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總參謀部的締造者:沙恩霍斯特的傳奇故事

  東方兵聖是中國的孫武,他的《孫子兵法》一直為東西方軍事傢拜讀的絕世經典,而在西方,克勞塞維茨的《戰爭論》則有著相近的歷史地位,不過有個人卻一手發覺瞭當時還籍籍無名的克勞塞維茨,並一手締造瞭德意志總參謀部制度,奠定瞭普魯士及之後德意志帝國的強盛的基礎,這個人就是克勞塞維茨。

  沙恩霍斯特生於德意志漢諾威的博德瑙一農民傢庭。1777年從桑堡-利珀軍校畢業後在漢諾威軍隊服役。1786年起在軍校教授炮兵學。當過軍事雜志的編輯,寫過軍事方面的論文。1793年任炮兵連長,赴比利時參與鎮壓法國革命。1801年45歲時,沙恩霍斯特給普魯士國王腓特烈·威廉三世寫瞭封求職信,獲得批準後加入普魯士陸軍、1802年任柏林軍事學校校長。他在柏林搞瞭一個“軍事協會”,拉來一幫頭腦開放的軍官(其中就包括日後大名鼎鼎的西方軍事思想權威、《戰爭論》的作者——克勞塞維茨),準備對普魯士軍隊來一個大手術。為啥要“手術”呢?因為普魯士軍事體制陳舊,這樣下去普魯士在歐洲列強中怕是混不下去瞭,何況普魯士還有一個極具威脅的可怕鄰居——法國的拿破侖。為瞭實現理想,沙恩霍斯特給外交大臣送上一份自己草擬的關於對法作戰的設想,怎奈普魯士國王膽小怕事,幻想和平。不久沙恩霍斯特又寫瞭一個奏折,說普魯士很難打防禦戰,隻能強兵,結果又被國王無視瞭。當普魯士和法國的戰爭爆發時,一切都晚瞭……

  1806年任普軍總司令的參謀長,參加耶拿-奧爾施泰特會戰,沙恩霍斯特作為普軍總司令佈倫瑞克公爵卡爾·威廉·斐迪南的參謀長參加瞭與拿破侖法軍的作戰。這位總司令身邊有沙恩霍斯特這樣的軍事奇才當參謀長,但他卻不把他當參謀長使,而是把他當副官去幹跑腿活。結果沙恩霍斯特也在戰鬥中光榮負傷。敗逃的時候,沙恩霍斯特遇到佈呂歇爾元帥,別看佈呂歇爾是一個粗暴野蠻、毫無教養的彪悍傢夥,但他獨具慧眼、愛才惜才,他一見沙恩霍斯特就喜歡上他瞭,覺得這個參謀長特有才,從此他們就成瞭親密夥伴,被後世譽為“普魯士軍隊歷史上一個能力超凡的高級指揮官與一個具有科學知識和高度文化修養的參謀長成功合作的第一個范例。”不過當時的戰場形勢還是很糟,老沙和老佈還沒來得及共商大計呢,就一起做瞭拿破侖的戰俘,不久在戰俘交換中又被放瞭回來。。獲釋後任軍事局長兼軍隊改革委員會主席,與其弟子A.W.A.格奈瑟瑙一起進行軍事改革,組建總參謀部,實行義務兵役制,更新武器裝備,加強部隊訓練。1811年,普魯士政府迫於法國的壓力將其解職。1813年普魯士參加第六次反法同盟後出任格佈哈德·馮·佈呂歇爾的參謀長。5月在呂岑之戰中負傷,休戰期間,他不顧傷痛,奔赴維也納去和奧地利帝國締盟,結果於1813年6月在佈拉格因血液感染去世。 著有《炮兵研究指南》、《軍事回憶錄》、《軍官手冊》等。

  雖然沙恩霍斯特沒能親眼看到他一手締造的成果,但格奈澤瑙等普軍改革精英繼承瞭他的事業,使總參軍事體制日趨完善。到瞭老毛奇時代,普魯士總參謀部在統一德意志的戰爭中發揮瞭無與倫比的重大作用,不但威震天下,而且逐漸被歐美亞許多國傢仿效。沙恩霍斯特若在天有靈,肯定大為欣慰。二戰德國名將海因茨·威廉·古德裡安在他的戰爭回憶錄中把“德國總參”稱作是沙恩霍斯特和格奈澤瑙的“嫡系子孫”,贊揚沙恩霍斯特這位“農民的兒子”是一個“勇敢、聰明、謹慎、嚴肅、絕不自私、絕不腐化”的偉大軍人。

相關閱讀推薦:

大清洗替德國人擊垮瞭蘇聯:三大元帥遭鎮壓

細數那些納粹德國永遠不可磨滅的輝煌戰爭利器

德國民眾為何狂熱追捧希特勒?二戰中的希特勒

歷史上的今天3月14日 中國與德國絕交參與一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