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騎兵統帥:沙俄“戰神”佈瓊尼的傳奇故事

  謝苗·米哈伊洛維奇·佈瓊尼簡介

  謝苗·米哈伊洛維奇·佈瓊尼(Semyon Budyonny,全名:Semyon Mikhailovich Budyonny),1883年4月25日出生於羅斯托夫州科久林村的貧農傢庭。1903年應征入伍,參加過1905年的日俄戰爭。1908年畢業於彼得堡騎兵學校,在沿海龍騎兵團服役。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曾在德國、奧地利和高加索戰線作戰。1917年十月革命準備時期,佈瓊尼先後被選為高加索騎兵師連士兵委員會主席、團士兵委員會主席和師士兵委員會副主席。後擔任西南方向總司令,北高加索總司令等。衛國戰爭後,擔任蘇聯農業部副部長,專管養馬業,一直到1973年去世。葬於克裡姆林宮宮墻下。

  中文名:謝苗·米哈伊洛維奇·佈瓊尼

  外文名:Семён Михайлович Будённый(俄語)

  別名:佈瓊尼

  國籍:蘇聯

  民族:俄羅斯族

  出生地:俄羅斯帝國羅斯托夫州

  出生日期:1883年4月25日

  逝世日期:1973年10月26日

  職業:軍人、蘇聯農業部副部長

  畢業院校:伏龍芝軍事學院

  信仰:共產主義

  主要成就:人類歷史上最後一個著名騎兵統帥,三次蘇聯英雄稱號

  軍銜:蘇聯元帥

  政黨:蘇聯共產黨

  個人簡介他有著70年的戎馬生涯,參加過包括兩次世界大戰在內的四次大戰爭,他一生與蘇聯軍事歷史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並在1941年在莫斯科進行紅場閱兵,代表最高統帥部進行檢閱。


  早年生涯

  1883年4月25日,佈瓊尼出生在俄國南部一個一貧如洗的農民傢庭。他的童年生活是辛酸的。繁重的勞動和與貧苦人民的共同生活,造就瞭佈瓊尼開朗、勇敢、堅毅的性格。1903年秋,佈瓊尼被征召入伍,當上瞭年輕人引以為自豪的騎兵。次年1月,他隨頓河哥薩克騎兵第46團來到中國東北參加瞭日俄戰爭。戰爭結束後,被調到濱海龍騎兵團,駐紮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附近。1907年1月,他被派往彼得堡騎兵學校學習。1908年畢業後,他又回到龍騎兵團。第一次世界大戰中,他曾先後在波蘭、德國、奧地利和高加索等地作戰。

  內戰時期

  1917年俄國二月革命後,佈瓊尼被全連一致推選為連士兵委員會主席,在全團大會上被選為團士兵委員會主席,接著又被選為師士兵委員會副主席。在明斯克市駐防期間,他結識瞭西方面軍佈爾什維克黨組織的領導人伏龍芝。伏龍芝對佈瓊尼世界觀的形成和人生道路的選擇產生瞭重大的影響。十月革命爆發後,高加索騎兵師士兵委員會作出瞭該師復員解散的決定,佈瓊尼於當年11月回到瞭傢鄉。不久,他即同戰友們一起在當地建立起瞭蘇維埃政權。隨後,佈瓊尼以他對鞏固新生蘇維埃政權的高度責任感,和對軍旅生活的酷愛,在傢鄉組建瞭騎兵遊擊隊。由於他的努力,部隊逐漸擴大為騎兵團、騎兵旅、在察裡津戰役中,佈瓊尼指揮一個騎兵旅把敵人打得落花流水,表現瞭一個傑出的騎兵指揮員的才幹,獲得聯共派駐察裡津地區的最高領導斯大林的賞識,榮膺紅旗勛章。部隊擴編為第一騎兵軍,他作為軍長,和軍政委伏羅希洛夫,炮兵主任庫利克,師長鐵木辛哥、羅科索夫斯基、團長朱可夫等成為斯大林在紅軍中最信賴的將領。1919年夏,鄧尼金的白衛軍向蘇維埃共和國發動瘋狂的進攻,紅軍被迫向腹地退卻,南方戰線成瞭主要戰場。這時,佈瓊尼指揮新建的騎兵軍在察裡津以北粉碎瞭弗蘭格爾白衛軍的主力,擊潰瞭蘇圖洛夫的部隊。隨後,又巧妙地實施機動,給插到紅軍南方方面軍後方的馬蒙托夫和什庫羅指揮的哥薩克騎兵師以粉碎性的打擊,占領瞭重鎮沃羅涅日,從而封閉瞭莫斯科戰略方向上紅軍陣地中寬達100公裡的缺口。為表彰佈瓊尼在這次作戰中的功績,全俄中央執行委員會再次授予他紅旗勛章和革命榮譽武器。不久,他便出任蘇軍第1騎兵集團軍司令,成為蘇聯國內戰爭時期著名的將領之一。


  佈瓊尼的騎兵第1集團軍被稱為贏得國內戰爭的“拳頭”部隊,曾在許多戰線上被用於戰略機動。1919年底和1920年初,紅軍向鄧尼金的軍隊發動瞭總攻。佈瓊尼指揮的第1集團軍組成快速戰役戰略集群,向哈爾科夫、頓巴斯、羅斯托夫和亞速海方向實施迅猛的突擊,把鄧尼金的主力分割為兩部分。1920年2月,佈瓊尼在高加索被擊潰。由於佈瓊尼認為第一騎兵集團軍瓦解,是因為受到當時的高加索方面軍司令圖哈切夫斯基迫害,從此以後,以佈瓊尼為代表的第一騎兵集團軍軍官團同圖哈切夫斯基成為宿敵。1920年4、5月間,在當時的西南軍事委員會主席斯大林策劃下,整補後的佈瓊尼部隊不采用鐵路快速運輸,而選擇越野1000多公裡,並在途中與馬赫諾作戰磨合新兵。結果用瞭50天的時間,直到轉任西方面軍司令的圖哈切夫斯基對波蘭軍隊的進攻失敗後,才從北高加索的邁科普躍進到烏克蘭的烏曼,加入西南方面軍投入瞭對波蘭軍隊的作戰。6月5日,佈瓊尼集中集團軍的主力一舉突破波軍第2集團軍堅固的防禦陣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突入敵縱深120-140公裡,前出到波軍第3集團軍的後方,迫使波軍於6月11日撤離烏克蘭首都基輔,從而為把波軍逐出蘇維埃國土奠定瞭基礎。伏龍芝在評價騎兵第1集團軍的作用時說道:“在我們的軍隊裡,沒有其他部隊能夠這樣充分、這樣鮮明、這樣深刻地在他們自身和他們的行動中反映出國內戰爭的全部特點、整個紅軍的性質,它的歷次戰役將永遠以光輝的篇章載入騎兵史冊。”在緊接著的華沙戰役期間,由於圖哈切夫斯基表示他的西方面軍包打華沙,作為西南方面軍的先鋒的佈瓊尼第一騎兵集團軍轉兵西南攻打利沃夫,結果圖哈切夫斯基在華沙戰敗,為瞭戰敗的責任問題,爭論瞭很久,由此造成瞭兩個方面軍將領的交惡,埋下瞭大清洗的伏筆。1920年第一騎兵集團軍再次席卷南烏克蘭和克裡米亞,徹底消滅瞭弗蘭格爾白衛軍,勝利的結束瞭國內戰爭。

  1930—1933年這段時期,在哈薩克斯坦先是佈瓊尼帶著他的騎兵部隊掃蕩過去,緊接著便是饑饉,在哈薩克斯坦一帶出現瞭不少沒有人住的阿烏爾山村,所以在蘇聯時代整個哈薩克斯坦沒有一處集體農莊以佈瓊尼的名字命名,看不到他的一張照片。和平時期

  國內戰爭結束後,佈瓊尼積極投身紅軍的建設。歷任北高加索軍區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和副司令員、工農紅軍總司令助理(主管騎兵)、蘇聯革命軍事委員會委員、工農紅軍騎兵總監、莫斯科軍區司令員、蘇聯國防人民委員部總軍事委員會委員、副國防人民委員和第一副國防人民委員。1935年和伏羅希洛夫、圖哈切夫斯基、葉戈羅夫、佈柳赫爾一起被授予蘇聯元帥軍銜。在此期間,他對紅軍的建設,特別是騎兵的建設和訓練,作出瞭不可磨滅的貢獻。他認真研究總結瞭第一次世界大戰和國內戰爭的經驗,積極參加瞭多卷集《蘇聯國內戰爭史》的編寫工作,撰寫瞭《騎兵兵團戰術基礎》、《紅色騎兵文集》等著作。三十年代初,蘇聯紅軍進行瞭重大軍事改革,不僅裝備更新瞭,騎兵不再是單一兵種的部隊,而是包括瞭機槍和大炮的混合部隊。組織體制和軍事理論也有瞭新的發展。佈瓊尼意識到,要做好工作,不僅需要經驗,而且需要掌握更深刻的軍事理論知識。於是,他要求到伏龍芝軍事學院學習,並得到斯大林的支持。他一面工作一面學習,孜孜不倦,異常勤奮刻苦。他每天7時起床,8時至14時在學院學習,14時至15時吃午飯,然後工作到零點。晚飯後再學習到凌晨3時。1932年,他從伏龍芝軍事學院畢業。

相關閱讀推薦:

斯大林最親密的戰友:伏羅希洛夫元帥簡介【圖】

蘇聯元帥葉戈羅夫簡介:葉戈羅夫是怎麼死的?

揭秘孫中山的洋顧問:“加侖將軍”佈留赫爾簡介

蘇聯最偉大的軍事傢;紅色拿破侖圖哈切夫斯基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二戰時期

  1941年6月22日,希特勒發動瞭侵蘇戰爭。佈瓊尼作為蘇聯最高統帥部成員之一,參與瞭作戰指揮,並先後擔任統帥部預備隊集團軍群司令員、西南方向總司令、預備隊方面軍司令員和北高加索方向總司令等職,參加瞭保衛莫斯科、基輔和高加索等重大戰略性戰役。在擔任西南方向總司令期間,由於部隊的努力奮戰,使德軍南方集團軍群進展緩慢,“要想進攻莫斯科,必須擊敗佈瓊尼”成為德軍的口號。在基輔戰役中,他準確的判斷出德軍中央集體軍群即將迂回包圍基輔,為瞭挽救即將陷入重圍的軍隊,他不顧斯大林不準後退一步的命令,獨斷下令部隊撤退,由此失去瞭斯大林的信任,被撤銷瞭西南方向總司令的職務。當災難終於來臨時,基輔包圍圈裡有66萬紅軍陷入瞭重圍,老元帥淚流縱橫,真是成也斯大林,敗也斯大林。從此淡出瞭蘇聯軍界。以後擔任的幾個方面軍司令職務基本屬於過渡性質。在德軍兵臨莫斯科城下之際,他協助斯大林組織瞭慶祝十月革命24周年的紅場閱兵,騎著高頭駿馬巡視瞭受閱部隊。

  戰後他任蘇聯農業部副部長,主管養馬業。因年事已高,於1954年起任蘇聯國防部總監組總監。他還進行瞭大量社會工作,關心青少年的成長,把許多時間獻給瞭青少年的教育事業。1973年,這位90歲高齡的蘇聯元帥,在莫斯科逝世。

  哥薩克騎兵的尖帽和黑色的鬥蓬,鮮紅的軍旗高高飄揚,碧綠的頓河草原,白雪皚皚的高加索山岡,馬刀揮舞群馬奔殺的場景,震天的高呼“烏拉”。解放全世界受奴役的人們,那也曾是一代人的夢。緊皺的眉、張大的口、高的顴骨、深陷的眼、灼然的目光,革命與激情。血腥與柔情,毀滅一切,然後創造一切。

  謝苗·米哈依洛維奇·佈瓊尼是一位傳奇式的人物,三次蘇聯英雄稱號的獲得者,但這三次蘇聯英雄幾乎“集中”在50、60年代獲得,與另一位同於1935年第一批五個蘇聯元帥之一的伏羅希洛夫有點類似。(至於原因誰都不懂)1935年第一批被授予蘇聯元帥軍銜的五人之一,一生九十年中整整有七十年從事戎馬生涯,參加過包括兩次世界大戰在內的四次大的戰爭,屢建奇功。他的一生與蘇軍的歷史有著不可分割的聯系, 他的功績受到高度評價。他先後榮膺8枚列寧勛章、6枚紅旗勛章、1枚一級蘇沃洛夫勛章和多枚外國勛章、獎章,三次榮獲革命榮譽武器。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