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明朝那些殺倭寇如草芥的牛人:真正的高手!

  明晃晃的日本刀握在兇悍的倭寇手中,腐朽的衛所官軍為之氣奪,望風披靡。但不要以為中國人全是廢柴——真正的高手都在草莽之中,下面來說幾段暢快淋漓的故事,看看那些殺倭寇如草芥的牛人。

  1. 刀是好刀,人是兇人

  暴雨傾瀉中,一輛汽車風馳電掣般咆哮而來。尼奧站在路中央紋絲不動,臉上依舊冷冰冰的,就在汽車即將撞上他的瞬間,他揮起手中的日本刀,雨點橫飛中,汽車被一刀劈成兩半……

  這是好萊塢科幻大片《黑客帝國》裡的一幕。電影裡的日本刀,斬汽車、斬僵屍、斬鐵血戰士,無堅不摧,儼然成為好萊塢大片第一利器。

  日本刀斬汽車是吹牛皮,斬斷質量低劣的刀槍卻毫不含糊。

  元軍兩次征日戰役中,幸存回來的士兵都對鋒利的日本刀印象深刻,稱自己的刀槍很容易被砍斷。

  明朝的官軍同樣對倭寇手中明晃晃的日本刀心存忌憚,戚繼光記載道:“長刀,此自倭犯中國始有之。彼以此跳舞光閃而前,我兵已奪氣矣……遭之者身多兩斷。緣器利而雙手使用,力重故也。”《倭變事略》中記載:“一賊出哨亭外,我兵攢槍刺之,賊斫一刀,十數槍齊折,兵皆徒手而奔一處。”


  明代大臣唐順之作過一首《日本刀歌》:

  “有客贈我日本刀,魚須作靶青綠綆,重重碧海浮渡來,身上龍文雜藻行。悵然提刀起四顧,白日高高天炯炯!毛發凜冽生雞皮,坐失炎蒸日方永。聞到倭夷初鑄成,幾歲埋藏擲深井,日陶月煉火氣盡,一片凝冰鬥清冷。”

  日本小小島國,如何制造出這麼鋒利的寶刀?這個疑問,連明代大科學傢宋應星也回答不出:“(倭刀)不知用何錘法,中國未得其傳。”明末的博物學傢屈大均則有離奇的考證:“聞其國無論酋王鬼子,始生,即以鑌鐵百淬之溪中,歲凡十數煉,比及丁年,僅成三刀。其修短以人為度,長者五六尺,為上庫刀;中者腰刀;短小者解腕刀。初冶時,殺牛馬以享刀師,刀師卜日乃冶,以毒藥入之,刀成埋諸地中,月以人馬血澆祭,於是刀往往有神。其氣色陰晴不定。每值風雨,躍躍欲出,有聲,匣中鏗然。”很明顯,這個解釋一半是道聽途說,一半是中國傳統鑄劍方法的發揮。

  從理論上說,刀具要想鋒利,就得硬,越硬越鋒利,但過硬就容易折斷,所以古代的刀劍制造者,往往窮盡一生研制,怎樣使刀刃又鋒利又不至於折斷。日本刀在學術上叫做平面碎段復體暗光花紋刃,是用低溫高炭鋼,反復鍛打淬火冶煉研磨而成,簡而言之,經過刀匠一系列繁瑣細致的加炭錘打、淬火、研磨,可以確保刀刃的硬度和韌性。當然,使用起來也需要很細致的保養工作。


  除瞭工藝上的千錘百煉,日本刀獨特的弧月形設計,也是它超強切割能力的奧秘所在。首先,日本刀本身的弧度符合工程設計原理和物理學原理,雙手握刀更能在各種不同的角度下,隨心所欲地展現出最大的切砍范圍;其次,日本刀的刀刃有銳利的斜面,結合厚厚的刀身,就像一個楔形,最適合切割。對於血肉之軀來說,這樣揮舞如飛的利器絕對能帶來毀滅性的打擊。

  美國國傢地理紀錄片《武士刀傳奇》裡演示瞭用各種世界名刀砍假人的效果,唯獨日本刀將假人斜劈成兩半,比起同為世界名刀的大馬士革刀,切割的效果更勝一籌。

  除瞭刀本身,雙手握刀的刀法,是日本刀另一個可怕之處。

相關閱讀推薦:

水滸十二大功夫高手:梁山十二大高手武功綜合排名!

西遊記中十大絕世高手排名!孫悟空都排不進前三

戚繼光抗倭的故事:戚繼光真殺瞭一千個倭寇嗎

萬歷朝鮮之役:中華武將VS倭寇頭目

嘉靖“倭寇”實為中國人 在東南沿海得到民間支持

分頁:1/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我們常說的日本刀,日本人自己稱為劍。在日本劍道中,劍法一共有九招:唐竹、袈裟斬、逆袈裟、左雉、右雉、左切上、右切上、逆風、刺突。這些看似花裡胡哨的招法,其實不外乎這幾下:當頭直劈、斜劈、橫掃、下撩、前刺等幾個基本動作,但配合起鋒利的日本刀,單兵作戰起來,威力就大瞭。

  和戚繼光同時代的武將何良臣就不勝感慨:“日本刀不過三兩下,往往人不能禦。”晚明武術傢屈大均在他的《廣東新語·語器》中的一段描述最為精到:“其人率橫行疾鬥,飄忽如風;常以單刀陷陣,五兵莫禦。其用刀也,長以度形,短以趨越,蹲以為步,退以為伐。臂在承腕,挑以藏撇。豕突蟹奔,萬人辟易,真島中之絕技也。”

  中國古代沒有雙手握刀法,明代官軍的刀都是短刀,就算長槍也是木頭把,很容易被一砍兩段。冷兵器的近身格鬥很是兇險,當然不會像電影、小說裡那樣翻來滾去大戰幾百回合,日本刀的長度、鋒利度和雙手握刀的手法,都足以瞬間定生死。

  不過,日本刀再鋒利,刀法再神奇,都是表面。明代的官軍不是輸給日本刀,而是輸給倭寇“每戰,輒赤體單列,提刀突前”的剽悍勇武。對此,明朝人又何嘗不知:“倭性好殺,無一傢一人不蓄刀者,童而習之,壯而精之。而我堂堂天朝,一統之盛,禮陶樂化,偃武已久,民不知兵歟,遇小醜遂若強敵。”

  要戰勝強悍之敵,隻有一種辦法:比他更強悍!

  2. 張公一斧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冬,一股上千人的倭寇自閩東殺向閩北,一路洗劫瞭壽寧、政和兩縣,於十二月初逼臨松溪縣。

  見倭寇勢大,縣令王賓首先寫信求和,稱願意納糧米銀兩,請求退兵——這是地方官的無奈,沒有官軍保護,隻有幾十個衙役的小小縣令有什麼辦法保境安民?很快倭寇的回信來瞭:限令在一周內,獻白銀萬兩、駿馬兩百匹,如有延誤破城屠民!


  這下王縣令傻眼瞭:松溪縣是個全縣人口不超過3萬的彈丸小城,哪裡有白銀萬兩、駿馬兩百匹可獻?也許,倭寇是故意提這樣苛刻的條件,本身就沒打算放過松溪縣。

  倭寇把全城逼到瞭絕路,更激發瞭民眾的憤慨,傢傢出丁,戶戶獻糧,一支自發組織的守城敢死隊形成瞭。從王縣令開始,全城的男女老幼橫下一條心:和倭寇拼瞭!

  松溪城雖小,但城墻修築得很堅固,在敢死隊的嚴防死守下,一路勢如破竹的倭寇碰到瞭硬釘子,一連攻瞭三天沒有絲毫進展,隻好撤到鄉間掠奪糧食民財。轉眼新年來到,正月初一,倭寇卷土重來,他們對這個頑固的小城恨之入骨,更希望打破城池好好過一個肥年。這次,有備而來的倭寇搭起瞭幾部雲梯,嗷嗷叫著爬梯攻城。

分頁:2/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一個驍勇的倭寇頭目率先爬到瞭城垛處,手舞雙刀驅散瞭守兵——城頭的守兵一片驚慌,眼看防線即將崩潰,千鈞一發之際,一個名叫張德的漢子手舉大斧沖過來,一斧將這個倭寇頭目砍落城下!守兵士氣大振,接連殺掉瞭幾個爬上來的倭寇,並搬起大石頭,把雲梯砸得粉碎。

  艱苦的松溪保衛戰,一直打到正月十五日,倭寇死傷慘重,卻無法入城池一步,最後不得不向這座頑強的小城屈服,逃遁而去。松溪縣城固守四十餘天,犧牲軍民一百餘人,包括立瞭大功的張德,但是挽救瞭全城百姓。

  這場發生在福建北端小城的攻守戰,放在明代抗倭戰爭的歷史中很微小,微小到除瞭當地縣志,其他史料上都不曾記載。對歷史很小,對當事雙方很大,戰鬥進行地如此漫長,相信雙方都異常艱苦。倭寇苦,他們沒想到遭遇這麼頑強的抵抗,他們得咬著牙冒著守兵的弓箭和大石頭仰攻;守兵苦,他們本是老百姓,而現在卻要冒生命危險作戰,但他們退無可退,他們就是這座城市最後的防線。

  張德何許人?據《松溪縣志》記載,他是個力氣很大的挑夫,傢有妻子兒女,自告奮勇參加守城。憑此一戰,張德青史留名。松溪人、明朝名臣魏溶感慨道:“張公一斧,合城數萬口得以保其首領,厥功懋矣!”


  留下姓名的挑夫張德是英雄,沒有留下姓名的一百餘人同樣是英雄。比起鄰縣的不抵抗而遭塗炭,他們的英勇不屈保住瞭城池,保住瞭妻兒老小——他們用英雄般的死,告訴世人,生命應該這樣有尊嚴的活。

  松溪縣城外有座著名的古跡:湛盧山,相傳為春秋時名匠歐冶子鑄劍之地,山名因其鑄造的名劍湛盧而命名。可惜正如後人所吟:“歐冶一去幾春秋,湛盧之劍亦悠悠。”時光匆匆,中國的寶刀寶劍技術泯滅已久,幹將、莫邪、巨闕、湛盧這些中國的傳奇寶劍,隻能留存在悠悠傳說之中。

  在名劍的故裡,將手持雙刀的倭寇砍落城下的,不是寶劍而是斧子——隻要中國人的武勇精神不失,日本刀再鋒利,又何懼之有?

分頁:3/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3. 僧兵的大鐵棍

  除瞭斧子,日本刀還有一個克星:大鐵棍。

  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倭寇侵入蘇州、杭州一帶,官軍前來抵擋,卻“遇之輒敗”,用《嘉靖東南平倭通錄》裡的話形容:“江南人素柔軟,倭揮隻刀,銀光耀日,望風奔潰,倒戈就戮。”

  但是江南人不是都那麼“柔軟”,硬邦邦的僧兵來瞭。

  嘉靖年間的僧兵是在衛所軍不堪一戰,朝廷征調客兵、鄉兵的大背景下開上戰場的。僧兵中有雲遊四方的行腳僧,有來自蘇杭本地寺院的僧眾,有來自中原名山名剎的武僧,如少林寺、伏牛山、五臺山,他們受當地軍事長官檄調,自為部伍。

  這其中,少林僧兵是主角。今天的少林寺裡,還留有一塊萬歷時期的碑文:“嘉靖時……倭寇等倡亂,本寺武僧屢經調遣,奮勇殺賊,多著死功。”鄭若曾在《江南經略·僧兵首捷記》裡記錄瞭少林僧兵的幾次戰役:第一戰,倭寇犯杭州,“三司領僧兵四十人禦之”,大破倭寇。這支40人的僧兵隊伍首領是天真、天池二人,其中天池是少林僧。第二戰,翁傢港之戰,擊潰倭寇,斬首六十餘級。僧兵隊伍是少林僧天員率領的84名蘇州僧兵,和少林僧月空率領的18名杭州僧兵。


  說僧兵硬,不是誇張。首先,他們的武器硬。

  明代松江府(今上海市)人張鼐在《吳淞甲乙倭變志》記載,少林僧兵“俱持鐵棍,長七尺,重三十斤,運轉便捷如竹杖。”棍為少林功夫之魁,少林和尚的棍術天下聞名。而且鐵棍是長武器、重兵器,尤其是鋒利日本刀的克星。《雲間雜志》載:“一賊舞雙刀而來,月空坐不動,將至,身忽躍起,從賊頂過,以鐵棍擊碎賊首。於是諸賊氣沮。”《吳淞甲乙倭變志》載:“賊隊有巨人穿紅衣舞刀而來,領兵僧月空和尚遍視諸僧,皆失色。獨一僧名智囊,神色不動,即遣拒之。兵始交,智囊僧提鐵棍一築躍過紅衣倭左,隨一棍落,其一刀賊復滾轉。又躍過紅衣倭右,又落其一刀,倭應手斃矣。”

  其次,他們的脾氣硬。

分頁:4/5頁  上一頁2345下一頁

  翁傢港之戰前,為瞭爭奪指揮權,蘇州和尚和杭州和尚首先來瞭場“比武奪帥”的內鬥。

  天員和月空都是少林僧,不過天員是正宗少林寺出傢的和尚,月空隻是少林旁支。所以天員當時嗔怒道:“吾乃真少林,爾有何所長,而欲出吾之上乎?”

  口說無憑,打一架即見分曉。

  杭州和尚推舉瞭八個武功最強的僧人,天員卻一個人應戰。天員當時站在露臺上,八僧從臺階登上,拳腳相加,卻被天員一一化解,一個都上不去。八僧不服,拿出刀劍從殿後繞出,圍攻天員。“天員急取殿門長閂橫擊之。眾力不得近,反為天員所擊。”見到“真少林”天員果然厲害,月空隻好“求免,十八僧伏地稱服”。

  再看一個《倭變事略》裡記載的一個無名和尚。《倭變事略》的作者采九德是浙江海寧人,耳聞目睹瞭許多倭寇事跡記錄成書,雖然不是官史,卻可信度很高。

  嘉靖三十二年,一股倭寇在浙江登陸後,殺敗多支明軍一路擄掠,他們的首領是個稱“二大王”的年輕人,《倭變事略》裡記載他“每戰輒揮扇用幻術惑眾,獨衣紅袍,騎而行。”一般的倭寇都是衣著簡陋的步卒,獨有他穿紅袍騎馬,很是紮眼。至於采九德稱“揮扇”為“幻術惑眾”,是古代文人的一貫作風:對少數民族、外寇等不熟悉的敵人作戰方式,一概稱為“幻術”、“妖術”。

  這股倭寇一路殺到海寧縣時,明軍指揮陳善道率軍抵禦,不幸戰死。陳善道是浙江都指揮僉事、督運(相當於地方軍事大員)萬表的女婿,出師前絲毫沒把倭寇放在眼裡,傢人準備瞭酒飯,他卻豪言道:“吾滅此而後朝食。”很有關雲長溫酒斬華雄的氣概。可惜力不從心,才一接戰就兵敗身亡,得到消息的萬表,當然十分悲痛。

  這時,救星來瞭。

  萬表將軍平常樂於施舍,對窮人、孤寡、僧人很慷慨大方。有一個少林僧也受過他的好處。這個少林僧自幼在江湖上行腳掛單,武藝高強,他的武器是一根大鐵棍,“以故大錢貫鐵條於中,長約八九尺,重約三四十斤。”因為感念萬將軍的施舍之德,少林僧決定替他為女婿報仇。少林僧獨自來見萬表,昂然說道:“我願為萬公滅此倭賊。”

  少林僧很有號召力,很快召集瞭八十多個江湖黨徒,準備齊當迎擊倭寇。兩軍對陣時,少林僧見到騎馬搖扇的“二大王”,脫口而出:“此蝴蝶陣也,吾當破之。”他命令部下每人頭上簪一朵石榴花,然後,少林僧獨自撐著一把傘,作采花狀。“賊二大王者,望見僧,即若縛手然,蓋以術破之也。”——我猜測搖扇和撐傘都是發信號,明明是少林僧精通陣法,破瞭倭寇的蝴蝶陣。但青天化日下,賊搖白扇,僧撐雨傘,這一幅多少有點詭異的畫面蒙住瞭時人,當成是類似封神演義上的法術之戰瞭。

  見敵人束手無策,少林僧上前用鐵棍輕松擊殺瞭“二大王”,又棍殺瞭十幾個驍勇的倭寇。少林僧本來想一個不剩的殺光這群倭寇,但發生瞭意外:有一些跟隨出戰的明軍,見有便宜可撈,紛紛爭搶起倭寇的首級,你拉我拽,甚至自相殺傷。

  少林僧大怒,嘩的合上瞭傘——收瞭法術。剩下的倭寇如夢方醒,抵抗瞭一會就四散逃走。

  身懷異術的和尚,為酬一飯之恩勇抗強敵。《倭變事略》裡這段抗倭經歷寫的頗像唐傳奇裡的故事。

  關於嘉靖年間僧兵的參戰故事,地方志留有很多繪聲繪色的記載,當然是因為僧兵出眾的武藝,使得屢吃敗仗的中國人大為振奮。鄭若曾對僧兵的功績給予瞭極高的評價:“倭變暴作,連戰敗三十七陣。天員一戰於翁傢港,再戰於白沙灘,倭賊二百五十餘人,斬刈無遺。自時厥後,我民方知倭為可敵。而兵氣漸奮,捷音漸多,實天員一戰有以倡之也。其安中國之神氣,功豈小哉?”

分頁:5/5頁  上一頁345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