝給這位小皇子賜名永琰。誰能想到,幾十年後,永琰成為清朝入主中原之後的第五代君主,主宰中國命運二十多年。而且,他的年號恰恰就叫“嘉慶”!清朝史官往往把這一巧合神秘化,認為是天意,是冥冥之中的安排,並渲染乾隆帝對這位幼子如何器重,似乎還沒出生就註定瞭後來君臨天下的命運。其實,在佳麗如雲、皇子成群的的皇族傢庭裡,這位小皇子並不顯眼,地位也不突出。

相關閱讀推薦:

清朝其實很有趣:揭秘嘉慶滅掉和珅的關鍵六步

北京公主墳埋清嘉慶帝兩位女兒 兩人同年去世!

解讀:嘉慶帝鏟除乾隆寵臣和珅為何隻用瞭15天

揭秘:清朝嘉慶皇帝遭雷劈而死的三種說法

史上唯一一位被雷電劈死的皇帝:嘉慶帝死亡之謎

分頁:1/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永琰是庶出,母親魏佳氏的身份很低,當年進宮的時候僅僅是個“貴人”。“貴人”是清朝皇帝妻子中很低的一個等級,低到什麼程度?這個等級都不“定編”,隻要皇帝不怕麻煩,娶多少個“貴人”不受禮法的限制。而且,乾隆帝對魏佳氏似乎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偏愛。可能是考慮到她一共生瞭四個兒子,兩個閨女,算是給皇傢立功瞭,所以,後來升為貴妃。乾隆六十年,永琰被冊立為皇太子,母親被追封為皇後,這時她已經死瞭整整二十年瞭,死的時候,永琰才十五歲。

  為什麼要介紹永琰的媽媽呢?老話說:“子以母貴,母以子貴”,就是說在妻妾成群,子孫滿堂的大傢族裡,孩子的地位的高低取決於他母親的地位的高低;當然,等孩子大瞭,母親老瞭,母親的地位又要靠孩子的身份來定。永琰的媽媽死後二十年晉封為皇後,就是典型的“母以子貴”,但是,當年幼小的永琰因為母親地位的低微,在皇子眾多的皇族傢庭裡,不會擁有十分顯貴的地位。

  大傢可能奇怪,永琰是庶出,母親地位很低,排行又很靠後,乾隆皇帝一共有十七個兒子,永琰排行第十五,那麼,最後皇位怎麼就輪到他坐瞭?而且,他出生的時候,父親乾隆皇帝已經五十歲瞭,難道乾隆在此前的幾十年間還沒考慮過繼承人的問題?


  中國帝王上臺之後,要幹的第一件事是修陵寢,雖然皇帝被稱為“萬歲爺”,但實際上一點信心也沒有,說不定哪天就死瞭,所以,先預備好陵寢,放那兒,以備不時之需;第二件事,由於不知道哪天就死瞭,所以就要立太子,拿今天話說,就是確定“接班人”,以保證自己死瞭之後,政權能順利、和平地交接。

  修陵寢並不難,隻要經費到位,工程建設人員到崗,慢慢修就可以瞭,反正也不急著用,慢工出細活。比較起來,立太子那可是一件非常令人頭疼的事。中國帝王一般要娶很多妻子,在此,我必須糾正一個長期以來的誤解,以平民之心度君主之懷,往往認為這是為瞭滿足窮奢極欲的私生活。其實,中國帝王娶很多老婆的目的是為瞭保證生很多孩子,從而使自己在選擇繼承人的時候有一個大的餘地。可見,帝王娶很多妻子,那是為瞭國傢的前途啊!

  於是,帝王一般都有龐大的後宮群,於是,生出瞭很多的兒子,於是,難題就出來瞭–立誰?比較而言,漢族王朝處理這個問題相對簡單一些,那就是立“嫡長子”,就是正宮–皇後生的第一個兒子,當然,第二個兒子也行,總之,即使不能保證是嫡長子,也盡量要保證是嫡出。清朝截止到這時選擇繼承人並不局限於嫡長子,凡是皇子,不分嫡出庶出,都有繼承皇位的資格,於是,麻煩就多瞭。皇子們八仙過海,各顯其能,皇子身邊趨炎附勢的人呼風喚雨,糾紛不斷。康熙晚年,就差點兒沒讓他那幾十個寶貝兒子氣死。

  皇帝是名副其實的最高統治者,太子並沒有什麼權力,但是,太子那是“潛力股”,升值空間無限。在太子周圍,難免要聚集起不少“燒冷灶”–也就是做長遠投資的人,以致形成另一個實力集團。如果皇帝立完太子不久就死瞭,那最理想瞭,但皇帝一時半會兒還死不瞭,也可能十幾年幾十年也死不瞭,你說急不急人。太子,尤其是太子身邊的人,每天都盼著皇帝死,時間一長,沒有不透風的墻,能不產生矛盾?往小瞭說,父子猜疑,不可避免;往大瞭說,發生宮廷政變的可能性也不能排除。

分頁:2/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上邊說康熙皇帝晚年差點兒沒讓他那幾十個寶貝兒子氣死,當然,氣死是誇張的話,最後氣出瞭一個辦法–秘密立儲。這個辦法正式確立於雍正朝,該辦法就是皇帝活著的時候用滿漢兩種文字寫一道密旨,上面寫著新一代君主的名字,再把這道密旨放在鐍匣裡面,然後把鐍匣放在乾清宮“正大光明”匾後面,一旦皇帝駕崩,群臣“公啟鐍匣,宣佈立儲密旨”,擁立新君。這樣既能保證政權和平交接,又不會出現剛才說的第二個令人頭疼的因素。但是,第一個令人頭疼的因素還是不能避免,誰讓你娶那麼多妻子,生那麼多兒子,而皇位卻僅僅一個呢。

  乾隆皇帝即位初年,豪情萬丈,年輕的他小瞧瞭立太子的困難,而且,他還想效法漢族立“嫡長子”的辦法,為大清朝皇帝統系增添光彩的一筆。於是,乾隆元年(1736),乾隆帝立嫡出的永璉為皇太子。

  永璉在乾隆帝諸子中排行第二,但是,他的生母是乾隆帝當皇子時的嫡福晉,即讀者較為熟知的富察氏,所以,永璉是事實上的“嫡長子”,而且,永璉聰明伶俐,氣度不凡,深得雍正皇帝–也就是爺爺的喜愛,所以,乾隆帝毫不猶豫地選擇瞭永璉。然而,乾隆三年,永璉就死瞭,死的時候還不到十歲。乾隆皇帝哭成瞭個淚人,公佈瞭永璉的太子身份,為他舉行瞭隆重的葬禮。

  不過乾隆大哭一場之後,並沒有改變立嫡子的決心,他後來又立皇後生的二兒子永琮為皇太子,結果沒幾天,乾隆十二年冬,永琮也死瞭,死的時候才兩歲。這回,乾隆帝沒哭,根據《清史稿》記載,他沉痛地說:“先朝未有以元後正嫡紹承大統者,朕乃欲行先人所未行之事,邀先人不能獲之福,此乃朕過也。”從此,乾隆帝基本上死瞭“立嫡”之心,但又不甘心在庶出諸子中選擇,從而左右為難,焦灼不安。


  其實,兩個嫡子的死受打擊最大的是皇後,她就生瞭這兩個兒子,結果一個也沒有成人,作母親的該有多痛心。所以,小兒子去世的第二年,也就是乾隆十三年(1748),她也撒手歸西。當時,她隨乾隆帝東巡,在濟南染病,乾隆帝與富察氏皇後感情很深,立即終止東巡,緊急返京,結果皇後死在途中。乾隆皇帝作詩追悔:

  廿載同心成逝水,兩眶血淚灑東風。

  早知失子兼亡母,何必當初盼夢熊。

  在乾隆帝看來,這都是報應,是他癡心妄想的報應,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他的心碎瞭。從此,他多次南巡,不再進入濟南城,怕的是觸景生情。打擊接踵而至。皇帝帶著皇後的靈柩乘船抵達瞭大運河的終點–北京通州,乾隆帝一眼看到前來接駕人群中的他的那幾個寶貝兒子,他看這幾個庶出的皇子越看越不順眼,加上此時用兵金川,進展不順利,不免心急火燎,所以,突然向二十一歲的長子發難。

  “這回你高興瞭!” 一身孝服的皇長子跪在地上打瞭個寒戰,國喪之中,何來高興,父親來者不善,話裡有話。“你不高興?你偷著樂吧?這回輪到你做太子瞭!”

  大傢立即明白瞭,乾隆帝認為皇長子幸災樂禍,覬覦太子地位。可這完全是推測之詞呀,人傢皇長子規規矩矩的,一沒說過格的話,二沒做過格的事,憑什麼誣人清白。但是,爹教訓兒子,別人不好相勸,更何況這個爹又是萬乘之尊的一國之君。

  “你做夢!”乾隆帝厲聲說:“太子永遠輪不到你,還有你!”乾隆帝又用手指向皇三子,剛剛十四歲的皇三子大氣不敢出,跪都跪不成個樣子,趴在地上直哆嗦。

  乾隆厲聲說:“你們不孝,我看在咱們父子的情分上不殺你,但將來百年之後,你們二人斷斷不能繼統。”說到這裡,乾隆帝一下子想到自己的父輩–雍正帝骨肉相殘的往事,頓時痛徹肺腑,突然變得歇斯底裡,他高聲叫喊道:“你們將來必至兄弟相殺,與其你們兄弟相殺,不如為父殺瞭你們!”

  乾隆帝發瘋般地撲向身邊的侍衛,用力搶奪侍衛腰間的佩刀。侍衛哪肯放手,一擁而上,攔住皇帝,群臣起身相勸,現場哭聲震天,一片混亂。

分頁:3/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皇長子受瞭這場打擊,又害怕,又委屈,很快就病倒瞭。一年之後,太醫向皇帝報告:長期醫治無效,已無生機。乾隆帝立即前去探望,畢竟父子情深,血脈相連,皇長子流著眼淚一聲接一聲地說:“兒子不能送父皇瞭!兒子不能送父皇瞭!”乾隆皇帝心如刀割,淚如雨下,在他看來,兩個嫡子死於他的非分之想,現在,唯一一個長大成人的兒子又讓自己給冤枉死瞭,這是為什麼?不就是為瞭立太子嗎!

  乾隆帝大哭瞭一場,封皇長子為定親王,以親王之禮安葬,然後向群臣宣佈,今後,誰敢向朕提及立太子之事,朕就將誰正法!群臣響亮地回答瞭一聲–就一個字:“喳”!心裡說愛立不立,你們傢的事,懶得管。

  皇長子去世的十年後,永琰出生,他生於深宮,從小按皇傢規矩教養。讀者朋友可能會想,乾隆最終選擇永琰做太子,永琰肯定有他的過人之處。對此,各位朋友絕對不要懷疑,永琰做皇子期間沒表現出特別過人之處,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皇子。您看各種史書中關於嘉慶帝的記載都是從他做皇帝開始記的,也就是說,乾隆六十年公開為太子之前,基本沒有什麼事跡記載。


  此時的乾隆帝已經不再考慮立嫡瞭,他後來倒是又立瞭一位皇後,這位皇後也為他生瞭兩個兒子,但是,乾隆三十年皇帝南巡到杭州,皇後跟皇帝鬧翻,兩口子打架,別人也說不清個是非,皇後要就地出傢當尼姑,這實際上就是要跟皇帝“離婚”,當然是辦不到的事情,不然皇傢的臉面往哪擱。皇後被拒絕後居然自己削發,乾隆帝說她“突發瘋迷”,將她遣送回京,第二年就死瞭,她實際上被剝奪瞭皇後稱號,隻是沒向全國公佈,死的時候按皇貴妃規格辦的喪事。從此,乾隆帝再沒立過皇後,這樣一來,乾隆帝的兒子全是庶出,立嫡之說也就無從談起瞭。

  前邊我說乾隆皇帝發誓不立太子,但那是氣話,其實,十幾年間,他一直在考慮此事,但是,他又不敢深想這件事,為什麼呢?乾隆逐漸發現瞭一個規律,他想立哪個皇子為太子,這個皇子很快就死。已經立死瞭兩個嫡子,後來,他一度想立皇三子,就是前邊我說乾隆在通州揚言要殺掉的那個皇三子,結果這個念頭一出來,皇三子就死瞭,死的時候二十六歲。乾隆帝後來又動瞭個想立皇五子的念頭,結果,還沒拿定主意,皇五子也死瞭,死的時候二十五歲。白發人送黑發人,該是多麼的痛心,乾隆兒子雖多,也經不起接二連三地死,乾隆帝不敢想瞭。

  但是,不敢想也得想,轉眼到瞭乾隆三十八年(1773),乾隆帝六十三歲瞭,已經沒有任何理由回避立太子的問題瞭,這個時候,還活在人間的皇子就剩下六人瞭,這六人中,還有兩個已經過繼給瞭兄弟,所以,可供選擇的就隻有四人瞭。哪四人呢?皇八子永璇、皇十一子永瑆、皇十五子永琰、皇十七子永璘。這四個兒子全是庶出,乾隆帝已經不存什麼嫡庶之見瞭,隻看誰的品格、能力更強些。

  這四人中誰的品格、能力較為突出呢?在乾隆帝看來,誰都不是理想的人選,沒辦法,隻有采用“排除法”。

分頁:4/6頁  上一頁23456下一頁

  先說皇八子永璇。永璇的優勢一是在兄弟中居長,二是聰明絕頂,詩做得好,字寫得好,還畫得一手好山水。但是,永璇一副“公子哥”派頭,或者說一副“名士派”。當時,皇子們大多有差事,也就是說有工作,當然,不是一般的職員身份,大小管著一攤子事兒。有差事你就得按時上班,不,永璇是想什麼時候上班就什麼時候上班,想什麼時候下班就什麼時候下班,沒有任何組織紀律觀念。有一次,北方大旱,不下雨,不下雨就得向上天“祈雨”,先是百姓祈雨,老百姓面子小,當然求不來雨,於是,各級官員祈雨,還不下,再就是皇子出面祈雨,如果這還求不來雨就得皇帝親自祈求上天瞭,可見,這是一件與天神溝通的十分嚴肅的工作。永璇奉旨祈雨,這是個苦差事,烈日炎炎之下衣冠楚楚地站上多半天,帶有一定自虐色彩的程序一道接一道,永璇祈瞭一會兒,見老天不給面子,沒有一點兒要下雨的意思(哪有那麼快,祈完兩三天內下雨就算靈驗瞭),索性不祈瞭,愛下不下,揚長而去。乾隆皇帝聞訊氣得個半死。另外,永璇還有一大劣勢–儀表欠佳,欠佳到什麼程度?說是有足疾,是不是達到走路一瘸一拐的程度不得而知,要真是這樣,僅此一點就絕無入承大統的資格。乾隆帝又不是僅有他一個兒子,不到萬不得已,能選個瘸子當國傢元首?所以,乾隆皇帝屢加訓斥,後來就懶得管瞭,死瞭心瞭,對他不寄與任何希望瞭。

  如果說皇八子永璇是“公子哥”的話,這皇十一子永瑆就是“藝術傢”,而且,可以說是“大藝術傢”。他精通什麼藝術?書法。他的書法造詣能達到什麼程度?這麼說吧,要說有清三百年書法第一可能誇張,但要說有清三百年書法傢前五名,肯定有他。要知道,在中國文人都拿毛筆寫字的當時,做個書法傢真的很不容易。附帶說一句,清東陵裕陵–乾隆皇帝陵前的神功聖德碑的碑文,就是他書寫的。

  永惺風雅多才,完全沒有瞭祖先遊牧於白山黑水,躍馬橫刀的氣派瞭,相反,漢族士大夫的習氣很深。別看他是個書法傢,但一般人求不到他的字。他給弟弟永琰,就是後來的嘉慶帝畫瞭個扇面,落款“兄鏡泉”三個字。夏天,永琰拿著這個扇子,讓乾隆帝看到瞭,乾隆帝奇怪,自己沒有一個叫“鏡泉”的兒子呀,你怎麼會有一個叫“鏡泉”的哥哥?永琰回答“鏡泉”是永瑆自己起的字號,惹得乾隆帝大罵他沾染漢人習氣,附庸風雅,忘記滿洲尚武之風,實為忘本,下令皇子一律不得自署字號。


  當時王公大臣私底下猜測,永瑆未嘗沒有被立為太子的可能性,因為永瑆成年後分府住在宮外,乾隆帝不時到他傢裡去,父子之間走動得較為頻繁,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傢對他越來越沒有信心瞭,為什麼?他怪癖越來越多。

  永瑆靠著爸爸是皇帝,從小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但他偏偏吝嗇得出格兒。一天他府裡死瞭一匹馬,把他心疼得要命,不是心疼這匹馬,而是心疼自己財產的損失。他堵在王府大門口,死活不讓人把馬拉出去埋瞭,要吃馬肉,不僅自己吃,整個王府的人都得吃,為什麼呢?這樣可以省下幾頓飯錢,您看他吝嗇到什麼程度。說起來您都不信,他府中攢著幾十萬兩白銀,他領著大傢每天喝粥度日。於是,永瑆逐漸成瞭王公取笑的對象,雖然貴為皇子,但漸漸沒有人相信他能成為未來的皇帝瞭。他死在道光三年(1823),臨終拒絕傢人為他洗凈身體,理由是死後入土腐爛,比現在還臟,誰替我擦洗幹凈?他就是這麼個怪人。

  最後,讓我們跳過永琰,說說皇十七子永璘。在乾隆三十八年擇儲的時候,永璘年僅八歲,拿今天話說,是個小學二三年級的學生,他能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皇位接班人,實際上是無法考察的。僅就目前來看,乾隆帝感覺他輕佻,不愛學習。當然,對於一個八歲的孩子來說,也不是什麼大毛病。但是從永璘成年以後的表現來看,他差不多是乾隆皇帝兒子中最不成才的一位。與他的幾個哥哥不同,永璘可以說是個“遊俠”一類的人物,經常出宮溜達,到哪溜達?就是光顧前門外大柵欄一帶的胡同,這個胡同,那個胡同,一共八個,遊瞭個遍。他是乾隆的最小的兒子,乾隆也懶得管他瞭。不過,永璘也不能說一無是處,他有兩個“長處”:一是平易近人,在前門外大酒缸與販夫走卒侃大山,沒有一點兒皇子的架子;再一個長處就是頗有自知之明,能達到什麼程度呢?根據《嘯亭續錄》這部書記載,他曾說,即使皇冠像雨點一樣從天灑落,也淋(輪)不到我的頭上,沒戲!

  對於永琰,乾隆帝也不大滿意,在乾隆帝看來,永琰的最大的缺點是沒有什麼突出的優點,最大的優點是沒什麼突出的缺點,此外,要說其他優點也有一些,比如學習刻苦認真,成績不錯。在乾隆三十年,皇帝南巡走到杭州,六歲的永琰作瞭一首《詠龍井》的小詩,其中有一句“泉雷忽疑雨,竹春不知秋”,乾隆帝十分贊賞,身邊的大臣也交口稱頌。此外,永琰成天把自己關在書房裡,肯用死功,坐得住冷板凳,行為舉止也稱得上端莊大氣。但這畢竟不能算是十分突出的地方,自己英明一世,把江山交給這個並不十分出眾的兒子,他不甘心。

分頁:5/6頁  上一頁3456下一頁

  乾隆帝有時真是苦惱到瞭極點,自己英明一世,怎麼生出瞭這麼一幫犬子,遙想太祖時代,諸王都沒受過系統的教育,但個個都有入承大統的能力,自己的皇子自幼飽讀詩書,結果都教育成瞭這般模樣,他甚至招來上書房的總師傅,大罵一番。當然,總師傅是漢族人,又是國內知名的大學者,不能不客氣些,大不瞭一頓臭罵再加上罰俸,對滿族師傅就不客氣瞭,乾隆晚年,曾任內閣學士兼禮部侍郎的滿洲鑲白旗人達椿,按今天標準來說,相當於文化部的副部長瞭,就被乾隆帝臭罵一頓之後,皇帝仍不解氣,又命侍衛打瞭四十大板。

  乾隆晚年最鐘愛十公主–和孝公主,曾說過這樣一句話:“汝若為皇子,朕必立汝儲也。”當然,這不過說說而已,中國是一個男權社會,皇位傳男不傳女,但這句話反映出乾隆對諸子的不滿。乾隆帝甚至想跳過兒子,直接立孫子,他對皇子要求嚴格,動則斥罵,但對孫子十分喜愛,而且,一旦決定從孫子中擇儲,選擇餘地很大。比如,當年冤死的皇長子的第二個兒子綿恩,才幹超群,看起來似乎能成大器,但是,這個念頭一出現,內心中也不免波瀾起伏,中國皇帝是父死子繼的傳統,這個傳統一旦打破,會不會不利於國傢的穩定?再則,父子之間畢竟是最近的血緣關系,舍近求遠,是聰明的舉動嗎?天下後世該怎樣議論自己呢?

  乾隆三十八年(1773)冬,乾隆帝終於下定瞭決心,立十五子永琰為太子,當然是秘密立儲,他書寫瞭立儲諭旨,然後將諭旨藏在一個硬木匣子裡,再命人將匣子放在乾清宮“正大光明”匾額後面,這樣一來,就完成瞭立儲工作。完成瞭這一工作後,他告訴瞭軍機大臣,當然,立的是誰他沒說,軍機大臣也不敢問。

  這年冬至,乾隆舉行祀天大典,在南郊天壇,皇帝仰望烏雲密佈的蒼穹,默默禱告:

  所立皇十五子永琰“如其人賢,能承國傢洪業,則祈佑以有成;若其不賢,亦願潛奪其算,毋使他日貽誤,予亦得以另擇元良。朕非不愛己子也,然以宗社大計,不得不如此,惟願為天下得人,以繼祖宗億萬年無疆之緒。”

  乾隆帝的意思是請老天爺再幫他把把關,看看永琰是不是塊當皇帝的料,如果是,就請保佑永琰;否則,讓他短命而終。總之,祖宗的江山社稷,國傢的前途命運至關重要,為此,顧不上父子之情瞭。乾隆帝如此禱告,可見他對立永琰信心不足,而且,用這樣惡毒的語言加在兒子頭上,在十分迷信的當時,實屬罕見,由此也可見他立永琰為太子的無奈。

分頁:6/6頁  上一頁456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