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金庸小說筆下的金輪法王的人生如何悲劇?

  導讀:金輪法王原來是西藏佛學院的院長,後來華夏大學大規模並校,於是法王就成瞭華夏 大學宗教學院佛學系的系主任。本來西藏佛學院隻是個省屬的廳級學院,法王現在的系 主任身份級別也就絲毫沒降,倘若法王接受瞭命運的安排安分地做他的系主任,臨退休前學校也會提拔他做副省級的副院長作為獎賞。然而法王最後落得個身敗名裂的結局,隻因為他得罪瞭三個不該得罪的人:郭靖,楊過和段智興。

  郭靖是近代物理系的系主任,看上去不顯山不顯水,卻是在全校都能橫著走的角色。 他的嶽父黃藥師是藝術學院院長,老板是理學院院長王重陽的博士馬鈺。而且郭靖做過 力學系主任洪七公的博後,關系非常鐵,郭靖的老婆,黃藥師的女兒黃蓉,就是洪七公 的博士。雖然早年黃藥師因為和王重陽爭奪數學系的歸屬而鬧矛盾,但因為後來王重陽 死的早,於是黃藥師在華夏大學一手遮天,王重陽的學生們也頗識時務,靠著郭靖的關 系與黃藥師修好。當年郭靖答辯就是馬鈺丘處機做的commitee,輕松水過。郭靖和王重 陽的師弟周伯通關系也非常好。周伯通是數學系的大牛,患有嚴重的人格分裂癥,後世 還根據周伯通的故事拍瞭部電影,叫美麗心靈。

  楊過本來隻是個後輩。楊過的父親楊康本來是郭靖本科的同學,兩人頗有些交情,後來楊康讀瞭生命科學院院長歐陽鋒的博士。歐陽鋒是生物化學系出身,當瞭生命科學院 院長後一直想把理學院的生化系和化學系弄到自己院來,於是就和王重陽成瞭死對頭。王重陽死後理學院由黃藥師洪七公和段智興罩著,大傢繼續死磕。因此楊康和郭靖的關系就淡瞭。楊過因為自己老爸的關系,從小就和歐陽鋒認識,洪七公也很喜歡他,把他推薦到郭靖門下讀博,但黃蓉不喜歡楊過,就又把他弄到馬鈺門下。


  馬鈺年紀大瞭自己不帶博士,胡亂把他塞給自己的學生趙志敬。想楊過是從小就和歐陽鋒洪七公郭靖打交道的人,連馬鈺都看不起,哪裡會把無名小卒趙志敬放在眼裡。趙志敬見自己這個學生 狂得沒邊瞭,心中不滿,但考慮到他的來頭惹不起,就隻好消極地無視此人。楊過天天 無所事事東遊西逛,於是在校園的山上邂逅瞭小龍女。小龍女是王重陽夫人林朝英的學生的學生。當年林朝英是生物系主任,算是王重陽的下屬,兩人結婚之後也過瞭一段甜蜜的日子。後來林朝英在cell和nature biology上灌瞭很多文,拿瞭很多funding,拉瞭一幫生物小強脫離瞭理學院成立瞭生命科學院,混得風生水起,與王重陽就逐漸產生瞭矛盾,最後兩人離瞭婚,可見女性大牛都沒有幸福美滿的婚姻。

  小龍女做的方向是蜜蜂養殖,楊過為瞭追她,去選修瞭動物學。後來小龍女出國做博後,楊過百無聊賴,就養瞭一隻老鷹,並嘗試與之溝通,混點東西去騙paper。有天他帶著鷹閑晃,亂七八糟跑到瞭冶金系大牛獨孤求敗的實驗室,雙方均對對方驚為天人相見恨晚。楊過轉系到瞭冶金系,在提高金屬 性質上獲得巨大成功,在nature metarial上發瞭一堆文章。他發現的一種特殊的稀土摻雜 的煉鐵方式還是一期nature physics的封面文章,這種特種鐵被命名為玄鐵。

相關閱讀推薦:

金庸小說的人物玄機:狠毒的周芷若為何不殺丁敏君

揭秘:在金庸武俠世界中的五大失貞女子大盤點

恨不相逢未嫁時:金庸為何追不到夢中情人夏夢?

金庸筆下的武俠小說十大最極品的男人排行榜!

金庸筆下表哥都是高富帥負心漢 是在影射徐志摩?

盤點:金庸武俠小說中的十大武功最高強的人!

分頁:1/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於是華夏大學立刻聘瞭楊過做瞭教授,連郭靖的女兒郭襄都進瞭楊過的實驗室。後來這些因素都成為與金輪法王交惡的導火索。段智興和金輪法王有點類似。本來他是雲南理工學院的校長,並入華夏大學後,因為個人生活混亂,私生子的問題被媒體炒瞭出來,聲名狼藉,他不僅連個系主任都沒混 到,連博導都不是,在物理系半死不活地混著。他的曾祖段譽曾經是風雲一時的人物,在可調諧激光器方面做瞭很多工作,發瞭不少science和nature photonics。

  段智興沒有 那麼牛,隻是做做大功率激光器。本來他會一直是個默默無聞的小人物,但剛好趕上國傢的973大型激光器項目,華夏大學為瞭搶經費,就把他推到前臺,火線評瞭博導,胡亂 抓瞭個學生裘千仞做博士,成立瞭個光電子實驗室,讓老段做主任。段智興知道自己沒 有根基也沒有水平,就廣泛發展關系,特別與小龍女打得火熱。

  因為小龍女比楊過大瞭幾歲,總是擔心自己容顏老去楊過變心。段智興做瞭個激光光子嫩膚的項目,不僅除皺紋,而且讓皮膚看起來水嫩光滑,天天免費給小龍女做。於是老段搭上瞭楊過這條線,又因此認識瞭黃蓉。郭靖楊過就力挺老段,最後老段居然做瞭973光學的首席科學傢。金輪法王是個一心隻會做科研的人。雖然他是佛學系的人,但他的興趣十分廣泛。由於寺廟裡很多法器都是金屬制品,時間長瞭就會生銹,於是法王就看瞭很多相關論文,做瞭一種鍍鉻膜的方法來防銹。


  他做的一個給法輪鍍鉻的實驗發瞭science,說這種鍍膜不僅可以改善金屬本身的性質,而且對於金屬表面的光學性質也可以改變。通過控制鍍 鉻的厚度,potentially可以做到幹涉膜、高反膜等等,對於激光器,特別是大功率激光器的制作具有重大意義雲雲。於是法王一夜成名,很多雜志都邀請他寫review。楊過和老段看到法王的文章氣得七竅生煙,這種赤裸裸的跨界搶飯碗的行為完全不能忍。兩人 紛紛發動自己的關系來抵制法王。於是法王尷尬地發現,自己完全招不到來做鍍膜這塊的學生,無奈之下,隻好從佛學系招人來做。可憐佛學系出身的霍都,被迫開始修化學和機械加工,搞瞭幾年連電鍍操作都不會。分頁:2/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法王十分著急,趁楊過出國開會的時候偷偷 跑到楊過實驗室去挖墻腳,就挖到瞭郭襄身上。本來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問題是法王為瞭勾引郭襄,就炫耀說他還準備申請一些凝聚態和半導體物理以及鋼材的力學性質的項目。郭襄回傢對父母一說,郭靖黃蓉立時大怒,說這廝搶地盤搶得太囂張瞭,須知黃蓉 就是搞工程力學的。於是連夜郭靖打楊過的電話,說搞死法王丫挺的。幾人紛紛發動自己的關系同事學生朋友,過瞭幾天,各個行業的雜志上都有重量級的論文發表,論證瞭鉻鍍膜對鋼材性質的改變是不可靠的,完全不具備和摻雜方法的可比性;金屬鍍膜的光 學性質不穩定,而且損耗非常大;之類之類的報道。

  而之後的各個學術會議,不僅全部拒瞭法王的投稿,而且會議上很多文章都在論證法王工作的謬誤和不足。最後在最頂級的華山會議上,一篇論述法王的鍍膜金輪應力變化的論文徹底把法王打入萬劫不復的境 地。華夏大學隨之發表聲明,說法王在任職佛學系主任期間,做不好本職工作,佛學理論毫無作為,現立刻解聘。不過有趣的是,郭襄因為這件事情對佛學產生瞭興趣,輔修瞭一點佛學,這對郭襄峨嵋冶金實驗室的學生們產生瞭深遠的影響。很多年以後,峨嵋實驗室主任為人非常嚴格,她不僅要求學生要發兩篇science才能畢業,而且學生也必須要拿到佛學的PhD。於是學生紛紛稱之為滅絕師太。

分頁:3/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