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國對付個秦國失敗:群體的力量有時不可靠

  勒龐的《烏合之眾》描述瞭他對於“群體”的恐懼,當人聚集成“群體”時,會產生摧毀性的力量,狂暴得無可抵擋,還特有理想,絕不計較私利。這種特征讓勒龐在皮袍下瑟瑟發抖,不知道怎麼才能和“群體”對抗。

  他思索的這個問題在中國早就被解決瞭,並且有實戰經驗,並被記載在《戰國策》裡。秦昭王的時候,因為秦國越來越強大,經常侵略周邊國傢,天下英雄都聚集到趙國準備集合成“群體”進行一項有理想的事業——合縱抗秦。眼看著“群體”的強大力量就要顯現出來瞭,秦昭王盡管沒寫過《烏合之眾》,但也像勒龐一樣瑟瑟發抖。這時范雎——一個比勒龐更偉大的心理學傢和社會學傢跳瞭出來,跟秦王說:“大王不必擔心,我能讓‘群體’立刻土崩瓦解。”

  他先建立瞭一個模型來解釋:“請大王看看大王的狗,現在睡著的都好好睡著,站著的都好好站著,走著的都好好走著,停著的都好好停著,彼此之間沒有任何爭鬥。可是隻要在它們之間丟下一塊骨頭,所有的狗都會立刻跑過來,齜牙咧嘴露出一副兇殘相,互相爭奪,亂咬亂叫。這是什麼道理呢?因為所有的狗都起瞭爭奪的意念。”

  根據這個模型,秦昭王采取瞭措施,讓范雎用車載著美女樂隊,帶著五千兩金子,到趙國的武安大擺宴席,然後把金子送給英雄們。第一批金子送完,又追加瞭五千兩,第二個五千兩還沒送完,“群體”就瓦解瞭,英雄們像狗一樣互相爭奪起來,有理想的事業沒開始就結束瞭。心理學傢和社會學傢范雎對抗“群體”的辦法——讓他們恢復成個體。而做到這一點,隻要一個“利”字就夠瞭。‘

  理論指導實踐啊,光憑經驗是不行的。社會活動傢蘇秦就不明白這一點,鉆研不夠深入,結果釀成瞭悲劇。

  蘇秦是個有理想的人,盡管歷史上對他評價不高,但我仍要說,他是個有理想的人,因為他竟然相信,人們是可以為一個共同的目標走到一起來的。

  在深入研究過國際形勢之後,蘇秦為齊楚燕韓趙魏六國制定瞭合縱抗秦的戰略,這是那個時候唯一可以保存六國避免被強秦吞並的辦法。他還成功地說服瞭六個國君采納他的主張,走出瞭成立六國合作組織的第一步。個體集合成群體,力量是會呈幾何倍數增長的,這一點,他很瞭解。但他不知道的是,一個“利”字輕輕掃一下,集體竟然可以那麼輕易地恢復成個體。

  六國合作組織生效十五年後,秦國私下與齊、魏結盟,相約攻打趙國。因為有過一些新仇舊恨,並有眼前利益的吸引,兩國輕易地答應瞭,從此合縱聯盟解散;燕國國君去世,喪事期間國力減弱,相鄰的齊國就趁機出兵奪瞭燕國十座城,共同體受到更大的重擊。蘇秦跑東跑西地拆補,費盡口舌,理想主義的理由在爭取實利的現實面前毫無說服力,隻能用更精密的利益計算來對付各國的利益計算,而這種做法雖然取得暫時的成功,卻讓那些自以為聰明的人感受到面對更聰明的人的恐慌,他們開始排斥他。

  他終於死在表忠心給那些懷疑者看的過程中。在過瞭幾年狼狽不堪的生活之後,現實無情地嘲笑瞭他,讓他知道他的理想看似堅固宏大,卻不堪一擊,在各國自己的小算盤啪啪的響聲中,“成為集體”像個笑話一樣荒謬。

  他死後,他的兩個弟弟——蘇代和蘇厲成名、發財,且得到善終。和蘇秦不同的是,他們完全瞭解各人、各國各顧其利的現實;他們沒有理想,從不打算讓大傢共同奔小康;他們沒有原則,誰招標就為誰做方案,於是賺瞭大把鈔票。就這樣,大傢還都覺得他們是厚道人,他們獲得瞭比蘇秦好得多的名聲。

  所以“群體”這種東西,真的沒有多麼厲害,各懷鬼胎的個體像一個個互有排異反應的細胞一樣,稍微催化一下就能開始作用,隻要你選對催化劑。

相關閱讀推薦:

秦為什麼能滅六國:變法後的人才儲備

秦始皇並沒有統一天下:滅六國卻還有衛國

六國精銳女兵大比拼:以色列女兵盡顯男子氣概

揭秘:名將王翦幫秦始皇統一六國背後的秘密條件

漢奸軍閥張敬堯命喪六國飯店:王天木初顯兇名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