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北大男生和清華男生的不同的短信

  上課的區別:

清華男生有課必上,逢座必占:“這個學期泛函難啊!過不瞭,系裡肯定不給我學位!”

北大男生聽瞭二十分鐘,悵然推門而出:“夕陽無限好,隻是近黃昏!他的觀點明顯不如以往新銳瞭!”然後去四教操場上讀詩。

  帥哥的區別:

放眼望去,清華男生都很清爽,像甜脆小蘿卜,透著單純透著呆。

北大男生略顯憔悴,略顯滄桑,寂寞難言。



  假期的區別:

清華男生:“我想回去看爸爸媽媽!還有,老天保佑我在火車上遇見一個美女!”

北大男生:“扶貧!社會實踐!看武俠!喝酒買醉……”

  老師的區別:

清華男生辛辛苦苦給老師幹活,“周末去給老師搬傢呀!”“是!”

北大男生拿著導師的招牌出去虛張聲勢:“你看,我的恩師可是某某劇作傢的資深研究學者!我幫你完成這個劇本,太容易瞭!”

  兄弟的區別:

清華男生老實巴交,見到同性就喊“兄弟”。

北大男生自負矜持,同寢四年還是習慣直呼其名。

  情書的區別:

清華男生靦腆地說:“你就別逼我寫情書瞭!還不如多寫幾個方程式。”

北大男生在女生樓門前失魂落魄地唱“onlyyou”,差點讓樓長給毆打瞭一頓。

  打工的區別:

清華男生心花怒放:“賺錢原來這麼容易呀!我完成這個項目,就有一萬塊白花花的銀子瞭!”

北大男生意猶未盡:“有沒有搞錯?文章明明是我寫的,怎麼他的名字反而排在我前面?還有,稿費再加二百行不行?”

  網絡的區別:

清華男生:“faint!網又斷瞭,叫我怎麼活?教育網怎麼搞的!”

北大男生:“心外無掛礙,何必惹塵埃!愛斷不斷!呸!”

  女生的區別:

清華男生從一進校園就背熟“清華女生十回頭”。

北大男生則對著未名湖感慨“亂花漸欲迷人眼,莫待無花空折枝”。

  食堂的區別:

清華男生:“我今天在食堂裡吃瞭一個饅頭,真是又大又好吃!”

北大男生回去寫瞭一篇文章:論硬饅頭與法西斯之淵藪。

  澡堂的區別:

清華男生:“澡堂好擠呀!校長,您那個萬人大澡堂什麼時候竣工呀?”

北大男生:“我們的澡堂在一樓,女生的澡堂在二樓,好幾次我都在門口遇見她,哎呀,真是‘轉眄流精,光潤玉顏,華容婀娜,令我忘餐!’”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