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和珅倒臺的原因 為何在乾隆駕崩後立即倒臺!

  慶四年正月,太上皇乾隆駕崩;正月十三,嘉慶帝宣佈和珅的二十條大罪,下旨抄傢!和珅為何在乾隆駕崩後立即倒臺?

  和珅步步高升之路——乾隆四十年(二十五歲),直(值)乾清門,擢禦前侍衛,兼副都統。

  次年(二十六歲),遂授戶部侍郎,命為軍機大臣,兼內務府大臣,駸駸鄉用。又兼步軍統領,充崇文門稅務監督,總理行營事務。

  四十一年(二十六歲)正月,授戶部侍郎。三月,在軍機大臣上行走。四月,授總管內務府大臣。八月,調鑲藍旗滿洲副都統。十一月,任國史館副總裁,賞戴一品朝冠。十二月,總管內務府三旗官兵事務,賜紫禁城騎馬。

  四十二年(二十七歲)六月,轉戶部左侍郎,並署吏部右侍郎。十一月,兼任步軍統領。

  《和珅年表》

  世界上,任何兩個人,包括夫妻、父子、君臣、親友等等,之所以能夠一拍即合,互相關愛,親密無間,或者聯手合作,配合默契,形同一人,肯定都有其雙方面的主客觀原因。凡是有這種特殊親密關系的人,都是“不正常”的。不然,就是“正常”的,也就是“普通”的、不遠不近的關系瞭。兩方面隻要缺少一方面的因素,這種親密的關系就不可能形成;如果中途失去一方面的某些因素,已經形成的緊密關系,也會逐漸松懈,進而消失,甚至反目成仇。

  縱觀乾隆皇帝與和珅之間的關系,這種關系無疑屬於不正常。要解開他們兩人之間這種“不正常”關系之謎,就應該從他們雙方的主客觀因素入手。

  首先確定一點:開始階段,和珅的態度是“主動迎合”,有展示自己、表現自己的因素。乾隆的態度是興之所至,“偶然垂顧”,事先並沒有想到要在侍衛中間尋找、物色、提拔一名大臣。因此開始階段,一個比較主動,抱有希望;一個隻是隨意應付,甚至僅僅隻是為瞭打發空閑的時間。


  現在咱們來看看乾隆皇帝與和珅兩人各自的優缺點。這些優缺點,對自己來說,就是主觀因素;對對方來說,就是客觀因素。他們兩個人能不能緊密地結合、親密地合作,就取決於雙方的主客觀因素。

  乾隆和康熙,都是中國歷史上做皇帝時間最長的人:在位六十多年(康熙在位六十一年,乾隆在位整整六十年,但是“禪位”後又當瞭三年有實權的太上皇)。在清代,他們又都是“開拓疆土”最為成功的人。乾隆比他爺爺更勝一籌的是:他不但推崇、發揚尚武精神,而且推崇、提倡文化修養。他不但精通漢文化,還精通蒙文、藏文甚至懂得維吾爾文;他會作詩,會寫正草隸篆四種字體,還特別善於欣賞、鑒定歷代書畫……可以說:他的確是一個文武全才的皇帝。盡管他喜歡女色,貪圖享受,但是他不像明代的君主那樣,因為愛好女色而荒廢朝政,寵信奸佞,甚至把朝政放手讓陰險毒辣的流氓惡棍太監去管理。也可以這樣說:有清一代,所有的皇帝,都不像明代後期的皇帝那樣不把社稷江山放在心上。明代有三十年不理朝政的皇帝;清代的皇帝大都比較“勤政”,就連熱衷於聲色犬馬的咸豐皇帝,在他已經病得吐血的時候,也還是關心朝政的:自己沒有力氣和精神瞭,就讓懿貴妃、也就是後來的慈禧太後“替”他“幫”他看本章,用指甲劃出痕跡,然後再由皇帝來看、來作決定。——對一個病人來說,能做到這樣,也算是頗不容易的事情。

相關閱讀推薦:

嘉慶帝除掉和珅後所沒預料到的事!和珅死後的大清

揭秘:乾隆皇帝與和珅之間不可告人的一段秘密

揭秘一代巨貪和珅的生財之道:4種手段積累財富

嘉慶皇帝是如何拿下和珅的?和珅結局怎麼死的

細數乾隆皇帝寵信和珅的七大理由 和珅處世絕招

分頁:1/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乾隆皇帝最大的缺點,或者說最最缺少的自知之明,就是過於“戀棧”,過於留戀帝位。僅僅因為康熙做瞭六十一年皇帝,他也一定要做滿六十年,既不想超過他爺爺,但也隻限於比爺爺少一年,以此顯示自己的威望成就都不比爺爺差。——其結果,是國傢步入瞭老人政治,朝政也不可避免地從鼎盛時期的高峰,漸漸跌落到式微的低谷。

  老皇帝在位時間過長,對太子來說,也是一種壓抑:如果是長子當太子,老皇帝六十年不退位,太子的年齡都有可能超過六十歲瞭。歷史上多次發生的太子謀位,何嘗不是因為“等不及”而被逼出來的?

  盡管清朝從康熙以後,采取不立太子的政策,因此也無所謂“太子謀位”,但是這種潛在的危機,總是存在的。

  而皇帝年老,難免會出現老年人的通病:愛猜疑,愛專斷,愛偏信,愛享受,愛聽恭維話,等等,等等。乾隆的晚年,可以說這些毛病都有。


  乾隆遇到和珅的時候,正好是六十歲。他在皇帝的寶座上已經坐瞭三十五年。一方面,他信心十足,自以為僅憑經驗就可以綽綽有餘地治理好國傢;另一方面,他也會感覺到心力交瘁,體力不支,有瞭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無可奈何的感覺。這時候,他所特別需要的,正是一個善於處置朝政的幹才,同時又是一個十分聽話、而且具有忠心的奴才,讓他既可以放放心心地繼續當他的松心皇帝,又可以松松心心地當他的放心皇帝。而和珅,正是這樣一個理想的人才。——可以這樣說:和珅在這個時候出現,正是最佳時機!再早十年二十年,也許乾隆就不會這樣賞識他。

  乾隆時代,朝廷中人才輩出,難道就沒有一個人比和珅更能幹瞭?

  不錯,乾隆朝是出瞭不少人才。論學問,遠的不說,由於電視劇的宣揚,如今盡人皆知的劉墉、紀曉嵐,就都不比和珅差。此外,乾隆朝有許多著名的飽學之士如王昶、盧文、王鳴盛、錢大昕、餘蕭客、翁方綱、陸錫熊、餘集、邵晉涵、桂馥、孫星衍、王念孫、段玉裁、朱筠、姚鼐、彭元瑞、竇光鼐等人,都是學術名流,但是相對和珅而言,大都沒有得到乾隆的特別重用。

分頁:2/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究其原因,第一,他們都是漢人。第二,他們的年紀大都偏老。第三,這些人相對地都有些傲骨,不肯死心塌地地像和珅那樣當奴才。第四,劉墉駝背,俗稱“劉羅鍋”;紀曉嵐個子瘦弱矮小,從畫像看,樣子像沈鈞儒,都沒有和珅那種風流倜儻的儒雅的翩翩風度。——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即便不是愛男寵,天天在眼睛面前晃動的人,長得順眼一些,總比醜八怪看著舒服。第五,也是最最主要的一條原因,就是乾隆相信的是“英才治國”,而不相信“學者治國”。他總是把學者看成是腐儒。而腐儒的通病,就是辦事瞻前顧後,總有許許多多孔孟之道在那裡作怪。他嘴上不說“讀書越多越反動”,心裡其實是相信“讀書越多越腐朽”的。

  還拿紀曉嵐來說,他號稱一代文宗,乾隆皇帝主要也就是用用他的知識學問,讓他去當編纂《四庫全書》的老學究,始終沒有拿他當做“治國”的棟梁。所以紀曉嵐數十年的仕途生涯中,除瞭《四庫全書》總編纂這個留名青史的不是官銜的官銜之外,一直在禮部、兵部、都察院這幾個部門來回轉,沒有在政治經濟性較強、地位比較重要的吏部、戶部、刑部任職,至於軍機大臣、內閣大學士這些政治軍事的中心職務,和他根本就沒緣分。乾隆所需要的是有魄力有膽識的經天緯地的治國之才,而不是腐儒。在乾隆的眼中,紀曉嵐就是一個腐儒,而且不僅僅是這樣看,而且公開說瞭出來。乾隆五十年四月,在員外郎海升打死妻子吳雅氏一案中,當時紀曉嵐正任左都禦史,因為失察案情而遭到乾隆皇帝呵斥的時候,就說過“其派出之紀昀,本系無用腐儒,原不足具數”這樣的話。可見紀曉嵐在乾隆的心中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直到和珅出現,於是天造地設,歷史的偶然造成瞭一個必然:乾隆與和珅的緊密結合,導致中國歷史創造瞭一個畸形的時代。


  再從和珅這方面看:和珅絕不是一個草包;乾隆皇帝重用他,既不是因為和珅善於吹牛拍馬,也絕不是皇帝看走瞭眼。在許多方面,可以說他就是一個“小乾隆”。他和乾隆一樣,也精通漢滿蒙藏四種語言文字,也善於詩詞書法,而且很善於應付各種人際關系。也就是說,他雖然沒有紀曉嵐的書讀得多,但他絕對比紀曉嵐會做官、會治國。而他的最大優勢,就是年輕力壯,不知疲倦,而同時具有如上能力的人,卻缺少他那顆善於揣測主子心思的“聰明的心”、那顆甘願當奴才而不覺得自卑可恥的心。

  雍正七年(1729),因西北用兵,需要及時處理軍報,而內閣又在太和門外,恐怕漏泄機密,就在隆宗門內設置軍機房,選內閣中謹密可靠的人入值繕寫,輔佐皇帝處理緊急軍務和政務。雍正十年,改稱“辦理軍機處”,簡稱“軍機處”。每天早起由軍機大臣向皇帝奏事,根據需要或一人獨自奏對,或多人奏對。地點在養心殿西暖閣,就是三希堂的外間,有秘道與軍機處相通。如果有重大事項要擴大范圍商討,則多傳旨在養心殿進行朝會議事。

  乾隆即位以後,在軍機處設軍機大臣和軍機章京,無定員,由皇帝指定親信的滿漢大學士、尚書、侍郎等兼任。軍機大臣的值班房在隆慶門內的北側,軍機章京的值班房在隆慶門內的南側。

分頁:3/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軍機處的職能,原為承命擬旨,參與軍務,後來逐漸演變為全國政令的策劃與執行的中心,地位遠遠高於內閣,因此日常事務相當緊張。軍機處的辦事程序,一般是:每日寅時(凌晨3-5點),軍機大臣及章京先後到崗,內奏事處太監發下經皇帝批閱過的奏折,軍機章京分送各軍機大臣翻閱,如無特旨,漢大臣隻看漢字折,滿大臣隻看滿字折,這就是所謂的“接折”。卯刻(早晨5~7點),乾隆皇帝晨起,進膳後批閱部院本章及各督撫折子,大約辰刻(上午7~9點)左右,開始召見大臣,也就是“叫起”。軍機章京事先把奉“另有旨”、“即有旨”的奏折另貯一黃匣,在“叫起”的時候交軍機大臣捧進去請旨,這就叫“見面”。軍機大臣和皇帝見面後退出,召軍機章京面授皇上旨意,分別交各章京起草繕寫,人各一通,如有字數過長或急需繕遞的,則由幾個人分紙速寫。旨稿繕寫完畢,交達拉密(領班章京)核校,然後貯進黃匣,送軍機大臣閱看,詳酌無誤之後,這才交內監傳遞送進,這叫“述旨”。內監們往往穿梭往返,絡繹不絕,相當繁忙緊張。

  當軍機大臣的,因為要當面奉旨,要快速準確地記下皇帝的指示,因此除瞭熟悉前朝、本朝各種律例之外,第一,頭腦反應必須敏捷,要求思路清晰。有條不紊;第二,記憶力必須超強,要求具備博聞強記、隨問隨答的本領。這樣的官員,年紀太大,當然是很難對應的。

  乾隆三十八年的軍機處,幾個滿漢軍機大臣的年齡是:漢臣劉統勛七十五歲,劉綸六十三歲,於敏中六十歲,袁守侗五十一歲,梁國治五十一歲;而滿臣中,除阿思哈、豐額、索琳年齡不清楚外,舒赫德六十四歲,阿桂六十歲,慶桂三十九歲,明亮三十八歲,福隆安約四十歲左右,福康安約二十歲左右。這樣的年齡結構,對於政務繁忙的軍機處來說,已經不是“偏老”,而是已經“嫌老”,可能多數人都感到精力不濟瞭。


  在這樣的前提下,乾隆皇帝想要培養一批年輕、精力充沛、具有敏銳政治眼光、處事幹練決斷,而且完全忠於自己的人,應該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和珅恰恰就具有這樣的特長。那一年,和珅二十三歲。兩年之後的乾隆四十年,和珅二十五歲。閏七月,值乾清門。十一月,擢禦前侍衛,授正藍旗滿洲副都統,就是正二品官瞭;再過一年,乾隆四十一年,和珅二十六歲。正月,授戶部侍郎。三月,在軍機大臣上行走。四月,授總管內務府大臣。八月,調鑲藍旗滿洲副都統。十一月,任國史館副總裁,賞戴一品朝冠。十二月,總管內務府三旗官兵事務,賜紫禁城騎馬。——他才二十六歲,就當上瞭戶部侍郎,這可是總管全國財政的從二品副部長級大官,還是“賞戴一品朝冠”的呢!沒有真才實學,光靠自己吹牛、靠皇帝賞識,恐怕是做不到的。何況所有這一切升遷,都是在短短的三年時間、實際上隻在一年的時間中完成的。古往今來,還有誰比他升得更快?

  清光緒年間徐珂編輯的《清稗類鈔·異稟類》中,就有記載說:“和珅記性絕佳,每日諭旨,一見輒能默記,乃至中外章奏連篇累牘,倉猝批閱,皆能提綱挈領,批卻導款,以故與聞密勿吻,奏對咸能稱旨。此所謂才足濟奸,聰明誤用者矣。”

分頁:4/8頁  上一頁2345678下一頁

  《清稗類鈔》是清末民初徐珂編撰的類書。從清人、近人的文集、筆記、札記、野史、報章、說部中,廣搜博采,仿《宋稗類鈔》體例編輯。記載之事,上起順治、康熙,下迄光緒、宣統,間有上溯天命、天聰、崇德者。全書分九十二類,一萬三千五百餘條。書中涉及內容極其廣泛,舉凡軍國大事、典章制度、社會經濟、學術文化、名臣碩儒、疾病災害、盜賊流氓、民情風俗、古跡名勝,幾乎無所不有。編者態度比較嚴肅,許多資料可補正史之不足。

  清人袁枚在《隨園詩話補遺》卷十中也說:“和珅聰明絕頂,口才便利……雖是小人,卻有本領。”

  這些資料,因為不是當事人的親聞親見,隻是集錄前人著作中的事例,隻能以野史對待,僅供參考而已。而乾隆年間來華的英國使團使臣馬戛爾尼,就曾寫過一部《乾隆英使覲見記》,書中記載他所看到的和珅,“相貌白皙而英俊,舉止瀟灑,談笑風生,樽俎之間,交接從容自若,事無巨細,一言而辦,真具有大國宰相風度”。這樣的贊語,應該比較可靠,也不會是故意拍馬屁、捧臭腳。

  在和珅嶄露頭角的時候,幾乎所有的人全都眾口一詞地稱贊這個相貌英俊、舉止瀟灑的有為青年,這和他被嘉慶下旨查辦以後的沒有一個人說他好,“墻倒眾人推”,恰恰形成鮮明的對比!

  這就是和珅的高峰期和低谷期。


  乾隆皇帝需要一個年輕有為的人才,和珅是合格的;乾隆皇帝需要這個人才同時還是奴才,和珅也是合格的。這就是:在雙方主客觀條件完全吻合的前提促成下,和珅才理所當然地成瞭乾隆皇帝物色“人才加奴才”的理想人選。

  和珅除瞭聰明才幹這些“內秀”之外,他的外表風流倜儻、儀表非俗,也為他能夠輕易取悅於人占瞭不少便宜。不說招女婿、找丈夫要挑那些魁偉英俊的美男子瞭,就是男人與男人之間交朋友,甚或招一個夥計、聘一個長隨,不也是誰都願意找一個長得順溜一點兒的,看上去順眼一點兒的麼?

  所以國學大師鄧之誠先生在《骨董瑣記》卷三《乾隆時侍從之臣》中就說過:“……於是大臣向用,頗以貌取,文達(劉墉)貌寢短視,且江北人,故不為純皇(乾隆)所喜,一時若翁覃溪(方綱)、朱竹君(筠)、王蘭泉(昶)、鄒一桂皆不得仕,際遇頗相似,純帝所許為明敏之才,率外擢督撫。若於文襄、梁文定、董文恭皆以弄臣蓄之。”也可以反證“面貌俊秀,性情溫順,舉止從容,且口齒極其伶俐”的和珅,為什麼更容易引起乾隆皇帝的好感瞭。

  於是,和珅這個未來的壞人,就這樣以“內外皆秀”的表面現象掩蓋瞭自己的真面目,深藏不露,闖過瞭層層關隘、重重門戶,終於登堂入室:進瞭英廉的廳堂,上瞭乾隆的朝堂,開始他那有聲有色的精彩表演瞭。

  到瞭和珅一敗塗地,在牢房裡被賜自盡的時候,又有幾個人會想到自己當年的淺見近視,被人傢蒙住瞭眼睛呢?

分頁:5/8頁  上一頁345678下一頁

  和珅之所以能夠叱吒風雲長達二十幾年之久,雖然多次受處分降級,卻始終“屹立不倒”,除瞭有乾隆皇帝的袒護這一外部因素,他本人的謹小慎微,特別是不拉幫結派,不勾結皇親國戚,恐怕也是他的成功經驗之一。

  乾隆既然是個熟讀史書的皇帝,對於什麼人有圖謀不軌之心,當然也要時刻註意。他不是不知道和珅有貪黷行為。但是對於一個皇帝來說,發現和珅貪污,他倒反而放心瞭。其原因,就是劉邦的那個邏輯:斂財的人,不是造反的人。斂財的人是鼠目寸光,眼睛看到的,僅僅是那點兒黃金白銀,看不見錦繡河山;如果一個權臣根本不把錢財看在眼裡,那倒危險瞭:他的眼睛,是不是緊緊盯著皇位呀?和珅貪財,反證他沒有皇位企圖,所以不可怕。多搜刮幾個錢財,小意思,不在話下。——說和珅是天下第一貪,那是嘉慶的語言,乾隆當然不會相信。和珅傢裡當然有錢,他也不隱晦自己有錢。他也許正是利用自己的“有錢”,來迷惑大傢,讓人傢相信他隻愛錢財不愛江山呢!乾隆知道和珅有錢,但是絕不可能超過皇傢去。和珅所擁有的珍寶,其中有相當一部分,不還是乾隆禦賜的嗎?和珅被抄傢的時候,乾隆如果在世,也絕不會相信和珅的財產,會相當於國庫十至二十年的收入。這本來就是一個被無限誇大瞭的不實之詞。

  正因為和珅知道有錢不會遭到皇帝的猜忌,“愛權”才會遭到皇帝的懷疑,因此,他終其一生,絕不拉幫結派,也盡量不和王公貴戚多來往。他隻求自己的“一人之下”,安享太平富貴。


  和珅終其一生,所犯的最大錯誤,就在於他沒想到“乾隆死瞭我怎麼辦”。他十分明白,隻要乾隆不死,他就不會倒臺。那是他的一把鐵桿保護傘。隻要自己不和乾隆爭權,乾隆就不會下決心搞掉他。第一,乾隆還要依靠他,仰仗他,甚至離不開他;第二,他知道乾隆也不是一個卸磨殺驢的市井小人。但是,乾隆不可能長生不老,他一旦死瞭呢?

  和珅當然不傻,他雖然不拉幫結派,但不等於他手下沒人,缺乏智囊,從來不考慮“下一步怎麼走”的問題。問題正在於他不想參與王子們的皇位之爭。康熙鑒於皇位的繼承引起瞭手足相殘,定下瞭既不立嫡也不立儲的決策,雍正、乾隆也恪守謹遵,表面上看起來,宮廷內的皇子之間,像是一潭死水,波瀾不興,但是水面底下,實際上卻是暗流洶湧,從來沒有靜止過。面對這樣的局面,和珅也感到十二分為難。讓誰當太子,並不是皇族或王公大臣們投票選舉產生,而是由皇帝經過考察一個人作出決定。以和珅的所處地位加上他的聰明睿智,他不是不可能從乾隆的口氣中探索到皇儲的人選。問題在於:乾隆早就下瞭決心,要做六十年皇帝,那麼,不言而喻,長子、次子等等,就不可能考慮瞭。等到乾隆退位,長子、次子也都六十多歲瞭,一個老太子登基,能做幾天皇帝?何況乾隆的長子、次子早都死瞭。所以,皇儲必然是年輕的皇子,倒是可以猜想得到的。問題就在於乾隆對諸皇子的考察非常細心,盡管他心中也許已經有瞭定見,可是第一還要繼續考察,第二不知道什麼時候發生一件什麼事情,已經決定瞭的人選,就有可能推倒重來。何況乾隆是個老謀深算的人,在立儲這件事情上,從來不透露絲毫口風呢!因此,對和珅來說,這也是一場賭博。找對瞭主兒,固然對自己的今後有莫大的好處;如果一旦押錯瞭賭註呢,不但自己將會成為宮廷鬥爭中的犧牲品,全盤皆輸,萬一被乾隆看出來瞭,隻會兩頭不討好,導致仕途的立刻終結!

分頁:6/8頁  上一頁45678下一頁

  所以,和珅權衡輕重利弊,作出瞭不投靠任何一個皇子、不參與奪儲的任何活動的決定。這也可以說是他聰明的決策。

  聰明人也有反被聰明誤的時候:當和珅從乾隆那裡得到將要傳位給嘉慶的確切消息,他還是沉不住氣,提前一天,給嘉慶送去一柄玉如意,表示自己對嘉慶的擁戴。結果,馬屁拍到瞭馬腳上,嘉慶及其智囊,早就已經決定犧牲和珅,從而解決大權旁落的問題和國庫空虛的難題;於是,和珅這一舉動,反倒授人以柄,成瞭嘉慶扳倒和珅的第一件口實:二十宗大罪中的第一件!

  古往今來,凡是被寵信的人,不外乎人才、庸才、草包這樣三種人。

  隻有精明強悍的主子,才會寵信人才;如果主子本身是草包,他所寵信的人,絕大多數是兄弟或小舅子之類,隻要是“內親”,不管他是不是草包,都一律重用。這就是“肥水不落外人田”的邏輯。如果主子本身是庸才,他倒是不會用草包,但是往往不善於使用人才,不是自以為是,就是不放心不信任,結果所用的隻能是和他一樣的庸才。


  乾隆皇帝是個英才。非萬不得已,例如出於母後的說情,他一般不會任用庸才。用,也有限制,不會出格。在任用和珅的問題上,正因為他自以為看準瞭和珅是個英才,所以才加以重用,而且不是一般的重用,而是十分破格的重用。

  反過來說,如果和珅不是一個真正的英才,乾隆朝人才輩出,也不會如此破格重用一個才二十多歲的“半大孩子”!

  一個朝廷,外有禮戶吏兵刑工六部和翰林院、都察院,內有內務府,盡管都重要,都不可缺少,但是最最重要的,還是一個“錢”字。沒有錢,什麼事情也幹不瞭。你有最好的將軍和士兵,外敵來侵略,內敵在造反,沒有錢,軍隊寸步難行。即便在和平時期,要維持一個龐大的官僚機構正常運轉,特別是皇宮內廷豪華奢靡的花銷開支,數量之大,也十分驚人。乾隆登基之後的前幾十年,有康熙、雍正給他打下的經濟基礎,倒是還能應付自如;但是一則連年用兵,二則乾隆是個窮奢極欲、貪圖享受、生活靡費的人,還特別喜歡遊山玩水,收藏珍寶,花錢的地方實在太多,所以到瞭乾隆四十年和珅出現的年代,不論是國庫還是內帑,都已經捉襟見肘、外強中幹,不容易維持瞭。

分頁:7/8頁  上一頁5678下一頁

  我們很難琢磨,乾隆怎麼會想到並決心把整個國傢的財政和整個皇傢的內帑都交給一個從來沒有管理過如此巨大錢財的、二十幾歲的半大孩子的。——這可是國傢的命脈,萬一出瞭紕漏,那可是無法收拾的呀!

  奇怪的是:這個並沒有管理財政經驗的小夥子,居然把國傢財政和內務府錢財全都管得井井有條,不但沒虧空,反倒有盈餘瞭!乾隆前四次下江南,和珅年紀還小,沒有趕上;至少第五、第六兩次,和珅居然能夠想盡一切辦法,不動用內帑,發動江淮富戶出錢接駕,讓乾隆皇帝舒舒服服地盡興而回。要知道,皇帝出遊,那可是一支上千人的消費大軍,不是簡單輕易就能打發的!

  這就是和珅的本事,這就是和珅的過人之處,也難怪乾隆對他越來越放心,視他為肱股之臣瞭。

  和珅用各種方法聚斂錢財,說乾隆皇帝不知道,那就是把乾隆看成白癡瞭;但說乾隆知道得一清二楚,則又過分高抬瞭乾隆皇帝的能量。恰如其分的評價,是乾隆心中明白,知道和珅有錢,也知道和珅的錢並不完全是貪污所得。和珅是個理財能手,能給國傢政府理財,怎麼就不能、不會給自己理財瞭?他經營土地、錢莊、商店、典當,哪一樣不是賺錢的買賣?

  乾隆皇帝既然知道和珅有很多錢,而且其中一部分或大部分很有可能是貪污所得,那麼乾隆為什麼能夠容忍他在自己鼻子底下貪污斂財,而不加以處置呢?

  乾隆的心態其實很簡單。第一,和珅是個能人,而且是自己所倚重的能人。隻要你沒有謀反的心思,沒有皇權的欲望,對我的政權沒有威脅,我大可以不用著急,你先好好兒地幫我幹活兒吧。等到你不聽話瞭,或者我需要你的錢瞭,我什麼時候想動你,就什麼時候動你。第二,這筆巨大的錢財物資放在和珅傢裡,皇帝很放心。因為和珅是個守財奴,他的錢財,隻有進來的,很少甚至沒有出去的,不會像清官那樣,不知道什麼時候,這筆錢就會撒出去。何況那個時候還不存在貪官向海外潛逃一說,也不可能將貪污的巨款存到瑞士銀行或秘密轉移到海外的子女那裡去。所以,和珅聚斂再多的錢物,也隻是藏在他自己的傢裡。不論是國傢的大金庫還是個人的小金庫,反正都在國內,也就全都是皇傢的。第三,有一個觀點,好像還從來沒有人想到過:和珅雖然是在嘉慶四年栽倒的,但是嘉慶初年,乾隆還是太上皇的身份。和珅雖然是乾隆的親信,但是總不如自己兒子親,何況這是繼承自己大統的兒子?因此,也絕不排斥乾隆曾經對嘉慶明說或者暗示:在我活著的時候,你先不要動和珅,等我壽終天年,你想怎麼處置和珅,我可就不管,也管不著瞭!

  總而言之,和珅是個聰明人,但是,乾隆比他更聰明。

分頁:8/8頁  上一頁678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