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智深倒拔垂楊柳故事簡介

  倒拔垂楊柳是古典名著《水滸傳》的一個故事,魯智深為瞭收服一眾潑皮,用左手向下摟住樹幹,右手把住樹的上半截,腰往上一挺,竟然將楊柳樹連根拔起。

  故事濃縮:

  魯智深到東京大相國寺看守菜園子。菜園子附近住著二、三十個潑皮,他們常來菜園子偷菜,已換瞭幾個看園子的人都管不瞭他們。他們這次聽說又換瞭個新人,便來鬧事。沒想到被魯智深把兩個領頭的踢到糞坑裡,嚇得他們跪地求饒。第二天,潑皮們買些酒菜向魯智深賠禮。大傢正吃得高興,聽到門外大樹上的烏鴉叫個不停,潑皮們說這叫聲不吉利,吵的人心煩,便欲搬梯子拆掉鳥巢。魯智深上前把那棵樹上下打量瞭一下說:”不用瞭,待我把樹拔掉。”說完,隻見他脫掉外衣,用左手向下摟住樹幹,右手把樹的上半截,腰往上一挺,那棵樹竟然連根拔起。眾潑皮驚得個個目瞪口呆,忙跪在地上拜魯智深為師。

  故事詳情:

  話說那酸棗門外三二十個潑皮破落戶中間,有兩個為頭的,一個叫做過街老鼠 張三,一個叫做青草蛇李四。這兩個為頭接將來,智深也卻好去糞窖邊,看見這夥 人都不走動,隻立在窖邊,齊道:“俺特來與和尚作慶。”智深道:“你們既是鄰 舍街坊,都來廨宇裡坐地。”張三、李四便拜在地上,不肯起來,隻指望和尚來扶 他,便要動手。智深見瞭,心裡早疑忌道:“這夥人不三不四,又不肯近前來,莫 不要?灑傢?那廝卻是倒來捋虎須!俺且走向前去,教那廝看灑傢手腳。”


  智深大踏步近眾人面前來,那張三、李四便道:“小人兄弟們特來參拜師父。”口裡說,便 向前去,一個來搶左腳,一個來搶右腳。智深不等他占身,右腳早起,騰的把李四 先踢下糞窖裡去;張三恰待走,智深左腳早起,兩個潑皮都踢在糞窖裡掙紮。後頭 那二三十個破落戶驚的目瞪口呆,都待要走。智深喝道:“一個走的,一個下去; 兩個走的,兩個下去。”眾潑皮都不敢動彈。隻見那張三、李四在糞窖裡探起頭來, 原來那座糞窖沒底似深,兩個一身臭屎,頭發上蛆蟲盤滿,立在糞窖裡叫道:“師 父饒恕我們。”智深喝道:“你那眾潑皮,快扶那鳥上來,我便饒你眾人。”眾人 打一救,攙到葫蘆架邊,臭穢不可近前。智深呵呵大笑道:“兀那蠢物,你且去菜 園池子裡洗瞭來,和你眾人說話。”兩個潑皮洗瞭一回,眾人脫件衣服,與他兩個穿瞭。

相關閱讀推薦:

魯智深拳打鎮關西故事簡介

水滸傳魯智深簡介 水滸傳魯智深怎麼死的?

揭秘:《水滸傳》中誰是真正的水泊梁山第一打手

揭秘:《水滸傳》中寡婦潘巧雲愛上野和尚的隱情

水滸傳花和尚魯智深的故事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智深叫道:“都來廨宇裡坐地說話。”智深先居中坐瞭,指著眾人道:“你那夥鳥人,休要瞞灑傢:你等都是甚麼鳥人?來這裡戲弄灑傢!”那張三、李四並眾火伴一齊跪下,說道:“小人祖居在這裡,都隻靠賭 博討錢為生。這片菜園是俺們衣飯碗,大相國寺裡幾番使錢,要奈何我們不得。師父卻是 那裡來的長老,恁的瞭得!相國寺裡不曾見有師父,今日我等情願伏侍。”智深道:“灑傢 是關西延安府老種經略相公帳前提轄官,隻為殺的人多,因此情願出傢,五臺山來到這裡。 灑傢俗姓魯,法名智深。休說你這三二十個人直甚麼,便是千軍萬馬隊中,俺敢直殺的入 去出來。”眾潑皮喏喏連聲,拜謝瞭去。智深自來廨宇裡房內,收拾整頓歇臥。

  次日,眾潑皮商量湊些錢物,買瞭十瓶酒,牽瞭一個豬來請智深,都在廨宇安排瞭,請魯智深居中坐瞭,兩邊一帶,坐定那二三十潑皮飲酒。智深道:“甚麼道理叫你眾人們壞鈔?”眾人道:“我們有福,今日得師父在這裡與我等眾人做主。”智深大喜,吃到半酣裡,也有唱的,也有說的,也有拍手的,也有笑的。正在那裡喧哄,隻聽得門外老鴉哇哇的叫。眾人有叩齒的,齊道:“赤口上天,白舌入地。”智深道:“你們做甚麼鳥亂?”

  眾人道:“老鴉叫,怕有口舌。”智深道:“那裡取這話?”那種地道人笑道:“墻角邊 綠楊樹上新添瞭一個老鴉巢,每日隻聒到晚。”眾人道:“把梯子去上面拆瞭那巢便瞭。” 有幾個道:“我們便去。”智深也乘著酒興,都到外面看時,果然綠楊樹上一個老鴉巢。 眾人道:“把梯子上去拆瞭,也得耳根清凈。”李四便道:“我與你盤上去,不要梯子。” 智深相瞭一相,走到樹前,把直裰脫瞭,用右手向下,把身倒繳著,卻把左手拔住上截, 把腰隻一趁,將那株綠楊樹帶根拔起。眾潑皮見瞭,一齊拜倒在地,隻叫:“師父非是凡人,正是真羅漢身體,無千萬斤氣力,如何拔得起?”智深道:“打甚鳥緊?明日都看灑傢 演武,使器械。”眾潑皮當晚各自散瞭。

  從明日為始,這二三十個破落戶見智深匾匾的伏,每日將酒肉來請智深,看他演武使拳。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