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則天入宮後嬪妃再無生育記錄!看她顛覆古代政治

  傳奇女皇武則天

  武則天是她那個時代的產物,是中國歷史上的唯一。她一輩子當中嫁瞭兩個皇帝,那是一對父子,唐太宗和唐高宗;她生瞭兩個皇帝,那是一對兄弟,唐中宗和唐睿宗;她本人是中國歷史上唯一的女皇帝,顛覆瞭整個中國古代的政治傳統和制度設計。

  後世對武則天的評價非常復雜。有人說她篡權、殺人如麻、殘忍成性。但中國歷史上改朝換代當中,由李唐改為武周,可能是死的人最少的一次革命。有人說她把社會秩序都搞亂瞭,實際上,那是中國歷史上一個非常穩定的時期,武則天的前面是一個“貞觀之治”,武則天剛退位沒幾年,就迎來瞭一個“開元盛世”。固然,武則天時代有其非常黑暗的一面,比如“任威刑以禁異議”、“濫以祿位收天下人心”、酷吏當道等,但她同時也重用一批正直有才華的人治理天下。

  武則天究竟是一個怎樣的人物?她是如何一步步走上最高統治位置的?中國人民大學歷史學院教授劉後濱應上海電視臺紀實頻道《文化中國》欄目邀請,講述瞭武則天的傳奇一生。這裡選取的是其中的四個片斷。


武則天像

  唐高宗李治即位一年以後,來到瞭長安城中的感業寺,將一個非常美艷的已經蓄長瞭頭發的尼姑接回到長安的宮中。高宗的王皇後非但沒有吃醋,反而是異常地高興。可是,王皇後萬萬沒有想到,沒幾年,她的身傢性命就葬送在瞭這個女子手裡。可以說,從這個女人踏進宮門的那一刻起,宮廷裡就硝煙四起,暗藏殺機,大唐江山從此不得安寧,但她也同樣用激情和夢想造就瞭千古流芳的大唐氣象,在中國的歷史上放射著無比輝煌的光芒。

  重返皇宮

  武則天碰到太子李治,是她政治生涯的真正開始。可是這一碰,它不是一般的男女接觸。這一亮相本身在歷史上就是一記轟雷。

  那個時候,武則天的身份是皇帝唐太宗的才人,就是說她是唐太宗的女人,對於李治來說,她是庶母。當時唐太宗正病得厲害,就讓太子李治到床前來陪他,就在這個時候,李治與武才人一見傾心。這個出場,在歷史上是很震動的一個場面。


李治

  有一種觀點認為,武則天是有心機的人,因為她一直在尋找機會,這個今後的皇帝太子李治是一個機會,所以她會主動暗送秋波,以一種長姐似的關懷,把年輕的太子給俘虜瞭。還有一種觀點認為,李治因為從小就死瞭媽,太宗這些年來治理國傢也很忙,這個年輕的庶母居然那麼地溫柔,使李治又有一種主動的行動。還有一點咱們也不能忽略,武則天長得還是很漂亮,是那個時代標準的美人。歷史記載,她的相貌是叫“寬額廣頤”。額頭比較寬,下巴也稍微比較長,人比較豐滿。對於性格懦弱的李治來說,吸引力還是很強的。從郭沫若到胡戟這一些人都認為,洛陽龍門石窟的盧舍那佛像就是武則天的一個寫真,就是按照她的那個模樣做出來的。

  武則天做過唐太宗的才人這是人所共知的事實,後來在唐高宗立武則天做皇後的詔書中,就直面地回答這個問題:我承認這個武皇後是先帝的才人,但是,是先帝賜給我的,並不是有什麼“穢亂春宮”的問題。不管怎麼說吧,這兩個人在唐太宗晚年的時候,就埋下瞭感情的種子。

  唐太宗去世之後,按照唐朝的規定,武則天被派到瞭感業寺做尼姑。對於一般的宮廷女性來說,如果到瞭尼姑庵裡面做尼姑,有可能就是青燈梵鐘,一輩子瞭此餘生。武則天能這麼甘心嗎?她肯定不。那一年在佛寺當中的生活武則天是怎麼度過的,我想那個煎熬是雙重的:一方面自己那種政治野心,希望得到重用、希望出頭露面的這個野心受挫瞭,同時在情感上也是被澆滅瞭。她知道,高宗在太宗去世滿周年的時候,一定會來行香。這給瞭她很大的信心,才能夠堅持下來。她在尼姑庵裡寫詩,其中有一首收錄在《全唐詩》當中,名字叫做《如意娘》:“看朱成碧思紛紛,憔悴支離為憶君。不信比來長下淚,開箱驗取石榴裙。”就是說,這一年,我天天在哭,我在想高宗,你不相信我怎麼想你嗎?我整個裙子是濕瞭又濕,濕瞭又濕,我都舍不得洗掉;為你流的眼淚,至今還鎖在我的箱子裡啊。

相關閱讀推薦:

李世民為何不愛武則天?解密唐太宗喜歡的三類女人

中國唯一女皇武則天:用屬於女人的武器改變命運

武則天秘史:女皇武則天緣何能21年獨掌天下?

唐宮秘史:揭秘晚年唐太宗為何想要殺掉武則天?

邪乎!狄仁傑如何在死後把武則天逼下皇位的?

分頁:1/13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永徽元年5月26號這一天,是唐太宗的周年忌日,按照唐朝的禮儀制度的規定,當老皇帝去世一周年的時候,新皇帝要帶領群臣和後宮的嬪妃,一起去皇傢的寺廟裡面,給皇帝來行香祭祀。

  有人認為,性格決定命運,一點不假,要換其他的皇帝,一年多瞭,估計早就把這事兒忘到九霄雲外去瞭,可是李治這個人就是那麼一個剪不斷理還亂的多情之人,所以才導致瞭這次見面。

  在貞觀末年,武則天對李治的這種吸引,不是一般的吸引,否則身為帝王,後宮佳麗三千,他怎麼可能想起一個關系不大的人,一年以後還想起她來呢?我想是武則天已經對他吸引得太深瞭。

  所以才會有《唐會要》上面的一段記載,說“上因忌日行香見之,武氏泣,上亦潸然”。兩個人是面對面潸然淚下,那叫一個情意綿綿。對於武則天來說,這是唯一的一次機會瞭。武則天采取的措施是哭,一見面不說別的,我上來先把你的心給你哭碎瞭。

  武則天太瞭解李治瞭,李治是歷史上著名的會哭的皇帝。所以這一哭,就會勾起他這一年多來,壓在心裡的很多的情感,所以他再也逃不脫武則天佈下的這種感情之網。武則天已經是二十五六的年齡,已經很成熟瞭,她對李治的把握是非常有信心的。

  經過這麼一番激情的表演之後,李治沒有把武則天從感業寺裡給帶走。


  在李治的心中,最大的問題就是名不正則言不順。武則天也有擔心。可是這一天很快就到來瞭,因為很快就有人從宮中給她送來一個消息,說皇後王氏讓你偷偷地把頭發先蓄起來。這就奇怪瞭,為什麼不是李治下聖旨讓武則天開始蓄發,而是王皇後找人送信讓她蓄發呢?高宗從感業寺回來以後,很長一段時間裡面,表現得悶悶不樂,整天若有所思,失魂落魄的樣子,高宗在皇後的追問下就說,還記得我們去感業寺,我們在那裡碰到瞭武才人,我心裡現在惦記著她,可是很難想辦法,要她回來,應該怎麼辦呢?可是他沒有想到皇後那麼痛快,皇後說這個事兒你不要擔心瞭,我來給你辦理,我肯定把她給你接回來。

  王皇後腦子是不是進水瞭,把皇帝身邊這樣一個來路不明的所謂情人,接到自己身邊來,成為將來和自己爭寵的一個人?

  王皇後有她現實的目的,當時在宮中有一個蕭淑妃,明顯地比皇後更得高宗的寵,更根本的一個原因,王皇後這些年以來沒有為李治生下個一男半女,而蕭淑妃為高宗生下瞭兩個女兒一個兒子,李素節。這就不一樣瞭。素節生下來不久,高宗就立他為雍王。按照慣例雍王這個封號,一般是不封給嬪妃所生的兒子的,除瞭太子之外,雍王是諸王當中地位最高的。所以那個時候皇後感到自己的地位有些威脅瞭,正好又碰上高宗這一段時間悶悶不樂,所以皇後就想到瞭一招她自認為的妙棋,就是想辦法讓高宗把武則天接進宮來,這樣就能夠讓高宗的心思轉移到這個成天日思夜想的女人身上來,把蕭淑妃忘到一邊去。

  對李治來說當然是喜出望外,正中下懷。在王皇後的安排下,大概在永徽元年的年底,或者永徽二年年初的時候,武則天就秘密回到瞭宮中,而且就在前後,武則天已經為李治懷上瞭身孕。這一年武則天剛好28歲,她的人生被分成兩個十四年,第一個十四年她終於是進到瞭唐太宗的後宮,後又用瞭十四年的時間,等待著再次回到皇宮啊。

分頁:2/13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壟斷專寵 嬪妃再無生育記錄

  王皇後和武則天真的叫各懷心事,結果是陰差陽錯,一拍即合。這樣說來,王皇後也算得上武則天的恩人。

  武則天剛進宮的這段時間,看史書上記載,經常說她“卑辭屈體”,見到皇後一定會打招呼,一定是特別地客氣,非常地恭敬。所以正是因為這樣,她很快就贏得瞭皇後,也贏得瞭皇帝對她的歡心,很快武則天就有瞭自己的合法的身份瞭,被唐高宗封為昭儀。而且武則天為高宗懷瞭身孕,這個事情對武則天的命運來說,是更加地關鍵。

  對於高宗李治來說,那一段在太宗病榻前面的私情非常深,跟太宗給他賜的婚,娶的蕭淑妃是不太一樣的,更重要的,武則天的經歷那是歷盡滄桑,而且在尼姑庵裡面呆瞭一年多,那也不是白呆,修煉氣質,那種豐富的情感閱歷會很快地戰勝蕭淑妃,捕捉住高宗的。

  這也再次證明高宗有戀母情結,武則天看來是後宮當中年齡最大的一個嬪妃,可是恰恰因為武則天成熟,蕭淑妃青澀,所以蕭淑妃敗下陣來。蕭淑妃還敗在一個問題上,皇後是支持武則天的。

  這個時候的武則天,基本上已經傲視群芳瞭,在後宮當中,她是王皇後之下,所有人之上。但是對於武則天來說,我想她的目標,不僅僅是為瞭做高宗一般的嬪妃。而王皇後僅僅是把武則天當成她和蕭淑妃之間爭寵的一個棋子,可見王皇後不僅是社會閱歷不夠,連宮廷鬥爭的經驗也嚴重不足。


  王皇後這個人恐怕不太聰明。但是也不能說王皇後一點沒有考慮,她應該說分析過武則天的背景和可能帶來的危險。但是她認為武則天不太可能。在當時那個政治環境下,能夠取代皇後的這些人,都是出自貴族傢庭,武則天的門第不夠。再說,武則天有一個嚴重的問題,你曾經是先皇的才人,你有一個歷史的包袱在那裡,高宗能夠把這個改變嗎?所以王皇後不太擔心武則天會繼續往前走,威脅到自己。

  但是王皇後也不想想,武則天是在李治做太子的時候,就已經在勾引李治瞭,這麼樣一個人,她怎麼就不警惕一點呢,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幹得出來的,你如果是按照常理來替武則天安排她今後的道路,那一定是大錯特錯瞭。

  王皇後沒有警惕,其他人也同樣沒有警惕嗎?不,當時的輔佐班子,包括長孫無忌、褚遂良,包括皇後的舅舅柳氏,還有宰相韓瑗、來際這一批人都是站在皇後這一邊的,是維護皇後所代表的關隴貴族集團利益的這麼一個政權班底,這個班底當得知武則天懷有身孕的時候,這些人開始警惕起來瞭。永徽三年的七月份,也就是武則天肚子裡的孩子還有不到半年時間就要出生的時候,他們就把高宗的長子陳王李忠匆匆忙忙地立為太子,防止將來武則天或者蕭淑妃爭奪皇後的位置。

  因為外朝大臣的攔截,不可能深入到皇帝的內宮去,所以武則天在這一段時間裡面,在感情上,把高宗拉得越來越近。那段時間連連地為高宗在生孩子,永徽三年的十月,武則天為高宗生下瞭長子李弘。實際上自從武則天入宮以後,在不到十年的時間裡,她為唐高宗生下四男二女,占唐高宗所有十二個子女當中的一半,而且自從武則天入宮以後,唐高宗沒有再和任何嬪妃有過生育的記錄,可見武則天在後宮的專寵到瞭壟斷的地步。

分頁:3/13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廢後立武

  永徽三年十月,武則天生下瞭自己的長子,她給兒子取名李弘,顯然她希望這個孩子將來可以當上皇帝,開創太平盛世。如果兒子當上皇帝,母親又是什麼呢?“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啊。此時的武則天已經不滿足於僅僅在宮中站穩腳跟瞭,她的眼睛已經開始瞄向皇後的位子瞭。為瞭徹底將王皇後打倒,她不僅將自己的姐姐和外甥女引進後宮與王皇後爭寵,還掐死瞭自己剛出生不久的女兒。武則天真的這麼心狠手辣嗎?

  李勣回答瞭高宗非常巧妙的一句話,說:“此陛下傢事,何必更問外人。”改立皇後,是陛下您個人的事情,是你傢裡的事情,你問那些外人,有什麼好商量的呢?高宗和武則天一下子清醒過來,放下包袱,反戈一擊。

  “小公主死亡事件”

  如果說武則天重返皇宮是她的第一步的話,那麼在皇宮裡站穩腳跟應該是她的第二步;她如果僅僅是為瞭鞏固自己在皇宮裡面的位置,她滿足於當一個昭儀的話,那麼她隻要和皇後繼續搞好關系就可以瞭。但是對於武則天這樣性格的人來說,她不會安心與平靜地在皇宮裡面做一輩子的昭儀,而她如果不繼續往前走,不把王皇後絆倒的話,某一天這些顧命大臣們也不會放過武則天,她現有的位置也是保不住的,所以武則天要先下手為強。

  這個時候,王皇後終於意識到自己真是引狼入室瞭。當年的盟友,現在已經變成瞭頭號敵人瞭。尤其是李弘出生以後,後宮爭寵的這個三角關系就完全變瞭,皇後和蕭淑妃聯手,頻頻向唐高宗來告武則天的狀。


  高宗在這幾個女人之間,其實是有點和稀泥。武則天這邊吧,情感上確實這些年跟她很好,但是畢竟她的歷史擺在那裡;皇後和蕭淑妃盡管有一些失寵瞭,她們也沒有大的過錯。所以後宮鬥爭陷入瞭某種膠著狀態。這種狀態對武則天來說,是非常不利的。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武則天如何尋找到一個突破口,恐怕是她處心積慮要思考的一個問題。機會來瞭,就是讓武則天背上瞭千古罵名,成就瞭她後來走向皇帝寶座上一個非常重要臺階的所謂“小公主死亡事件”。永徽五年的春天,武則天生下瞭可愛的長女,王皇後前來看望,可是離奇的一幕發生瞭,小公主竟然突然死亡。武則天一口咬定是王皇後謀害瞭我這個女兒,而高宗得知這個消息也非常地難過,因此就產生瞭要廢掉王皇後的這個想法。

  其實這件事情當中,最大的謎團就在於這個小公主到底是怎麼死的?武則天身上的千古罵名就是:武則天親手殺死瞭自己的小女兒。

  這種說法由來已久,至少在宋朝我們已經看到它進入到官方的記載當中。《新唐書》的《武則天傳》裡記載:“昭儀生女,後就顧弄,去,昭儀潛斃兒衾下,伺帝至,陽為歡言,發衾視兒,死矣。”武則天生下這個女兒以後,皇後就來看望。皇後離去以後,武則天就偷偷地在被子裡面把這個女兒給扼殺死瞭。過一會兒,高宗來瞭,武則天裝作很高興,說皇上你來看看我們這個寶貝女兒,揭開被子一看,原來是一個死嬰。武則天這個時候,又驚問左右,大傢都說,皇後剛剛來過,唐高宗不瞭解實情,武則天又哭得個一塌糊塗,所以高宗很生氣地說瞭一句“後殺吾女”。因此高宗決心要廢掉王皇後。

分頁:4/13頁  上一頁23456789下一頁

  所以在這個版本當中,武則天就像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王一樣,能對自己的親生女兒下手。但是我覺得,這個有一點誇張,實際上是宋以後的人對武則天的一種“栽贓”。在我看來,這個女嬰死亡,很有可能是這樣一種情景:生下來不久,由於各種原因,這個孩子就夭折瞭。武則天強忍著悲痛,帶著滿臉的歡笑,來迎接皇後看我這個寶貝女兒。皇後走瞭以後,她才真的難過出來,《唐會要》的記載,是比較客觀的。武則天在永徽五年生瞭一個女兒,這是事實,這個女兒生下來不久死掉瞭,也是一個事實,而王皇後因為這件事情承擔瞭很大的責任,這也是一個事實。《唐會要》並沒有說這個小公主到底是怎麼死的。那看起來有點像自然死亡。

  武則天的高明之處在哪裡呢?武則天不會讓這個女兒白白地死,她要把女兒死亡這個代價挽回,把它嫁禍於王皇後。

  那麼究竟有沒有可能是王皇後所殺呢?我想王皇後也不會笨到這個程度,皇後是在明處,她的地位相對是穩固的;如果殺死這個小孩對她根本帶不來任何好處,反而使自己面臨滅頂之災。

  但是有一點要命,就連高宗李治都相信是王皇後殺瞭這個小女孩。李治在情感上本來就偏向於武則天。現在後宮眾口一詞說,是皇後來過就死掉瞭,高宗在很激動的情緒下,作出一個不理智的決定,產生瞭廢皇後的念頭,也是順理成章的。

  可是這麼一件大事兒不是李治一個人能說瞭算的。外廷以長孫無忌為代表的這批人,是不會答應的。所以李治就帶著武則天到長孫無忌傢裡去探探口風。當唐高宗聽到長孫無忌還有三個小妾所生的兒子沒有官職的時候,高宗就表態瞭,馬上都把他們提拔為五品的朝散大夫。


  他說:你看,舅舅,你的這些兒子都很優秀;可是呢,你看,王皇後沒有為我生兒子,倒是武昭儀跟我生下瞭一個寶貝兒子。這就等於把話有點挑明瞭。

  李治說完以後,長孫無忌沒有接他的茬兒,隻是“哈哈哈”瞭一通,說,啊,真是可喜可賀啊,可喜可賀啊。

  這第一塊石頭扔出去,看來是石沉大海瞭。可是李治就此能甘心嗎?武則天又給高宗使瞭個眼色。所以高宗又喊,來人啊,上禮物。這個時候,從皇宮裡面運出來的四車的金銀寶器給長孫無忌獻上來瞭。糖衣炮彈打出來瞭,這次李治說,我雖貴為天子、富有四海,可是王皇後沒有給我生兒子,倒是武昭儀給我生瞭兒子啊。

  把這同樣的一句話,語氣加強,又說瞭一遍,夠強調瞭吧。長孫無忌還是那麼地矜持地說:感謝皇恩浩蕩,又給我兒子賜官,又給我賞賜那麼多的財物。但是始終沒有說出來,你還是換個皇後吧。

  其實長孫無忌已經回答瞭,那就是他不支持廢立皇後。那麼這次試探是以李治和武則天的失敗而告終瞭。

  後來武則天幹脆想出一招,就派自己的母親楊氏,親自到長孫無忌的府上去,明明白白地給他點明:我的女兒武則天想要做皇後,高宗也有這個意思,您老就支持支持吧。可是結果呢,長孫無忌那就很明確地說“不可能”,讓楊氏碰瞭一鼻子灰就回去瞭。

  經過這次試探,武則天有一個非常巨大的收獲,那就是:她發現,李治是堅持支持她的。

  皇帝帶著武則天到他舅舅長孫無忌傢裡去求情,碰瞭一鼻子灰。這對皇帝的自尊心是一個極大的挑戰,這就使唐高宗更加堅定地要站在武則天這一邊。

  從這一刻開始起,事情的性質就發生瞭很大的變化,本來還是武則天一心想要當皇後;現在事情演變成瞭唐高宗李治和他那些元老大臣之間的政治對立瞭。高宗和武則天原本隻是單純的恩愛夫妻,現在在政治上他們也開始結成為盟友。

  對於武則天來說,隻要找到一個借口,給高宗一個臺階,那王皇後就一定能夠廢掉。

  武則天指使左右向唐高宗告狀,說王皇後和她的母親在後宮裡面秘密地做厭勝。所謂的厭勝,是過去詛咒別人的一種巫術,弄個小佈人,或者是小木人,然後上面刻上字或者是寫上誰的名字,然後去詛咒他,在過去這是重罪。

  高宗也知道,這是武則天給他找的一個臺階。他沒有按照一般的刑事案件來處理皇後,隻是下令禁止皇後的母親入宮。高宗的這個舉措其實就會影響到外朝這些人的態度,他們敏感地捕抓到瞭,高宗的主意已經決定瞭。宰相柳奭、王皇後的舅舅就內心不安,上表請求辭去相位。

  在這種情況下,外廷那些大臣反對武則天做皇後的態度更加明確瞭,實際上,武則天遇到瞭更強大、更明確的阻力。

  武則天懂得以退為進、懂得步步為營,在這種強大的阻力的面前,她暫時放棄瞭做皇後的想法,她給皇帝上表,請求皇帝加封她做“宸妃”。

分頁:5/13頁  上一頁345678910下一頁

  根據唐代後宮的制度,妃當中有名號的隻有四個,那就是貴妃、淑妃、賢妃和德妃,從來沒有宸妃,這是武則天最先為自己創造的一個名號。我們一直都說武則天這個人不缺乏創造力。這個“宸妃”有非常深刻的政治上的寓意,“宸”就是北極星,皇帝是天,皇後就是天上最亮的眾星拱位的北極星。

  武則天之前那一路高歌猛進的勢頭,此時是戛然而止,武則天一籌莫展瞭,在外廷原來我也需要有人為我搖旗吶喊,呼應才行。當時有一中書省的官員叫李義府,他站出來說話瞭。

  李義府這個人,長得是一表人才,但是最擅長的就是暗箭傷人。長孫無忌發現這個中書舍人李義府暗中好像是要支持武則天的,就要把李義府貶到益州去做地方官。李義府去找他同事,一起擔任中書舍人的王德儉,王德儉說,現在隻有皇上能救你,隻要你公開表態,支持皇帝改立皇後,你肯定就得救瞭。就是要由你來把這件事給挑破瞭。

  李義府就公開地站出來說,我要支持皇帝改立皇後。李義府這一表態,唐高宗自然非常高興,一下子從五品的中書舍人,提拔到四品的中書侍郎,這是唐高宗非常重要的一個信號。

  眾人發現,經過這個通道我可以迅速上升,於是紛紛站出來表示,要支持武昭儀升皇後,就形成瞭一個叫挺武派。

  因為李義府、王德儉這批人,級別都還比較低,支持武則天的力量應該都是比較弱的,最後有一個人出來瞭,許敬忠,太宗朝的秦府十八學士之一,當時擔任九卿當中的衛尉卿,三品高官。


  高宗有一次上朝,召集大臣們來討論改立皇後的事情的時候,等待的間隙,大臣們就在那裡竊竊私語:皇上再提改立皇後的事情,我們一定要支持太尉,要反對這個決定。聽到那些議論,許敬忠高聲地說瞭一段話,意思是說,這年頭隻要年成好瞭,鄉下的老百姓也想換個老婆,皇帝人傢自己想改立一個皇後,關你們這些人屁事,在那裡有什麼好囉嗦的。你看這個話很粗啊。

  對於武則天來說,信心倍增,終於在外朝也聽到有人敢公開站出來說支持我做皇後。這一來武則天等於間接地在外廷也形成瞭自己的支持勢力,這個時候,挺武派和反武之間就要正面交鋒瞭。

  反武派態度非常堅決,一點都不松口,幾次在朝廷開會討論這個問題,長孫無忌、褚遂良首先是說堅決不能換皇後,因為這是先皇交給我的。這個理由高宗也不接受瞭,我就是要換。上朝結束以後,皇帝把這幾個主要的宰相留下來,召集到內殿繼續商議這件事情。反對派又說瞭,你就是真的想換的話,我們攔不住你,但是你一定不能找武氏這樣的人,為什麼呢,武則天這個身份不行啊,先皇身邊的人,你怎麼能把她娶過來做自己的皇後呢?

  這個話說得很苛刻,很尖酸,褚遂良那個時候是以頭搶地,滿頭是血,除非當場把我打死,否則我就是不同意,把唐高宗給噎住瞭。可是誰也沒有會想到,這個時候從高宗的背後傳來一聲呵斥:“何不撲殺此獠!”幹嘛不殺瞭這個狗東西!

  這是武則天,那一聲吆喝也是流氓似的語言。歷朝歷代,敢上朝堂,並且還敢在朝堂之上說出這樣充滿殺機的話,我看就隻有武則天一人瞭。

  當時雙方就僵在這個地方。在場的人被嚇蒙瞭。在這種情況下,最關鍵是看誰來打破僵局。徐懋功徐世績,現在叫做李勣,四個顧命大臣當中,三個反對,還留一個沒有吱聲的就是這位大名鼎鼎的《隋唐演義》當中的那個軍師徐懋功。前面幾次宰相開會討論這個事情的時候都不表態,但是現在雙方的鬥爭白熱化程度,劍拔弩張,李勣不表態也不行瞭,所以散朝以後,他裝著腳有點不舒服,故意磨磨蹭蹭最後留下來,皇帝就問他這個事到底怎麼辦,李勣回答瞭皇帝非常巧妙的一句話,說:“此陛下傢事,何必更問外人。”改立皇後,是陛下您個人的事情,是你傢裡的事情,你問那些外人,跟他們商量來商量去有什麼好商量的呢?

  當唐高宗、武則天陷入瞭僵局,不知道哪裡找突破口的時候,這麼一個身份,顧命大臣之一的李勣能夠說出這句話來,這個給高宗和武則天的鼓勵是非常大的,一下子清醒過來,徹底放下包袱,反戈一擊。很快唐高宗就下令,把反對立武則天最強硬的人褚遂良貶到潭州。永徽六年的十月,唐高宗下瞭一道詔令,把王皇後和蕭淑妃的傢人,全部貶為庶人,流放到嶺南去。

  武則天被正式冊立為唐高宗的皇後瞭。從貞觀十一年入宮到永徽六年,整整十八年,當年那個懷有“見天子庸知非福”的那種期待的女子,如今終於得償所願。

  三十二歲的武則天登上皇後寶座,馬上就對敵人進行一系列血腥清洗。她咬牙切齒地把王皇後和蕭淑妃打入冷宮,這還不算,還砍下她們的手足,把她們的軀幹扔到一個酒甕裡面去說,讓你們兩個人骨醉。就是讓你們的骨頭都給你醉酥瞭。所以人們老說,武則天比起漢朝的那個呂後,有過之而無不及。

分頁:6/13頁  上一頁4567891011下一頁

  母子之爭

  武皇後終於如願以償,成為瞭武天後,而且從幕後走到臺前,成功打造瞭“二聖臨朝”的局面。但武後想要在宮廷權力鬥爭中走得更遠,就必然和當朝太子發生矛盾沖突。故太子李弘突然病死,武則天的二兒子李賢接受瞭冊立,成為新的太子。沒有想到的李賢後來竟然因為企圖謀反,被廢為庶人。人們都說,是武則天安排導演瞭這一切。這背後發生瞭什麼事情,讓她能夠如此狠心呢?

  高宗想遜位給武則天,遭到群臣反對。這件事使武則天產生瞭我也可以做皇帝的念頭。而一旦有瞭這個念頭之後,武則天看待自己的兒子的角度就不一樣瞭。如果說他們母子之間原先還隻是權力之爭的話,那麼這個時候就已經演變成為皇位之爭瞭。

  太子李弘暴薨

  太子李弘是在武則天入宮兩年以後在昭儀位置上生的。他是武則天坐穩位置的重要的一個砝碼。武則天對他寄予厚望。後來李弘成為太子,武則天又成為天後,這母子兩個人,他們的地位是可以互相保障的,大權不可能旁落。為什麼武則天這個時候會轉過頭來對付她的親生兒子呢?

  因為有一件事發生瞭,致使母子之間產生瞭裂痕。武則天幫助唐高宗打理朝政,那個時候宮中稱為二聖,和高宗比肩而立,很多國傢政事是武則天來處理的。武則天希望這個兒子成為她的助手,但李弘卻開始有一些和母後不和諧的行為。

  咸亨二年,高宗帶著天後武氏,他們一班君臣到洛陽去瞭,李弘就以太子的身份進行監國,代理朝政。


  有一天李弘走到瞭掖庭宮。在那裡,李弘見到瞭他的兩個姐姐,蕭淑妃為唐高宗生的兩個女兒,義陽公主,宣城公主。這兩位公主被幽閉在宮中十幾年之久,不讓見人,後來連話都不會說瞭。李弘看到她們,惻隱之心油然而生瞭。李弘給唐高宗打瞭一份報告,希望能夠可憐這兩位姐姐,把她們放出來許配給人傢。武則天是氣不打一處來。本來這個事情,十幾年過去瞭,可能人們都已經忘掉瞭這件事,現在太子弘又把這個事情給提出來,而且把我武則天作惡人的一面也給放大瞭。所以這對武則天的心裡是一個很大的沖擊。這是一個比較集中的導火線。

  上元二年,高宗和武則天帶著太子一起去洛州巡幸,突然太子暴薨於宮中的綺雲殿。

  關於李弘之死,《新唐書·武則天皇後傳》中說“蕭妃女義陽、宣城公主幽掖庭,幾四十不嫁,太子弘言於帝,後怒,鴆殺弘”。《新唐書·高宗本紀》也是非常明確記載,武則天殺瞭太子弘,一點都不含糊。

  在674年前後,高宗身體情況更加糟糕,動過念頭,要把皇位禪讓給這個太子李弘。而恰恰在高宗有瞭這個念頭的時候,李弘就莫名其妙地去世瞭,暴薨,所以給後人的想象空間是非常大。

  但我認為,李弘之死是武則天下的手這結論有問題。不,他是病死的。首先我們根據《舊唐書》的記載,李弘的身體一直就不好,他得瞭一種病,當時就叫做“癆瘵”,用今天的話就是肺結核病,那在當時是很難治療的。其次太子李弘和武則天之間的矛盾,並不足以讓武則天要下決心把兒子給殺瞭。說武則天想當皇帝,急急忙忙把太子李弘給害死瞭,這是宋朝人的思維,《舊唐書》和《新唐書》上面的記載不太一樣。

  司馬光在《資治通鑒》裡采取的說法比較籠統,“時人以為天後鴆之也”。也就是說,司馬光沒有自己做結論,我想這是比較慎重的說法。一千多年後,我們在敦煌的殘卷中,發現瞭武則天為孝敬皇帝寫的七萬多卷的《一切道經》。所以史學傢們認為武則天的這種悲痛是真實的。

分頁:7/13頁  上一頁56789101112下一頁

  廢黜太子李賢

  太子李弘死瞭以後,很快第二個太子就被確立下來瞭,那就是武則天的二兒子李賢。李賢在武則天的兒子當中,是一個文武雙全,天分極高的人。在被立為太子之後,還做瞭一件很有文化品位的事情,那就是註瞭《後漢書》。清朝學者王先謙認為李賢召集的人對《後漢書》的註,不亞於大學者顏師古對班固《漢書》作的註。

  李賢註《後漢書》背後貫穿著很重要的政治意圖。他們大量地羅列兩漢歷史上女主幹政的事情,說當初呂後把戚夫人做成人彘。這很讓人容易聯想起武則天對待王皇後、蕭淑妃骨醉之刑。尤其是這班文人在評論東漢女主幹政的時候,專門強調瞭一句話,“外言不入於閫,內言不出於閫。”這就讓人想起武則天,當初褚遂良不同意她做皇後的時候,她居然直接跳出來開罵瞭,內外言不相幹的這個規矩完全破壞掉瞭。

  更讓武則天受不瞭的事情,就是那個時候高宗的身體狀況是越來越惡化瞭,實在是幹不動瞭,就想遜位給武則天。把權力交給武則天跟交給兒子是不一樣的,我想,高宗還沒有完全死心就此退出歷史舞臺。但是太子背後有一種力量,這批人堅決反對,直截瞭當地對高宗說,“陛下奈何不傳子孫,而委之天後乎?”這件事情,後來就在眾大臣的反對當中不瞭瞭之瞭。

  但這事對她有一個很深刻的影響,就是讓她從此萌生瞭我也可以做皇帝直接執掌皇權的念頭。說武則天想當皇帝的念頭什麼時候開始有,我寧願把它放在這個時候。而一旦有瞭這個念頭之後,就像魔鬼(被)放出瞭瓶子以後,收回來很困難,所以武則天看待自己的兒子的時候,她的角度就不一樣瞭。如果說他們母子之間原先還隻是權力之爭的話,那麼這個時候就已經演變成為皇位之爭瞭。


  武則天親自操刀寫瞭兩本書給他,一本《少陽政范》說,你處於太子之位的人,該如何找準你自己的位置。還編一部書《孝子傳》給他,你應該做一個孝子,其實是嚴重地告誡他。

  您瞧瞧,武則天和李賢雙方對抗的時候,都是用寫書來打仗。這個李賢畢竟沒有經過太大的政治風浪,在武則天這種威權之下,他的表現就有點失常,開始放縱自己,縱情聲色。據說當時李賢有一個男寵趙道生,李賢賞賜瞭很多的金銀財寶給他。武則天當然不能放過這個機會,就上報給唐高宗。趙道生就是一個缺口。武則天就讓趙道生來承認,太子要謀反,太子的東宮藏瞭很多武器。

  唐高宗下令成立一個專案組對李賢進行瞭調查。後來這個專案組在武則天授意之下果然就在太子宮中的馬房中搜出來幾百領的皂甲,這個謀反的罪證就坐實瞭。

  公元680年,李賢被廢庶人,幽閉宮中,政治生涯徹底終止。武則天還不甘就此罷休。她又把太子私藏的那些甲胄搬出來,搬到洛陽城郊的天津橋南當眾燒毀,把這個太子的謀反的罪行曝光於天下。最後,李賢被安排到巴州重慶地方禁閉瞭起來,文明元年,就是武則天臨朝稱制的時候,武則天派將軍丘神績到巴州去,逼令李賢自殺。

分頁:8/13頁  上一頁67891011121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