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襄樊之戰:史上蒙古鐵騎滯留瞭五年的保衛戰

  導讀:襄樊之戰是元朝統治者消滅南宋統一中國的一次重要戰役,是中國歷史上宋元封建王朝更迭的關鍵一戰。這次戰役從南宋咸淳三年(1267年)蒙將阿術進攻襄陽的安陽 灘之戰開始,中經宋呂文煥反包圍戰,張貴張順援襄之戰,龍尾洲之戰和樊城之戰,終因孤城無援,咸淳九年(1273年)呂文煥力竭降元,歷時近6年,以南宋襄樊失陷而告結束。

  蒙古忽必烈時期,滅宋戰爭的進攻重點改為襄樊,實現瞭由川蜀戰場向荊襄戰場的轉變。南宋襄樊地處南陽盆地南端,襄陽和樊城南北夾漢水互為依存,“跨連荊豫,控扼南北”,地勢十分險要,自古以來為兵傢必爭之地,也是南宋抵抗蒙古軍隊的邊隆重鎮。咸淳三年(1267年),南宋降將劉整向忽必烈進獻攻滅南宋策略,“先攻襄陽,撤其捍蔽”,他認為南宋如果“無襄則無淮,無淮則江南唾手可下也”。劉整“攻宋方略,宜先從事襄陽”的建議為忽必烈所采納,宋元戰爭進入瞭元軍對南宋戰略進攻的新階忽必烈根據劉整的建議,開始實施對襄陽的戰略包圍。首先,建立陸路據點,作為 攻宋的根據地。早在1261年夏,忽必烈根據劉整建議,遣使以玉帶賄賂南宋荊湖制置使呂文德,請求在襄樊城外置榷場,呂文德應允。蒙古使者以防止盜賊、保護貨物為名,要求在襄樊外圍築造土墻,目光短淺的呂文德竟然同意。於是元人在襄樊東南的鹿門山修築土墻,內建堡壘,建立瞭包圍襄樊的第一個據點。


  咸淳四年(1268年),蒙將阿術在襄樊東南鹿門堡和東北白河城修築堡壘,切斷瞭援襄宋軍之路。咸淳六年(1270年),蒙將史天澤在襄樊西部的萬山包百丈山築長圍,又在南面的峴山、虎頭山築城,連接諸堡,完全切斷瞭襄陽與西北、東南的聯系,襄樊成為一座孤城。這一時期元軍在襄樊外圍修築10餘處城堡,建立起長期圍困襄樊的據點,完成瞭對襄樊的戰略包圍。其次,建立水軍,尋求制服南宋的戰術優勢。咸淳三年(1267年)秋,阿術率軍攻打襄陽,俘人略地而歸,宋軍乘蒙古回軍之際,在襄陽以西的安陽灘派水軍扼其歸路,然後派騎兵直沖其陣,蒙古軍隊大亂,都元帥阿術墜馬,險些被宋軍活捉。蒙將懷都選善識水性的士卒泅水奪得宋軍戰艦,其餘將領奮勇拼殺,才將宋軍擊退,轉敗為勝。安陽灘之戰,蒙古軍隊雖然打敗瞭宋軍,但卻暴露出水軍不占優勢的弱點。

相關閱讀推薦:

宋朝差點出瞭位武則天:賣唱女險成武則天第二?

揭秘:宋朝是如何在強敵環伺下打造出繁榮盛世的?

揭秘宋元戰爭史:宋元戰爭的結局意味著什麼?

中國古代殖民:宋元時期國人的海外開拓

《史記》的傳播 史記在漢唐宋元朝時期的流傳

宋元帝劉劭簡介 劉劭弒父篡位在位僅三月遭處斬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咸淳六年(1270年),劉整與阿術謀議,“我精兵突騎,所當者破,惟水戰不如宋耳。奪彼所長,造戰艦,習水軍,則事濟矣”。忽必烈當即命劉整“造戰船,習水軍”,以圖進取襄陽。劉整遂造船5000艘,日夜操練水軍,又得到四川行省所造戰艦500艘,建立起一支頗具規模的水軍,從而彌補瞭戰術上的劣勢,為戰略進攻準備瞭必要條件。從咸淳四年(1268年)蒙軍築鹿門堡、修白河城到咸淳六年(1270年)完全包圍襄陽,蒙古軍隊已處於戰略上的優勢,南宋政府為挽救危局,進行瞭反包圍戰與援襄之戰,從而揭開瞭襄樊之戰的序幕。咸淳三年(1267年)冬,南宋任命呂文煥知襄陽府,兼京西安撫副使。次年十一月,為打破蒙軍鹿門、白河之圍,呂文煥命襄陽守軍進攻蒙軍,但被蒙古軍隊打敗,宋軍傷亡慘重。咸淳五年(1269年)三月,宋將張世傑率軍與包圍樊城的蒙軍作戰,又被阿術打敗。七月,沿江制置使夏貴率軍救援襄陽,遭到蒙古軍與漢軍的聯合伏擊,兵敗虎尾洲,損失2000餘人,戰艦50艘。咸淳六年(1270年)春,呂文煥出兵襄陽,攻打萬山堡,蒙軍誘敵深入,乘宋軍士氣衰退,蒙將張弘范、李庭反擊,宋軍大敗。九月,宋殿前副都指揮使范文虎率水軍增援襄陽,蒙軍水陸兩軍迎戰,大敗宋軍,范文虎逃歸。咸淳七年(1271年),范文虎再次援襄,蒙將阿術率諸將迎擊,宋軍戰敗,損失戰艦100餘艘。

  這一時期,宋蒙兩軍雖然在襄樊外圍進行瞭長達3年的爭奪戰,但因蒙軍包圍之勢已經形成,不但南宋援襄未能成功,而且襄樊城中宋軍反包圍的戰鬥也不可能勝利,宋軍隻好困守襄陽,敗局已定。咸淳八年(1272年)春,元軍對樊城發動總攻,襄樊之戰正式開始。三月,阿術、劉整、阿裡海牙率蒙漢軍隊進攻樊城,攻破城廓,增築重圍,進一步縮小瞭包圍圈,宋軍隻好退至內城堅守。四月,南宋京湖制置大使李庭芝招募襄陽府(今湖北襄樊市)、郢州(今湖北鐘祥縣)等地民兵3000餘人,派總管張順、路分鈐轄張貴率領救援襄陽。二張率輕舟百艘,士卒3000及大批物資出發,臨行前張順激勵士卒說:“這次救援襄陽的行動,任務十分艱巨,每個人都要有必死的決心和鬥志,你們當中的有些人並非出於自願,那就趕快離去,不要影響這次救援大事。”當時3000水軍群情振奮,鬥志昂揚,表示堅決完成任務。五月,救援戰鬥開始,二張在高頭港集結船隊,把船連成方陣,每隻船都安裝火槍、火炮,準備強弓勁弩,張貴在前,張順在後,突入元軍重圍。船隊到達磨洪灘,被佈滿江面的蒙軍船艦阻住,無法通過。張貴率軍強攻,將士一鼓作氣,先用強弩射向敵艦,然後用大斧短兵相接,沖破重重封鎖,元軍被殺溺而死者不計其數,宋軍勝利抵達襄陽城中。當時襄陽被困已有5年之久,二張入援成功,極大的鼓舞瞭城中軍民的鬥志。然而這次戰鬥中宋將張順陣亡,幾天以後,襄陽軍民在水中得到他的屍體,披甲執弓,怒目圓睜,襄陽軍民懷著沉痛敬佩的心情安葬瞭張順並立廟祭祀。


  張貴入援雖然給襄陽守軍帶來希望,但在元軍嚴密封鎖下,形勢仍很嚴峻。張貴聯絡郢州的殿帥范文虎,約定南北夾擊,打通襄陽外圍交通線,計劃范文虎率精兵5000駐龍尾洲接應,張貴率軍和范文虎會師。張貴按約定日期辭別呂文煥,率兵3000順漢水而下,檢點士兵,發現少瞭一名因犯軍令而被鞭笞的親兵,張貴大驚,對士兵們說:“我 們的計劃已經泄露,隻有迅速出擊,敵人或許還來不及得到消息。”他們果斷地改變瞭秘密行動,乘夜放炮開船,殺出瞭重圍。元軍中阿術、劉整得知張貴突圍,派數萬人阻截,把江面堵死。張貴邊戰邊行,接近龍尾洲,在燈火中遠遠望見龍尾洲方向戰艦如雲,旌旗招展,以為是范文虎接應部隊,舉火曉示,對方船隻見燈火便迎面駛來。等到近前,才發現來船全是元軍,他們先占領瞭龍尾洲,以逸待勞。宋元兩軍在龍尾洲展開一場遭遇戰,宋軍因極其疲憊,戰鬥中傷亡過大,張貴力不能支,被元軍俘獲,不屈被害,元軍派4名南宋降卒抬著張貴屍體曉示襄陽城中,迫使呂文煥投降,呂文煥殺掉降卒,把張貴與張順合葬,立雙廟祭祀。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元軍為盡快攻下襄樊,咸淳八年(1272年)秋采取瞭分割圍攻戰術。元將阿裡海牙認為:“襄陽之有樊城,猶齒之有唇也。宜先攻樊城,樊城下則襄陽可不攻而得。”為切斷襄陽的援助,元軍對樊城發起總攻。咸淳九年(1273年)初,元軍分別從東北、西南方向進攻樊城,忽必烈又派遣回回炮匠至前線,造炮攻城。元軍燒毀瞭樊城與襄陽之間的江上浮橋,使襄陽城中援兵無法救援,樊城有全孤立瞭。劉整率戰艦抵達樊城下面,用回回炮打開樊城西南角,進入城內。南宋守將牛富率軍巷戰,終因寡不敵眾,牛富投火殉職,偏將王福赴火自焚,樊城陷落。

  樊城失陷以後,襄陽形勢更加危急。呂文煥多次派人到南宋朝廷告急,但終無援兵。襄陽城中軍民拆屋作柴燒,陷入既無力固守,又沒有援兵的絕境。咸淳九年(1273年)二月,阿裡海牙由樊城攻打襄陽,炮轟襄陽城樓,城中軍民人心動搖,將領紛紛出城投降。元軍在攻城的同時,又對呂文煥勸降,呂文煥感到孤立無援,遂舉城投降元朝,襄樊戰役宣告結束。宋元襄樊之戰經過長期較量,終於以元勝宋敗結束,蒙元的勝利,在於戰略上處於主動地位,建立瞭包圍襄樊的堡壘,以逸待勞,又註重彌補戰術上的不足,制造戰船,訓練水軍,在裹樊戰役中發揮瞭巨大作用。宋朝統治者不重視邊備,將帥軟弱無能,呂文德見利忘義,使蒙古軍隊占據瞭襄陽有利地位,在反包圍戰過程中,因將帥不和,步調不一等原因犯瞭一系列戰術錯誤,戰鬥中基本上執行瞭消極防禦策略,導致瞭被元軍圍困5年之久的不利地位,最後歸於失敗。二張援襄的傳奇式行動,氣壯山河,留名青史,體現瞭南宋愛國軍民保衛領土、抗敵禦侮的智慧和勇氣,為後人所傳頌。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