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狀元楊慎與嘉靖皇帝鬥一輩子:晚年自比妓女!

  嘉靖與楊慎,一個是皇帝,一個是狀元;一個是學生,一個是老師;一個代表政統,一個代表道統。兩人都拒絕和解,拒絕屈服,都在與時間拔河,看誰能堅持到最後。不幸的是,楊慎比嘉靖大瞭17歲,年齡上不占優勢。他病死戍所後,嘉靖還當瞭7年皇帝才離開人世。

  長篇歷史小說《三國演義》開篇引用的那首《臨江仙》,想必所有的三國迷都耳熟能詳。其實這首詞的作者並非羅貫中,而是明嘉靖年間的楊慎。

  楊慎的另一首詩:

  七十餘生已白頭,明明律例許歸休。

  歸休已作巴陵叟,重到翻為滇海囚。

  遷謫本非明主意,網羅巧中細人謀。

  故園先隴癡兒女,泉下傷心也淚流。

  這首詩名為《六月十四日病中感懷》,是楊慎死前20多天寫下的,語極淒傷,可謂字字血淚。詩的背後,隱藏的是明朝狀元楊慎一生的巨大悲劇。

  一門三代進士,還出瞭一個狀元

  楊慎,字用修,別號升庵,出生於四川新都一個官宦世傢。祖父楊春,成化十七年進士,官至湖廣提學僉事;父親楊廷和,成化十四年進士。楊慎是楊傢入仕的第三代,正德六年24歲時參加會試,殿試第一成為本科狀元。一門三代進士,還出瞭一個狀元,這樣的傢族不僅在新都,就是在全國亦屬罕見。

  楊傢三代官員中,官做得最大的當數楊廷和。他入仕46年,除嘉靖三年丁父憂回傢守制三年外,餘下43年全在京城為官。到武宗皇帝駕崩時,楊廷和已是首輔。


  武宗一生親近過的女人難以計數,卻沒有生下任何兒女。因此,他這一死,便沒有法定的子嗣來承繼皇祚。按規定,必須在武宗近支的宗藩中尋找一位“皇子”來承祧,主持這項工作的便是楊廷和。

  當時有三個人都有條件繼承皇位。經過一番考慮,楊廷和選中瞭朱厚熄。朱厚熄的父親朱祜杭,是孝宗的弟弟。武宗皇帝是孝宗皇帝的獨子,朱祜杭是他的叔叔,朱厚熄是他的堂弟。

  武宗皇帝死時,朱厚熄15歲。在楊廷和主持下,朱厚熄繼位。

  楊廷和諳熟朝廷掌故,朱厚熄來京後,他便要這位即將登基的皇帝辦一個法律手續,過繼給他的伯父孝宗皇帝。這樣,朱厚熄將以孝宗的兒子而不是侄子的身份來嗣位。這種做法叫承祧。朱厚熄滿口答應,因為他知道,如果不答應,這個皇帝就輪不到他做瞭。

  但是,當朱厚熄登基成瞭名副其實的嘉靖皇帝後,立刻就變瞭卦。他登基後的第六天,就下詔群臣討論如何尊崇他的親生父母。當楊廷和以“承祧”的原則提醒他時,這位15歲的皇帝惱下臉來狡辯說:“孝宗本是伯父,如何變成瞭父親?興獻王本是朕生父,如何又變成瞭叔父?這樣繞來繞去不妥當。”

  從此之後,圍繞這個問題,嘉靖皇帝與以楊廷和為首的大臣們進行瞭不屈不撓無休無止的鬥爭,一直鬥到嘉靖三年正月,嘉靖皇帝如願以償,終於將“興獻王”改成瞭“皇考興獻帝”。

  楊廷和眼看局面無法挽回,憤而致仕回到四川新都頤養天年。這件事,是明史嘉靖朝中有名的“大禮案”。

  然而大禮案並未因楊廷和的去職而停止,反而更加激烈。

相關閱讀推薦:

嘉靖皇帝奪位記:為瞭繼皇位一路坐“囚車”進京

解密:嘉靖為何會重用貪官嚴嵩?嚴嵩得寵之謎

嘉靖皇帝為何任由方皇後活活燒死?嘉靖帝幾個皇後

嘉靖當皇帝後為何身體變弱:隻因宮內美女太多

明朝壬寅宮變的原因 揭秘宮女刺殺嘉靖皇帝原因

分頁:1/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發配充軍永不赦回

  談到大禮案,不能不說說桂萼與張璁這兩個人。桂、張二人都是嘉靖皇帝登基前不久的新科進士。特別是桂萼,考中進士時已年滿47歲。若要按明代官員的考成法,他就是勤勤懇懇幹到60歲,能當到七品縣令就很不錯瞭。大禮爭議興起時,桂、張兩人都屬於觀政。所謂觀政,並非實職,隻是正式任職前的一種鍛煉,若安排在刑部,就叫刑部觀政;安排在禮部,就叫禮部觀政,以此類推。吏部根據該人在觀政期間的能力和表現,再授以實職。

  大禮爭議初起,由楊廷和領導的文官集團幾乎是一邊倒,堅持嘉靖皇帝應該將孝宗認作“皇考”。初登大位的嘉靖雖心有不甘,但還沒有力量戰勝內閣。因為,盡管皇帝的權力至高無上,但必須一呼百應方能奏效。讓嘉靖皇帝憋氣的是,其時一呼百應的是楊廷和而不是他這個一言九鼎的皇帝。

  應該說,楊廷和堅持的是正確的東西。歷史中關於“承祧”的遊戲規則,在他看來不可更改。這是文人政治傢可愛的一面,亦是可悲的一面。就在大禮爭執陷入僵局,皇帝與首輔處於對峙的階段,有兩個人站出來打破瞭平衡,他們就是桂萼與張璁。

  兩人看出嘉靖皇帝的焦躁與不滿,立即意識到這是他們出人頭地的絕佳機會,於是策劃於密室,各自寫出反駁楊廷和奏章上呈。大意是“凡大孝根心之人,未有不敬重親生父母者。敬父母就是敬祖宗,敬社稷。皇上為親生父母正名,是天底下第一等的孝子,是蒼生百姓的楷模。”


  嘉靖收到這道奏章後,大喜過望。相權對皇權的制約本來就很脆弱,桂、張二人的奏章立刻就打破瞭平衡的格局,楊廷和等大臣隨即陷入被動。

  桂萼、張璁兩人迅速升官,先後被調往南京任刑部主事。如果說觀政級別相當於科長,這個刑部主事就相當於正廳級幹部。

  桂、張到瞭南京,又迅速糾合在一起,就大禮案繼續給皇上寫奏章。嘉靖皇帝有瞭奧援,態度變得非常強硬,導致內閣大臣的總體辭職。

  楊廷和一走,文官中再沒有像他這樣精明強幹堅持原則的強勢人物瞭,相權再也無法制約皇權。楊廷和致仕回傢時,嘉靖已經18歲。經過3年的磨煉,他已從乳臭未幹的毛孩子變成瞭猜忌刻毒的政治傢,不但懂得報復,也懂得權術。於是變本加厲,決定提拔一批忠實於自己的官員。在他眼裡,最應該受到重用的,當然還是桂萼和張璁。但他知道單單提拔桂萼和張璁,會引起朝臣的非議。於是采取迂回措施,決定補充八名翰林院學士,將桂萼與張璁放於其中,打頭的,卻是楊廷和的兒子楊慎。

  拋開楊廷和的因素不講,僅就楊慎個人的學識與資歷而言,也足以服人。正德六年考中狀元後,當上翰林修撰,官階六品。後因母喪,丁憂三年,於正德十二年回到京城,官復原職。武宗皇帝當年八月出居庸關,以巡邊名義到塞外尋歡作樂,楊慎上疏力諫,武宗對他很不高興。時楊廷和在首輔任上,大約是出於對兒子的保護,當年楊慎以養病為由辭官離京。楊慎第三次進京,是嘉靖繼位之後不久,他被安排為經筵講官,當上瞭嘉靖皇帝的老師。

  嘉靖皇帝對這位老師沒有好感,因為楊慎總是利用講課的機會,采用古代的事例對他施政的不妥之處進行規諷。但一來礙於楊慎的名氣,二來也因為他是楊廷和的兒子,故這次選拔翰林學士,還是把楊慎列為第一人選。

分頁:2/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但楊慎不買這個賬。得知任命的消息後,由他領頭,翰林院36位同事一起附名,給嘉靖皇帝上瞭一道奏章,內中有這樣一段:

  臣等與萼輩學術不同,議論亦異。臣等所執者,程頤朱熹之說也;萼等所執者,冷褻段猶之餘也。今陛下既超擢萼輩,不以臣等言為是。臣等不能與同列,願賜罷斥。

  嘉靖皇帝收到這封奏章,震怒非常。他下旨切責,並給以楊慎為首的上奏章者罰俸三月的處分。過瞭一個多月,嘉靖決定改父親興獻王的封謚“本生皇考興獻帝”為“恭穆皇帝”,一時輿論大嘩。桂萼上書皇上請求召對大廷,以明國是。嘉靖準奏。在朝廷的爭論中,張璁與桂萼以13宗罪指斥反對改謚的廷臣為朋黨。大臣何孟春一一駁斥。但這種爭論對嘉靖不起任何作用,他依然維持父親為“恭穆皇帝”的決定。

  朝會後,在何孟春的倡議下,京城各大衙門共有129名官員聚集在左順門,伏跪請願。楊慎與何孟春同氣相求,對聚合的眾官員慷慨陳詞:“國傢養士百五十年,仗節死義,正在今日!”話雖不多,但字字金石,擲地有聲!這些官員中有內閣大臣、六部尚書,也有給事中、翰林學士,都是朝廷棟梁。他們從早上七點跪到下午一點,不肯散去。嘉靖皇帝派錦衣衛前來鎮壓,捕捉瞭領頭的8個人。楊慎拍著左順門大哭,不肯退去的官員也跟著一起哭,聲震內廷。到這地步,嘉靖皇帝絕不肯退卻,他下令將所有伏跪請願的官員共134人下錦衣衛大獄。兩日後,下旨廷杖楊慎等160餘人。10天後,餘怒未消的嘉靖下令將楊慎等7人二次廷杖。這次大禮之爭,共有18名官員死於酷刑之下,180多人被貶職廢黜,8人永遠充軍,不可赦回,楊慎即其中之一。


  凡事不怕忘記,就怕惦記

  關於這場大禮之爭,當時北京城中傳出一首童謠:

  太廟香爐跳,午門石獅叫。

  好群黑頭蟲,一半變蛤蚧,一半變人龍。

  無疑,桂萼、張璁都是蛤蚧之類;而楊慎則是受人敬重的人龍。但是,蛤蚧之流從此居廟堂之高,而人龍則隻能處江湖之遠。

  八月份,正當楊慎在緹騎兵的押解下,離京前往謫戍地雲南永昌之時,張璁驟升為二品大臣,入閣參贊機務。茲後不過三年,張璁便榮膺首輔之職,桂萼也沐猴而冠當上內閣輔臣。這兩人在大禮案中狼狽為奸,茲後卻分道揚鑣,為爭權奪利鬥得驢嘶馬喘。但有一點兩人永遠一致,那就是對待大禮案被貶黜的官員,始終采取高壓手段,決不給予平反。

  嘉靖三年,楊慎未過中秋,便帶著妻小離開京城,踏上瞭前往雲南的謫戍之路。一路跋涉近五個月,於嘉靖四年正月來到永昌。一到軍營報到,換上罪卒的衣服後,楊慎立刻感到失去瞭尊嚴。孤苦無助中,他寫瞭《軍次書感》這首詩:

  憑高一望倍淒然,日暮烏啼生野煙。

  天地側身孤旅外,江湖短發亂兵前。

  屈平憔悴漁翁問,韓信棲遲漂母憐。

  何事窮愁無伴侶,東風獨坐感流年!

分頁:3/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出身官宦世傢的楊慎,過慣瞭錦衣玉食的生活,突然變成囚徒,物質與精神兩種優越感頃刻間喪失凈盡。但是事情並沒有終結,記恨的嘉靖皇帝,在處分瞭楊慎之後,又於嘉靖七年褫奪瞭致仕在傢的楊廷和所有封贈與爵秩,將其削職為民。第二年,這位有功於社稷的大政治傢,便含憤罹疾,死於傢中。

  楊慎初謫的那幾年,朝中君子幾乎損失殆盡。張璁、桂萼之類的小人當政,即便不肯同流合污者,也決不敢抗命為楊慎等謫官說話。到瞭嘉靖十六年,在大禮案中得到好處的官員,幾乎都已致仕。這時候,有些官員便開始委婉地勸說嘉靖皇帝給受貶者一個出路。嘉靖皇帝部分采納瞭建議,對大部分受貶官員作瞭不同程度的改正。但對豐熙、楊慎等領頭鬧事的8人,則堅持原來的處罰一一在各自的充軍地永不赦回。

  明代以孝治天下,孝子在社會上受到普遍尊重。從某種意義上說,嘉靖與楊慎,都是堪稱楷模的孝子。嘉靖不惜大興冤獄,也要為其父興獻王弄一個皇帝稱號,楊慎不惜以身殉國,也要堅持父親楊廷和議定的大禮。世上事怕就怕“認真”二字,遺憾的是,嘉靖與楊慎都認真過瞭頭。

  時至嘉靖二十七年,因大禮案謫戍的140多人在吏部的一再提請下,赦還歸田的有136人。豐熙、楊慎等八人,屬於永不赦還之列。嘉靖對楊慎的仇恨太深瞭,他深居大內,幾十年中,總不會忘記楊慎,經常問:“楊慎雲何?”常言道,凡事不怕忘記,就怕惦記。有嘉靖皇帝這麼“牽腸掛肚”,楊慎就不會有出頭之日。

  關於戍邊充軍,按律,凡年滿60歲者,可以返回傢鄉。但楊慎滿瞭60歲後,主動申請卻沒人敢受理。這樣捱到68歲,他才以垂老之年請假返鄉,在瀘州住瞭將近三年。但是,由於嘉靖皇帝的又一次詢問,流戍地與借居地的官員都十分驚恐。兩地派出槍兵,將年近72歲且體弱多病的老人重新押解到永昌。返回戍所後,楊慎悲憤交加,寫瞭《六月十四日病中感懷》這首詩。

  盡管楊慎內心痛恨嘉靖皇帝,但到死也不敢公開指罵,隻是說:“遷謫本非明主意”,而將自己一生的悲劇,歸結到“網羅巧中細人謀”。這細人,就是桂萼、張璁之流。皇帝與狀元誰能堅持到最後

  嘉靖與楊慎,一個是皇帝,一個是狀元;一個是學生,一個是老師;一個代表政統,一個代表道統。兩人都拒絕和解,拒絕屈服,都在與時間拔河,看誰能堅持到最後。不幸的是,楊慎比嘉靖大瞭17歲,年齡上不占優勢。他病死戍所後,嘉靖還當瞭7年皇帝才離開人世。

  1566年,嘉靖的兒子朱載厘繼承皇位,是為隆慶皇帝。他登基當年,便給楊慎平反,追贈光祿寺少卿。平反書中載明是“奉遺詔”。意思是說給楊慎平反是嘉靖的遺旨。這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政治策略,明眼人一看便知。

  楊慎在晚年寫過一首詩《畢節見滇老妓》:

  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白首話青春。

  不須更奏琵琶曲,司馬青衫淚滿巾。

  一個文章蓋世的狀元,卻隻能在窮鄉僻壤與一個花容不再的老妓女一起嘆息命運的無常。這說明瞭什麼呢?感慨唏噓,感慨唏噓!

分頁:4/4頁  上一頁234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