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品皇後王娡:走上大漢皇宮紅地毯的二手女人!

  大漢王朝的皇宮內,從來就不乏風流韻事,王美人王娡進宮奪取後位就是其中一例。這個王朝的第四世皇帝漢景帝劉啟把皇後的桂冠從栗姬的手上轉給瞭二手夫人王美人王娡,從而開創瞭史上廢輟皇後的先例。

  美人,嬪妃的封號之一,西漢時置。漢制,美人俸比二千石。據《漢書·外戚傳序》中說:”美人視二千石,比少上造。”二千石,就是俸祿,相當於地方太守瞭。但在大漢皇宮中,美人是比昭儀、婕妤還要低的嬪妃。但是,王美人硬是跨過這些難以逾越的臺階,走上瞭通向皇後寶座的風光無限的紅地毯。

  王美人王娡,出生於距長安百裡之地的扶風槐裡,也就是今天的陜西興平的一戶貧苦人傢,父親王仲早年亡故,母親臧兒生一男二女,難以度日,改嫁長陵田姓,又生下二子。過瞭幾年,長女王娡出嫁,臧兒便與三個兒子王信、田蚡、田勝以及小女兒王姁一起過日子。

  王、田兩傢並非豪富,臧兒一人拖兒帶女頗覺艱辛。但這個老媼不是等閑之輩,她終日想著如何讓一傢人出人頭地。原來,她就是當年曾被項羽封為燕王的大將臧荼的孫女兒。臧荼因反對劉邦遭到殺害後,子女紛紛流落他鄉,臧兒便在扶風槐裡嫁為人婦。但是她無法忘懷幼年的高貴和豪富,總想有朝一日重振傢族,恢復往日臧氏的輝煌。於是,臧兒就把一腔希望寄托在兩個女兒的身上。


  王娡到瞭婚嫁年齡的時候,臧兒千挑萬選,將她嫁入瞭金王孫傢。女兒嫁瞭個金龜婿,臧兒本已志得意滿。但一日一個算命先生突然向臧兒泄露天機:“兩女當貴!”意思就是說這兩個女兒將來都能大福大貴。卜卦算命本來不必認真,但日夜夢想飛黃騰達的臧兒卻十分認真瞭起來。再說此時的王娡既為人婦,也為人母,而且還是富豪之傢的貴婦。但是,懷揣夢想的臧兒並不滿足,她認為金王孫傢林子太小,養不起她的寶貝女兒王娡這隻金鳳凰。於是再次果斷決定,把王娡從金王孫傢裡奪回來,重新嫁人,令攀高枝!

  王娡回到娘傢不久,正趕上皇宮為太子劉啟在民間采選美女,臧兒聽說太子劉啟愛美好色,便把王娡著意打扮整齊,連同未出嫁的王姁一同送到皇宮。王娡本就有向上騰達之心,也就顧不上名節,拋棄瞭丈夫和剛出生的女兒,走入瞭皇宮。

  當時,劉啟的太子的東宮中,搜集瞭不少的天下美女,除薄太後的侄孫女正妃薄氏外,還有美女栗姬、程姬等嬪妃。栗姬出生齊地,姿色絕倫,又為劉啟生瞭長子劉榮,很得寵幸。但是劉啟一見王娡姐妹,便不禁花心泛濫,為之傾倒。尤其是姐姐王娡,生得粉面桃腮,眼波似水,勾魂攝魄。她為瞭邀寵太子,更是使出百般媚態,把劉啟弄得神魂顛倒。不久,王娡就被封為美人,宮人皆稱王美人。

相關閱讀推薦:

漢武帝的母親為何拋夫棄子?王娡如何當上皇後的

揭秘:憑著華陽花鼓當上皇後的二手女人是誰?

古代極品美女為何多是二手女人? 古代美女的宿命

漢武帝母親王娡是如何拋棄丈夫進宮當皇後的?

漢武帝劉徹的母親是誰? 劉徹母親王娡簡介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公元前156年,劉啟即皇帝位,是為漢景帝。這一年,王美人在接連生下三個女兒之後,又一次懷孕瞭。她日夜祈禱生一個兒子,以便保住自己的地位。有一天,她編瞭一套話,對漢景帝說:“臣妾昨夜得一奇夢,見神女捧日,投入臣妾懷中。”

  漢景帝不由喜出望外,以為貴兆,他想,王美人若是生兒子,必定是個奇男。漢景帝三十二歲的時候,王美人十月懷胎,一朝分娩,果真生個兒子,取名劉彘。漢景帝又驚又喜,對這個兒子格外倚重。後來又改“彘”為“徹”。因為《釋名》上說:“徹,達也。”達,即通也。通達智慧,故名為“徹”。漢景帝共生瞭十三個兒子,彘為第九子,人稱九哥。

  漢景帝即位的第二年,太皇太後就駕崩瞭,薄皇後也跟著遭到瞭厄運。漢景帝從來就不愛這個皇後,是由祖母作主婚配的,看在太皇太後的面上,才維持著皇後的名位。太皇太後一死,漢景帝便借口薄皇後沒生育,不配正位中宮,把她廢黜瞭。

  中宮虛位以待,大傢都在猜測,誰最有希望繼承寶座?自然是欲火最旺的栗姬當仁不讓瞭。她想,皇帝曾同自己有約,生子當立為儲保況兒子劉榮又是長子,一旦兒子被立為太子,皇後寶座則非已莫屬。


  中國古時候的歷朝歷代,無不把立太子視為國本,異常重視。漢景帝也一樣,為此事用心良苦。在劉榮和劉徹之間,誰取誰舍,他頗費躊躇。立長子本來順理成章,但劉徹相貌英武,聰明可愛,而且他心目中對王美人說的夢兆深信不疑。他想改立劉徹,又怕栗姬哭鬧,更怕眾大臣反對。這件事一拖就是兩三年,到瞭前元四年,即公元前153年,在朝中的大臣們的一再催促下,加上栗姬的推波助瀾,才說動他下決心冊立劉榮為皇太子,同時,又封才四歲的劉徹為膠東王。栗姬以為自己已經身為太子的生母,走上正宮的紅地毯,坐上皇後寶座,領銜六宮粉黛便是指日可待的事情瞭。

  第二年夏天的一天午後,王美人正躺在綺蘭殿休息,不想此時館陶長公主劉嫖帶著女兒陳阿嬌來訪,這使她不禁喜出望,急忙出門迎接。

  館陶長公主劉嫖,是漢景帝的同胞姐姐,嫁與開國功臣陳嬰的孫子堂邑侯陳午為妻。據《後漢書·皇後紀》記載:“漢制,皇女皆封縣公主,儀服同列侯。其尊崇者,加號‘長公主’,儀服同藩王。”劉嫖長劉啟一歲。因姐弟之間從小親昵慣瞭,漢景帝即位之後,她仍經常出入宮闈。竇太後的寵愛,景帝的縱容,使這位長公主在漢宮中成為一個不可小視的人物。王美人進宮之後,十分巴結長公主,兩人關系日益親密,竟至無話不說。因此,王美人一看到陳阿嬌,便極口誇獎陳嬌聰明美麗,又命內侍領出兒子劉徹,讓兩個小孩作伴一起玩耍。看到窗外院子裡的一對天真爛漫的幼童唧唧噥噥、十分親密的樣子,劉嫖和王每人都不禁心中大喜。原來,不久前嫖曾向栗姬提親,欲把陳阿嬌許配給太子劉榮,但被栗姬婉言謝絕瞭。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這時劉嫖提出,把阿嬌許配給劉徹。王美人正中下懷,一口就答應瞭下來,令劉徹拜見未來的丈母娘,並撫摸著他的頭問:“阿嬌作兒婦可好?”劉徹答道:“若得阿嬌為婦,當築黃金屋貯之!”劉嫖一聽,心花怒放,當下便同王美人議定瞭親事。漢景帝起初不太同意這門婚事,認為劉徹年紀還小,況且阿嬌還比劉徹大幾歲,但聽到王美人告訴他劉徹“金屋藏嬌”的許諾後,認為是天定姻緣,就同意瞭。後來,“金屋藏嬌”變成瞭流傳千古的經典掌故。

  從此以後,劉嫖就經常在竇太後面前說,栗姬生性忌妒,心胸狹窄,獨寵後宮,不能容人。這竇太後素來相信自己的女兒,便訓戒漢景帝千萬不要重演呂後時的“人彘”慘禍。漢景帝開始並不以此為意,但時間一長,聽的話多瞭,便漸漸有些動心。而劉嫖處心積慮要讓王美人當上皇後,不僅在漢景帝面前說栗姬母子的壞話,而且大講特講王美人母子的好話,比如王美人如何謙虛有德瞭,膠東王如何聰明仁孝瞭。加上後宮妃嬪宮人,大多受過王美人的好處,眾口皆碑,使漢景帝在厭惡栗姬的同時,越發相信王美人的賢德瞭。

  日月如梭。一年時間很快就過去瞭,但冊後之事仍然懸而未決。王美人蓄意爭奪皇後寶座,謀劃在胸。她見長公主進讒多次,漢景帝日漸怨怒栗姬,知道已到火候,於是又使出一計,派心腹太監去找大行禮官,囑他向皇帝奏請立栗姬為後。大行禮官上殿奏請,說是母以子貴,召集太子生母栗姬尚無位號,應立即冊為皇後。漢景帝一聽大怒,橫加喝斥,因為他懷疑這是栗姬指使禮官提出來的。他此時不容分說,立即下詔將劉榮的太子廢掉,貶為臨江王。太子的師傅、魏其侯竇嬰等再三勸諫,說太子並無過失,廢之不當。漢景帝一向剛愎自用,聽不得別人提什麼建議,更何況此時他已對栗姬懷有深深的厭惡之感。失寵多時的栗姬早已抑鬱在胸,兒子被廢,使她受到更為沉重的打擊,從此便一病不起。

  前元七年,即公元前150年。這年四月,劉榮被立為太子三年之後,漢景帝又下一道廢黜的詔書,同時冊立王美人為皇後,膠東王劉徹為皇太子。詔書一下,早已我並不起的栗姬當即撒手人寰。

  本來,立儲與冊後之事,漢景帝可能不會這麼快就決定。後因他的弟弟梁王劉武覬覦儲位,說動竇太後逼迫漢景帝立他為皇太弟,漢景帝便決心及早冊立太子,以杜絕梁王的非份之念。因此,梁王此舉無意間為王美人奪取寶座起瞭推波助瀾的作用。

  除栗姬外,這場鬥爭的另一個犧牲品劉榮的遭遇更慘。失母之痛平息,他又被父親勒令離開長安,孤苦一人來到封地江陵。一年之後,他見王宮不夠寬敞,想動工修建,因宮外沒有空地,鄰近隻有一座文帝廟垣還寬敞,劉榮便在廟垣邊上建造宮室,不料又有人向漢景帝告發,說分侵占祖宗的廟地。漢景帝竟然不顧父子之情,將劉榮押回長安下獄治罪。劉榮悲憤已極,便在獄中懸梁自盡。

  就這樣,王娡以二手女人之身,不僅進宮當上瞭美人,而且還走上瞭通向皇後寶座的紅地毯,這無疑是一次史上最為成功的“拿青春賭明天”、“用婚姻換前途”的豪賭。當然也正是因為有瞭這個二手女人的一場豪賭,從而將歷史上著名的“文景之治”延續瞭下來,並推向更為輝煌的漢武帝時代。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