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唐重臣韓熙載:為何沉溺於聲色犬馬“天上人間”?

  夜讀《新五代史》,多處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韓熙載。

  這韓熙載便是傳世名畫《韓熙載夜宴圖》中的“男一號”。五代大畫傢顧閎中的這幅《夜宴圖》,以連環長卷方式描摹出南唐名臣韓熙載夜宴盛開、縱情聲色的場景。畫中參加夜宴的四十餘人神態各異,音容笑貌栩栩如生,將南唐“天上人間”描繪得淋漓盡致。

  這韓熙載身為南唐重臣,何以沉溺“天上人間”、醉生夢死?

  有一說是南唐後主李煜對韓熙載等一批北方投順官員百般猜疑、陷害,因而韓熙載故意裝成縱情聲色、玩世不恭,意圖讓李後主確信自己毫無政治野心以求自保。但李後主仍對他不放心,便暗出派顧閎中、周文矩二人窺探韓熙載,命其如實照畫。

  韓熙載自然明白顧、周之來意,便營造一個南唐最奢華的“天上人間”,上演一場酣暢淋漓的夜宴歡娛。顧閎中則憑借驚人的記憶力與繪畫天賦,畫出這場夜宴歡娛盛況。李後主見此畫後,便放過瞭韓熙載等人。

  上述傳說與歷史事實似乎有較大出入。韓熙載縱情聲色是刻意偽裝不假,但卻是別有隱情。他不是怕李後主猜疑,相反是怕李後主重用自己,縱情聲色的真實原因是躲避李後主拜其為宰相。

  韓熙載原本具有遠大抱負,其才具足以成就一番大業。作為後唐同光年進士,其文章書畫,曾名噪一時。後來其父(北海武將)因事被誅殺,韓熙載便逃往江南投順南唐。

  《新五代史》上說,韓熙載南奔前與好友李谷酒酣話別時曾說:“江左若拜我相,我一定長驅北上,平定中原。”李谷則說:“中原若任我為相,我便直取江南。”可見韓熙載奔江南是想去做一番大事的。後來,李谷為將率大軍攻取淮南,而韓熙載卻是無所作為。

  是韓熙載平庸無能,還是南唐不給機會?答案是兩者都不是!

  韓熙載曾經深受南唐中主李璟的寵信,後主李煜繼位後也一直重用他,任命其為吏部侍郎、兼修國史。不久因為改鑄錢幣之事,韓熙載與宰相嚴續爭論於禦前,韓熙載辭色俱厲,聲震殿廷。李後主因其失禮,改授秘書監,讓他管管著作局與三閣圖書。

  不到一年,李後主再次任命韓熙載為中書侍郎、勤政殿學士,這是韓熙載生前所任的最高官職。後主還分封他的兩個兒子為清源公、宣城公,對其是倍加寵愛。

  李後主甚至覺得韓熙載“盡忠,能直言,欲用為相”。可見,李後主是一心想讓韓熙載當南唐宰相,托付朝中大事。

  問題在於,李後主統治時期的南唐已是岌岌可危。韓熙載深知李後主是個扶不起來的“阿鬥”,南唐衰亡大勢憑一己之力難以扭轉。韓熙載平日敢於直言,在朝中樹敵諸多。若身居相位,就可能或遭受政敵暗算,或成為一個“亡國之相”。

  《南唐書·韓熙載傳》上說到,當時的韓熙載認為“中原王朝一直對江南虎視眈眈,一旦出現真命天子,南唐可能連棄甲的時間都沒瞭。在此時接受拜相,豈不成為千古笑談!”

  應該說,此時的韓熙載已經完全失去瞭當年的抱負,當“亡國之相”倒不如縱情聲色,今朝有酒今朝醉。但他的內心卻是極其痛苦的,《夜宴圖》中韓熙載的表情便是悒悒不樂,可見其心情沉重。

  史載,韓熙載在李後主欲拜其為相之時,便蓄養傢妓四十人,在自己的府上營造“天上人間”,每天請上一幫朋友,夜宴不斷,盡情歡娛。

  國之將亡,朝中重臣卻沉醉於美色艷舞之中,便隨即遭人彈劾。李後主也感到很失望,覺得如此韓熙載確實難以為相。

  這“亡國之相”算是躲避過去瞭,但又被貶為太子右庶子、分司南都,即於洪州安置。韓熙載立馬將所有的傢妓全部趕走,自己單車上路。

  李後主知道後大喜,覺得這人還有救,馬上下詔讓他留下來,恢復他的官職。但好景不長,不久那些走瞭的妓女又一個個被韓熙載請回來瞭,新“天上人間”的新夜宴又上演。李後主聞聽後搖著頭說:“我真是無可奈何啊!”從此就對韓熙載徹底失望瞭。

  韓熙載在六十九歲時候死去,李後主感嘆地說:“我始終不得讓韓熙載為宰相啊!”於是下詔贈韓熙載平章事,即宰相之職。韓熙載死時傢裡已經非常貧窮,棺槨衣衾,都由李後主賜給。李後主將他埋葬在東晉名臣謝安墓旁,還令南唐著名文士徐鉉為韓熙載撰寫墓志銘,徐鍇負責收集其遺文,編集成冊。如此種種,足見李後主對韓熙載之厚愛!

相關閱讀推薦: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李煜的哀嘆帶給他死亡

宋朝史上的頭號變態人物宋太宗:侮辱李煜小周後

揭秘李煜的後宮醜聞:趁妻病危將小姨子騙上龍床

大周後專寵之謎:唐後主李煜為何獨寵大周後?

李煜簡介 五代十國時期南唐國君後主李煜生平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