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宮謎案:努爾哈赤竟被親兒子戴瞭“綠帽子”?

  導讀:天命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努爾哈赤的庶妃塔因查(又作代音察)向丈夫告密,說大福晉勾引大貝勒代善,兩次送飯食到大貝勒府,還經常深夜出院子,兩人來來往往不知道有啥勾當。每當諸貝勒大臣在汗府聚會時,大福晉就把自己個兒用金珠綢緞裝扮起來獻媚於大貝勒。努爾哈赤聽瞭之後很生氣,他派人調查此事,在多處發現瞭大福晉私藏的綢緞、蟒緞、金銀財物。

  話說在努爾哈赤的福晉中,有一位非常悲慘。她本人生卒成謎,幾個子女盡赴黃泉。她就是清初宮廷懸案中常常提及的繼妃富察氏。天聰三年,福陵在創立之初享殿供奉著太祖努爾哈赤、孝慈皇後葉赫納喇氏、繼妃富察氏、大妃烏拉納喇氏共四位“寶宮”(火葬後的裝置)。但是清朝入關之後富察氏的寶宮卻不知去向,這成為福陵歷史上一大謎團。那麼,造成這種結果的原因是什麼呢?富察氏最後遷葬到何處瞭呢?

  禦前露刀惹禍端

  富察氏名袞代。袞代初嫁威準 (努爾哈赤叔伯兄弟),後來威準亡故,袞代改嫁努爾哈赤,明萬歷十五年生皇五子原封貝勒莽古爾泰,過瞭幾年又生瞭個女兒叫莽古濟,萬歷二十四年生皇十子原封貝勒德格類。努爾哈赤對莽古爾泰非常看重,他和大貝勒代善、二貝勒阿敏、四貝勒皇太極並稱天命汗帳下四大貝勒。可是好景不長,努爾哈赤死後,這種局勢就悄悄發生瞭改變。俗話說,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不論是代善、阿敏還是莽古爾泰,都成瞭皇太極欲除之而後快的人物。阿敏比較倒黴,他狂妄自大桀驁不馴,據說還心懷異志,被皇太極關瞭起來,隨後死於獄中。代善比較會察言觀色,他主動討好皇太極,最終保瞭自己一條小命。而莽古爾泰性格魯莽沖動,早就成瞭皇太極的眼中釘,他甚至被皇太極當眾痛斥“鄙俗不堪”。


  天聰五年,皇太極率軍抵達大凌河城下,準備和明朝祖大壽決一死戰。莽古爾泰和弟弟德格類負責把守較為薄弱的南面,誰知這批正藍軍官兵遭遇瞭明軍,莽古爾泰差點戰敗,兵員傷亡巨大。莽古爾泰就跑到皇太極面前要求補充兵力。也不知皇太極是啥心思,死活不給。莽古爾泰一怒之下抽出佩刀五寸有餘,把在場的人都嚇呆瞭。德格類忙把哥哥推出去,這就是著名的“禦前露刃”事件,結果當然是莽古爾泰被狠狠打壓瞭一把,奪去名號、罰款這些還是小事。第二年十二月,史書記載莽古爾泰因為氣鬱攻心嗚呼哀哉瞭。莽古爾泰的死並沒有給世界帶來清凈,反而引發瞭一場慘絕的“地震”。

相關閱讀推薦:

揭秘:從清朝到民國官場與風月緣何如此關系緊密

清朝其實很有趣:揭秘嘉慶滅掉和珅的關鍵六步

何處覓香妃——清朝乾隆帝身邊的伊斯蘭皇妃之謎

清朝的那點糊塗事:多爾袞的母親為什麼被殉葬?

清朝多奇俠:書生考場練神掌 鼻中藏劍殺和珅

揭秘:清朝康熙帝陵寢棺材噴“鬼火”事件之謎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正藍旗將士跟主子跟久瞭,那股子沖動勁兒學瞭不少,他們為莽古爾泰搞瞭一次盛大的掃墓活動,完事瞭還成群結夥兒到主子傢裡痛哭流涕慰問福晉。這下子給皇太極氣得吹胡子瞪眼睛。他痛斥那幫將士在福晉面前耍酒瘋,命令眾人朝著正藍旗固山額真的臉吐口水;又斥責福晉在祭掃亡夫的時候沒有涕泗橫流悲傷欲絕,命令其他福晉辱罵她。這種人身攻擊以後也常常發生在德格類的身上。皇太極像逗猴子似的整天借題發揮罵德格類。天聰九年十月,德格類暴病而亡。莽古濟來不及悲痛,因為很快她也倒黴瞭。兩個月後,皇太極接到莽古濟的仆人冷僧機秘密舉報,冷僧機告發說:莽古爾泰兄妹三人曾經在佛前發誓,準備謀奪汗位。皇太極得知此信,立刻派兵抓捕莽古濟,又對莽古爾泰、德格類兩傢進行搜查,結果從莽古爾泰傢搜出十六塊刻有“金國汗之印”的信牌,於是,“謀反”罪成立。莽古濟、莽古爾泰的兒子都紛紛和黃泉之下的親人們見瞭面。史料說,這次光掉腦袋的就有一千多人。自此,富察氏、她的子女連同孫輩們終於在黃泉之下團聚瞭。順治元年,世祖福臨繼位,睿親王多爾袞攝政。多爾袞下令將富察氏從福陵遷出。從此,富察氏的下落再無人知曉。子女犯罪,禍及先人。然而,這是全部原因嗎?不是。

  無辜受冤慘獲罪

  《清史稿》中對富察氏的死隻有一句語焉不詳的話:“天命五年,妃得罪,死。 ”而多爾袞把富察氏屍骨遷出福陵的直接原因就是她在太祖時犯瞭罪。天命五年到底發生瞭什麼大事?我們在《滿文老檔》中發現瞭這麼個故事:天命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努爾哈赤的庶妃塔因查(又作代音察)向丈夫告密,說大福晉勾引大貝勒代善,兩次送飯食到大貝勒府,還經常深夜出院子,兩人來來往往不知道有啥勾當。每當諸貝勒大臣在汗府聚會時,大福晉就把自己個兒用金珠綢緞裝扮起來獻媚於大貝勒。努爾哈赤聽瞭之後很生氣,他派人調查此事,在多處發現瞭大福晉私藏的綢緞、蟒緞、金銀財物。


  努爾哈赤嘆道:“該福晉奸詐虛偽,人之邪惡,彼皆有之,我以金珠裝飾爾頭爾身,以人所未見之佳緞供爾服用,予以眷養,爾竟不愛汗夫,蒙我耳目,而勾引他人,不誅者可乎?然念其惡而殺之,則我三子一女猶如我心……大福晉可不殺之,幼子患病,令其照看,我將不與該福晉同居,將其休棄之。”告密的庶妃塔因查因此獲得瞭和努爾哈赤同桌吃飯的殊榮。不過,這“大福晉”究竟是誰,這裡並沒有明言。可這是不是一場陰謀呢?努爾哈赤的綠帽子到底是誰給戴上的?富察氏是不是冤枉的呢?這事兒誰也說不清,但是從史料中的蛛絲馬跡來看,嘿,富察氏很可能真的是替阿巴亥頂瞭屎盆子。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首先,富察氏最小的兒子德格類生於萬歷二十四年,到天命五年已經是二十好幾的大小夥兒瞭,再疼愛孩子的努爾哈赤也不可能叫這孩子為幼子。富察氏一共有兩個兒子,努爾哈赤口裡的“三子一女”沒瞭緣由。其次,天命五年的富察氏差不多也是個老太太瞭,即使保養良好風韻猶存,也不可能閑著沒事做,去勾引自己名義上的“兒子”,有那麼多年輕美麗的妃子,代善也不可能傻到看上一老太太。最後,有史料《星源集慶》記載,富察氏死於天命五年二月,這條證據直接否定瞭大福晉就是富察氏。那麼,誰最有可能是大福晉呢?當時活著的最受寵的妃子就是阿巴亥瞭。她那時依然年輕貌美,而且天命五年,她的兒子多鐸還是個不到十歲的小孩子,而更為關鍵的是,這次的告密者是塔因查,此女子在努爾哈赤死後和阿巴亥一樣,都殉葬瞭,這不得不令人深思。阿巴亥的兒子多爾袞一旦掌握瞭實權,便迫不及待地羅織瞭個罪名把富察氏遷出福陵,如此迫切未必不是要找替罪羊替母親洗刷恥辱,反正你兒子女兒污點那麼多,你再承擔一條也沒啥大不瞭。

  萬般寵愛終須散

  富察氏死後被踢出福陵,其實是一場權力爭奪戰的結果。自古勝者為王敗者寇,莽古爾泰沒能成為皇太極,自然富察氏也不能享受孟古姐姐的待遇,甚至,她悲慘到瞭連阿巴亥死後的榮譽都沒有得到。但是,如此悲慘的富察氏在早年卻深受努爾哈赤寵愛,兩人繾綣情深,在《清史稿》中關於富察氏的記錄,除瞭神秘的去世,就是這件恩愛之事瞭:萬歷二十一年九月海西葉赫部見努爾哈赤日益強大威脅本部利益,糾集周圍九個部落三萬兵馬分三路圍剿努爾哈赤。努爾哈赤聞訊派人前往偵察,探馬連夜趕回向他報告說:“敵人大兵將至! ”此時己是半夜,別人以為努爾哈赤會馬上集合兵馬迎戰,可努爾哈赤卻說:“我兵夜出恐城中人驚,待天明出兵! ”話音剛落依然合目而睡。富察氏一見十分著急,用力把他推醒說:九國兵馬來攻,你還不起身準備,還繼續睡覺,你究竟是“昏昧”還是“畏懼”?努爾哈赤閉著眼晴回答:畏懼敵人定然不會安寢,因為我不畏敵所以吃得飽睡得香,我是“無辜”和正義的,“天必佑之” ,說罷翻身鼾睡。第二天,努爾哈赤領兵迎戰。結果九部敵軍盡為努爾哈赤所敗。

  史書上說,富察氏最後被遷出福陵後安葬到瞭福陵之外。那麼,現在她的墳墓還可以找得到嗎?清史學者李鳳民數年前為編撰《沈陽福陵》一書至福陵考察,據世居於此的滿族民間故事傢那永勝先生介紹,福陵後山曾有“奶媽墳”,所葬者為何人不明。因此他懷疑這座所謂“奶媽墳”很可能是富察氏墳的傳訛。但究竟真相如何,我們不得而知。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