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爾任斯基:克格勃的開山鼻祖“列寧之劍”

  費利克斯·埃德蒙多維奇·捷爾任斯基,這個人在現在的俄羅斯,很有名,90年前就更有名——就算沒有列寧同志有名,也是差不多的,肯定比斯大林有名得多。

  此人便是當年的契卡主席,契卡就是ВЧК,Всероссийская чрезвычайная комиссия по борьбе с контрреволюцией и саботажем,全俄肅清反革命和消除怠工特別委員會。後來改叫Всероссийская чрезвычайная комиссия по борьбе с контрреволюцией, спекуляцией и преступлениям по должности,全俄肅清反革命和打擊投機及權力濫用特別委員會。ВЧК是前面三個不變的詞縮寫,簡稱全俄肅反委員會。

  看到這麼長的一串名字不怕?那補充說明一點,這個機構經過歷史變遷,最後的名字是Комитет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й Безопасности,國傢安全委員會,簡稱КГБ,也就是通常說的克格勃。看到克格勃這個名字一無所感的,我們可以不用繼續交流下去瞭。

  克格勃盡管出過三個大人物,共青團之鷹亞歷山大·尼古拉耶維奇·謝列平,蘇聯第六代領導人尤裡·弗拉基米羅維奇·安德羅波夫,還有比前兩人都要有名的現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弗拉基米羅維奇·普京。但是總體上,這個組織的名聲是壞的,原因大概來源於對國內民眾嚴格的管制。被克格勃逮捕的黨內鬥爭失敗者將左遷到邊遠地區擔任無足輕重的職務;不同政見者流放出國或者關入特殊精神病院;普通民眾中的政治犯則像刑事罪犯一樣關入監獄和勞改營。也可能是因為斯大林時期的大清洗給蘇聯帶來的巨大創傷,大清洗時期的克格勃前身,國傢安全總局逮捕並殺害瞭大量的蘇聯精英人才,使蘇聯在二戰初期遇到重大挫折;在蘇聯的發展歷程上造成大倒退;給無數傢庭造成痛苦。事實上正是因為拉夫連季·帕夫洛維奇·貝利亞被槍決並冠以背叛者的罪名,國傢安全總局為表示和過去的決裂,才改名克格勃。

  但是契卡,在蘇聯建國初期,為蘇維埃政權的鞏固和國傢建設,貢獻瞭不可磨滅的功績。在一脈相承的組織結構裡,契卡時期有一個特稱 ,也正是為此。契卡掃除瞭白俄時期充斥的黑幫、流氓、娼妓等社會醜惡現象,鎮壓瞭多起城市武裝叛亂,契卡實際上的附屬機構國傢政治保安總局,保衛包括列寧同志在內的蘇聯領導人的人身安全。甚至,包括修復被戰爭破壞的鐵路線,改善貧困城市工人的生活,設立孤兒救助機構,救助戰亂和饑荒造成的孤兒等等。這些行為,都可以從捷爾任斯基歷任或兼任的職務上得到表現:內務人民委員、西南方面軍後勤部長、全俄中央執委委員會改善兒童生活委員會主席、改善莫斯科工人生活委員會主席、交通人民委員、全俄肅反委員會主席、蘇聯人民委員會國傢政治保安總局局務委員會主席、蘇聯最高國民經濟委員會主席、蘇聯中央執行委員會主席。

  當然,契卡誕生之日起,徽章就是劍和盾。捷爾任斯基掌握蘇聯內務部隊,手上自然不可能沒有血腥。事實上,契卡的建立就始於捷爾任斯基的一言:“別以為我會尋求革命的公道途徑。我們現在不需要公道,現在是面對面的戰爭,是你死我活的戰爭。我建議並請求建立一個同反革命進行革命清算的機構。”捷爾任斯基的名言:“我們代表的就是自我組織的恐怖主義——這話要先說清楚。“何等坦白,何等果決,後任者乃至全世界從事類似工作者,都罕見如此勇氣,哪怕是魔鬼般的蓋世太保頭目海因裡希·魯伊特伯德·希姆萊,都不敢說出這樣的話。契卡也正如捷爾任斯基所說的一般,“實施恐怖政治,逮捕和消滅階級敵人,消滅他們在革命前所的扮演的角色,消滅他們的階級聯盟,消滅他們的肉體和精神。”組織成立初期,契卡的同志們沒有制服,隻弄到一些款式不一的皮衣,自此皮衣就是蘇聯內務部隊的身份標識。捷爾任斯基的個人風格,將契卡塑造為紀律嚴明的黨的戰鬥機構,契卡不僅打擊反革命,也像名字一樣,打擊投機倒把,消極怠工,小偷小摸。在列寧同志和最高蘇維埃的授權下,契卡擁有不經審訊就地槍決罪犯和抓捕人質以威懾反動勢力的權力。

  但是事實上,捷爾任斯基本人並不是一個獨裁者,更不殘忍好殺。他堅定的信仰共產主義,是一個自制、善良而仁慈的人。他的綽號“鋼鐵般的費利克斯”正是這一點的最好寫照,十月革命的很多同志這樣評價捷爾任斯基:“他生活下去隻需要三樣東西:工作、面包和清水。”捷爾任斯基從不看戲或看電影,他甚至沒有自己的傢,隻有辦公室。捷爾任斯基給許多人留下的最深的印象就是,“那雙深陷的眼睛閃爍著狂熱信仰的冰冷的光芒。他從來都不眨眼,似乎他的眼皮是癱瘓的。”1921年,蘇維埃政權基本在全俄各地運行起來,國內鬥爭形式趨於好轉,捷爾任斯基簽發瞭這樣的命令:“蘇維埃不應把那些從事小偷小摸和投機倒把的工人直接送到監獄,而應留在工廠被好人感化;除非從事恐怖和公開的暴力活動,政治犯不再立即槍決。”1922年蘇聯建國,捷爾任斯基削減瞭契卡的一半成員,改組為國傢政治保安總局(ГПУ)交由自己的親密戰友維亞切斯拉夫·魯道福維奇·緬任斯基接管,而自己更多的投入到經濟建設當中去。捷爾任斯基的理想可以從他的言論中得窺一斑:“我想擁抱全人類,向她傾註我的愛,溫暖她,洗凈她身上現代生活的污垢。”雖然出身貴族,搞瞭一輩子政治鬥爭的捷爾任斯基不懂經濟,但是奇跡般的,在當時的政治環境下,他更多的依賴市場調劑而不是計劃管制,取得瞭巨大的成功,可惜的是,斯大林很快推翻瞭他的成果,那時他已經永遠的闔上瞭他那不眨眼的眼睛。

  捷爾任斯基和他的歷屆後任都不同,他從不是最高權力者的鷹犬,他領導的契卡是獨立的,不服務於個人意志的,為共產主義理想奮鬥的組織。他的後任幾乎都不得善終,亨裡希·格裡高裡耶維奇·雅戈達和尼古拉·伊萬諾維奇·葉若夫兩人因為手上沾染瞭太多的血腥,被槍決後還要頂著人民公敵的頭銜,至今沒有平反;拉夫連季·帕夫洛維奇·貝利亞盡管曾經為蘇聯核工程建立殊勛,但因忠實的執行斯大林的清洗政策,哪怕斯大林死後他意圖悔改,仍被立即逮捕處決,冠以殺神的罵名,被人民鄙棄至今;即使是勤勉老實的維亞切斯拉夫·魯道福維奇·緬任斯基,也不免被人稱為走狗,死後又被當做同性戀者進行瞭秘密調查。隻有捷爾任斯基,哪怕是他的敵人,也不能不承認他是一把真正的紅色懲戒之劍,忠誠於共產主義理想,保衛人民,打擊敵人。事實上列寧不喜歡他,斯大林也不喜歡他,但是都不能不尊敬他。他的地位並不比列寧低,佈爾什維克建黨選舉中央委員時,後來十月革命的實際領導者,紅軍的創建者托洛茨基得票第三,蘇維埃政權的締造者列寧同志得票第二,而得票第一者,正是捷爾任斯基。蘇維埃政權初期被普遍信任的三巨頭,列寧同志和捷爾任斯基各占其一,另一個是蘇維埃政權第一任國傢元首,雅可夫·米哈伊洛唯奇·斯維爾德洛夫。他們相繼逝世之後,蘇聯領導人裡就再也沒有出現過象他們一樣,能力極強,工作起來不知疲倦,對共產主義革命事業無比忠誠的人物出現瞭。斯大林在推行個人崇拜,執行恐怖主義統治之前,最為忌憚的就是捷爾任斯基。不知是斯大林的幸運還是捷爾任斯基的幸運,在矛盾即將爆發之前,捷爾任斯基累死在任上,年僅49歲。死前三個小時他在中央委員會和中央監察委員會進行的演講中還尖銳的指出斯大林執政以來的問題:“我一看到我們黨的機構,看到我們的組織體系,看到我們不可置信的官僚現象、懈怠的工作效率,以及極端混亂狀態,我就感到恐懼。”似乎有所感應的,捷爾任斯基也在生命即將終結之時,說出瞭自己的信念和力量來源:“你們知道,什麼是我的力量所在嗎?那就是我從不顧惜自己,我堅信我做的一切是正確的,我願為我的事業獻身。正因為如此,在座的各位才信任我,愛戴我。我從不反對理智的東西,但隻要有混亂無序的存在,我就會全力以赴同他們做鬥爭。”據說捷爾任斯基說出這番話時,禮堂裡滿座響應:“Да!”即俄語同意的意思。

  捷爾任斯基在克格勃中的地位幾近聖人,克格勃新成員都會在克格勃總部大樓對面的捷爾任斯基廣場上向他的塑像宣誓,後來改為向大樓裡的半身像宣誓。1991年蘇聯解體前夕,捷爾任斯基的塑像被作為“蘇聯恐怖統治的象征”被推倒,13年後的2004年的9月11日,俄羅斯政府重塑瞭塑像並重新樹立起來。蘇聯官方的評價也被保留瞭下來:“在陰謀和反革命行動接連不斷的艱難歲月裡,當蘇維埃大地化成一片灰燼、當為自由而鬥爭的無產階級遭到自己的敵人的血腥包圍之時,捷爾任斯基表現出瞭超人的精力,他不分晝夜、廢寢忘食、孜孜不倦地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工人階級的敵人憎恨他,但又不得不對他肅然起敬,他高大的形象、大無畏的精神、敏銳、耿直和絕對的忠誠為他贏得瞭人們的尊敬。”哪怕是他的政敵斯大林,也用“燃燒”來形容他的一生,承認他為蘇聯,為共產主義事業做出瞭不可磨滅的功績。

  締造蘇聯的革命之中裡,有不少值得尊敬的人,費利克斯·埃德蒙多維奇·捷爾任斯基即居其首。其實這個人,乃至蘇聯很多領導人,都能看到截然相反的兩種評論,現在世界的話語權正掌握在蘇聯的敵人手裡,但是我認為,有些東西,隻需要去信仰,而不必去懷疑。

相關閱讀推薦:

沙波什尼科夫:蘇聯軍中的大腦

斯大林格勒之鷹:蘇聯元帥崔可夫

鄧尼金:連蘇聯政府都敬佩的“匪幫”領袖

彼得留拉:蘇聯人眼中的白匪,烏克蘭人眼中的英雄

逃過數次槍決的幸運兒:蘇聯元帥羅科索夫斯基

軍事大變革下的悲情人物:蘇聯元帥鐵木辛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