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國國君楚成王:一個倒在自己兒子的刀下的帝王

  導讀:在中國古代,由於儒傢思想的影響,善良的人們隻知對皇帝頂禮膜拜,把宮廷看得無比神聖。殊不知,宮廷決不是聖潔的殿堂,皇帝也不是天之驕子。宮廷裡充滿瞭污垢、陰謀和血腥。所謂君臣大義、人倫大防等等,隻不過是防范百姓的樊籬、禁錮異端的鎖鏈罷瞭。

  楚成王,春秋時期楚國國君。他在位四十六年,頗有作為,使楚國在諸侯國中的地位和影響空前提高。但他在選擇繼承人的問題上主意不堅,欲廢長立幼,終於導致宮廷政變,身死子手。按周公所定的“宗子維城”的世襲制,楚國的王位繼承人當屬長子商臣。但楚國地處江南,風俗習慣自於華夏不同,王權嗣位常由少子。中原諸夏把楚國視為異族,稱其為荊蠻。為利於北上圖霸,楚成王打算改變以往的做法,在華夏諸國視為維系社稷宗脈嗣位的大事上,依照周禮,立長子商臣為王位繼承人。這樣,就可以表示自己尊周的誠意。但他又怕這種做法有違楚國的風俗習慣,引起人們的不滿。所以一時猶豫不決。

  年長的商臣和其他王弟相比,頗多心計。他經常把珠玉環佩等小玩意送給成王身邊的近臣,是以知道宮內的消息。商臣見父王猶豫不決,惟恐別人得到嗣位,便加緊活動,多給近臣送東西,請他們美言,自己則借進宮請安的機會,在楚成王面前表現得十分勤勉恭謹。楚成王滿耳聽到的是稱贊商臣的美好話語,滿眼看到的是商臣的謙謙有禮,終於下定瞭立商臣為太子的決心。他對令尹鬥勃說:“商臣有祖宗遺風,必能承擔大任,其年紀又長於諸子,寡人欲立商臣為太子,愛卿以為如何?”商臣的舉動,鬥勃早已看得清清楚楚,見楚王垂問,便直言不諱地回答說:“大王年事不高,何必早立太子?即使要立太子,也不能立商臣。一來楚君嗣位,立少不立長,歷代都是這樣,大王不能壞瞭先祖的規矩;二來商臣之相,蜂目豺聲,性情殘忍,陰險狡詐。現在因為愛他便要立他,以後心裡厭煩便要廢黜他,您這樣做,必生禍亂。請大王三思而行!”


  楚成王不聽鬥勃勸諫,立商臣為太子,安排潘崇做他的師傅,同日遷往東宮。商臣聽說鬥勃反對立自己為太子,心中憤恨,伺機想除掉鬥勃。周襄王二十五年(公元前627年),一代霸主晉文公病逝。許、蔡兩個中原姬姓諸侯國叛晉附楚。晉國新君晉襄公拜陽處父為大將,興師討伐。楚成王早有北進中原的雄心,認準這是一個好機會,便令鬥勃為主將、成大心為副將,率楚軍援救許、蔡。楚軍日夜兼程,很快抵達泜水岸邊。兩軍隔泜水相持兩個多月,眼看到瞭年底,晉軍糧草將盡,陽處父不免暗暗著急起來。他意欲退軍,既怕被楚軍窺破內情,乘勢追擊;又嫌避楚惡名,被世人恥笑;還擔心本國朝野上下反對。斟酌再三,陽處父終於想出瞭一個體面退軍的辦法。於是,他喚過使臣,密囑幾句,派其徑到楚軍大營,傳語道:“小臣奉鄙軍主將之命,趕來相告:兩軍如此相持,勝敗終難分曉,白白耗費軍資,對雙方都沒有好處。將軍如欲決戰,鄙軍願退回一舍(三十裡)之地,讓將軍濟水佈陣,決一生死;如果將軍不肯過河,那麼就請後退一舍之地,讓鄙軍渡河南岸,再決勝敗。鄙軍主將駕馬立車,專候將軍之命。”

相關閱讀推薦:

揭秘楚成王死因:被兒子逼得自殺身亡的一代霸主

楚成王之死:歷史上因泄露儲君人選而被殺的國君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一聽此言,鬥勃拍案而起,憤然道:“晉師淹留在外,時日已久,師**疲,早已不堪一擊,奈何不自量力,出此大言,欺我不能渡河嗎?傳令下去,秣馬厲兵,旦日飽食,渡河進擊晉師!”成大心連忙勸道:“晉人言退,分明不安好心。他們說是退兵一舍,實在是引誘我們上當。倘若他們乘我軍渡河之時出擊,我軍則進退失據,必有敗績。與其中人誘兵之計,不如我軍暫退一舍,讓晉人渡水決戰。”鬥勃一聽有理,便傳令全軍後退一舍,重新結寨,讓晉軍過河。陽處父見楚軍後退,遍告營中將士說:“楚將鬥勃畏我強晉,不敢渡水決戰,今已潛師遁逃。敵軍已退,我軍渡河無益,況且歲暮天寒,作戰多有不利,不如歸國養息,待天氣轉暖再舉兵不遲。”將士們思鄉心切,一聽此言,無不歡呼雀躍,片刻的功夫,早收拾停當。於是,陽處父率軍班師還晉。楚軍後退一舍等瞭兩天,不見晉軍動靜,便派人偵察,才得知晉軍早已撤離。鬥勃隻好下令班師。

  鬥勃不戰而歸,北進中原的打算落瞭空,楚成王非常生氣。商臣一看時機到瞭,便湊上前去說:“兩軍相持兩月,鬥勃遲遲不肯出擊,最後避晉師而退,成全晉國霸名,聽說是接受瞭陽處父的賄賂。他這樣做,心中哪有父王您呢?”楚成王聽罷大怒,派人給鬥勃送去一把劍,讓他自殺。 鬥勃欲進宮申辯,在宮門口遭到商臣的阻擋。求見不得,鬥勃不由仰天長嘆:“鬥勃忠心,可昭日月,今日卻不得見大王一面。太子怨我,皆由嗣位引起。其殘忍本性,今日可見端倪。”說罷,拔劍自刎,死在成大心腳下。成大心掩埋瞭鬥勃的屍體,自穿囚服,闖進宮中,跪在楚成王面前,叩頭涕哭,詳細地匯報瞭出師還軍的全過程。並說:根本沒有賄賂之事,鬥勃救蔡,有功無過。如果大王以為後退有罪,那是我建議的,應該治我的罪,與鬥勃無關。楚成王驚訝地說:“鬥勃為何不來辯解?可見心中有鬼!”於是,成大心如實地匯報瞭宮門前發生的事。楚成王聽罷赧然變色,頓足道:“唉!太子誤瞭寡人,寡人誤瞭社稷。“自此以後,就有懷疑商臣之心。

  鬥勃之事,給楚成王的心裡罩上瞭一層陰影,便遇事留意。一天他看到一個近臣身上佩戴著自己賜給太子之物,覺得奇怪,便追問其此物何處得來,近臣言語吞吐。楚成王大怒,動刑追問。近臣抵賴不瞭,隻好如實道出原委。楚成王恍然大悟,既痛悔鬥勃之死,又後悔不聽鬥勃之言,遂疏遠太子。後來又見少子王子職聰明,就想廢商臣而立王子職。不過,這時他倒記起瞭鬥勃評論商臣的話,擔心廢立會鬧出騷亂,所以遲遲不敢有所舉動。


  正在這時,嫁到江國的胞妹羋氏回國歸寧,居住宮中。楚成王便對江羋說出瞭自己的心事。江羋沉思道:“廢立乃是大事,不可輕舉妄動,如能尋其過錯廢掉商臣,王子職也就順理成章地繼承瞭王位。”成王覺得有理,便隱忍不發。成王兄妹的談話,不脛而走,早有人報告瞭商臣。商臣不免著急,便向師傅問計。潘崇道:“我有一計,可以證實這種說法的真假。王妹江羋,性情急躁,遇事容易發火直言。太子為她設宴,故意前恭後踞,激怒江羋。人在發怒時,無所顧忌,言語之中,必有泄漏。”商臣聽罷大喜,決定依計行事。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這天,商臣擺下豐盛的宴席招待江羋。江米受邀來到東宮,太子商臣遠遠出迎,恭請江羋堂上居中就座,親自把盞替江羋祝壽。酒獻三巡,菜過五味,江羋已喝得微醉,商臣漸漸露出怠慢的意思。他先是讓皰人直接給江羋送菜,自己並不起身;後來又自行與行酒侍者竊竊私語。江米很不高興,連連發問,商臣充耳不聞,兀自尋歡作樂。江羋何曾受過如此冷遇,頓時大怒,手指商臣斥責道:“如此無理,怎配做東宮太子?”商臣答道:“我嗣君位,你能把我怎麼樣?”江羋臉色微紅,出口罵道:“不肖之子,滿嘴狂言,怪不得大王欲廢你而立王子職!”商臣愣瞭愣神,假裝謝罪,慢慢地站起,鼻孔朝天。“不識好歹的東西,早該廢瞭你……”江羋越發氣憤,一邊罵著,一邊甩袖登車而去。

  回到宮中,江羋怒氣未消,徑自去見楚成王,恨恨地說:“商臣無理無儀,粗魯傲慢,擔不起邦國大任,應該馬上廢掉!我看商臣面目兇惡,非善良之輩,拖得久瞭,會出現意外。”楚成王點頭道:“王妹所言極事。詩雲:‘人而無儀,不知其可也’。廢掉商臣,這是最好的理由。明日早朝,寡人當曉喻眾臣,付諸實行。”江羋轉怒為喜,起身告辭。楚成王叮囑道:“雲夢虞人進獻一頭野熊,我已令禦皰烹調。王妹可於酉時來宮,寡人已約王子職,同嘗熊掌,共議大事。”激怒江羋,探得實信,商臣連忙去見師傅潘崇,詢問自全之策。潘崇問道:“太子能降價屈尊,北面侍奉王子職嗎?”商臣連連搖頭:“以長事幼,我做不來。”

  潘崇又問:“如果不能屈首事人,能不能逃到別的國傢去呢?”商臣道:“無緣無故,避難他國,徒取其辱。 我不能這樣做。”潘崇攤開雙手,無可奈何地說:“除此兩條,別無自全之策。”商臣撩袍跪倒,苦苦懇求。潘崇皺著眉,緩緩地說:“良策嘛,倒有一條。隻怕太子不忍下手……”說到這裡,潘崇止住話頭,狡黠的目光盯著商臣,沉沉不語。商臣站起身來,決然說道:“值此生死之際,還有什麼不忍心的呢?”潘崇靠近商臣,低語道:“欲掌王權,必行大事,今夜動手,穩操勝券。”商臣會意,兩人俯首帖耳,一陣密語。冬日天短,未到酉時,天已經完全黑下來瞭。商臣托言宮中有變,率軍圍住王宮。潘崇手持寶劍,率領幾十名武士,奔入內寢,闖到楚成王面前。刀戈劍矛,寒光閃閃,赳赳武士,殺氣騰騰。左右近臣,俱被嚇跑。楚成王驚悸站起,厲聲喝道:“太子太傅,不居東宮,來此何幹?寡人未有詔命,擅闖王宮,罪當處死!”

  潘崇毫無懼色,依然舉步向前,手彈劍刃,冷冷說道:“鹿死誰手,尚且不知,大王何必裝腔作勢!新君駕臨,舊主也該遜位。”說罷,一揮手,滿臉殺氣的武士們立刻把楚成王團團圍住瞭。楚成王惶然四顧,身邊近臣、衛士已無一人,頓時氣餒,囁嚅地說:“寡人上瞭年歲,操勞太累,願出王宮,讓位太子。”潘崇答道:“一君死,一君立,一國豈有二主?君王不必出宮!”楚成王悲戚的目光註視著商臣,見商臣無動於衷,又移向潘崇,軟語相求:“寡人愛吃野味,已命禦皰烹制熊掌,吃瞭熊掌,雖死無恨。”

  潘崇厲聲道:“熊掌難熟,大王打算拖延時間,等待外援嗎?大王等得,我們可等不得。大王請自便,不要自討苦吃!”說罷,結下商臣腰間束帶,扔到楚成王腳邊。楚成王拾起束帶,仰天大呼:“好鬥勃!好鬥勃!寡人悔不聽忠言,自取其禍。今日死在逆子手中,有何面目見忠臣於地下!“說罷,將挽成活結的束帶,套在自己的脖頸上。

  潘崇喝令武士快些動手,兩名武士拽起束帶,片刻功夫,楚成王氣絕身亡。江羋入宮赴宴,望見楚成王直挺挺的屍體,頓時哭倒在地,悲咽地說:“王兄啊,王兄,是我害瞭你!”說著,抓起束帶,自 縊而死。。王子職自然也不能幸免。次日,商臣以楚成王暴疾身亡告諭群臣,自立為王。他就是楚穆王。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