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說盜墓者的前世今生:古代有皇帝而現代有考古隊

  導讀:盜墓是一個古老的“職業”,盜墓者的生成幾乎與墓葬的興起是同步的。《莊子》、《呂氏春秋》等古籍中已經有關於盜墓技術的詳盡記錄。歷史上記載的被盜最早的墓葬是距今約3600年的商朝第一代王商湯塚,在距今約2700年的西周時期即被盜。到近代中國,盜墓行為蔚然成風,盜墓行為最烈、技術最為先進的地方首推洛陽與長沙。20世紀二三十年代,洛陽盜墓行徑曾經震動世界。長沙的職業盜墓者被稱為“土夫子”。據有關專傢考察,長沙有些戰國墓葬竟然“前後被盜過六次”。

  中華大地上數以萬計的陵墓,個個都是藏品豐富的“地下博物館”。大批的盜墓者,是這些“地下博物館”所造就的另一項世界紀錄。由於盜墓的盛行,一代奸雄曹操在死後竟然設疑塚達七十二處之多。與此同時,封建政權以律令對盜墓行為加以管制。

  據王子今教授考證,禁止盜墓的法律,在先秦時期就已經出現。如《呂氏春秋》記載,當時對於“奸人”盜墓,已經有“以嚴威重罪禁之”的懲罰措施。《淮南子》說到刑法有“竊盜者刑”,“發墓者誅”的內容。《魏書》記載,北魏文成帝出巡,看到“有故塚毀廢”,詔曰:“自今有穿毀墳隴者斬之!”這也是“穿毀”塚墓已經被法令嚴厲禁止的證明。盜墓者多瞭,其“構成”也就日益復雜瞭,上至帝王將相,下至販夫走卒,無不對“地下博物館”的豐富藏品垂涎不已。


  帝王將相以其身份和社會地位而居於“高檔盜墓者”之列,由於他們能夠動用更多的社會資源,其盜墓“水平”也往往不是販夫走卒之流所能比擬的。正如袁紹征討曹操時所發佈的檄文所述:“特置發丘中郎將、摸金校尉,所過隳突,無骸不露。”檄文又具體指出曹操曾經親自組織和指揮盜發梁孝王陵墓:“(曹)操帥將吏士,親臨發掘,破棺裸屍。”這篇檄文的撰寫者、建安七子之一陳琳在袁紹失敗後,歸附曹操集團。曹操曾經對陳琳在文中侮辱其先祖表示不滿,但對盜掘陵墓的批評卻未曾提及,采取默認態度。從春秋戰國時期的諸多王侯級盜墓者(如“鞭屍三百”的伍子胥),到西楚霸王項羽的“楚人一炬,可憐焦土”,焚燒秦始皇陵的“幾把火”,到“亂臣賊子”董卓、呂佈舉兵發掘漢王室陵墓,到五代後梁節度使溫韜發掘唐王朝的幾乎所有皇陵,到偽齊皇帝劉豫盜掘北宋皇陵,到蒙古人將鞏義宋陵“盡犁為墟”,到南宋六帝皇陵為奸僧楊璉真盜掘殆盡,再到孫殿英“國盜”清東陵,歷朝歷代的“高檔盜墓者”俯拾皆是,不勝枚舉。

相關閱讀推薦:

史上盜墓界的傳奇:長沙王吳芮是否真的僵屍復活

少見的靈異怪事:史上盜墓者所遭受的八大報應

盜墓利器大盤點: “鬼吹燈”之說真實可信?

揭秘武則天墓之謎:7名盜墓士兵為何會瞬間身亡

盤點歷史上著名的十大盜墓狂人:誰是最惡毒的?

孫殿英盜墓:孫殿英盜乾隆陵墓時發生的奇異事件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販夫走卒之流的“低級盜墓者”,往往因其地位卑微而不為“正史”所記載。盡管《史記》中曾經記述,中山地方民間風行“掘塚”習俗。遊俠“鑄錢掘塚”的事跡,也受到司馬遷的註意,但更多的史實和細節則終於被歷史的塵埃所淹沒。少數遺臭萬年者,古有北魏時期的河東人張恩發掘商湯塚、黃巾軍眾多“農民戰士”盜墓者,近有王紹義等盜掘清東陵。其他如晉王李克用陵、宋太祖趙匡胤山陵以及清朝皇陵中裕陵、東陵和崇陵的眾多盜掘者,皆不為史載,遂不為人知也。

  來自“地下博物館”的眾多文物重見天日之後,盜墓者往往通過不同途徑將它們輸送到市場上。鴉片戰爭以後,我國眾多的文物先後流失海外。更有甚者,外國不法分子直接與盜墓者勾結,結成盜墓與盜賣這一完整的“流水線”。如長沙的職業盜墓者“土夫子”曾經結成團夥,劃定盜掘“勢力范圍”,與中外古董商密切勾結,瘋狂盜賣。著名的長沙子彈庫楚帛書,就是1942年由長沙“土夫子”盜掘出土,後來又流失到國外的。

  據報道,在世界三大主要文物輸出國中,希臘主要是以地面古建築和雕塑文物輸出為主,埃及的金字塔則歷來是世界盜墓者的目標,而中國,“幾乎擁有盜墓者在全球古墓中需要的所有東西”。陜西文物專傢秦仲華認為,新疆羅佈泊地區差不多給全球文物商提供瞭超過30%的古代幹屍“貨源”,河南和山西石窟的地上雕刻和陜西唐代古墓的地上石刻、石像更是海外文物市場搶手的高價品。對中國文物的掠奪和收藏,英、法、美、日、俄無疑是“名列前茅”的:法國吉美博物館的中國瓷器最全,美國大都會博物館的中國繪畫藏量最多,而大英博物館則以2萬多件中國歷代的珍稀文物自傲。據文物界最保守估計,至少有上百萬件中國文物流落到世界上的47個國傢。


  新中國建立之後,“地下博物館”得到瞭政府的重視。1950年10月,中國科學院考古研究所建立,1951年3月,前文中提到的盜掘清東陵的王紹義被遵化縣人民政府依法處決。1961年3月4日,國務院頒佈瞭《文物管理條例》,明確規定對於破壞、損毀、盜竊文物和盜運文物的犯罪分子,依照情節輕重給予處罰。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但是,進入80年代以來,盜墓依然猖獗,據有關統計,全國每年被盜的古墓高達數萬座,墓葬和文化遺址被破壞的景象可謂慘不忍睹。農民、工人、知識分子,甚至個別專業考古隊員和文物管理人員“父子兵,齊上陣”,是當今盜墓者的“主導力量”。他們運用從鐵鍬、鎬鋤等原始盜墓工具,洛陽鏟等專業盜墓工具,到金屬探測器、遙感技術、紅外探測器甚至大型挖掘機等現代化的“盜墓”器具,大肆盜掘古墓葬,竊取珍貴的地下文物。1990年7月,古長安城的澧鎬遺址大量陶器被盜。事後的調查表明,這批盜墓者中的相當一部分曾經在考古隊工作過,具有相當水平的探墓經驗和發掘水平。

  有學者這樣評價這夥盜墓者:“從他們留下在作案現場的214個探眼來看,其技術之精,速度之快,設備之良,即便是聲名顯赫的秦始皇陵鉆探小分隊的專業考古人員也嘆為觀止!”而在2005年年度十大考古項目評選中,入圍的25個項目中有10個項目曾遭到人為盜掘;入選的十大項目中至少有5項存在盜掘,其中3項是因人為盜掘而進行的搶救性發掘。陜西考古研究所副所長張建林曾經撰文說,碰上一處沒被盜過的墓葬機率是千分之一,能碰上一處沒有被盜過的墓葬群則是萬分之一的幸運。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