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爾佈欣元帥:解放者和終結者

  費多爾·伊萬諾維奇·托爾佈欣Фёхин(1894.6.16—1949.10.17),參謀出身的蘇聯統帥,勝利勛章獲得者,二戰時南方面軍,烏克蘭第4,第3方面軍司令,他收復瞭克裡米亞,和馬利諾夫斯基一起在雅西戰役完勝德國南烏克蘭集團軍群,從而成為戰時第七個晉升的蘇聯元帥(1944),他還是保加利亞,南斯拉夫的解放者。他在巴拉頓湖打垮瞭德國黨衛軍坦克集團軍最後一次進攻。1965年追授蘇聯英雄。

  舊俄上尉

  1894年6月16日生於俄羅斯雅羅斯拉夫爾省一個農民傢庭,在教會學校上學。1912年,他畢業於聖彼得堡商學院,作為在聖彼得堡會計師工作。1914年一次大戰時被征入伍。在騎兵部隊作戰,1915年被送到準尉學校學習,後在西北方面軍和西南方面軍內參加作戰,任連長、營長,當時軍銜為上尉,獲得過聖安妮和聖斯坦尼斯勞勛章。1917年二月革命後,先後被選為團委員會秘書、主席。不久部隊被解散。

  紅軍參謀

  1918年他在傢鄉參加蘇軍。1919年畢業於參謀學校、國內戰爭時期,始任雅羅斯拉夫爾省桑德列夫斯基鄉和沙戈茨基鄉委員會軍事領導人,在北部戰線和西部戰線同白衛軍作戰,歷任師副參謀長、參謀長、集團軍司令部作戰處處長。1921年他參加瞭的鎮壓喀瑯施塔得叛亂和卡累利阿對芬蘭的敵對戰爭,國內戰爭後,一直在軍隊中層徘徊,1921年9月56步兵師參謀長、1929年1月167步兵團團長。1927年和1930年兩次進高級指揮人員進修班學習,畢業後任步兵軍參謀長,1934年伏龍芝軍事學院畢業。大清洗開始後的1937年9月起任基輔特別軍區下屬第72步兵師師長。1938年加入蘇聯共產黨。1938年7月—1941年8月任外高加索軍區參謀長。具有深湛的司令部工作素養,重視戰鬥訓練和部隊管理。1940年6月被授予少將軍銜。

  南方統帥

  衛國戰爭時期,他優秀的軍人素質表現得更為突出。他忠於職守,英勇善戰,具有傑出的才能,對待下級寬厚誠懇。1941—1942年先後任外高加索方面軍、高加索方面軍和克裡木方面軍參謀長。在刻赤半島,由於他不同意大本營代表列夫·紮哈洛維奇·麥赫利斯的瞎指揮,被撤去參謀長職務,1942年5月任斯大林格勒軍區副司令,7月起任斯大林格勒方面軍第57集團軍司令。在紅軍城以南地域設防,艱苦奮戰達3個多月,予德軍重大殺傷,並打破瞭德軍從南方突破斯大林格勒的一切嘗試。1942年11月下半月在頓河方面軍突擊集團編成內參加斯大林格勒城下圍殲德軍的戰役。

  1943年1月19日晉升中將,2月初調西北方面軍第68集團軍司令。3月任南方面軍司令,4月晉升上將。曾指揮部隊進行瞭米烏斯河戰役,很快突破瞭德軍第6集團軍的防禦,但被德軍增援的黨衛軍打回瞭出發陣地。此戰雖敗,但他積極進取牽制瞭曼斯坦因的註意力,而導致紅軍在哈爾科夫-別爾哥羅德戰役順利突破而受到肯定。後因勝利的進行頓巴斯戰役的而於9月12日晉升大將。在短短的9各月內,他便從少將升到大將,升遷之速令人炫目。10月改稱烏克蘭第4方面軍司令。實施梅利托波爾戰役和尼科波爾—克裡沃羅格戰役,突破莫洛奇納亞河德軍“東方壁壘”南段陣地,進至第聶伯河下遊和克裡木地峽,1944年5月,他成功的進行瞭克裡木戰役,全殲瞭具有20萬兵員的德國第17軍團。充分顯示瞭他的組織才能和統帥天才。戰役結束後改任烏克蘭第3方面軍司令。1944年8月,他與羅季翁·雅科夫列維奇·馬利諾夫斯基的烏克蘭第2方面軍部隊協同,秘密準備和成功實施瞭雅西—基什尼奧夫戰役,以1: 20的懸殊傷亡比全殲德軍18個師和全部羅馬尼亞軍,導致德軍南方戰線大崩潰。最高統帥斯大林立即給他戴上瞭元帥肩章。當年他50歲,是8個戰時蘇聯元帥中年級最大的,但卻比任何一個德國元帥都年輕。此後,他以行軍狀態輕松完成瞭貝爾格萊德戰役、成瞭保加利亞和南斯拉夫的解放者。在1945年的巴拉頓湖戰役中,他成功地組織瞭所部與保加利亞和南斯拉夫軍團的協同作戰,以防守反擊戰術。擊敗瞭想解佈達佩斯之圍的德國黨衛軍第6坦克集團軍。當希特勒得知黨衛軍失敗後,惱怒的下令摘除約瑟夫·迪特裡希下屬武裝黨衛隊警衛旗隊師,帝國師,骷髏師,霍亨施陶芬師的臂章。這說明在45年,即使是最精銳的德國部隊也打不過普通的紅軍部隊瞭。他的部隊由於在衛國戰爭中勝利作戰,受到最高統帥34次通令嘉獎。1944年9月起任盟國對保加利亞管制委員會主席。戰後曾作為蘇聯代表團成員出席瞭1946年12月召開的斯拉夫國際會議。1945年7月—1947年1月任南部軍隊集群總司令。後任外高加索軍區司令。蘇聯第二屆最高蘇維埃代表。

  評價榮譽

  大戰證明瞭他是一個真正的戰略傢,他在東南歐由於軍紀嚴明而獲得瞭巨大的聲譽,同時托爾佈欣是一個非常和善的人,甚至可說是所有方面軍司令員中最謙遜的人。他終身保持瞭“參謀工作的習慣”,這種習慣有時甚至表現得比指揮員作風更為明顯。他能經常做到充分發揮部下的主動精神。他有很嚴重的心臟病,大戰中又嚴重透支體力,在躺上醫院的病床之前,他宣佈需要休息幾分鐘,明天將繼續工作。 在偉大衛國戰爭期間,莫斯科共有36次鳴放禮炮為托爾佈欣的部隊慶功。1949年10月19日響起瞭殯葬禮炮,祖國為自己光榮的兒子至哀。

  1960年莫斯科樹立瞭這位統帥的紀念碑,在1965年,他被追授光榮的蘇聯英雄稱號。保加利亞人民共和國英雄(1979,追授)。獲列寧勛章2枚,紅旗勛章3枚,一級蘇沃洛夫勛章2枚,一級庫圖佐夫勛章和紅星勛章各1枚,獎章及外國勛章、獎章多枚,“勝利”最高軍功勛章1枚。莫斯科樹有其紀念碑。蘇軍一步兵師和自行炮兵高級軍官學校,以其名字命名。保加利亞的多佈裡奇市改名托爾佈欣市。蘇聯雅羅斯拉夫爾州的達維德科沃鎮改名托爾佈欣諾鎮。伏龍芝軍事學院和外高加索軍區司令部大樓,為其設置有紀念牌。葬於紅場克裡姆林宮墻下。

相關閱讀推薦:

沙波什尼科夫:蘇聯軍中的大腦

斯大林格勒之鷹:蘇聯元帥崔可夫

逃過數次槍決的幸運兒:蘇聯元帥羅科索夫斯基

軍事大變革下的悲情人物:蘇聯元帥鐵木辛哥

鞋匠領袖的鞋匠元帥;蘇聯軍神朱可夫簡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