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乾隆皇帝的豐功偉績:開創瞭同性戀的盛世

  導讀:要說和珅當乾隆的男寵,搞同性戀事兒,還得先交代幾句清皇室男風的起源和清初頭幾位皇帝對男風的態度。有史料可查的清皇室搞同性戀的第一人是從胤礽。胤礽是康熙和考誠仁皇後所生的兒子,他出生不久,皇後就死瞭,康熙十分悲痛,所以對這個兒子十分疼愛,很早就立他為皇太子,加以培養。可是,這個  皇太子一而再、再而三地搞同性戀,康熙對此十分惱火。1667年,康熙出征噶爾丹回來,就下令把和胤礽有同性戀關系的兩個禦廚、一個小童和一個茶店夥計處死。1702年康熙準備南征,當時胤礽生病,康熙隻好把他交給曾叔索額圖照顧,後來,康熙又聽說胤礽仍有同性戀行為,於是就將他廢立,並且將曾叔的六個兒子處死。胤礽後來神經不正常,終身受禁。

  乾隆是康熙親自先定的皇權繼承人,這位口口聲聲、時時刻刻要秉承皇爺爺的遺志、按照皇爺爺立下的規矩辦事持傢治國立身修性的人,其實正是違背康熙訓示的,放任男風,大搞同性戀的道理墮落的傢夥。口說無憑,史料為據,稗史所載的“硃痕冥緣”,說的正是乾隆時的權臣和?

  和乾隆搞的一段同性戀的故事。小橫香室主人著的《清宮遺聞》雲:當雍正時,世宗有一妃,貌姣艷。高宗年將冠,以事入宮,過妃側,見妃方對鏡理發,遽自後以兩手掩其目,蓋與之戲耳。妃不知為太子,大驚,遂持梳向後擊之,中高宗額,遂舍去。翌日月朔,高宗往謁後,後瞥見其額有傷痕,問之,隱不言,嚴詰之,始具以對。後大怒,疑妃之調太子也,立賜妃死。


  高宗大駭,欲白其冤,逡巡不敢發。乃亟返書齋,籌思再三,不得策。乃以指染朱迅往妃所,則妃己繯帛,氣垂絕。乘間以指硃印妃頸,且曰:“我害爾矣,魂而有靈,俟二十年後,其復與吾相聚乎?”言已,慘傷而返。迨乾隆中葉,和珅以滿洲官學生在鑾儀衛選舁禦輿。一日駕將出,倉猝求黃蓋不得。高宗雲:“是誰之過歟?”和坤應聲曰:“典守者不得辭其責。 ”高宗聞而視之,則似曾相識者,驟思之,於何處相遇,竟不可得,然心終不能忘。回宮後,追憶自少至壯事,恍然於和?

相關閱讀推薦:

乾隆死後為何還霸占五個女人?乾隆死後復活真相

攜美同遊:揭秘曾跟隨乾隆皇帝下江南的三個女人

史上最會享受的君王:細數乾隆皇帝創造的世界紀錄

何處覓香妃——清朝乾隆帝身邊的伊斯蘭皇妃之謎

揭秘乾隆年間乾隆皇帝為何規定中秋節放假三天?

乾隆皇帝為何不知道自己生母是誰?乾隆生母是誰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之貌,與妃相似,因密召珅入,令跪近禦座,俯視其頸,指痕宛在,因默認為妃之後身,倍加憐惜,遂如漢哀之愛董賢矣。和珅受寵,後來是不可一世的。他官至大學士,以軍機大臣管理吏、戶、刑三部。乾隆並叫和珅結婚,所生兒子,被乾隆許配給第十女和孝公主。可是,和珅恃寵弄權,貪贓枉法,以致怨聲載道。乾隆一死,和珅即被繼位的嘉慶帝處死並畫傢,傢產不可勝數。和珅的下場也和漢哀帝時的董賢差不多。前述生死循環之事固不可信,也許這是有些人在“為尊者諱”的思想指導下,使乾隆這個有清一代威望頗高的皇帝的同性戀塗上一層神秘而哀婉的色彩罷瞭。

  乾隆之後的皇權繼承者們,也都學著乾隆的樣兒,崇尚男風,以搞同性戀為樂。清咸豐帝奕詝和優伶有過同性戀的關系,例如當時全國有名的小旦朱連芬,就常被召入圓明園,侍候皇上。有個姓劉的大臣對此進諫,被革瞭職。遊蕩成性、才十九歲就死去的同治帝載淳,在十八歲時曾假扮富商,微服出宮,在一個酒店中認識瞭一個從河南來的書生,兩人發生瞭性關系,同治並自願為婦。以後他們倆還在大街上手拉手、相互擁抱而招搖過市。後來此事傳入宮中,宮中立即派禦林軍保駕回宮。而那個書生也慌忙回鄉,從此不敢再進京會試瞭。


  宣統帝溥儀從小也有同性戀的習慣,潘季桐的《末代皇帝秘聞》中說:“溥儀自成平民以後,坦白地對來訪記者承認:小時候喜歡手淫,特別喜歡把漂亮的小太監叫到身旁,替我那樣,而且我叫他們怎樣,他們當然就怎樣……溥儀甚至叫太監用口來替他手淫。換言之,也就是行同性愛罷瞭。”當然,嚴格說來,這些滿清皇帝並不是“純粹同性戀”者,而隻是“雙性戀”而已。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乾隆大帝開創同性戀盛世?

  雖然有清一代就有男風,但是究其氣候,還是在乾隆年間形成的。乾隆朝的同性戀之風,不但京城商埠浩蕩,邊疆農村也勁吹;不單皇族樂此不彼,官吏、名士、民眾也好這一口。

  清代的官員搞同性戀有兩個特點:一是多擁有自己的侍童、侍官、侍員,常侍左右,以至薦枕席;二是玩弄優伶,蔚然成風。清末上海《申報》中《賽金花遇貴二志》一段說:“名伶於莊兒之相好,如立侍郎、餘禦史等,皆以風流自命,自喜水旱並進者。於莊兒初為相公,乃‘旱路英雄’ 與立侍郎、餘禦史均有香火緣。”這裡所謂“旱路英雄”和“香火緣”都是男同性戀的代名詞。“立侍郎”系指當時的內務府大臣、戶部尚書立山,這麼一個朝廷重臣,和優伶的同性戀關系公開地登瞭報,並視為風雅脫俗之事,可以充分說明當時男風之盛瞭。當時的京師大臣幾乎無不以召伶侑酒作為夜生活之一,這種同性戀的活動連宮中太監、滿族貴胄幾乎無一不好

  《孟學齋日記》雲:丁蘭為揚吉人,西同司及給事中,孫某中書丁士彬、刑部郎崔某……浮浪輕率,語言糞土,士彬儇佻無行,面目失色而顧影自媚,孌童崽子之名,居不疑崔某市井少年,惡處無賴,柳中士夫風氣掃地至此,原可類也。乾隆年間有名的才士、狀元與陜西巡撫畢秋帆在政治、軍事、文學和考證方面,屢建功勛,他也是個同性戀者。《羅延室筆記》描述他貴為總督,也和妻妾毫無關系,把妻妾冷落一旁,而在他左右朝夕侍奉的則是他落魄時所結交的伶官李桂官。他們倆朝夕相對,形影不離,以致人們稱李桂官為‘狀元夫人’。一般趨炎附勢的人有事紛紛去找李,以致李成為當時京中的一個炙手可熱的人瞭。

  清代趙翼的《簷曝雜記》雲:“寶和班有李桂官,嬌俏可喜,畢秋帆舍人狎之,得修撰,故李有‘狀元夫人’之目,餘識之,故不俗,不徒以色藝稱之。”清代錢泳的《履園叢話》中還說,畢秋帆本好龍陽,他任陜西巡撫時,幕中賓客也大半是同性戀者。一個政府部門中大半官員是同性戀者,實在說明此風之盛瞭。畢秋帆的同性戀在清代十分出名,以致清代描寫男同性戀的著名小說《品花寶鑒》就以他為基礎塑造出那個小說的主人公田春航瞭。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