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亮劍李雲龍的真實原型竟是開國上將!

  《亮劍》這部電視劇的熱播讓李雲龍這位鐵血好漢、錚錚男兒深深映入觀眾的心裡,他曾感動過無數人,也激勵過無數人,所以人們便追本溯源想要找到原型,看看中國歷史上那些叱吒風雲的抗日英雄!

  相似人物一:中將王近山

  相似度60%

  特點:20歲當上紅軍師長。王近山一直在徐向前的指揮下打仗,打起仗來不要命,人稱“王瘋子”。42歲當上北京軍區副司令員、公安部副部長。

  李雲龍醫院結識田雨以及電視中田雨好友張白露插足於李田之間的感情糾葛都取材於王近山的事跡。王近山曾受傷入院,當時為386旅772團副團長,同時入院的還有385旅769團團長陳錫聯。王近山喜歡醫院的院花韓岫巖,在陳錫聯的撮合下,兩人結為夫婦。

  相似點一:打起仗來不要命

  1915年,王近山出生在湖北省黃安(今紅安)縣桃花鄉一個窮苦人傢,9歲就為地主放牛,13歲當長工。性子剛烈的他15歲就和一幫小兄弟參軍。王近山打起仗來特別勇敢,第二年就從班長、排長升任連長。在一次戰鬥中,王近山與敵人“肉搏”,抱住敵人滾下山崖,腦袋被尖石刺瞭一個深洞,自此他頭上留下瞭深深的傷疤,洗澡都不能用勁搓洗。就是這次戰鬥,他得瞭一個綽號——“王瘋子”。他很快被提拔為紅10師28團團長。



  相似點二:相近的戰鬥經歷

  伏擊日軍士官團(歷史主角:王近山)1943年10月,王近山時任太嶽軍區二分區司令員時,奉命率隊赴延安去保衛陜甘寧邊區,途經敵軍心臟地區韓略村時,根據情報,一隊日軍將從此地經過,他見那裡的地形險要,是個打伏擊的好地方。他當即決定隊伍停止前進,就地埋伏,準備打個伏擊,好狠狠殺一下鬼子的威風和氣焰。

  10月22日晚上,王近山指揮部隊進入陣地設下埋伏。王近山和部下,當時誰也沒想到,他們即將伏擊的竟是由日軍中隊長以上軍官組成的“日軍官戰地參觀團”,八路軍總部也沒料到,日本人更沒有料到。

相關閱讀推薦:

哪位開國上將曾是菲律賓人?內戰時險賓引渡回國

解密:一生征戰曾四次救下“李雲龍”的老紅軍

晚清民國十大武林高手 開國上將許世友赫然在列

許世友簡介 臨終也壯烈的開國上將許世友

《亮劍》中趙剛和楚雲飛、李雲龍的原型是誰?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10月23日上午8時許,公路遠方騰起滾滾煙塵。王近山駕望遠鏡一望,路上一溜汽車,一查整整13輛,車上站滿瞭日本鬼子。王近山心想,13輛汽車也就二 三百人,而他此時有1000多人,吃掉二三百人很有把握。此役,岡村寧次苦心拼湊的所謂“戰地參觀團”,除3名裝死留下性命外,其餘包括一個少將旅長,6 個大佐聯隊長,180個中佐和少佐大隊長以及中隊長全部斃命。這和《亮劍》中李雲龍率部全殲“日軍士官團”如出一轍。

  相似點三:妻子是照顧自己的護士

  抗日戰爭時期,韓岫巖是八路軍醫院的護士,有名的院花。時任八路軍一二九師三八六旅七七二團副團長的王近山負傷瞭,一顆子彈擊穿肺部,另一顆子彈擊傷左臂,傷勢很重。經韓岫巖等醫護人員的精心護理,王近山很快康復瞭,自然而然兩人就認識瞭。一同住院的一二九師三八五旅七六九團團長陳錫聯一看這情景,挺般配的,於是從中牽線搭橋,成就瞭他們的婚姻。韓岫巖和王近山生瞭8個孩子,其中一個送給瞭王近山不能生育的司機夫婦。但是王近山後來卻與妻子鬧離婚,也因此被開除黨籍、軍籍,撤銷一切職務,轉地方安排。


  原型二:少將鐘偉

  特點:14歲入團,15歲參軍入黨。在彭德懷的紅三軍團和徐海東的紅十五軍團先後任連指導員、團政委、師政治部主任,參加瞭長征。作戰風格剽悍凌厲,愛罵粗話。據說他能與巴頓比高低,因為他能打仗,打勝仗。

  相似點一:屢立戰功

  鐘偉,原名鐘步雲,1911年10月出生於湖南平江三陽甲山村一貧農傢庭。1928年1月加入共青團,1930年7月參加紅五軍,同年底轉為中共黨員。鐘偉年少好學,喜動,能言善辯;指揮作戰,勇猛敏捷,人謂:“勇猛似虎,機警似鹿,狡猾得像隻老狐貍。”據說,鐘偉一聽說要打仗,後腦勺都樂開花,那勁頭就像今天年輕人赴約會,談戀愛。開會就搶任務,搶硬仗,搶不到就“娘賣×的”。他這邊打勝瞭,別人還在那兒啃,他就去打“小報告”:我說他不行嘛,怎麼樣?這回該我們上瞭吧?


少將鐘偉

  鐘偉經歷過反“圍剿”、長征、抗日戰爭以及解放戰爭時期的各種戰鬥,擔任過各種職務,指揮戰役無數,戰功累累。關於鐘偉的勇猛善戰,在《東北三年解放戰爭軍事資料》中寫東野五師的文字中,能夠側面體現:“該部隊系東北部隊中最有朝氣的一個師,突擊力最強,進步快,戰鬥經驗豐富,攻防兼備,以猛打、猛沖、猛追三猛著稱。善於運動作戰,為東北部隊中頭等主力師。”而頭等主力師師長就是鐘偉。

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相似點二:能打還能“搶”

  在蘇北時,十旅向鹽阜區要糧要錢,區裡沒給那麼多。鐘偉就讓偵察排在河邊埋伏著,把區委書記抓住揍瞭一頓。1947年秋天,“東總”兩輛彈藥車路過鄭傢屯5師駐地。鐘偉招招手,上去一個連就把彈藥卸瞭。押車的幹部說:這叫我回去怎麼交代呀?鐘偉寫張條子,就說我鐘偉收下瞭。都是八路,都打國民黨,什麼你的我的?

  五師在蘇北時就能做買賣,到東北後更是大做特做。開燒鍋,辦商店,又做買賣又當兵。這在當時商業蕭條,軍費無著的情況下,於軍於民都大有好處,東北局和“東總”是提倡的。

  鐘偉的部隊還能吃能喝,能玩會玩。每到一處,有什麼好“嚼古”(東北話,即“吃的”),從名酒、名菜到各種有名的特產,鐘偉都要嘗個肚兒圓。打完仗瞭,把部隊交給政委、副師長,就回哈爾濱跳舞去瞭。看到師長回來瞭,幹部戰士就明白要打仗瞭。

  相似點三:不服從老師管教

  鐘偉也是南京軍事學院“將軍班”的第一期學員。學院上課,蘇聯顧問主要講蘇聯軍事學術。鐘偉不滿意:這個“格勒”,那個“格勒”,我們的三大戰役比誰差?應該多講講我們的。總唱反調,特別是對原國民黨陸軍大學留用的教員,教員講東,他就說西,就講當年某某戰鬥就是這樣打的,就打贏瞭,你說誰對?教員說什麼呢?他們當年教出的學生,不都是眼前這些“學生”的手下敗將嗎?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