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唐王朝復興能在武則天死後是狄仁傑的功勞?

  導讀:歷史上的狄仁傑是個瞭不起的人才。公元696年,狄仁傑立下大功後,武則天親筆在他身著的紫袍上寫瞭“敷政術,守清勤,升顯位,勵相臣”12個金字,以示表彰。這一表彰名為“制袍字賜狄仁傑”。全詩既是對狄仁傑的表彰,也是對他的激勵。前兩句概括瞭狄仁傑的功績,說他輔佐朝廷,志守清廉而勤政,後兩句是要求狄仁傑率勵朝中大臣,要他居宰相之位,激勵大臣們同心協力,治理好國傢。寥寥數語,既高度肯定瞭狄仁傑的勤勉施政,又對狄仁傑給予厚望,成為武則天心目中選拔高管的標準版本。

  狄仁傑不負皇帝的褒獎,忠於皇室,為李氏、武氏均能竭心盡力;在治理民生方面,後人評價其“聖人無常心,以百姓心為心”。難怪狄仁傑故去,武則天哭泣著說“朝堂空也”。狄仁傑從小就見識不凡,出語驚人。這是聰明人的做法,在默默無名時要語出驚人,引人註意,方能得到名人的推薦與關註,才能獲得提拔,一展所長。初唐雖有科舉,但受魏晉南朝影響,推薦式的人才選拔,依然大行其道。如大詩人李白便不欲經由進士、明經等常規考試進入仕途,而企圖一朝蒙受帝王賞識,獲得重用。故廣事幹謁,投贈詩文,以表現才能,培養聲名。狄仁傑雖沒有李白的張揚個性,卻也知道如何出人頭地。

  他是山西太原人,祖、父都做過官。幼年時父親做夔州長史,《舊唐書·狄仁傑傳》上說:“仁傑兒童時,門人有被害者,縣吏就詰之,眾皆接對,唯仁傑堅坐讀書。吏責之,仁傑曰:‘黃卷之中,聖賢備在,猶不能接對,何暇偶俗吏,而見責耶!’”幼年時他傢中有門客被殺,官吏來查,大傢都接受瞭訊問,隻有狄仁傑在那裡讀書,置之不理。官吏責怪他,他說,正和書裡的聖賢對話,哪裡顧得上你。這就是見識不凡,出語驚人。且不論他的見識言論對與不對,但這種風度是很為當時人所推崇的。


  所以,在他中瞭明經科舉,做瞭一個小官員汴州判佐後,就有朝廷大吏、大畫傢閻立本賞識他瞭。“時工部尚書閻立本為河南道黜陟使,仁傑為吏人誣告,立本見而謝曰:‘仲尼雲,觀過知仁矣。足下可謂海曲之明珠,東南之遺寶。’薦授並州都督府法曹。”果不其然,“仁傑孝友絕人,在並州,有同府法曹鄭崇質,母老且病,當充使絕域。仁傑謂曰:‘太夫人有危疾,而公遠使,豈可貽親萬裡之憂!’乃詣長史藺仁基,請代崇質而行。”同府法曹鄭崇質,該當出使遠方,但其母老而患病。狄仁傑說,“伯母有病,怎麼可以讓她為萬裡之外的兒子憂心?”於是請求長官讓他代鄭崇質出使。

相關閱讀推薦:

名臣狄仁傑70歲時與30歲的上官婉兒關系曖昧?

邪乎!狄仁傑如何在死後把武則天逼下皇位的?

揭秘:神探狄仁傑如何讓一代女皇武則天戒色?

還原歷史上真實的狄仁傑:是政治傢而非神探!

破解大唐宰相狄仁傑的傢世之謎:狄氏是東羌豪族

揭秘狄仁傑傢世之謎:十六國以來狄氏是東羌豪族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青年成長時期的狄仁傑,聰明,獲大人物賞識,德才兼備。既能得到上級(閻立本)的高度贊譽,又能為同事(鄭崇質)分憂解難,由此,打下瞭他的事業基礎。自然,人生當中總會有低潮,成長道路上總會有風險。狄仁傑在官場上遇到的最大危險,來自於酷吏來俊臣。

  他唐高宗儀鳳年間(676-679),出任大理寺(最高法院)官員。在武則天天授二年(691),轉任地官侍郎、判尚書、同鳳閣鸞臺平章事,當上瞭宰相,位極人臣。但福兮禍之所伏,長壽二年(693年)正月,武承嗣勾結來俊臣誣告狄仁傑等大臣謀反,將他們逮捕下獄。“未幾,為來俊臣誣構下獄。時一問即承者例得減死,來俊臣逼協仁傑,令一問承反。仁傑嘆曰:‘大周革命,萬物唯新,唐朝舊臣,甘從誅戮。反是實!’俊臣乃少寬之……既承反,所司但待日行刑,不復嚴備。仁傑求守者得筆硯,拆被頭帛書冤,置綿衣中,謂德壽曰:‘時方熱,請付傢人去其綿。’德壽不之察。仁傑子光遠得書,持以告變。則天召見……故得免死。”這是狄仁傑生死一線之際。他被酷吏來俊臣構陷而入獄。當時法律中有一項條款:“一問即承者例得減死。”來俊臣逼迫狄仁傑承認“謀反”,狄仁傑出以非常之舉,立刻服瞭罪,他說:大周革命,什麼都想換新的,我是唐朝舊臣,心甘情願被殺戮,說我謀反沒錯。但狄仁傑並未坐以待斃。他向看守討得瞭筆硯,偷偷寫瞭密信藏在棉衣裡,跟來俊臣下屬王德壽說,“現在天氣熱瞭,請交給我傢人抽出衣服中的棉絮。”他兒子收到衣服,取得密信,向武則天鳴冤。武則天召見瞭狄仁傑,問他:“為何承認謀反?”狄仁傑說,“要是不承認,這時已經被打死瞭。”於是武則天免瞭狄仁傑的謀反死罪。


  從這個故事中能看出狄仁傑的智慧與城府,不是品行高尚,卻不知見機行事之輩。他以退為進,被捕後先承認罪名,在對方放松警惕之後,再想出辦法,為己脫罪。這等人生低谷中的從容不迫,值得學習。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狄仁傑這一生瞭不起之處,還在於他能推薦、提拔、任用其他瞭不起的人物。狄仁傑選拔人才是不拘一格的。有一次,武則天讓宰相各舉薦一個人來做尚書郎。就是尚書省六部二十四司的郎中、員外郎這些官職,相當於今天國務院內各司司長,地位很重要。狄仁傑推薦的,是自己的兒子狄光嗣。後來狄光嗣果然當上瞭地官員外郎(戶部司的副長官),非常稱職。武則天很高興:“你就像古代祁奚一樣,能舉自己兒子為官。”

  狄仁傑也能冒著風險舉薦人才。契丹猛將李楷固曾經屢次率兵打敗武周軍隊,後來兵敗來降,有關部門主張處斬。狄仁傑卻別具慧眼,認為李楷固是驍將之才,若恕其死罪,一定能感恩效節。這個提議也被武則天接受瞭,授以官爵,委派他專征契丹。果然,李楷固大敗契丹餘眾,得勝而歸。武則天為此設宴慶功,宴會上,武則天舉杯對狄仁傑說:“公之功也。”

  因為狄仁傑知人善任,而武則天也充分信任他,在短短幾年之內,他推薦的人遍佈朝野。因為他為國舉賢,並無私心,而且所推薦的確實都是人才,所以很多人後來一直任職到玄宗朝,位登臺閣,成為朝廷精英。《舊唐書·狄仁傑傳》上說:“仁傑常以舉賢為意,其所引拔桓彥范、敬暉、竇懷貞、姚崇等,至公卿者數十人。”

  狄仁傑推薦人才的時候,總是不遺餘力。一次,武則天讓他舉薦一名將相之才,他推舉瞭荊州長史張柬之。武則天將張柬之提升為洛州司馬。過瞭幾天,又讓狄仁傑舉薦將相之才,狄仁傑曰:“前薦張柬之,尚未用也。”武則天答已經將他提升瞭。狄仁傑曰:“臣所薦者可為宰相,非司馬也。”於是張柬之再被提拔為秋官侍郎(刑部副長官),很快就當上瞭宰相。

  也就是這個張柬之,在後來武則天病重的時候,聯合瞭桓彥范、崔玄、袁恕己、敬暉等人,發動瞭宮廷政變,將李顯推上皇位,完成瞭所謂的“唐室中興”。史書認為:“柬之果能興復中宗,蓋仁傑之推薦也。”唐室中興或許沒有狄仁傑什麼功勞,可是狄仁傑做到的這一點:“天下桃李皆仰慕,域中豪傑盡歸心”,就已經很瞭不起瞭。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