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騎兵輝煌與落寞:曾助蒙古帝國征服大半地球

  什麼動物影響人類歷史最深?是躬耕於田野的牛,是象征富足的豬,是守門護主的狗,是捕鼠防盜的貓,是負重耐勞的驢,還是羊或雞、鴨、鵝?

  以筆者看來,答案隻能有一個,那便是馬。

  因為其他動物,都代表著安定和自足,有瞭它們,人類的日子會過得很好,但也會保守、怠惰,和這些動物在一起,人類活動的方圓,不過幾十裡。但馬就不同瞭,和馬在一起,人可以到達千裡、萬裡之外,馬代表著開拓、進取,代表著生活在不同大陸的人類可以有機會交流,而正是交流而非閉塞才讓人類走到今天。

  所以,人類總是賦予馬最為崇高的意象。《易經》中便提到“坤,元亨,利牝馬之貞”,大地“坤厚載物,德合無疆。含弘光大,品物咸亨”,而“牝馬地類,行地無疆,柔順利貞。”

  馬與人類的戰爭也聯系得最為緊密,馬和人組成瞭騎兵,為瞭種種不同的利益互相廝殺,別的動物與人類可以同甘共苦,而馬卻是和人類生死與共。在古代世界,馬往往決定瞭戰爭的勝敗,而一場戰爭的勝敗,又往往決定瞭人類數十乃至數百上千年的歷史走向。



  “方軌策良馬,並驅厲中原”

  戰馬馱起的帝國

  騎兵的興起,使人類的戰爭更為精彩紛呈,這個兵種讓各種奇詭計謀得以施展,奇襲、閃擊、追擊、救援、迂回、包圍、退卻、劫糧,種種戰術在人和馬的密切配合下得到更充足的展現,而因為騎兵的特殊機能,讓人類可以克服地形的限制,為其遠離傢鄉,拉長戰線提供條件,戰爭的空間得以無限拓寬,一個個幅員遼闊,囊括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大帝國的建立,都與騎兵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

  “男兒稱意得如此,駿馬長鳴北風起”;“白馬飾金羈,連翩西北馳”;“方軌策良馬,並驅厲中原”……,駿馬與騎士,成為古代戰爭當仁不讓明星。

  在東方,趙武靈王的“胡服騎射”,改變瞭戰國時代的戰爭形態,以騎兵配合的大軍團作戰成為主流。漢帝國初期,因為騎兵短缺,被北方的匈奴單於長期欺壓,不得不女人換和平。而到漢武帝時,強大的漢軍鐵騎終於不再懼怕馬上民族的彪悍,衛青、霍去病重創匈奴,使得他們“失我祁連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婦女無顏色”。到東漢時代,大將軍竇憲用騎兵軍團徹底擊垮瞭匈奴,燕然山刻石記功,使得匈奴大部西遷。魏晉時期,隨著“五胡亂華”的民族大融合,促成瞭甲騎具裝興起,開始瞭重裝騎兵的時代。而正是利用被稱為“玄甲兵”的重裝騎兵的威力,唐太宗李世民最終掃平群雄,威壓四方,開創瞭盛唐的“天可汗”時代。

  “來如天墜,去如電逝”

  輝煌年代的騎兵

  在人類歷史上,騎兵創造瞭一個個傳奇:

  公元200年,在官渡之戰中,曹操親率以騎兵為主的五千人,乘夜入袁紹占區,燒毀袁紹屯糧的烏巢,從而扭轉戰局,大敗袁軍,成為北中國霸主;

  公元817年,唐中興名將李愬,率領騎兵頂風冒雪,“疾馳百二十裡”,夜襲蔡州,生擒叛亂的淮西節度使吳元濟,“雪夜入蔡州”一舉奠定瞭大唐的“元和中興”;

  公元1171年,在中東蒙吉薩,年僅16歲的耶路撒冷國王鮑德溫四世用不足500名騎士以及三千步兵,大敗率領著精銳馬木留克軍團的穆斯林英雄薩拉丁,殲敵人數竟達三萬之多;

  公元1560年,日本戰國時代的軍神上杉謙信,在出陣關東之時,面對小田原北條氏的三萬五千大軍,親自率二十三騎沖陣,北條軍竟然望風披靡,全軍潰敗……

  傳奇中的傳奇,無疑是在十三世紀橫行世界的蒙古鐵騎。天才的軍事傢成吉思汗,將騎兵戰術發揮到瞭極致,“百騎環繞,可裹萬眾;千騎分張,可盈百裡”,堅韌強悍的戰力加上神鬼莫測的謀略,讓蒙古騎兵成為當時幾乎所有國傢的噩夢。南宋時期的徐霆對蒙古軍閃電般的戰術用“來如天墜,去如電逝”來形容,而歐洲人則生動地描述道:“起初,隻是地平線上三三兩兩的黑點,但瞬間,他們已經如黑色的旋風般呼嘯沖到你的眼前瞭。”從斡難河開始,帝國鐵蹄相繼踏過黃河、錫爾河、阿姆河、底格裡斯河、幼發拉底河、伏爾加河、多瑙河和長江。一個崛起時人口不過百萬的民族,幾乎征服瞭當時已知世界的三分之二,達到瞭冷兵器時代武力擴張的極限。

  “勿言年齒暮,尋途尚不迷”

  淡出歷史的傳奇

  直到近代,由於火器的大規模運用,騎兵的輝煌逐漸走向黯淡,一次次在火槍巨炮的撕咬下無奈地成為戰場上的犧牲品。清帝國用巨炮擊碎瞭準噶爾汗國重建蒙古帝國的夢想;俄羅斯用火器征服瞭北亞和中亞的蒙古後裔;拿破侖率領法國遠征軍輕易地擊敗瞭曾經擊敗過蒙古軍的埃及馬木留克騎兵軍團;而英法聯軍在中國北京的八裡橋,面對僧格林沁率領的“勇氣鎮定著稱”的蒙古馬隊,用“強壓火力”將其變成瞭一堆堆殘缺不全的屍體。

  及至速射武器和機械化部隊出現之後,騎兵幾乎成為悲劇的代名詞。最為著名的戰例,是二戰時納粹德國閃擊波蘭:在1939年9月1日的克羅加提戰鬥中,英勇的波蘭騎兵為瞭保傢衛國,奇襲德軍,雖然造成瞭德軍一時的混亂,但很快便在重機槍的掃射下損失慘重,波蘭騎兵的兩位指揮官全部戰死。而不過17天後,波蘭全境便宣告淪陷。

  “騏驥馬不試,婆娑槽櫪間”,曾經縱橫戰場,傲視群英的騎兵終於被時代遠遠甩在瞭後面,再快的駿馬也無法趕上歷史的車輪。不過,“勿言年齒暮,尋途尚不迷”,騎兵雖已遠去,但騎兵的精神與戰術卻成為人類永恒的財富。就如代表著世界軍事現代化最高層次的美國,至今仍保留著第一騎兵師和第七騎兵師的番號,這並非是因為習慣,而是為瞭銘記和傳承。

相關閱讀推薦:

盤點歷史上十大騎兵戰天才:古代十大騎兵戰專傢

為什麼近代化的騎兵,即便沒有火器也無敵於天下?

胸甲騎兵:拿破侖戰爭時代用來改變戰局的大殺器

夥伴騎兵:這個世界上再強的兵種也需要夥伴

哥薩克騎兵:俄羅斯一支能被稱為龍騎兵的強悍騎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