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實宋江:起義規模小兩年被剿滅 與高俅未交手

  一部《水滸傳》,不僅“捧紅”瞭梁山泊,還讓以宋江為首的一百單八將,傢喻戶曉。

  在施耐庵筆下,宋江原本隻是一個小“公務員”,後成為“梁山好漢”首領,替天行道。宋朝當局剿滅不瞭,不得不采取招安措施平息叛亂。

  宋江,字公明,梁山一百單八將之首。

  江湖人稱“及時雨”、“呼保義”。

  形象:眼如丹鳳,眉似臥蠶,滴溜溜兩耳垂珠,明皎皎雙睛點漆。…… 坐定時渾如虎相,走動時有若狼形。年及三旬,有養濟萬人之度量;身軀六尺,懷掃除四海之心機。


  舉旗造反

  反抗朝廷“重稅” 做起農民首領

  如果不是因為《水滸傳》,宋江的名氣不可能大到傢喻戶曉的地步。

  在宋朝上百次的農民起義中,宋江所領導的這一支無論是規模,還是對宋朝當局的打擊,都非常小。梁山水滸文化研究專傢孔德雨研究瞭“水滸”文化多年。他也認為,宋江確實舉行過起義,導火索是宋朝當局設置瞭“西城括田所”,解決朝廷財政困難。

  所謂的“括田所”,就是宣佈將整個梁山泊八百裡水域全部收為“公有”。並且規定,百姓凡入湖捕魚、采藕、割蒲,都要依船隻大小課以重稅。

  梁山泊周圍的貧苦農民與漁民,交不起重稅,長期積壓的不滿終於爆發瞭。

  到宋徽宗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這支農民隊伍正式宣告起義,宋江就是其中一個農民首領。


  史學傢的研究成果可以證實,宋江是山東鄆城縣水堡鄉宋傢村人。該村還有人堅稱見過《宋氏宗譜》上記載,宋江之父宋太公精通醫術,經常向鄉人施舍藥劑。不過,在史料上沒有相關記載。

相關閱讀推薦:

揭秘:武功極差的宋江是如何坐上梁山頭把交椅的

宋江簡介 梁山好漢一把手宋江的人物生平介紹

宋江曾與晁蓋爭奪梁山的領導權:誰射死瞭晁蓋?

揭秘:水滸傳中宋江憑什麼當上梁山的“大哥”?

揭秘:歷史上真實宋江不單身 閻婆惜乃其二奶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過人之才

  “三十六人橫行齊魏,官兵數萬無敢抗者”

  不過,根據史料記載,宋江領導的這次農民起義,規模隻有“三十六人”。孔德雨認為,官方記載的“三十六人,可能也是三十六個農民頭領,還有其他追隨者”。不過,與同時期的方臘起義相比,規模要小得多。

  最初,這支農民軍的活動區域的確是在梁山泊。不過由於真實的梁山並不像《水滸傳》中描寫的那樣在水中央,而是在湖泊最北端的邊緣位置。湖面隻要稍有萎縮,梁山山體便會脫離水面。如果梁山周圍沒有湖水作為屏障,便無險可守,作為根據地的條件也就隨之喪失。

  資料顯示,北宋宣和年初,梁山泊已經出現瞭萎縮現象,山寨屏障時有時無,難以抵抗官兵攻打,於是宋江不得不放棄梁山根據地。

  《宋史·侯蒙傳》就提到瞭宋江離開梁山後的活動:“江以三十六人橫行齊、魏,官兵數萬無敢抗者,其才必過人。”


  “三敗高俅”

  宋江沒有與高俅正面“交過手”

  《水滸傳》中梁山好漢在宋江的帶領下,“兩贏童貫”、“三敗高俅”……在史學傢看來,這對宋江的能力過於誇大。孔德雨曾統計過與宋江正面打過仗的宋朝官員,隻有4個人,並不包含高俅。

  第一個是武功大夫折可存。折可存的墓志銘上記載,其在鎮壓瞭方臘反叛之後,奉命捕獲宋江。

  第二個是沂州知府蔣圓。根據記載,他在山東做知府時,正趕上宋江起義。蔣圓以重兵把守交通要道,宋江無法前進,便要求在此“借路通過”。蔣圓假裝答應,意在拖延時間,暗中派人秘密偵察,發現宋江的隊伍已經沒有糧食可吃,趁機發起猛攻,宋江大敗。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第三個是王師心,當時的職位是海州沭陽縣尉,曾與宋江激戰。

  最後一個就是海州知州張叔夜。在元朝人編纂的《宋史》中記載,是張叔夜打敗瞭宋江。這時候,距離宋江舉起反旗隻有兩年多的時間。

  歷史爭議

  宋江的結局並無定論

  宋江在《水滸傳》中給大傢留下的印象就是,雖然反對官府,但並不反“天子”,他起義最終也是為瞭“做官”。因此毛主席也曾評價宋江“是個投降派”。

  按照正史的記載,宋江投降後也的確被招安瞭,並且成為征討方臘的馬前卒。

  不過到瞭明清之後,關於宋江是否攻打方臘有瞭爭議。尤其是到瞭現代,出土的《折可存墓志銘》中寫道:折可存是在征方臘勝利後才逮住宋江的。

  在海州城南有一座小山,像一隻白虎蹲伏在那裡,人們叫它白虎山。白虎山北有座墳墓,人稱“好漢塋”。海州人代代相傳:“宋江並沒有投降,他同其他35名梁山好漢,一起被張叔夜殺害瞭,埋在這座墳墓裡。”當地還有一首詩:“白壁虎山陰,墳塚草木青。問是誰傢墓?梁山好漢塋。”

  傳說

  “寧願住牛棚,別墊忠心坑”

  至今,在山東鄆城縣水堡鄉宋傢村還有許多關於宋江的傳說。其中有一個被當地人稱作“忠心坑”的大坑,就與宋江有關。

  據傳,宋江起義後,晁蓋派人將宋太公請走後,一把火燒瞭宋宅。年長日久,宋傢村經歷過多次黃河決口,周圍土地皆被黃土淤沒達4米以上。唯獨宋江故宅留下瞭一個心形大坑數百年來淹沒不得。

  傳說,附近村民想將坑填平,然而每一次,總是墊土之人喘息未定,便一命嗚呼。如此數次,水堡村便有瞭傳世的歌謠:“寧願住牛棚,別墊忠心坑。”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