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聯最偉大的軍事傢;紅色拿破侖圖哈切夫斯基

  紅色拿破侖-圖哈切夫斯基元帥

  1937年6月11日,蘇聯塔斯社發表瞭1條令人震驚的消息;蘇聯元帥米·尼·圖哈切夫斯基,因叛國罪被宣判死刑,立即執行。

  從此,這位世界知名的元帥、國內戰爭的英雄在蘇聯所有報刊、雜志上銷聲匿跡瞭。直至1956年在蘇共20大上才為他平反昭雪,給予公允的評價。

  圖哈切夫斯基1893年2月16日生於斯摩棱斯克省道羅戈佈克縣,是蘇聯最早的元帥之一(1935年),國內戰爭的英雄、傑出的軍事傢和著名的戰略傢。1918年參加蘇軍,同年加入蘇聯共產黨。

  圖哈切夫斯基在莫斯科葉卡捷琳娜武備中學受的初等軍事教育。1914年7月,又以優異的成績從亞歷山大軍校畢業。畢業後不久就被派往第1次世界大戰前線,1915年2月19日被俘。1917年10月越獄,逃回俄國。當時,俄國國內十月革命方興未艾,他沒有袖手旁觀,這位舊軍隊中的中尉受革命的感召,毫不猶豫地站到蘇維埃政權一邊,把自己的全部精力和智慧都貢獻給無產階級革命事業。他說:“我的真正生命是從十月革命和參加紅軍開始的。”

  國內戰爭時期,開始在全俄中央執行委員會軍事部工作。1918年4月加入蘇聯共產黨以後,於同年5月至12月便被任命為莫斯科防區政治委員、東方面軍第1軍團司令員。1918年12月 至1919年3月任南方面軍副司令員、南方面軍第8軍團司令員。同年4月至11月任第5軍團司令員。1920年1月至4月,任高加索方面軍司令員,1920年4月至1921年8月任西方面軍司令員。1921年3月任平定喀瑯施塔得叛亂的總指揮,同年4-5月又平息瞭坦波夫地區的安東諾夫匪幫的叛亂。

  國內戰爭結束後,圖哈切夫斯基任工農紅軍軍事學院院長。後相繼擔任西方面軍司令員、工農紅軍參謀長助理、工農紅軍副參謀長、工農紅軍參謀長,積極參加瞭1924年至1925年實行的軍事改革;1928年5月任列寧格勒軍區司令員;1931年任蘇聯陸海軍人民委員部副人民委員和蘇聯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工農紅軍軍械部部長;1934年任副國防人民委員;1936年起任第一副國防人民委員兼任軍訓部長;1937年5月被貶謫,降為伏爾加河沿岸軍區司令員。1937年6月11日,被判處死刑。


  二

  圖哈切夫斯基是1位文武全才的人。他愛好廣泛,知識淵博。從小勤奮好學,刻苦讀書。他精通 德語和法語,可以流利地會話和閱讀,而且拉丁文的水平也相當高。他讀過原版的朱裡·愷撒的著作《高盧戰記》。這些語言知識對他幫助很大,使他能直接閱讀外國軍事著作的原版;有次他率代表團出國訪問,法國國務活動傢愛德華·埃裡奧由於沒想到1個紅軍指揮員能如此流利地講法語,震驚,贊嘆不已。

  他在青少年時代就讀瞭許多軍事著作,著名的有《大元帥蘇沃洛夫公爵傳》。而頗感其中最少年時代的圖哈切夫斯基就醉心於列夫·托爾 斯泰的長篇小說《戰爭與和平》。列夫.托爾斯泰是 他終生愛戴的作傢。有1次,他說服父親和兄弟 們,利用假日專程到;亞斯納亞波良納莊園去拜訪列 夫·托爾斯泰。偉大的俄羅斯作傢列夫·托爾斯泰熱 情地接待瞭他們。列夫還讓圖哈切夫斯基坐上他的4輪馬車兜瞭1陣風,弄得他的弟兄們都羨慕 不已。

  他從小就熱愛音樂”。他不僅會拉小提琴,而且自己會做小提琴。他當瞭方面軍司令員以後還親手做瞭1把小提琴。在戰鬥的間隙裡,隻要有機會,他一定到音樂廳或劇院去聽演奏會和歌劇。很多著 名作曲傢都是他的知心朋友。比如,肖斯塔科維奇就是他的好友。肖斯塔科維奇在自己的回憶錄裡寫 道:“在有極大權力的人物中,真誠喜愛過我的音樂 的隻有1個人,他就是圖哈切夫斯基元帥。……我 們相識時,我才18歲,而他已經30多歲瞭。但我們之間的主要差別並不在年年齡,而是地位。當時 他已經是紅軍高級指揮員,而我隻是1個音樂學院的學生。然而我表現得很有主見,不卑不亢,而圖哈切夫斯基正是喜歡這種人;”圖哈切夫斯基不僅酷愛音樂、文學和語言,而且在體育方面他也是出眾的。

分頁:1/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三

  圖哈切夫斯基帶兵有方,平易近人,在士兵當中享有崇高的威望。

  圖哈切夫斯基身上沒有1點官架子和裝腔作勢的壞習氣。他熱愛士兵,他雖然已經身居高位,當 瞭方面軍司令員,但他能和下級幹部、士兵打成一片,同娛樂。據雅科夫列夫回憶,圖哈切夫斯基在 “紅軍之傢”為士兵曾組織過舞會,不僅親自參加,而且帶頭跳馬祖卡單人舞。

  據內戰時期的1個老兵尼·伊·舒米洛夫斯基回 憶:“圖哈切夫斯基對士兵是尊重和愛護的。記得有次我給他送文件。放下文件,我轉身要走,他立刻把我叫住:‘紅軍戰士同志,請回來。你請坐!’接 著問我是那裡人,在哪學習過,在舊軍隊裡呆過沒有,還談瞭紀律問題。這次普普通通的貼心談話卻使我終身難忘。”

  他的老同學謝·斯·奧斯特洛夫斯基回憶說:“1919年當我們在奔薩車站見面時,圖哈切夫斯基 一下子就認出瞭我,直接瞭當地問:‘您不認識我 嗎?’我回答:‘好象記不太清瞭。’他接著問:‘那您不記得‘河馬’謝爾蓋。’我很不好意思地回答說: ‘不,我記得,隻是不便開口。’他說:‘童年是不該忘記的!’”


  在烏克蘭軍區大演習中,他選1個步兵連進行實地考核。他來到連指揮所,命令連長根據情況進 行活動,別管他參加與否。為使連長不作難,他盡量躲在不顯眼的地方,跟隨這個連隊通過斜切地形 一直跑出幾公裡,邊跑邊觀察連長和戰士的動作。他認為任何1個軍事首長都應該“在自己的肩膀上體會1下連長、營長和團長的工作重擔。” 他雖然身居高位,是有名的元帥,但他出入劇場觀看節目從不帶任何警衛;不帶武器,身穿皮夾克,隨隨便便,同演員們親切交談;在那些困難的歲月裡關心他們的生活。

  有1次他到1傢劇院看演出,突然發現彈鋼琴的正是他中學時代的音樂教師歐丹柯。老人窮困潦倒,處境艱難。演出結束後,圖哈切夫斯基走上前去向老人自我介紹說:“我是您的學生。今後還想向您學習,中學時代的音樂課仍記憶猶新,至今難忘。”老人見到他面前站著1位元帥,開始有些惶惶然,聽罷他講的這番親切的言辭。心裡又感到熱乎乎的。當然,圖哈切夫斯基並沒有跟他的老師上 課,而這位老人確實得到1筆相當可觀的學費—圖哈切夫斯基繳的1年的學費。他用這種親切感人、 不帶侮辱的辦法資助瞭老人。

分頁:2/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四

  列寧是知人善任的。他對圖哈切夫斯基是瞭解、器重和信任的。十月革命後,由於外國的武裝幹涉和國內白匪軍的進攻,年輕的蘇維埃政權危機四伏。東線;西線和南線的形勢時常發生突變。每當敵人發起進攻,戰線告急時,列寧時常想到這位年輕有為、智勇雙全的將領圖哈切夫斯基,委派他去執行艱巨的任務。

  1918年春,由於捷克白匪在蘇聯國內反革命分子支持下發動叛亂,使東線告急。列寧當時尖銳指出:“東線的勝敗將決定革命的命運。”在這危急關頭,根據列寧的指示,將黨的最著名的活動傢和 可靠的、最有經驗的軍事專傢都派往東線。圖哈切夫斯基1918年6月到達東線。他同古比雪夫一道,冒著敵人的連續攻擊,在很短時間內將潰散的支隊編組成辛比爾斯克、奔薩、因紮等步兵師,創 建瞭第1支能完成戰役任務的步兵軍團一第1革命軍團。這個軍團在圖哈切夫斯基指揮下迅速 成長為1支有堅強戰鬥力和紀律嚴明的勁旅,在2、 3個月內就取得從幹涉者和自衛軍手中解放伏爾加 河流域和烏拉爾大部地區的輝煌戰果。

  1918年8月30日,階級敵人瘋狂謀殺列寧的時候,、圖哈切夫斯基正率領第1革命軍團在 辛比爾斯克作戰。列寧被刺傷的噩耗傳來,圖哈切夫斯基和紅軍戰土都無比憤怒;胸中燃起瞭向革命 的敵人復仇雪恨的烈火。他們一股作氣迅速攻克列寧的故鄉—白匪重兵防守的辛比爾斯克。

  收復辛比爾斯克後,圖哈切夫斯基馬上向列寧 報告。他拍給列寧的電報中寫道:”親愛的弗拉基米 爾·伊裡奇!攻克您的故鄉,這是我們對您這次受 傷給敵人的回答,下一步我們馬上收復薩馬拉。”正在養傷中的列寧看到來自東線的捷報非常高興,在復電中表示:“我的故鄉辛比爾斯克的收復, 是包紮我傷口的1條最有效的最好的繃帶。我頓時覺得精神極好,力量驟增,我祝賀紅軍戰士的勝利, 並代表全體勞動者’對他們付出的一切犧牲表示感謝。”

  1918年末,由於克拉斯諾失哥薩克白匪的進攻又使南方戰線告急。共和國革命軍事委員會決 定將圖哈切夫斯基從東部戰線調往南方戰線,擔任南方面軍副司令員兼第八軍團司令員。該方面軍於1919年下半年轉入反攻;緊接著將反攻發展為南線的總攻,使克拉斯諾頓河白匪哥薩克軍團全軍覆滅。

  1919年3月,高爾察克匪軍在東線集結兵力,發動攻勢,使東線再次告急,重新成為共和國的主要戰線。根據列寧的指示將圖哈切夫斯基從南線再次調往東線,擔任5軍團司令員。這個軍團在圖哈切夫斯基的領導下經過艱苦奮戰,打敗瞭高爾察克,取得瞭重大勝利。列寧對此十分滿意,並表揚該軍團說:“在1年內由1支不大的集群發 展為具有堅強革命鬥志的軍團,在保衛伏爾加河和粉碎高爾察克部隊中團結戰鬥,取得輝蝗哉果。”列寧得知第5軍團根據圖哈切夫斯基倡議,在軍內自己辦訓練;班培訓紅軍指揮員時,非常滿意。圖哈切夫斯基有1次去給列寧匯報工作,列寧當面稱贊他說:“這是1項明智的倡議。”接著責成他“就這個問題起草1份報告,送共和國革命軍事委員會,以便在全軍推廣”。


  1920年1月,因羅斯托夫和新切爾卡斯克被鄧尼金匪徒占領,使高加索戰線告急。列寧馬上下令,任命圖哈切夫斯基為高加索方面軍司令員。他到職後立刻部署兵力,於1920年2月下旬便轉入反攻,於同年3月全殲鄧尼金竄入高加索的重兵集團。

  喀瑯施塔得發生暴亂事件後,以季諾維也夫為首的保衛彼得堡委員會及彼得堡軍區的軍政首腦表 現得軟弱無力,束手無策,惶恐萬分。為瞭平定叛亂,列寧決定派圖哈切夫斯基作總指揮,彼得堡軍區陸海軍部隊全部歸他指揮。3月17日晨3時發起攻擊;到3月19九日晨就勝利結束瞭戰鬥。僅用 50幾個小時就平定瞭叛亂。戰鬥一結束,圖哈切夫斯基立即應召去莫斯科晉見列寧去瞭。

  列寧熱誠地接待瞭圖哈切夫斯基,對戰果非常滿意。在談話當中立刻又派他去坦波夫省平定安東諾夫匪幫的叛亂。

  列寧對圖哈切夫斯基撰寫的文章很重視。比如, 他不僅認真閱讀瞭圖哈切夫斯基寫的《民族戰略和 階級戰略》一文,而且讀後在書上還親自簽名:“列寧存”,收藏在他個人的圖書館內。

  列寧很重視圖哈切夫斯基的意見。有1次列寧派伏龍芝去接替高加索方面軍司令員吉季斯的工作, 親自寫瞭這樣1道命令:“立刻派伏龍芝同志去接替吉季斯(應該聽聽總司令和圖哈切夫斯基的意見)。 ”

分頁:3/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五

  192O年,圖哈切夫斯基率領部隊向維斯瓦河進軍,進抵華沙時,請求總部調撥增援部隊。聯共(佈)中央政治局和列寧同志於1920年8月5日下令,從西南方面軍抽調第1騎兵軍團和第12、14軍團火速增援西線,而身為方面軍軍事委員的斯大林卻置中央命令於不顧,反而派第1騎兵軍團去攻打利沃夫,結果造成華沙失利。後來,在總結這次戰役的經驗教訓時,圖哈切夫斯基直言不諱,揭露瞭事情的真相。聯共(佈)中央和列寧同志堅持原則,於1920年9月1日下命撤掉斯大林西南方面軍軍事委員的職務,任命古比雪夫接替他的工作。

  1937年5月間,圖哈切夫斯基本應到倫敦去參加喬治五世的加冕典禮。不知為什麼突然宣佈;他因病不能前往英國瞭;由海軍司令員奧爾洛夫替他前往英國參加典禮。接著任命他為伏爾加河沿岸軍區司令員,6月必須去古比雪夫城就職……這一切突如其來的變化使他百思不得其解,他感到斯大林對他的態度急劇而明顯地惡化瞭。他給斯大林寫信,想瞭解貶謫他的根據,結果是杳無回音。

  列寧逝世後,斯大林執政初期是比較收斂的,因為列寧的親密戰友基洛夫、捷爾仁斯基、古比雪夫、 奧爾忠尼啟則、伏龍芝等人都健在。這些人都是圖哈切夫斯基的良師益友,他們對圖哈切夫斯基是瞭 解、信賴和器重的。可惜的是,這些老一輩的革命傢,從1924年到1937年的13年間,由於種種原因都不幸過早地離開瞭人世,這便使斯大林毫無顧忌地獨斷專行,因而1937年6月11日秘密處決瞭圖哈切夫斯基等著名軍事傢。


  六

  圖哈切夫斯基是工農紅軍中最年輕而且最有才華的元帥。他擔任西方面軍司令員,統率千軍萬馬轉 戰南北時,年僅27歲。擔任工農紅軍軍事學院院長時才29歲。擔任總參謀長時才32歲,被授予蘇聯元帥時年僅42歲。在26歲時就 發表瞭著名的軍事理論著作《民族戰略和階級戰 略》,從1919年到1936年在這17年間共發 表瞭120餘篇軍事理論著作,豐富瞭無產階級 軍事學術理論的寶庫。難怪外國軍界都譽他為“軍界神童”和“泰鬥”。

  圖哈切夫斯基在十月革命後轉到蘇維埃政權一邊。他刻苦鉆研列寧著作和馬克思主義的經典著作, 掌握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並在實踐中加以創造性地靈活運用;他建議軍團內開辦訓練班培訓自 己的指揮人員,創辦各種專業兵種軍事院校,培養專業人才,解決擴編中的幹部問題;參加編寫瞭紅軍 最早的野戰條令,倡議編寫《蘇聯軍事百科全書》;提出以大量機械化部隊、坦克兵、空降兵和航空兵 部隊進行大縱深作戰的理論;提議組建空降兵和航空兵,主張大量使用空降兵在敵後作戰,改進步兵 武器,改進炮兵和海軍,改革部隊組織編制,特別強調提出對法西斯德國的入侵要嚴加防范;更可貴 的是在希特勒發動第2次世界大戰之前就預見到他的侵略野心。1935年在他的《當今德國的作戰計劃》1文中明確指出:“希特勒的帝國主義野心 不僅僅在於有反蘇的企圖,而且有妄圖鯨吞整個西方的冒險計劃。”要求部隊百倍提高警惕,加強戰略, 隨時作好應戰準備。1936年1月15日,他在中央執行委員會第2次會議上又明確指出:“……無論在我國東部邊境還是西部邊境上,那業已形成的態勢都要求我們極其認真地重新考慮我們的防禦措施,目前切實可行的1條,就是必須居安思危,抓好戰備,在相距1萬公裡的2條戰線上能同時、而且完全是獨立自主地進行防禦……”。

  圖哈切夫斯基強調指出:“隨著工業的發展應該發展紅軍的技術裝備實力……大傢都知道,一旦爆發戰爭,技術兵器、裝備、武器、飛機、坦克的需求量必將大大增加……僅有1個龐大的工業基礎是不夠的,還必須 善於發揮它的作用,必須善於將它從和平工業轉到 保證前線供應方面來。”這些都反映出他在軍事方面的才能和貢獻。

分頁:4/5頁  上一頁2345下一頁

  七

  1937年6月初,圖哈切夫斯基元帥根據命令,偕同妻子妮娜;葉夫金尼耶夫娜離開莫斯科的 喀山車站,告別親人和戰友,到古比雪夫城,就任伏爾加河沿岸軍區司令員。圖哈切夫斯基萬萬沒有想到這是他和莫斯科的最後訣別。

  到職後不久,就請他參加“事先早有安排”的伏爾加河沿岸軍區的政工會議,一到會就馬上被逮捕瞭。接著他的妻子妮娜、他的母親、姊妹、他的兄弟亞歷山大和尼古拉也都相繼被捕瞭。

  從被捕到宣判死刑,立即執行,僅僅13天時間。當時內務人民委員部在死刑宣判書上宣稱:“被告已服罪。”

  但從披露出的一些消息證實,圖哈切夫斯基回答檢察長維辛斯基的,隻有1句話:“我好象做瞭1場夢。”

  指控是以誹謗誣陷為基礎的。他們利用圖哈切夫斯基和他戰友出國執行任務、純屬公幹性質的和 外國人會晤的談話材料,斷章取義,捏造罪行材料,置元帥於死地。

  悲劇並沒有到此結束。接著,又從肉體上消滅瞭圖哈切夫斯基的妻子妮娜·葉夫金妮耶夫娜和他的兄弟亞歷山大和尼古拉。他的3個姊妹都被投入集中營。他的尚未成年的女兒,俟成年後也被捕入獄;元帥的母親和姐姐索菲婭在流放中死去。

  斯大林究竟是怎樣中瞭希特勒的“反間計”呢? 斯大林秘密處決圖哈切夫斯基等人,究竟是根據哪 些“罪證”材料呢?

  在《間諜大王》《(Master spy》)1書的《俄國焦點》1章是這樣寫的:“1936年下半年,希特勒 ‘安全局’領導人海德裡希去拜訪德國偵察機關‘阿勃韋爾’的頭目卡納裡斯,海德裡希向他提出要調幾名能模仿圖哈切夫斯基筆跡的專傢。當時他聲稱,這是他需要進行1場極其保密的戰役,而這個戰役又是希特勒委任他—海德裡希來領導的。決定編造1份有偽造簽字的文件,爾後設法讓俄國人見到文件的內容。從偽造文件中能看出圖哈切夫斯基有推翻蘇維埃政權的野心。海德裡希告訴卡納裡斯說, 文件已根據希特勒指示準備停當,並先將文件轉交給捷克總統,從那裡送給莫斯科……”

  信中不僅竭力模仿圖哈切夫斯基的字體,而且在他的筆風上也下瞭功夫。在這封偽造的信件上卻 蓋上“阿勃米爾”真正的鋼印、“絕密”、“機密” 和附1份希特勒簽署的決議書—命令監視德軍統帥部中的德國將領,他們似乎與圖哈切夫斯基保持有秘密聯系。這封信是主要文件。這個“專卷”共 有15頁,其中除信之外還有各種用德文書寫的、有德軍統帥部將軍簽名(署名是偽造的,是從他們銀行帳號上復制下來的)的文件。

  為瞭把這個“專卷”過渡給斯大林,專門制造瞭1起“阿勃米爾”大樓起火時“專卷”被盜案件, 使這個“專卷”的照像副本落入貝奈斯手中,通過他轉給瞭斯大林。

  德國法西斯特務頭子舒倫堡在回憶錄中也證實瞭這1點。

分頁:5/5頁  上一頁345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