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詩寫的太好而丟性命的古代名人:蕭觀音薛道衡

      大遼皇後蕭觀音

  蕭觀音(1040—1075),遼道宗耶律洪基的第一任皇後,父親蕭惠(遼興宗母親蕭耨斤的弟弟),遼代著名女詩人。相貌穎慧秀逸,嬌艷動人,個性內向纖柔,很有才華,常常自制歌詞,精通詩詞、音律,善於談論。她彈得一手好琵琶,稱為當時第一。蕭觀音的這種才華與遼國的風俗習慣便格格不入,再加上她個性內向纖柔,對於馳馬射箭,動輒鮮血淋漓的場面無法適應,便註定瞭她的人生悲劇。契丹人都保持著尚武的習俗 ,喜歡打獵,遼道宗時常騎著號稱“飛電”的寶馬,瞬息萬裡,出入深山幽谷,這天蕭觀音陪著丈夫出獵,豪氣勃發,漫聲吟道:威風萬裡壓南邦,東去能翻鴨綠江;靈怪大千俱破膽,那教猛虎不投降。借打獵為題,表現出雄心萬裡,威震四方,遼道宗大為高興,當即把那個地方命名為伏虎林。蕭觀音對遼道宗不顧死活的狩獵活動十分擔擾,常常諫勸遼道宗停止田獵活動,遼道宗正是樂此不疲,那裡聽得進婦道人傢的嘮嘮叨叨,為瞭眼不見心不煩,漸漸疏遠瞭蕭觀音,蕭觀音從此深宮孤寂。在百無聊賴中,她希望以一曲《回心院詞》打動丈夫的心。

  《回心院詞》

  第一首寫蕭觀音督促宮人打掃宮殿:掃深殿,閉久金鋪暗;遊絲絡網空作堆,積歲青苔厚階面。掃深殿,待君宴。

  第二首寫擦拭象牙床:拂象床,憑夢借高塘;敲壞半邊知妾臥,恰當天處少輝光。拂象床,待君王。

  第三首寫更換香枕:換香枕,一半無雲錦;為使秋來輾轉多,更有雙雙淚痕滲。換香枕,待君寢。

  第四首寫鋪陳錦被:鋪繡被,羞殺鴛鴦對;猶憶當時叫合歡,而今獨覆相思魂。鋪翠被,待君睡。

  第五首寫張掛繡帳:裝鄉帳,金鉤未敢上;解除四角夜光珠,不教照見愁模樣。裝繡帳,待君眠。

  第六首寫整理床褥疊錦茵,重重空自陳;隻願身當白玉體,不願伊當薄命人。疊錦被,待君臨。

  第七首寫弛張瑤席:展瑤席,花笑三韓碧;笑妾新鋪玉一床,從來婦歡不終夕。展瑤席,待君息。

  第八首寫剔亮銀燈:剔銀燈,須知一樣明;偏使君王生彩暈,對妾故作青熒熒。剔銀燈,待君行。

  第九首寫點燃香爐:爇薰爐,能將孤悶蘇;若道妾身多穢賤,自沾禦香香徹膚。爇薰爐,待君娛。

  第十首寫彈奏鳴箏:張鳴箏,恰恰語嬌鶯;一從彈作房中曲,常和窗前風雨聲。張鳴箏,待君聽。


  《回心院詞》情致纏綿,蕭觀音叫宮廷樂師趙惟一譜上音樂。趙惟一殫精慮智,把《回心院詞》發揮得淋漓盡致。一支玉笛,一曲琵琶,蕭觀音與趙惟一絲竹相合,每每使聽的人怦然心動,後宮盛傳她兩人情投意合,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又利用那紛紛謠琢,惡意中傷,有意陷害蕭觀音。遼道宗醋勁大發,勃然大怒。認定蕭觀音與伶官趙惟一私通,敕令蕭觀音自盡,趙惟一凌遲處死。蕭觀音請求再見道宗一面競不獲準,她對道宗的一片思念落得個三十六歲自盡而死。

  隋朝大夫薛道衡

  薛道衡(540-609年),字玄卿,隋前期有名的詩人,被推為隋代最偉大的作傢。其祖父薛聰,父孝皆好文學。道衡六歲而孤,專精好學,十三歲能講《左傳》,見鄭國子產相國有功,遂作《國僑傳》,其文詞精彩,人人稱贊之,其後才名顯露。隋文帝楊堅滅周後,道衡被授內史侍郎,加上儀同三司。薛道衡從少時就是一個用心於文章字句之間的人,他喜歡在沉靜中構思,史稱:“道衡每至構文,必隱坐空齋,踢壁而臥,聞戶外有人便怒,其沉思如此。”尤其長於詩作,比如他的《出塞詩》一首:“絕漠三秋幕,窮陰萬裡生。寒夜哀笛曲,霜天斷鴻聲。”詩中有一種邊地的悲論情調,而又彌漫著一股粗獷壯大之氣,體現瞭北朝文風的特點。同時,薛道衡因多次出使江南陳朝,受南方文風的影響也較深,比如他的《昔昔鹽》一詩,辭采絢麗,對仗工整,描寫鋪排,極為細膩,其中“暗牖懸蛛網,空梁落燕泥”一句,為千古吟誦的名句。當時,薛道衡的詩名就極著,《隋書》講:“江東雅好篇什,陳主猶愛雕蟲,道衡每有所作,南人無不吟誦焉”。文風極盛的南方都很推崇道衡的詩作,可見其成就之高。但遺憾的是,這樣一位風流才子,卻生活在隋煬帝的統治之下。

  隋煬帝荒淫無度,同時是個極其自負的人,他曾對別人說,“別人總以為我是承接先帝而得帝位,其實論文才,帝位也該屬我。”他的內心如此狹隘,怎麼能容得下薛道衡呢?難怪他在殺瞭薛道衡後還說:“看你還能再作出‘空梁落燕泥’否!”


  事隔不久,隋煬帝又寫瞭一首《燕歌行》,命大臣做和。大傢都學乖瞭,才子王胄偏不信邪,一句“庭草無人隨意綠”,把隋煬帝的臉都氣綠瞭。沒過多久,王胄也“因故”上瞭斷頭臺。

相關閱讀推薦:

揭秘:因寫色情詩詞被皇帝下令處死的皇後蕭觀音

遼道宗皇後蕭觀音蕭皇後寫“黃詩”獲罪

遼道宗耶律洪基皇後蕭觀音簡介 遼代女詩人蕭觀音

揭秘遼國才女皇後蕭觀音:皇後蕭觀音怎麼死的?

蕭後蕭觀音哪個朝代的?歷史上蕭觀音怎麼死的?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大唐才子劉希夷

  劉希夷 (約651年-約680年),唐朝詩人。 一名庭芝,字延之(一作庭芝),漢族,汝州(今河南省汝州市)人。有兩句詩,大傢都很熟悉:“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這是唐朝詩人劉希夷《代悲白頭翁》詩中的詩句。沒想到,劉希夷為瞭這兩句詩,竟賠上瞭自己的生命。

  《代悲白頭翁》

  洛陽城東桃李花,飛來飛去落誰傢?

  洛陽女兒惜顏色,行逢落花長嘆息。

  今年落花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

  已見松柏摧為薪,更聞桑田變成海。

  古人無復洛城東,今人還對落花風。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紅顏子,應憐半死白頭翁。

  此翁白頭真可憐,伊昔紅顏美少年。

  公子王孫芳樹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祿池臺文錦繡,將軍樓閣畫神仙。

  一朝臥病無相識,三春行樂在誰邊?

  宛轉峨嵋能幾時?須臾鶴發亂如絲。

  但看古來歌舞地,惟有黃昏鳥雀悲。

  劉希夷25歲中進士,但沒有做官就被人害死瞭,死時還不到30歲。他為什麼被人害死呢?是誰害死他呢?據資料記載,兇手就是劉希夷的舅舅宋之問。宋之問也是初唐詩人,唐高宗上元二年中進士,官至考功員外郎,唐中宗時選為修文館學士。但宋之問人品卑劣,醜行不少,為世人所不齒。對於劉希夷的被害,宋代王讜在《唐語林》卷五中有記載。他說,劉希夷寫罷此詩以後,還未對外示人,就被宋之問看到瞭。宋之問對“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兩句十分欣賞,要求劉希夷將這兩句詩送給他,作為他的作品,理所當然地被劉希夷拒絕瞭,致使宋之問“大怒”,遂“以土囊壓殺之。”(土囊,即裝土的佈袋。)為瞭兩句詩,宋之問竟對外甥下此毒手,表現瞭一個盜名竊譽、巧取豪奪者的醜惡嘴臉,其歹毒和兇殘是常人難以想象的。當然,殺人者也沒有好下場。唐睿宗即位後,由於統治階級內部的矛盾鬥爭,宋之問被流放欽州(今廣西欽州、靈山一帶),後又賜死於桂州(今廣西桂林地區),時年56歲。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