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寵一時的戚夫人為何淒慘收場?呂後如何殺死戚姬

  在最初和項羽的幾次對陣中,劉邦一敗塗地。彭城一戰,劉邦聯軍五十六萬軍隊被項羽率三萬精兵打敗,劉邦的父親、老婆都成瞭項羽的俘虜。丟掉瞭老父親,劉邦可能有點不舒服;可沒有瞭老婆,劉邦卻不急,因為他意外地得到瞭美人。那位美人,姓戚名懿,日後常被人稱為“戚姬”或“戚夫人”。

  劉邦連飲數杯,愁腸漸放,委婉問戚女是否許人。

  老人說:“尚未。前有一相士說小女頗有貴相,今日大王到此,莫非前緣註定,應侍大王巾櫛,未知大王尊意如何?”

  劉邦大喜,當下解下玉帶作為聘禮。老人再喚戚女出拜。戚女羞答答地接過玉帶,然後用纖纖素手斟酒奉獻劉邦,劉邦一飲而盡。透過迷濛的雙眼,劉邦看到瞭一朵含苞的花朵,在悄悄綻放。

  戚美人年不滿二十,擅跳“翹袖折腰”之舞。舞時隻見兩隻彩袖凌空飛旋,嬌軀翩轉,甩袖似輕雲舒展,折腰如楊柳隨風,且花樣繁復,極具韻律美。戚美人還長於鼓瑟。那節奏分明、情感飽滿細膩的演奏,劉邦聽著聽著,便不由自主地隨聲唱和。

  戚美人給戰事不順、東奔西跑的劉邦以莫大的慰藉,讓他體會到一種從未有過的人生樂趣。劉邦恨不能時時刻刻把戚美人擁在懷中。


  明爭暗鬥埋下禍根

  戚美人產下一子。劉邦非常高興,取名如意。劉邦常說:“這個孩子像我,甚合我心意。”

  劉邦稱帝後,立呂雉為皇後,呂後所生之子劉盈為太子;封戚美人為夫人,劉如意為趙王。

  呂後老謀深算,心計頗深。當劉邦對如意的誇獎之詞傳入她的耳朵裡之後,呂後憑自己的政治嗅覺,隱隱感到瞭一種迫在眉睫的危機:老色鬼要廢長立幼瞭。的確,劉邦在誇如意的同時,還說:“太子劉盈秉性柔弱,不若如意聰明,性格一點都不像朕。”這讓戚夫人看到瞭希望。於是,她夜夜在劉邦的耳邊吹風,要求立如意為太子。

  兩個女人,為瞭各自的兒子,也為瞭自己日後的榮華富貴,在皇宮內外,暗暗地進行著角逐。

  呂後知道自己人老珠黃,要讓劉邦改變態度,隻能借助外力;戚姬清楚自己千嬌百媚,要打動劉邦,隻能靠自己的魅力!

  劉邦左右為難,搖擺不定。最後討好戚夫人,決定改立太子。

相關閱讀推薦:

戚夫人慘死:呂後制造“人彘”慘劇嚇傻漢惠帝!

歷史上的戚夫人 揭秘歷史上最慘死法的戚夫人

劉邦幾個老婆 劉邦老婆呂雉和戚夫人的不同結局

劉邦與戚夫人兒子劉如意簡介 劉如意是怎麼死的?

呂後為什麼要殺戚夫人?最殘酷的後宮虐殺事件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一天臨朝,劉邦提出改立太子。群臣聽後,都很驚駭,黑壓壓地跪瞭一地,同聲力爭。都說立嫡以長是古今通例,且東宮冊立有年,並無過失,不可無端廢黜。劉邦不聽,喝令侍臣立刻草詔。

  朝堂之上,死一般沉寂。驀地,聽得一聲大呼:“不、不……不可!”原來是口吃的禦史大夫周昌在力爭。劉邦問:“你隻說不可兩字,究竟是何道理?”周昌越急越說不出話,面上忽青忽紫,好一會兒才掙出數語:“期、期知不可行。陛下欲廢太子,臣期……期、期不奉詔!”劉邦忍不住大笑起來,滿朝大臣聽他“期、期”的聲音,也大笑不止。劉邦在笑聲中宣佈退朝罷議。

  退朝以後,戚夫人大失所望。劉邦說:“朝臣無一贊成,即使強行改立,如意也不能安於其位,我們還是從長計議吧。”

  呂後心緒不寧,寢食不安,於是求教於張良。張良出計,讓呂後請出“商山四皓”,以顯示太子在朝廷中的地位堅如磐石。所謂“商山四皓”,就是商山之中的四位白發隱士。他們先後為避秦亂而結茅山林。劉邦曾力請他們,可他們不肯出山。

  一日,劉邦置酒宮中,召太子侍宴。劉邦見太子身後的四個白胡子老頭,很是詫異。當得知他們就是“商山四皓”時,便對他們說:“朕曾經請你們出山,你們不肯,現在怎麼肯幫助太子瞭?”


  四人回答:“太子仁厚,禮賢下士。我們甘願為他效命。”

  劉邦知道太子羽翼已成,已不可廢,勉強喝瞭點酒,草草罷宴。回去後,無奈地對戚夫人說:“太子羽翼已豐,居然請來瞭商山四皓幫忙,廢不掉瞭。”戚夫人哭著說:“妾並非定欲廢長立幼,但陛下萬年之後,妾母子的性命,必會懸在皇後手中。希望陛下曲意保全!”

  劉邦說:“我會設法,決不使你們母子吃虧。”戚夫人隻好收淚,耐心等待。劉邦沉吟瞭好幾天,也想不出一個萬全之計。

  母子別離夫妻垂淚

  劉邦清楚呂後和戚姬的爭鬥。他預感到,他死後得勝的一方,是不會放過另一方的。現在,既然改立太子已不可能,那日後得勢的一方,肯定是呂後瞭。他要為他深愛著的美人和兒子安排一條活路。

  劉邦內心的隱痛,符璽禦史趙堯揣摸得一清二楚。他向劉邦獻上一策:讓趙王如意到自己的封地趙國,再為趙王配備一名剛性的大臣,就任趙王相,對趙王進行保護。趙堯推薦的大臣就是那位口吃的周昌。周昌素來為呂後、太子及內外群臣所敬畏,讓他保護趙王,應可無虞。劉邦便任周昌為趙相。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幾天後,周昌和趙王如意出都就國。十歲的如意還沒有上車,戚姬早成瞭淚人。如意也流著淚,拉著媽媽的衣裙,不肯放手。病中的劉邦,強支病體,來為兒子送行。他知道,自己將不久於人世,而愛子再也不能膝下承歡瞭。一想到愛子帶給自己的喜悅和歡樂,劉邦也禁不住老淚縱橫。

  送走瞭如意,戚姬痛哭不止。劉邦安慰道:“朕這是為你好啊!兒子在外,有自己的軍隊,誰能動他!隻要他活著,誰又敢動你!”望著自己的愛姬仍哭個不停,劉邦接著說道:“你不必悲傷,須知人生有命。來,你為我跳一段楚舞,我為你唱一曲楚歌吧。”

  戚夫人飄揚翠袖,輕盈回舞。劉邦略思片刻,唱道:鴻鵠高飛,一舉千裡。羽翮已就,橫絕四海。

  橫絕四海,當可奈何!雖有繒繳,向安所施!

  歌的大意就是,鴻鵠的羽翼已經長成瞭,可以一飛千裡,雖有網羅,也無能為力啊!他接連唱瞭四次,音調淒愴。戚夫人聽著語意,越覺悲從中來,不覺泣下如雨。劉邦擁著她,也是淚濕皇袍。

  呂後兇殘戚姬遭難

  高祖十二年,劉邦駕崩,劉盈登基,是為漢惠帝。由於劉盈生性仁慈柔弱,大權實際操縱在呂後的手上。

  呂後令人把戚夫人抓來,剃去她亮麗烏黑的秀發,給她穿上赤土染成紅色的囚衣,戴上冰冷的鐵枷,關在“永春巷”的特別監獄裡。戚夫人每天都要舂米,而且數量已經規定好瞭,舂不完就進行嚴懲。戚夫人一邊舂米,一邊唱歌:子為王,母為虜,終日舂薄暮,常與死為伍!

  相去三千裡,當誰使告汝?

  戚姬的這一段唱詞,給自己帶來瞭災難,也給自己的兒子帶來不幸。呂後聽到後破口大罵:“賤貨,還想指望你兒子來救你,簡直是做夢。我一不做,二不休,幹脆來個斬草除根!”

  於是,呂後下令召趙王進京。周昌知道呂後不懷好意,先後三次以趙王有病相推辭,不讓趙王進京。呂後知道是周昌在作梗,便下令讓周昌入朝。呂後隨即再次下令趙王即刻進京。

  劉盈性格敦厚。他顧念骨肉之情,在得知母後的陰謀後,便想加以保護。他親自到長安郊外迎接弟弟如意,然後一直把如意帶到自己的宮中。他跟劉如意食則同桌,睡則同床,一分鐘也不離開。呂太後幾次欲殺如意,都沒有成功。

  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一天,劉盈一早爬起來想去打獵,而劉如意還呼呼睡得正酣,怎麼叫也叫不醒。劉盈以為這一會兒工夫沒有危險,就自己一個人去瞭。當劉盈打獵回來時,幼弟已七竅流血,死在床上。

  呂太後毒殺瞭劉如意後,接著,她下令砍斷戚夫人的雙手雙足,再把她的眼睛挖出來,用煙把她的耳朵熏聾,又強迫她喝下啞藥,然後扔在廁所裡,命名“人彘”(彘,豬)。她光著頭,兩眼已成兩個鮮血涔涔滴出的黑洞,耳朵聽不見,隻能幹張大口。無手,無腳,不能站,不能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她隻能在心裡癡想和盼望她的愛兒來搭救她,也隻能去回憶昔日和劉邦恩愛的往事。黑洞中流下的不是滴滴淚而是點點血。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