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學良曾吸毒太深:每15至20分鐘就得註射一針!

  導讀:張學良出現瞭難以忍受的痛苦,大喊大叫,鼻涕眼淚流個不停。米勒告訴杜月笙說:“此時隻有下狠心,才能解決問題。”杜月笙同意瞭。米勒便停止使用鎮靜劑、麻醉藥,把張學良捆在床上,任他掙紮,一直到筋疲力盡。

  張學良由於在“九一八事變”中執行不抵抗政策,備受國人苛責。熱河淪陷後,張學良引咎辭職。1933年3月12日,張學良與夫人於鳳至、女秘書趙四小姐等人悄然南下上海。

  得知張學良一行將抵滬,杜月笙便把福煦路181號已關閉的賭場裝飾一新,請張學良入住。杜月笙和張學良並無深交,現在見張學良處在倒黴的時候,覺得正是結交的好機會。這個時候拉他一把,他將來是不會忘記的。

  然而不久後,福煦路的大門口出現瞭一顆炸彈,炸彈的引信被拆除瞭,不會爆炸。和炸彈在一起的,還有一封信,信上說:“請張學良這個賣國賊即日離開上海,否則,第二顆炸彈送來,定叫他粉身碎骨。”


  炸彈和信,被杜月笙派的保鏢發現瞭。杜月笙一看,又驚又怒。他覺得這是對他的公開挑戰。張學良來上海,由他負責出面招待,上海盡人皆知。再說,這炸彈要是真響瞭,傷瞭張學良,杜月笙今後在上海灘還能混嗎?這個臺,杜月笙是絕對坍不起的。

  經調查,杜月笙得知這件事是王亞樵幹的。他叫來手下顧嘉棠,設法去見王亞樵,試圖花錢免災。但王亞樵鄭重聲明,此舉是為國傢民族大義,立誓分文不取。通過顧嘉棠,他讓杜月笙轉達張學良,要麼馬上回到北方去,重整兵馬,向日本人開戰;如果不戰,請返回東北,自殺以謝國人。如果既不願戰,也不肯死,那麼,請將全部財產交出,購買軍火,接濟關外的義勇軍。“以上三條,張學良必須擇一而行,否則,我的第二顆炸彈就扔出來瞭。”

  杜月笙聽瞭,微微一笑,讓人轉告王亞樵說:“張學良如果有罪,國傢自有法律。你在上海私自行動,張學良是我的客人,我有保護之責。我覺得,我們之間不必要有無意義的犧牲。”

  王亞樵覺得,在上海灘,要真和杜月笙抗衡,他還是有些力不從心的。於是,王亞樵對顧嘉棠說:“既然是杜先生的面子,那我就放寬一點,請張學良限期離開上海。不然,拼瞭我這條命,我也要履行諾言。”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聽瞭顧嘉棠的匯報,杜月笙放心瞭。他又讓顧嘉棠去對王亞樵說:“你放心吧,張學良在委員長的教誨下已經在奮發振作,洗心革面瞭。他現在正在請美籍醫生米勒幫著戒毒。戒毒完成,最多不出一個月,他就要出洋考察。”

  王亞樵不知道張學良還有吸毒的毛病。開始,張學良隻是吸吸鴉片,後來,諸事不順,他的毒癮越來越大。如今,他正在紮嗎啡,胳膊上全是針眼,連老煙槍杜月笙見瞭都為之駭然。他把自己力戒鴉片,如今毒癮漸去,身體恢復健康的經過告訴張學良,希望他也能戒除毒癮。張學良聽後頗為動心。

  王亞樵聽瞭杜月笙的話後,未置可否。他對張學良的戒毒言行,采取瞭密切觀望的態度。

  張學良中毒太深瞭,平均每15至20分鐘就得註射一針。想戒斷,談何容易?米勒醫生提出,不但張學良要戒毒,他的夫人於鳳至和女秘書趙四小姐一並戒毒。米勒還堅持由他來指揮張學良的衛隊和親隨,並且趕走整天圍在張學良身邊想方設法為少帥減輕痛苦的張學良的私人醫生。

  三項要求張學良完全照辦。米勒便先替他灌腸,吃麻醉藥……張學良出現瞭難以忍受的痛苦,大喊大叫,鼻涕眼淚流個不停。米勒告訴杜月笙說:“此時隻有下狠心,才能解決問題。”杜月笙同意瞭。米勒便停止使用鎮靜劑、麻醉藥,把張學良捆在床上,任他掙紮,一直到筋疲力盡。就這樣,經過個把月的時間,張學良終於戒去瞭毒癮。

  許多年後,張學良才知道,為瞭他戒毒,一些不明真相的東北軍將領以為杜月笙要借機除掉他,竟派代表到上海來,揚言如果情況不妙,就武力解決杜月笙等人。好在杜月笙提前得到消息,把代表打發走瞭。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