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太宗時期重臣岑文本:謙謹孝悌的李恪黨核心

  岑文本(公元595年-公元645年),字景仁,唐朝宰相,南陽棘陽人。祖父名善方,仕蕭察,吏部尚書。父名之象,隋末為邯鄲令。曾被人誣陷。岑聰慧敏捷,博通經史。他善於文詞,《新唐書·藝文志》著錄其文集60卷,已散佚。《全唐文》錄存其文20篇,《全唐詩》錄存其詩4首。

  早年經歷

  岑文本十四歲時到司隸為父訴冤,辭情激昂懇切,召對明辯。其父冤獄得以昭雪。文本“由是知名”。

  公元618年(大業十四年),簫銑在荊州稱帝,聘任岑文本為中書侍郎,負責起草文告。公元621年(武德四年),唐軍圍荊州,文本勸簫銑投降。河間王李孝恭平定荊州,軍中將士都想大肆搶掠,文本勸李孝恭說:“自從隋朝無道,群四海延頸盼望好的君主,現在簫氏君臣、江陵父老,決計投降者,實希望去危就安。王爺一定要縱兵搶掠,誠非鄙州從苦難中獲得重生之意,也怕長江、嶺南的人,向化之心受到沮喪。”李孝恭認為說得很對,立即下令禁止搶掠。於是江陵城中井然有序,秋毫無犯。南方各州縣聞訊,皆望風歸順。文本先後被任用為荊州別駕、行臺考功郎中。

  公元627年(貞觀元年),岑文本被任命為秘書郎。先後上《藉田頌》、《三元頌》,文辭甚美,才名大震。後由李靖推薦,被提拔為中書舍人。初,武德中,詔誥及軍國大事的文稿皆出於顏師古之手,而岑文本才思敏捷超過他。中書侍郎顏師古被免職後,任命岑文本為中書侍郎,專門掌管機密文件。公元637年(貞觀十年),他參與撰寫的《周史》完成,被封為江陵縣子。該書的史論多出自岑文本之手。



  上書言事

  公元638年(貞觀十一年),岑文本上書說:

  臣聞創撥亂之業,其功既難;守已成之基,其道不易。故居安思危,所以定其世,有始有終,所以隆其基。今天雖億兆人民平安無事,四方安寧,既承篷亂之後,又接凋敝之餘,戶口減損尚多,田疇墾避猶少。覆蓋之恩顯奇,而瘡痍尚未恢復;德教之風普及,而資產屢空。就以古人種樹打比喻,年代久遠,則枝葉繁茂;若種之日淺,根本未固,雖給它培植厚土,暖之以春日,一人搖動它,必定枯槁。今天的百姓,頗類於此。常加葆養,則日漸繁衍生息;突然征發徭役,則隨之而來的是經濟凋耗。凋耗既甚,則人不聊生;人不聊生,則怨氣充塞;怨氣充塞,則離叛之心生。故帝舜說:“可愛非君,可畏非人。”孔安國解釋說:“人以君為命,故可愛;君失道,人叛之,故可畏。”孔夫子說:“君猶舟,人猶水,水可以載舟,亦可覆舟。”就是古代賢明君王,雖休勿休,日慎一日的道理所在。

  陛下覽古今之事,察安危之機,上以社稷為重,下以億兆為念。明選舉,慎賞罰,進賢才,退不肖。聞過即改,從諫如流,為善在於不疑,出令期於必信。頤神養性,省打獵遊玩之娛;去奢侈節儉,減工役之費。秀靜園內,而不求辟土;把弓箭收藏起來,但不要忘記武備。

  當時,魏王泰寵冠諸王,大修第宅,岑文本以為奢侈之風不可長,便上疏極力說明節儉的重要意義,對魏王泰的奢侈揮霍要有所抑制。太宗稱贊他的意見,遂賜帛三百段。貞觀十七年,加銀青光祿大夫。

  謙謹孝悌

  岑文本雖然官高祿厚,但他卻認為自己仍是一介書生,侍奉老母以孝聞名,撫育弟侄恩義甚誠。唐太宗稱贊他“弘厚忠謹,吾親之信之”。當時,晉王李治新立為皇太子,許多名士兼任東宮官職,唐太宗也想讓岑文本兼任東宮一個官職,但他一再拜謝說:“臣以平庸之才,早已超過瞭本分,守此一職,猶懼不能勝任,豈能再忝東宮的官職,以速遭時謗。臣請一心侍奉陛下,不願再希望東宮的恩惠。”太宗隻好作罷,但要他每隔五日去東宮一次,皇太子以賓友之禮待他。貞觀十八年,被任命為中書令。一般人升官則喜,他卻面帶憂色。他的母親感到奇怪,問他為什麼,他回答說: “非勛非舊,過度承受寵榮,責重位高,所以憂懼。”親朋好友聽說他升瞭官,都前來慶賀,他卻說:“今受吊,不受賀”。有人勸他多置些田產,他嘆道:“南方一平民,徒步人關,往日的希望,不過秘書郎、一縣令罷瞭。而無汗馬之勞,隻因文墨致位中書令,這也到瞭極點瞭。承受俸祿之重,使我恐懼已經很多瞭,怎麼還能再談置買田產呢?”

  岑文本在中央重要崗位上任職,擔負重任,賞賜豐饒,凡有財物出入,都讓他的弟弟岑文昭管理,他一無所問。文昭當時任校書郎,多交結輕薄之徒,唐太宗聽說瞭很不高興,曾從容地對文本說:“卿弟過多交結,恐累卿,朕將出之為外官,如何?”岑文本回答說:“臣弟幼年喪父,老母特別專念,不想讓他連宿兩夜離開其左右。若今外出,母必憂愁憔悴,倘若沒有這個弟弟,也就沒有老母瞭。”他一邊說一邊流淚抽泣。太宗同情他的愛母之心,沒有把他的弟弟調出京都。隻召見岑文昭嚴加誡約,終無過失。

  病卒遼東

  唐太宗將伐遼東,所有的謀劃,都委托岑文本辦理。公元645年(貞觀十九年),岑文本從太宗征遼東,因其“受委既深,神情頓竭,言辭舉措,頗異於平常”。唐太宗見瞭十分擔心,對左右說:“文本今與我同行,恐不能與我一同返回。”及至幽州(今北京市),得瞭暴病,太宗親自前往探視,流著眼淚安撫他。不久病卒,享年五十一歲,贈侍中、廣州都督,謚憲,陪葬昭陵。

相關閱讀推薦:

唐太宗第三子吳王李恪妻室都有哪些?

李世民為何不用李恪做太子?

揭秘:唐太宗想立李恪為太子的殘酷真相是什麼?

唐太宗待遇最差的兒子吳王李恪結局怎麼死的?

揭秘:吳王李恪的女兒信安縣主為什麼42歲才出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