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皇武則天暗戀一輩子的男人是誰? 武則天秘史

  做為中國唯一的一個女皇,武則天的緋聞很多,今天我們要說的就是她跟狄人傑的那些故事,據說她經常親熱地叫狄仁傑為“國老”,而不稱呼他的大名。而且狄仁傑每次來朝見武則天,她都阻止狄仁傑行禮下拜,還說:“看見你下跪,朕的身子先痛瞭起來。”據記載,武則天對狄仁傑的信任和倚重是所有臣子都望塵莫及的,她經常親熱地叫狄仁傑為“國老”,而不稱呼他的大名。那歷史上武則天與狄仁傑真實關系如何?

  神探法官的原型

  狄仁傑,在小說《狄公案》和據此改編的一系列影視作品裡,是個斷案如神的神探,同包青天是一類的人物。歷史上的狄仁傑除瞭的的確確擔任過聞名全國的一流大法官外,還文武全才—文能治國輔政,一直被毒辣難纏的則天女皇器重,到死都是宰相;武能鎮守邊疆,擊退契丹。他是武則天當政時難得的正直官員,一度宦海沉浮,不過倒是做什麼都甚為出色,當縣長時,百姓在他活著時候就建造瞭生祠(紀念堂)。任宰相後,武則天對他十分器重,直至臨終,對武則天朝的弊政做瞭一定的匡正。武則天時代上承貞觀之治,下啟開元之治,千古名相狄仁傑功不可沒。

  狄仁傑,字懷英,唐代並州太原(今太原南郊區)人。他出生於官僚傢庭,少年時就進入仕途,表現不凡;在一次被人誣告後,反而得到上司的賞識,從此進入法律界,逐漸升遷到一級大法官的位置。狄仁傑是個工作狂,一年內就處理瞭前任積壓許久的諸多案子,釋放瞭上萬名冤枉的無辜百姓,頓時名揚海內外,成為明鏡高懸的神探級青天大老爺。因此得到武則天的賞識,在武則天稱帝後,做瞭宰相,備受重用。

  真實的神探狄仁傑

  狄仁傑出生於官宦之傢,祖父狄孝緒任唐太宗貞觀朝尚書左丞,父親狄知遜官至夔州長史。他從小便受到嚴格的訓練,少年時參加明經科考試及第,順利進入仕途。


  狄仁傑剛出道便表現不凡,擔任汴州參軍時,被人誣陷,這時的工部尚書閻立本(著名的畫傢宰相)作為中央考察大員巡視河南,受理此案。他不但發現狄仁傑清白無辜,還發現瞭狄仁傑德才兼備,大贊他實在是“滄海遺珠”,馬上舉薦他為並州法曹參軍,狄仁傑從此進入瞭法律界。狄仁傑被人誣告後反而得到意外的提拔,說明狄仁傑實在才德過人,即便在走黴運時都掩蓋不瞭他的閃閃金光。在任期內,狄仁傑逐漸通曉瞭兵法、刑罰、吏治等各方面典章制度,為他一生的政治活動打下瞭良好的根基。

  狄仁傑才能賢德的名聲逐漸傳到唐高宗那裡,儀鳳元年(公元676年),被擢升為大理丞(最高法院的推事),掌管國傢刑法大權。他到任僅一年,就判決瞭以前積壓的幾千件案子,牽涉到一萬七千人。他公正廉明,明察善斷,英明果決,一下子名聲大震,朝野上下無不推崇這位斷案如神的大法官。大傢熟悉的《狄公案》裡那個包黑子一樣的青天大老爺狄仁傑,就是從他的這段經歷中演化出的。

  狄仁傑絕不徇私枉法,為瞭維護法律,甚至敢於犯上直諫。一次,左威衛大將軍權善才、右監門中郎將范懷義兩位將軍誤砍瞭昭陵(唐太宗墓地)的柏樹,高宗大發脾氣,下令立即把他倆處斬。狄仁傑上奏說:“國傢已經制定瞭明確的法律,根據法律,兩位將軍不該判死刑。”高宗怒道:“他們害我做瞭不孝子,非得要處死!”狄仁傑堅持說:“按法不該判死刑而一定要判死刑,就因為誤砍瞭一棵柏樹,處死瞭兩位將軍,後世會議論陛下究竟是個什麼樣的君主?我不敢陷陛下於無道!”唐高宗頓時悔悟,免瞭二人死罪,從此狄仁傑名震京城。

相關閱讀推薦:

破解大唐宰相狄仁傑的傢世之謎:狄氏是東羌豪族

揭秘狄仁傑傢世之謎:十六國以來狄氏是東羌豪族

武則天的神秘預言:狄仁傑為何罵武則天是鸚鵡?

武則天與狄仁傑 一代女皇武則天暗戀名相狄仁傑

分頁:1/7頁  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

  狄仁傑的當官技巧

  後來,狄仁傑被提升為度支郎中(財政部司長),唐高宗偕武後出遊,派狄仁傑做知頓使(負責皇帝旅遊事宜的特派員),先去佈置途中食宿。皇帝的旅遊路線必須經過“妒女祠”,當地傳說,若是衣著華麗的人經過妒女祠,定會導致風波,當地的長官並州長史李沖玄就下令幾萬民夫重新修築禦道,以此取悅皇帝和皇後。狄仁傑不以為然,說:“天子巡遊,風伯會來吹去塵土,雨師會來灑濕道路,何得要避開妒女?”於是使幾萬人免去瞭沉重的勞役,避免瞭勞民傷財。唐高宗聽說後,稱贊說:“狄仁傑是真正的大丈夫!”狄仁傑既巧妙地稱贊瞭皇帝,又造福瞭百姓,上下兩邊的心都俘獲瞭,實在是非常有技巧。

  武則天稱帝建立周朝後,任命狄仁傑為地官(戶部)侍郎、同鳳閣(中書省)鸞臺(門下省)平章事,也就是入閣成為宰相之一,不過,為時很是短暫。一次女皇故意試探狄仁傑說:“你政績很不錯,不過有人在我面前說你壞話,你想不想知道是誰說的?”狄仁傑說:“陛下要是認為臣子什麼地方做錯瞭,臣當然會改;陛下要是明白臣子沒什麼過錯,那是做臣子的幸運。誰說過我的壞話,我不想知道。”連武則天都認為狄仁傑實在是個忠厚長者,胸懷坦蕩。

  狄仁傑版“越獄”

  狄仁傑雖然德才兼備,但這次當宰相的時間卻很短,因為當時正處於恐怖時期,滿街彌漫著告密風氣。狄仁傑當宰相一年後就被酷吏頭子來俊臣誣告為謀反。根據當時的法律,一經詢問馬上認罪的人,可以免去死罪。來俊臣審問狄仁傑的時候,大概狄仁傑當過大法官,對官兵(即便是來俊臣這種類似特務的)對待犯人的心理摸得很透,馬上回答說:“現在是大周朝,我是唐朝的舊臣,甘心被殺死,我的確參與瞭謀反。”來俊臣果然非常滿意,狄仁傑免去瞭皮肉之苦。不過狄仁傑雖然辦事不失圓通,大節上仍傾極端。有人跑來跟他說,隻要牽連另一位官員入獄,就可以減刑,狄仁傑馬上拒絕,並說:“皇天後土,我死都不做這樣的事情!”說完用頭猛撞監獄裡的柱子,血流滿臉,把來勸他的人嚇瞭個半死。


  狄仁傑不愧是斷案如神的大法官,應對的辦法相當多,他趁著獄卒不註意的時候,偷偷拆被單,寫瞭個狀子,藏在自己的棉襖夾層裡,對獄卒說:“天氣已經變熱瞭,請你把這件棉襖交給我的傢人,拆掉棉絮再送回來。”獄卒也就傻乎乎地把棉襖交給狄仁傑的兒子狄遠光瞭。狄遠光看到狀子,馬上上訴。武則天親自召見狄仁傑說:“你怎麼沒有謀反卻承認瞭?”狄仁傑說:“不承認的話,早就被虐待死瞭。”於是武則天釋放瞭狄仁傑等人。狄仁傑運用自己的機警死裡逃生,居然活著從來俊臣的閻王殿裡出來瞭,這大概是萬分之一的幾率,不過他還是被貶瞭官,到地方上去做縣令。

分頁:2/7頁  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

  硬要管女皇的傢務事

  狄仁傑以他的宰相之才,在地方上當縣長,自然做得有聲有色,百姓感恩戴德。後來契丹騷擾河北地區,武則天趕緊又召狄仁傑出來,他兵不血刃,打退瞭契丹。因此歷史上的狄仁傑是個文韜武略的全才,是塊在哪兒都能閃閃發光的真金,不僅是野史小說裡的神探而已。武則天為瞭表彰他的功勛,親賜紫袍、龜帶,親筆在紫袍上題寫瞭“敷政術、守清勤、升顯位、勵相臣”十二個金字。神功元年(公元697年),狄仁傑被召回中央,很快恢復瞭宰相之職。

  聖歷元年(公元698年),武則天的侄子武承嗣、武三思好幾次派人遊說武則天,要求當太子。大臣李昭德等勸武則天說,姑侄沒有母子那麼親,應該立廬陵王李顯為太子。狄仁傑長期跟武則天相處,對這位女皇帝瞭解得很透徹,也乘機加瞭把料說:“陛下要是立自己的兒子為太子,那千秋萬歲,一直可以享受兒子在太廟給您的配食;要是立瞭侄兒,那可從來沒聽說過侄子當瞭皇帝在太廟祭祀姑姑的。”武則天有點煩惱,說:“這是朕的傢事,你別摻和。”狄仁傑是塊硬骨頭,不屈不撓地說:“當皇帝的人,傢及四海,什麼事情不是陛下的傢事!我是宰相,怎麼能不管?”武則天最後聽從瞭狄仁傑的意見,召回廬陵王立為皇嗣,延續瞭唐祚,沒落到武傢子侄手裡。後代史學傢都盛贊狄仁傑恢復唐室的功勞。

  武則天暗戀狄仁傑?

  狄仁傑文能當宰相,武能破契丹,還很會舉薦人才。武則天讓他推薦一個宰相之才,狄仁傑就稱贊說地方官張柬之有才德,武則天提拔張柬之當瞭洛州司馬(副州長)。過瞭一陣子,武則天又讓狄仁傑推薦將相之才,狄仁傑說:“我上次推薦的張柬之,您還沒任用呢!”武則天說已經把他提升瞭。狄仁傑說:“我推薦的人才,是當宰相的,不是當司馬的。”張柬之終於被調到中央,後經過幾番升遷,果然當瞭宰相,不過他那時都快八十歲瞭,武則天倒也沒嫌他老。


  狄仁傑死後,老宰相張柬之發動宮廷政變,擁戴中宗恢復瞭唐朝國號,可以說,狄仁傑再次為恢復唐室做出瞭間接的貢獻。狄仁傑先後舉薦瞭姚崇、桓彥范等幾十位精明能幹的官員,這些人後來都成為唐代中興名臣。有人稱贊狄仁傑說:“天下的桃李,都在您的門下啊!”狄仁傑回答說:“我推薦賢才是為瞭國傢,不是為瞭我自己。”狄仁傑就是這麼一塊鐵板,對他講恭維話都很有難度。

  武則天對狄仁傑的信任和倚重是所有臣子都望塵莫及的,她經常親熱地叫狄仁傑為“國老”,而不稱呼他的大名。狄仁傑脾氣硬,喜歡當著武則天的面在朝廷上就大聲爭論,武則天以女皇之尊,且以暴烈出名,倒經常屈從他的意見。狄仁傑好幾次要告老光榮離休,武則天總是不批準。狄仁傑每次來朝見她,她都阻止狄仁傑行禮下拜,說:“看見你下跪,朕的身子先痛瞭起來。”武則天怕狄仁傑年紀大瞭,不能過度操勞,還特意告誡朝中官員:“不是一等一的軍國大事,就不要拿去煩狄先生。”久視元年(公元700年),狄仁傑病故,武則天傷心痛哭說:“從此朝堂都空瞭!老天為什麼這麼早就奪走我的國老啊!”武則天以女上司如此寵信男下屬,被後來愛嚼舌根的八卦小說傢大大編排,硬說狄仁傑長得很帥,武則天一輩子都暗戀著他,被他凜然正氣地拒絕瞭。

  狄仁傑的正氣凜然是公認的,至於其他的,就無正史可考瞭。

分頁:3/7頁  上一頁1234567下一頁

  幾個關於狄仁傑的傳奇故事:  

  一、狄仁傑羞辱內寵

  有一年南海有人獻瞭一件百鳥羽皮縫制的皮衣,名叫“集翠裘”。珍貴奇麗,世所罕見。女皇武則天就將這件珍品賞給瞭內寵張昌宗。

  正巧,狄仁傑進宮面見女皇商討軍國大事,女皇就請狄仁傑與張昌宗坐下玩一種叫“雙陸”的遊戲,並要雙方下賭註。女皇問狄仁傑賭什麼東西,狄仁傑說:“就賭張昌宗的那件皮衣。”女皇問狄仁傑自己拿什麼下註。狄仁傑指指身上的衣服。女皇笑著說:“張昌宗的皮衣珍貴無比,你的衣服可比不上。”狄仁傑起身說道:“我這件紫袍,是大臣朝見皇上的朝服。張昌宗的衣服是皇上寵幸恩施的衣服。用我的和他的賭,我還覺得不情願呢!”

  武則天隻好讓他們用各自的衣服為賭註。張昌宗被狄仁傑一頓奚落,心中羞愧,精神祖喪,在這種情況下,被狄仁傑連贏幾局。狄仁傑當著女皇的面扒下張昌宗那件皮衣,拜謝瞭女皇,轉身揚長而這件事傳開後,大長瞭大臣的志氣,大滅瞭內寵們的威風。

  二、狄仁傑收納二義

  狄仁傑早年為官期間,一直有兩個武藝高強的江湖義士追隨左右,保駕警衛。二人在狄仁傑偵破各種案件的過程中,立下過汗馬功勞。

  這兩個義士名叫馬榮和喬泰。馬、喬二人是結義兄弟,兩人一直行俠仗義於江湖之上。有一次喬泰身染重病,急需用錢醫治。馬榮便去打劫,想劫些銀兩,救喬泰一命。誰知他搶的正是上任途中的狄仁傑。狄仁傑精通醫術,當他知道馬榮搶錢是為救義兄性命時,就主動提出前去診治。結果,手到病除救瞭喬泰性命。馬、喬二人,為報答相救之恩,決心追隨狄仁傑左右,聽憑驅使。狄仁傑見二人義氣深重,就收二人為自己的貼身衛士。從此以後,馬、喬二人就一直追隨狄仁傑。


  三、狄仁傑斷案故事:斷指案

  狄仁傑任官期間,屢破奇案,懲兇雪冤,在民間廣為傳頌。

  狄仁傑早年在洛陽任洛州刺史,一次他帶著馬、喬二人外出微服私訪。途中經過一個松滕交織、群猴嬉鬧的山坡,他發現一隻猴子在擺弄一隻戒指。出於職業敏感,狄仁傑留心察看,在不遠處的一個山洞裡發現一具男屍。驗屍結果發現:男屍左手四指均被切斷,其中一指上留有戴過戒指的痕跡。狄仁傑斷定:那隻猴子弄的戒指,必與這具男屍有關。

  為查明案情,狄仁傑一行三人沿山路繼續前行。不久他們到瞭洛陽城外,狄仁傑猛然看到路邊一傢藥材店正在加工藥材。他看到一名藥工正在用鋒利的切刀切藥,心裡一動就走過去,想試用一下切刀,老板董掌櫃立刻說:“別動它!一不小心,就會把手指切斷的!”狄仁傑一驚,直覺告訴他,這切刀可能剛剛切斷過指頭,很可能與男屍的斷指有關。

分頁:4/7頁  上一頁234567下一頁

  於是狄仁傑就在藥店附近展開調查,逐漸使案情大白:原來,一位在東都賣藝的女藝人,被從長安來的後生賈公子愛上瞭。她要求賈公子斷去小指一截,以表真情。正在兩人談情之時,恰恰藥店老板董掌櫃的公子經過這裡。董公子也看上瞭這位女藝人,便上去調戲糾纏,賈公子見狀,怒打董公子一頓,兩人從此成瞭死對頭。

  幾天以後,賈某來到藥店,請董掌櫃為他斷去一截小指,以表達對女藝人的忠心。這時恰巧被董公子撞見,出於報復。他抓起藥杵從背後猛擊賈公子頭部。不想,一下子竟把賈公子打死瞭。黃掌櫃在驚慌之中,一刀下去切斷瞭賈公子的四個手指。他們父子為瞭掩蓋罪行,連夜拋屍山洞中,拋屍中,賈公子所戴的戒指掉到地上,被玩耍的猴子拾到。

  最後,黃公子在人證物證面前認罪伏法,被斬首示眾。

  四、狄仁傑推薦賢臣

  狄仁傑被女皇武則天擢入朝中任宰相以後,以薦賢任能而聞名於世,經他向女皇舉薦而被任用,最後成為公侯將相者有數十人之多。


  傳說,在一個風和日麗的午後,武則天召狄仁傑進宮議事,待政事處理完畢後,武則天就開口道:“朕想物色一個賢臣,委以重用,不知有否?”狄仁傑反問:“陛下委他擔任何職?”武則天答道:“文武兼備的將相。”於是狄仁傑就推薦說:“荊州長史張柬之,其人雖老,但是宰相之才,而且長期未獲重用,皇上若能用他,則必盡忠於國傢。”武則天立即任命張柬之到東都洛陽任洛州司馬。

  過瞭一段時間,武則天又向狄仁傑求賢,狄仁傑說:“陛下至今尚未重用張柬之,現在為何另求賢才?”女皇笑答:“他早已被重用,確實是個良臣。”狄仁傑說:“臣薦他為相,可陛下隻任他為洛州司馬,這不能叫重用。”武則天不久即下令張柬之為秋官侍郎,後來晉升為宰相。

  張柬之出任宰相後,有勇有謀,處變不驚,為武則天出瞭很多好主意,有很多建樹,但人們記得更多的則是狄仁傑對他的推薦之功。

分頁:5/7頁  上一頁34567下一頁

  五、狄仁傑舉子貶子

  有一天武則天要宰相狄仁傑物色一個尚書郎人選。狄仁傑毫無顧忌地推薦瞭自己的長子狄光嗣。武則天采納瞭他的意見。任命狄光嗣為地官員外郎。狄光嗣到任後,非常勤政愛民,不貪不暴,得到多方面的贊揚。武則天知道後,非常高興地說:“狄仁傑不避嫌疑,敢於舉薦自己有真才實學的兒子為官,這才是將相之德啊!”

  狄仁傑的次子狄景暉,初為官時比較謹慎,然而隨著官位的不斷晉升,就變得不能約束自己。特別是狄景暉升任魏功參軍以後,更是行為放蕩,貪財好色,欺壓百姓,激起當地群眾的嚴重不滿。身為宰相的狄仁傑察覺後,斷然罷免他的官職。很多大臣都為狄景暉求情,希望狄仁傑給兒子一個改錯的機會。但狄仁傑堅持貶子宮職的態度不變,並教育兒子說:“賢者當舉,貪暴當罰。這是用人之道,興邦之法。”

  狄仁傑如此舉子貶子,公道正派,在當時朝廷上下傳為佳話。後人也當作傳奇故事加之廣泛傳播。

  六、狄仁傑巧護大子

  女皇武則天晚年曾打算將自己的侄子武三思立為太子。有一次朝會,女皇提瞭出來。在女皇的威嚴之下,朝中大臣都不敢反對。狄仁傑卻向女皇勸道:“據我看來,現在天下的老百姓還是留戀李唐的。當初,匈奴犯邊時,陛下讓武三思召募勇士,結果一個多月應征者不足千人。後來廬陵王李顯代替他,結果不到十天就召募瞭五萬人。皇上欲立太子,非廬陵王李顯不可。”女皇對此十分惱火,此次議論就不歡而散。


  過瞭一段,武則天又對狄仁傑論及立太子的事,狄仁傑對女皇說:“太子是天下的根本,根本動搖瞭,必然會出現危險和禍亂!當初太宗皇帝南征北戰打下瞭江山,天下人都知道江山是李傢的。現在皇上在傳位問題上猶豫不決,讓人不能理解。一個是母子之親,一個是姑侄之親。究竟是那一個更親,所有人都知道。皇上為什麼這樣固執呢?難道皇上認為娘傢侄子比自己的親生兒子更能孝順自己嗎?”

  武則天在聽瞭狄仁傑講的道理後,終於決定將廬陵王李顯召回東都洛陽,立為太子。後來,李顯最終繼承瞭皇位,他就是唐中宗。後來歷朝歷代的人,都對狄仁傑巧護太子之事贊譽有加。

分頁:6/7頁  上一頁4567下一頁

  七、勸武則天戒色

  唐高宗去世後,武則天經過幾年的準備,於公元690年,登洛陽則天門(今應天門遺址)詔告天下,改國號為“周”,稱“聖神皇帝”。到她統治的後期,經過長期的觀察和試探,她終於把除皇帝之外最有權勢的位置——宰相給瞭狄人傑。

  狄人傑是個很負責任的人,對百姓如此,對皇帝也是如此。看到武則天沉溺在溫柔鄉裡,他自然有話說。不過他的話也太硬瞭,直接要求武則天關閉控鶴府。他說:“臣過去請撤‘控鶴監’,不在虛名而在實際,今天‘控鶴監’的名雖已除去,但二張仍在陛下左右……”

  對狄仁傑的指責,武則天沒有大怒,反而拐彎抹角地加以解釋:“我早已知道你是忠正老臣,所以把國傢的重任委托給你。但這件事情你不宜過問,因為我寵幸二張,實際是為瞭保養身體。我過去躬奉先帝,生育過繁,血氣已竭,因而病魔時相纏繞,雖然經常服食參茸之類的補劑,但效果不大。沈南璆(禦醫)說:‘血氣之衰,非藥石所能為力,隻有采取元陽,以培根本,才能陰陽合而血氣充足!’我原也以為這話虛妄,試行瞭一下,不久血氣漸旺,精神漸充,這決不是騙你的,我有兩個牙齒重新長出來就是證明。”

  武則天說完,還張大瞭嘴巴讓狄仁傑看。其實張易之確實是個難得的制藥師,他不光幫武則天長出瞭智牙,還想辦法讓她脫落的眉毛重新生瞭出來。但狄仁傑就是不依不饒,堅持說:“遊養聖躬,也宜調節適度,恣情縱欲,適足貽害,希望陛下到此為止,以後不要再加添男寵瞭。”武則天隻得服輸地說:“你講的是金玉良言,今後我一定會有所收斂的!”想想從前連自己皇帝老公都不怕的武則天,竟然在狄人傑面前沒瞭霸氣,足見女皇對他的敬重。

  不過,食色性也,武則天完全戒色是不可能的,當狄人傑去世後,年逾八旬的她生活更加墮落瞭,這使她喪失瞭對時局的敏銳,導致自己在兵變中被迫退位,結束瞭大周王朝。

分頁:7/7頁  上一頁567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