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空軍滅亡:張學良為何拱手將260架飛機給日軍

  導語:9月18日晚,東北軍參謀長榮臻也傳達瞭命令:“日軍鬧事,不準抵抗,如有不聽命令滋事的,軍法處置。”飛行員獲知後,都非常不解地撤離瞭飛機場。

  張氏父子苦心營建東北空軍

  奉系軍閥的東北空軍,是張氏父子傾註心血、苦心營建的。1921年秋,張學良應邀赴日本參觀,當他看到日本先進的技術、精良的裝備、高超的訓練後,痛下決心一定要建起自己的空軍。

  於是,回到奉天後,他就對父親張作霖說:“此行感想有二:一是氣憤,二是發奮。日本當局有意炫耀日軍威儀,蔑視我們中國人。不過,他們有些方面,如武器、軍紀確實比我們要好,文化也比我們高些。我們東北軍在這些方面要趕上去,而且要力爭超過他們。”張作霖當然也早就認識到,要鞏固東北非建立強大的空軍不可。

  其實,早在1920年7月,張作霖就在奉天東塔農業試驗場曠地修建瞭飛機場,還設立瞭東三省航空處。裡面有4架大威梅雙翼三百六十馬力旅客運輸機,4架小威海單翼三百六十馬力偵查教練機,當時,這8架飛機就是他們的整個傢當,這還是直皖戰爭後,皖系戰敗,張作霖從段祺瑞那裡繳獲來的。


  1923年9月,張學良任東三省航空處總辦。他一上任,就把東北航空處整編為五個大隊:飛虎隊、飛鵬隊、飛鷹隊、飛豹隊,張學良兼任“飛鵬”隊隊長,為瞭把這個航空處辦得更好,張學良不僅從日本、俄國高薪聘請外國教官,他還把一批優秀的青年送到國外深造。

  隨後,張學良創辦的奉天航空學校也有聲有色地開展起來,而這些都不斷充實東北航空的技術力量。1925年,經過嚴格的訓練,第一批60多名航空學員從航空學校畢業。在畢業典禮上,張學良高興地說:“學良固一學生也,故見學生則喜,見學生能畢業則尤喜。”

  當時,東北航空處已擁有五十多架飛機,僅飛行員就近百人。此後,張學良又擴充瞭航空軍,他不僅組建瞭水上飛機隊,還先後從意大利、德國、英國、日本等國購進偵察機9架、水上飛機8架、轟炸機9架、戰鬥機5架、教練機8架,基本上搭起瞭東北空軍的架子。


  張學良培養的空軍讓其他軍閥嘗到瞭厲害

  此時,奉系航空無論在技術、機械設備、具有專門技術的航空人員等等方面都頗具規模,而這在當時在中國也是絕無僅有的。

  奉系軍閥的東北空軍在張學良的領導和努力下,終於有瞭回報。

相關閱讀推薦:

九一八之夜張學良有否跟胡蝶跳舞?張學良在幹什麼

究竟是誰阻撓少帥回歸大陸:張學良終老他鄉之謎

一個比張學良還倒黴的少為人知的將軍:孫立人!

揭秘:張學良與溥儀的弟妹偷情 差點娶瞭她

揭秘:斯大林如何從張學良手中強占瞭黑瞎子島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據石友三的參謀長唐幫值回憶:“當時東北軍飛機亦參加戰鬥,不斷低空飛行,對我軍進行轟炸。我軍有一個迫擊炮連,被飛機炸毀,人員騾馬傷亡殆盡。”在當時軍閥混戰的大背景下,張學良培養的空軍讓其他軍閥嘗到瞭厲害。

  面對這種局勢,其他軍閥也不示弱,他們采取各種方式對張學良重點培養的飛行員拉攏利用,這讓張學良很是煩惱。因為這些都是1925年由張學良費盡心血選拔、出巨資重點培養的飛行人才,他們遠赴法國學習飛行技術,馬上就要回國瞭,而如今,國內各派勢力都盯上瞭這批未來的空軍新生力量。

  於是,張學良指示機械處處長徐世英:“把在法學習的全部28名航空學員,全部由準尉提升為中尉……回國後,不用幾年,隻要盡忠職守,全都可以提升為少校和中校……”

  1927年,張學良派徐世英赴香港親自迎接這些留法的航空學員。這不僅僅是張學良對他們的重視,同時也減少瞭這批學員被中途拉走的可能性。


  一支實力雄厚的空軍

  張學良不僅花巨資培養飛行員,他還自己建造飛機、自己開飛機。在學習飛行上,張學良十分刻苦,專門請來萬顯章輔導他學習飛行理論知識和實際操練。沒過多久,張學良就能熟練地駕駛飛機在營口和丹東飛來飛去,甚至還能夠自己駕駛飛機到南京開會。

  張學良的東北空軍的裝備大部分是從國外購買和引進的,特別是1929年在中東路事件中,東北空軍損失慘重。因此,張學良又從法國進口瞭大量新式飛機,同時也有一部分是東北軍自己仿造的。


  東北軍自己制造的戰鬥機很有特點,戰鬥機被稱為遼F1式,為雙翼型,它吸收瞭德國和法國戰鬥機的優點,當時算是比較先進的機型。此外還有遼FH1式、這種轟炸機可載4枚100千克的航空炸彈,是一種航程比較遠的轟炸機。當然,這些高端技術的應用,也提高瞭奉系軍閥的軍事地位。

  東北空軍經過張學良的整頓和訓練,無論是技術、戰術、還是裝備、配置都有瞭顯著的提高,因此,在東北空軍鼎盛時期,已擁有100多名飛行員、近300架飛機。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九一八事變”中不戰而潰

  這些技術過硬的飛行員,能夠適應多種作戰方式,這在當時全國各軍閥中是獨一無二的。但這樣一支實力雄厚的空軍,竟在“九一八事變”中不戰而潰……

  1931年9月19日清晨,沈陽東塔飛機場突然遭到日軍飛機長達一個多小時的狂轟濫炸。這個張學良用來作為高級飛機訓練基地的東塔飛機場,卻沒有一點動靜。

  原來在3天前也就是9月15日,面對日軍的種種侵略跡象,當時唯一留守在奉天的東北空軍長官陳海華給遠在北平的張學良打去瞭請示電話,得到的卻是張學良“命令全體空軍官兵不得擅自行動”的命令。

  9月18日晚,東北軍參謀長榮臻也傳達瞭命令:“日軍鬧事,不準抵抗,如有不聽命令滋事的,軍法處置。”飛行員獲知後,都非常不解地撤離瞭飛機場。

  盡管那裡的飛機武器裝備齊全,升空就可以作戰,但日軍卻兵不血刃就占領瞭機場。日軍的占領讓東北空軍損失慘重:不僅損失飛機100多架,就連剛剛從捷克成套購買的尚未安裝的機件也落入瞭日本人的手中。

  隨著東三省的淪陷,東北空軍260架飛機全部被日軍繳獲,為此張學良痛心疾首。東北淪陷後,張學良在無奈之下,命令張煥相在北平組織司令部,收容那些東北的空軍人員,以原待遇發放俸祿,為以後重整旗鼓做準備。

  1933年,熱河失守,張學良赴歐洲考察。在國民黨政府的覬覦下,東北空軍被逐步分化。當時任軍委會北平分會的委員長何應欽命令東北空軍並入中央航空軍,而這些曾經夢想打回老傢去的飛行員們,有的改任教官,有的改為地勤。

  與此同時,各地的軍閥也采取各種方式與南京政府爭奪這些張學良精心培養的空軍人才,沒過多久,這些曾經叱吒藍天的飛行員就已各奔東西。

  就這樣,張氏父子苦心經營、曾經輝煌的東北空軍還沒來得及發揮它的作用,就無聲無息地消失瞭。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