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名妓薛素素簡介 明代十能才女薛素素的故事

  薛素素(西元16—17世紀),女,字素卿,又字潤卿,江蘇蘇州吳縣人。

  薛素素對詩、書、畫、琴、弈、繡無所不能,寓居南京,被譽為“明代十能才女”。

  薛素素工小詩,能書,作黃庭小楷。尤工蘭竹,不筆迅捷,兼擅白描大士、花卉、草蟲、各具意態,工刺繡。薛素素又喜馳馬挾彈,百不失一,自稱女俠。後為李征蠻所娶。所著詩集名《南遊草》,可惜都散佚瞭。

  薛素素為絕代佳人,另有《甲乙剩言》可證。《甲乙剩言》雲:“京師東院本司諸妓,無復佳者,惟史令吾宅後有薛五素素姿態艷雅,言動可愛。”

  薛素素還是丹青妙手、書法名傢。《甲乙剩言》說她“能書作黃庭小楷,尤工蘭竹,下筆迅掃,各具意態。”《列朝詩集》贊其“能畫蘭竹,作小詩”,並錄其詩二首,其中《懷人詩》雲:“良夜思君歸不歸,孤燈照客影微微,攜來獨枕誰相問?明月空庭淚濕衣。”可知薛素素名前冠“女才子”三字,並不為誣。

  李日華題薛素素《花裹九香》中說:“薛素素能挾彈調箏,又善理眉掠鬢。人間可喜可樂以娛男子事,種種皆出其手。”李氏是封建文人,他欣賞薛素素的主要是薛能“娛男子”,此固不足取,但以其所言來證明薛素素是位才氣橫溢的奇女子,倒是恰到好處的。


  然而薛素素最能讓後人神往而贊嘆不已的還是她的神彈絕技。《甲乙剩言》說她“……又善馳馬挾彈,能以兩彈丸先後發,使後彈擊前彈,碎於空中;又置彈於地,以左手持弓向地,以右手從背上反引其身以擊地下之彈,百不失一。”《列朝詩集》也稱她“善彈走馬,以女俠自命。置彈於小婢額上,彈去而婢不知”。真難想象這一切乃是一小足女子所為,也難怪《甲乙剩言》由衷贊嘆“絕技翩翩,亦青樓中少雙者。”事實上即或青樓之外,須眉男子輩,又幾人能有如此風采?

  薛素素還是位不愛錢財,不畏權勢的錚錚“鐵漢”,這點與一般妓女有天壤之別。《列朝詩集》載:“……其畫像傳入蠻峒,彭宣府深慕好之。吳人馮生自謂能致素素,費金錢無算。久之,語不讎,宣慰怒,羈留十餘年乃遣。”

  然而,就是這樣的奇女子,在那個社會,也隻能“中年長齋禮佛”,最終竟落得個“為房老以死”的悲慘結局,可見魯迅先生痛斥封建社會為“吃人”社會,是完全正確的。

  自負俠名

  素素自負俠名,《列朝詩集小傳》載其軼事:“素素吳人,能畫蘭竹,作小詩,善彈走馬,以女俠自命,置彈於小婢額上,彈去而婢不知,廣陵陸弼《觀素素挾彈歌》雲:酒酣請為挾彈戲,結束單衫聊一試,微纏紅袖袒半韝,側度雲鬟掩雙臂。侍兒拈丸著發端,回身中之丸並墜,言遲更疾卻應手,欲發未停偏有致。自此江湖俠少年皆慕稱薛五矣。少遊燕中,與五陵年少挾彈出郊,連騎邀遊,觀者如堵”。《無聲詩史》更雲:“薛素素善馳馬挾彈,能以兩彈先後發,必使後彈擊前彈,碎於空中。又置彈於地,以左手持弓向後,右手從背上反引其弓以擊地下之彈,百不失一。絕技翩翩,亦青樓中少雙者”。真神乎技矣,小說傢聞此,大可演繹傳奇一部,以俠妓呼之,當不過譽。

相關閱讀推薦:

民國名妓賽金花晚年饑寒而死!名流競相題寫墓碑

揭秘:一代名妓李師師真的是宋徽宗的“二奶”嗎?

一代名妓李師師的最終歸屬之謎:李師師結局成迷

中國歷史上第一位被載入史冊的名妓是何許人也?

名妓董小宛有沒有被順治納為妃子?董小宛與董鄂妃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聲名鵲起

  薛素素不久就艷名大著,風頭之健,甚至傳到瞭蠻荒的四川大山裡,《眾香詞》雲:

  (素素)為李征蠻所嬖,其畫像傳入蠻峒。彭宣府深慕好之。吳人馮生自謂能致素素,費金錢無算。久之,語不讎,宣尉怒羈留十餘年乃遣。北裡名姬,至於傾動蠻夷,世所希有也。

  這個姓馮的大概也是騙子,借口拉皮條騙土司的銀子而已,可無論如何,這麼優秀的姑娘,即使是妓女,照樣有人喜歡。於是,她嫁給沈德符做瞭小妾。


  三角戀

  沈德符是有錢的世傢子弟,也是很好的作傢,近代三角戀《雲自在龕隨筆》講瞭他們的故事:

  (素素)南都院妓,姿性澹雅。工書,善畫蘭,時復挾彈走馬,翩翩男兒俊態。後從金壇於褒甫玉嘉有約矣,而未果。吾郡沈虎臣德徐竟納為妾。合歡之夕,郡中沈少司馬純甫、李孝兼伯遠偕諸名士送之。姚叔祥有詩雲:“管領煙花隻此身,尊前驚送得交新。生憎一老少當意,勿謝千金便許人。含淚且成名媛別,離腸不管沈郞嗔。相看自笑同秋葉,妒殺儂傢並蒂春。”褒甫恨薛之爽約及沈之攘愛也。

  這已經是三角戀愛瞭,而搶先一步娶瞭素素的沈德符。似乎也沒高興太久,兩個人最後還是分手瞭。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與王穉登交情不淺

  沈德符曾在《敝帚齋餘談》裡,大罵一個人無恥虛偽,生活作風敗壞,這個人就是王穉登:

  今上辛巳壬午間,聊城傅金沙光宅以文采風流,為政守潔廉,與吳士王百谷厚善,時過其齋中小飲。王因匿名娼於曲室,酒酣出以薦枕,遂以為恒。王因是居間請托,橐為充牣。王穉登把妓女作為社交手段,性賄賂官員,這樣陰私之事沈德符都要揭發張揚,如此深仇大恨,當然事出有因。在他的另一著作《萬歷野獲編》裡,他也嘲笑王穉登造假古董騙錢的勾當:

  骨董自來多贗,而吳中尤甚,文士皆借以糊口。近日前輩,修潔莫如張伯起,然亦不免向此中生活。至王伯谷,則全以此作計然策矣!

  總之是不共戴天瞭。沈德符如此態度背後,答案很可能是因為薛素素。王穉登與薛素素交情不淺,而吃醋的男人總是小氣的。

  《明史》說王穉登“四歲能屬對,六歲善擘窠大字,十歲能詩”,是才子,社會上他鉆營的也不壞,是“青詞宰相”袁元峰的門人,袁元峰很欣賞他,舉薦他做官但沒成功,後來徐階掌權瞭,王穉登就斷瞭仕途念想,一心寫詩。作為當時最著名的詩人,王穉登得到過眾多前輩稱許,“嘗及征明門,遙接其風,主詞翰之席者三十餘年。嘉、隆、萬歷間,佈衣、山人以詩名者十數,俞允文、王叔承、沈明臣輩尤為世所稱,然聲華烜赫,穉登為最。申時行以元老裡居,特相推重。”

  王穉登風流韻事也多,對花界之事爛熟於心,津津樂道,曾對馮夢龍講過很多這方面的見聞,“嘉靖間,海宇清謐,金陵最稱富饒,而平康亦極盛,諸妓著名者,前則劉、董、羅、葛、段、趙,後則何、蔣、王、楊、馬、褚、青樓所稱十二釵也”,十二金釵來歷,大約最早出自於此。

  王穉登是大詩人,薛素素、馬湘蘭是女詩人,大詩人遇見女詩人,自然親近,而馬湘蘭最癡情,萬歷甲辰秋,當時王穉登都快年過七十瞭,“湘蘭自金陵往,買酒為壽,燕飲累月,歌舞達旦,為金閶數十年盛事。歸未幾而病,然燈禮佛,沐浴更衣,端坐而逝。年五十七矣”,這事情為後世恥笑。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