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歷史上唯一一次殺入紫禁城的農民起義:天理教

  清朝乾隆嘉慶年間,北京大興縣宋傢莊有個無賴叫做林清,吃喝嫖賭樣樣行。

  林清在市面上幹過許多活計,在藥肆當過學徒,在宣武打過更,做過黃村書吏,和人開過茶館,拉工程收過中介費,結果不是因為嫖宿就是終日賭錢虧瞭本,都沒有幹長。在皇城根混不下去後,林清又去蘇州討生活,在糧道衙門、丹陽縣衙給長官當隨從。但是他惡習不改,“能營賄賂所得,即散去若糞土”,貪污受賄,胡作非為。貪污受賄案發後,官府要將他繩之以法,林清趕緊潛逃,隱姓埋名在運河做纖夫拉船,逃回宋傢莊。回到北京後,林清先和一幫無賴少年販鵪鶉,再和在衙門認識的王將軍傢人開雀鳥鋪,後來因為分金不均、奢用無節制,被合夥人趕瞭出來。至此,林清徹底被生活拋棄瞭。

  這樣,林清就不幸成瞭流氓無產者。走投無路的林清此時作出瞭一個影響深遠的決定:加入邪教坎卦教。

  根據日後官府對林清的調查,林清此舉隻為斂財:“我先前入教,原希圖斂錢。”坎卦教跳大神賣符水,騙騙村姑民婦綽綽有餘,但騙不瞭林清這樣飽經風霜、閱歷豐富的老流氓。社會真是一所大學,林清作為社會大學的優秀畢業生,在坎卦教裡明顯不是受苦受難的一般徒眾,而是骨幹精英和頭目分子。林清甚至在入教後不久就成為瞭坎卦教的教主。他是怎麼當上教主的呢?結論是:連蒙帶騙。坎卦教的首領叫郭潮俊,嘉慶十三年(公元1808年)被人告發。估計是涉嫌非法集會或者經濟詐騙等亂七八糟的罪名,並不嚴重,重要的是林清受到牽連,被關進瞭保定官府。坎卦教的領導層幾乎被一網打盡,邪教群龍無首,林清命大最先被放瞭出來,就奇跡般地做瞭教首。另一種說法是,郭潮俊這個教主性格怯懦,遇事畏縮,年紀也很大瞭,邪教中原來就醞釀著“倒郭風潮”。林清在保定打瞭官司回來,顯示瞭勇敢能幹樂於出頭的一面,被推舉為新教主。林教主苦盡甘來,終於吃穿不愁,能吃香喝辣瞭。


  一個人從社會底層躍升到一定的高度,掌握瞭相當的金錢或者權力後,難免心理不正常。最典型的表現就是膨脹,自以為瞭不起,什麼都能辦到,想得到的東西越來越多。比如從底層來的頂級富豪總想壟斷某個行業,操縱市場,或者插手政治,結識權貴,把手伸得太長太遠瞭。林清取得坎卦教領導權之後,似乎真以為自己是神通廣大、無所不能的教主。既然能力這麼強,能忽悠住那麼多的教眾,那麼為什麼不能去染指權力呢?

  權力欲在林清體內肆意生長。他掌教後,不嫖也不賭瞭,花費瞭大精力經營坎卦教,還統一瞭京畿一帶的其他邪教,合建成龐大的天理會。天理教“每日朝拜太陽,念誦經語,可免刀兵水火之厄。如遇荒亂時候,並可乘時圖謀大事”。有瞭政治野心的林清還周遊天下,聯絡直豫魯等省的邪教組織。早年豐富又坎坷的閱歷磨練瞭他的能力,如今顯露出瞭功效。林清成功地將馮克善的離卦教、河南滑縣李文成的震卦教招至麾下,將勢力拓展到黃河兩岸,朝著胸中的宏偉目標邁進瞭一步,也為天理教埋下瞭禍根。

  嘉慶十七年(公元1817年)十一月,林清在大興黃村召開瞭天理教領導大會。大會決定在嘉慶十八年(公元1813年)九月十五發動起義,京畿、直隸、山東和河南等地的天理教徒同時揭竿而起。

  這個起義時間的選擇很有深意。嘉慶十八年(公元1813年)本來應該有閏八月,古代人迷信認為閏八月有災,所以當時民謠有“八月中秋,中秋八月,黃花滿地發”的說法。“黃花滿地發”的典故語出黃巢的《不第後賦菊詩》,詩雲:“待到秋來九月八,我花開後百花殺。沖天香陣透長安,滿城盡帶黃金甲。”當年黃巢科舉考試名落孫山,對官場絕望,就寫瞭這首典型的反詩,揚言“他年我若為青帝,報與桃花一處開”(《題菊花》)。“滿地黃花”從此成瞭造反的同義詞。老百姓迷信,總覺得閏八月的十五,也就是一年中的第二個中秋節要出大事。所以官府改嘉慶十八年的閏八月為次年的閏二月。他們以為皇歷改瞭,“黃花”就不會滿地發瞭。結果,林清等人選擇的起義時間在皇歷上雖然是九月十五日,但卻是老皇歷上的閏八月十五日。他們故意選擇當年的第二個中秋節來應讖。

  考慮到天理教在京畿的徒眾少,力量小,領導大會約定直豫魯三省徒眾先行起義,然後抓緊趕到京畿會合,共同打進紫禁城去。李文成就在會上對林清說:“公此間兵少,滑縣兵不下數萬,仆當選精兵先期詐作商賈,陸陸續續馳至以助公,蔑不濟矣!”臨行,李文成再次叮嚀:“必俟滑兵至,公乃發,毋輕舉!”

相關閱讀推薦:

赤眉起義為什麼會失敗?赤眉軍是被誰打敗的?

大澤鄉起義簡介:揭開瞭秦末農民起義的序幕之章

李自成寶藏在哪?古代農民起義三大寶藏下落

闖王李自成寶藏在哪?古代農民起義三大寶藏下落

項梁是一個怎樣的人?秦末農民起義首領項梁生平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在接下去的幾個月,林清、李文成造謠“世界末日”要來瞭,唯一避難之道就是花錢買天理教的小白旗,否則劫難一到必死無疑。許多貧民為瞭避免災難紛紛入教,林清大肆斂財,擴大隊伍。林清自稱是太白金星轉世,還編出瞭“若要白面賤,除非林清坐瞭殿”的口號,打造聲勢。最後,林清連偽裝也不要瞭,幹脆出售“權力期貨”,約定徒眾可以花錢買起義成功後的土地、官職,一百文錢值一頃田地,糧食數石許給官職,雙方簽合同為據。

  等到九月十五日,林清沒看到河南山東方向的一兵一卒。

  原來,河南天理教起義,保密工作沒做好,走漏瞭消息,官府聞風而動,在九月二日就將李文成等頭目抓入監牢。馮克善搶先起兵,救出李文成,占領瞭滑縣。李文成自稱“大明順天李真主”,借將近兩百年前李闖王李自成的名號欲成大業。黃河流域的天理教徒四處起義,除瞭在山東曹縣、定陶有所斬獲外,大多被地方官府撲滅。天理教缺乏統一的軍事指揮機構,平時隻重宣教隻會斂財不重訓練,真正拉出來造反就不行瞭,實現不瞭攻入紫禁城讓林清坐天下的宏圖偉業。

  按原計劃,沒有援兵,林清不能輕舉妄動。但他早已好大喜功,極度膨脹,飄飄入雲端瞭,沒有援兵也盲目樂觀必勝在前。他還以為攻取紫禁城如探囊取物呢。林清的確有兩大有利條件:一是在內宮太監中發展瞭幾個教徒,可以接應;二是當時嘉慶皇帝在承德避暑山莊圍獵,正是紫禁城守備最松懈的時候。林清若指揮得當,原本是有出其不意攻陷紫禁城的機會的。但他把一場起義大事件弄成瞭鬧劇。首先在九月十五日,林清隻糾合瞭一百四十多人。其中半數還是婦孺老弱,林清從中挑選瞭可用的七十二人。就是這七十二人,林清還大手一揮,分兵兩路進攻紫禁城。不知道林清是完全沒有常識呢,還是自信到瞭如此難以置信的地步?其次,天理教徒眾對紫禁城一無所知。部分人攻入宮門後,竟然到處找宮人詢問“金鑾殿在哪裡”?這句話表明,所謂的進攻紫禁城完全是一群烏合之眾的兒戲,結局可想而知。


  一路起義者在宮門處就被禁軍消滅,另一路起義者混入瞭宮門,還在“隆宗門”牌匾上留下瞭箭頭,但在亂竄中被禁軍關閉大門堵在瞭宮中。幾名教徒準備逾墻殺出。日後的道光皇帝當時正在宮中讀書,急中生智拿起鳥槍射殺瞭兩名教徒。殺到十六日清晨,紫禁城內外的天理教徒被捕殺幹凈。

  不敢親臨戰陣的林清於十七日清晨在宋傢莊的傢中被捕,將來龍去脈招得一清二楚。林教主從雲端跌落到瞭殘酷的現實中,切身體會到瞭能力不足者染指權力的害處,可惜為時已晚。

  嘉慶十八年(公元1813年)林清殺入紫禁城案就此結束。這場被稱為“癸酉之變”的農民起義,是中國歷史上唯一一次殺入紫禁城的農民起義。它導致瞭天理教遭到清廷的殘酷鎮壓,教徒傢屬都被誅殺。嘉慶皇帝聞變後感嘆此乃“漢唐宋明未有之事”,下詔罪己。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天理教起義的社會背景是嘉慶年間直魯豫三省經濟貧困,農民“服田力穡,乃亦有秋季啼兒號寒,幾於無生”。嘉慶十七、十八年,三省天災連連,農業歉收,官吏不顧百姓衣食無著,加緊催科派差。因此帶有明顯邪教性質的天理教和林清等人才能蠱惑人心,發動起義。河南各地有“若要紅花開,須待嚴霜來”的民謠。李文成認為這是自己當應的讖語,自稱77 “嚴霜十八子”,以“李自成轉世”自居,制造輿論。“嚴霜”可知,“十八子”則應瞭明末李自成的讖語。當年宋獻策投奔李自成的時候,獻上一條讖語:“十八子,主神器。”“十八子”就是“李”字。李自成在河南影響很大,這條讖語流傳也很廣。李文成就想借用現成的民心資源,結果李文成在河南堅持起義到瞭當年年底和第二年年初。清廷將直魯豫交界各縣殺成瞭一片血海。

  林清殺入紫禁城的看點,除瞭一個流氓無產者的野心之路外,還有民謠讖語等口號在起義中的使用。黃仁宇先生說,中國的民變,通常在開始時,帶有幾分離奇和神秘的色彩。民謠和讖語就是其中的表現。民諺不用說瞭,讖語是迷信的人指事後應驗的話。從黃巾起義時的“蒼天當立,黃天已死,天下大吉,歲在甲子”,到元末的“石人一隻眼,挑動黃河天下反”,再到林清等人的一系列的謠與讖,農民起義對它們的運用有著悠久的歷史,因為它們在組織民眾、擾亂社會民心方面很有用。

  在缺乏大眾教育、底層社會流動不足的古代社會,口耳相傳的民謠和讖語的作用驚人。這些話語多少帶有真實的信息或者貼近百姓的生活,讓人寧可信其有不願信其無。更多的謠與讖經過瞭別有用心的加工和傳播,體現瞭部分民眾對局勢發展的預期,容易獲得認可。即便獲得不瞭部分聽眾的心,起碼也在他們的心中投下瞭一個陰影,達到瞭預期效果。所以,上自王公貴族,下至販夫走卒,都很重視謠與讖。底層百姓從中得到安慰,繼續艱難的生活;上層人物利用它們造勢,在臉上貼金或者給暗處遮羞。傳說出身底層的明太祖朱元璋迷信讖語,曾讓劉伯溫占卜明朝的歷數,劉伯溫算出來的結果是“遇順則止”。什麼意思呢?“順”代表什麼?朱元璋將“順”字拆開看,認為是“三百零八”的意思,引申為明朝有三百多年的國運。老朱想想,朱傢能坐那麼多年的龍椅,也夠瞭。結果明朝不到300年就滅亡瞭,朱元璋算得並不對。但這讖語卻公認是正確的。因為明朝末期遇到瞭李自成的“大順”王朝和關外的“順治”皇帝,雙“順”臨頭,明朝的江山能不亡嗎?

  要杜絕林清攻入紫禁城這樣的頭條新聞再度發生,治本之法是消滅流氓無產者產生的土壤。這顯然難度極大。嘉慶皇帝與其下詔自責,不如加緊對社會輿論的搜集,關註民謠和讖語。王朝可以建立專門的輿情和謠讖部門,對民變不能治本也可治標。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