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王姬發的妻子是誰?周武王姬發的王後邑薑簡介

  武王姬發的妻子是誰?周武王姬發的王後邑薑簡介

  邑薑,生卒年不詳,薑姓,齊太公呂尚之女,周武王姬發的王後,周成王姬誦、唐叔虞的母親。

  據傳她懷成王的時候,“立而不跂,坐而不差,獨處而不倨,雖怒而不詈,胎教之謂也。”山西太原的晉祠就是供奉的唐叔虞和邑薑。

  邑薑,薑姓,齊太公呂尚之女。周朝開國之君周武王姬發的王後,周成王姬誦、唐叔虞的母親。

  據傳她懷成王的時候,“立而不跂,坐而不差,獨處而不倨,雖怒而不詈,胎教之謂也。”山西太原的晉祠就是供奉的唐叔虞和邑薑。

  邑薑是商周之交一個光彩照人的女性形象。有關她的身份,《左傳·昭公元年》說:“當武王、邑薑方震大叔,夢帝謂己:‘予命而子曰‘虞’,將與之唐,屬諸參,而繁育其子孫。’及生,有文在其手,曰:‘虞’。遂以命之。及成王滅唐,而封大叔焉。故參為晉星。”

  《史記·晉世傢》裡說得更為詳細:“唐叔虞者,周武王子,成王弟。初,武王與叔虞母會時,夢天謂武王曰:‘予命汝生子名虞,餘與之唐。’及生子,文在其手,曰:‘虞’。故遂命之曰‘虞’。武王崩,成王立,唐有亂,周公誅滅唐。成王與叔虞戲削桐葉為圭,以與叔虞曰:‘以此封若。’史佚因請擇日立叔虞。成王曰:‘吾與之戲爾。’史佚曰:‘天子無戲言。言則史書之,禮成之,樂歌之。’於是遂封叔虞於唐,唐在河、汾之東方百裡。故曰唐叔虞。”


晉祠的邑薑塑像

  周武王王妃

  以上兩項史料足以說明,邑薑是周武王的王妃,並為武王生瞭晉國的開國君主唐叔虞。另外,坐落在今山西太原市西南的晉祠,仍保留有一座專為祭奠邑薑的宋代建築“聖母殿”,殿內聖母像為北宋天聖年間雕塑,已有瞭近千年的歷史。近見網上有稱邑薑另有大名為薑淑祥者,乃薑太公與其妻桃花女所生,可備一說。

  在商末周初,已經有瞭王妃和王後的明確區別。比如,《呂氏春秋》裡就說,殷朝的微子啟和紂王本是同母兄弟。然而,由於生啟時其母尚系次妃,而生紂時已為皇後。故“啟長而庶,紂幼而嫡”,還是讓紂繼承瞭大統。

  那麼,邑薑是否又有王後的身份呢?我們說,有的。請看《大戴禮記·保傅》篇裡的話:“周後妃任(孕)成王於身,立而不跂,坐而不差,獨處而不倨,雖怒而不詈,胎教之謂也。”


  對於“周後妃”的身份,王聘珍在《大戴禮記解詁》一書中明確註曰:“後妃,武王邑薑也。”王聘珍雖為清人,但所註應是其來有自。關於這一點,我們在下節還有進一步的討論,這裡,不妨先舉《論語·泰伯》裡有一段十分有名的話:

  武王曰:“予有亂臣十人”孔子曰:“才難,不其然乎!唐虞之際,於斯為盛。有婦人焉,九人而已。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侍殷,周之德,可謂至德也已矣!”對於這段話中的“有婦人焉”,北宋的理學大傢朱熹作註時,就是遵從的前人之說,認為所指的就是邑薑。並說在武王的十位“治亂”之臣當中,是“九人治外,邑薑治內”。還有其弟子蔡沈,在為偽《泰誓》作註時,采取的也是乃師的說法。總之,通過上述幾項史料可知,邑薑乃武王正妃或者說皇後,並生瞭太子誦(即成王)和唐叔虞,是無可懷疑的。

相關閱讀推薦:

太姒是誰?姬發、雷震子的母親太姒簡介

周武王姬發生平簡介 姬發是怎麼死的?

周武王姬發伐商紂的故事 周武王姬發怎麼死的?

周武王姬發死後誰繼位?周武王姬發有幾個兒子

西周王朝開國君主周武王姬發

分頁:1/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薑太公之女

  成書於西晉初年的《春秋經傳集解》裡說:“邑薑,晉之妣也。”杜預(公元222—284年)註:“邑薑,齊太公女,晉唐叔之母。”比杜預稍早的皇甫謐(公元215—282年),在他的《帝王世紀》也說:“武王妃(一作納),太公之女,曰邑薑。修教於內,生太子誦。”《帝王世紀》雖在宋以後陸續散佚瞭,但有幸的是上面這段話,在唐代的《藝文類聚》和宋代的《太平禦覽》裡都有轉引。也就是說,在魏晉至唐宋的人們心目中,邑薑確系薑太公之女。

  再往前追尋,我們可以看到在《史記·楚世傢》裡有一段記述,對上述說法提供瞭十分有力的支持,而這段記述又幾乎是脫胎於《左傳·昭公十二年》的一段對話。為瞭避免重復,請看《左傳》裡的這段對話:昔我先王熊繹與呂伋、王孫牟、燮父、禽父並事康王。四國皆有分,我獨無有。今吾使人於周,求鼎以為分,王其與我乎?”(右尹子革)對曰:“與君王哉!昔我先王熊繹辟在荊山,篳路藍縷,以處草莽,跋涉山林,以事天子。唯是桃弧棘矢以共禦王事。齊,王舅也。晉及魯、衛,王母弟也,是以無分,而彼皆有。今周與四國,服事君王,唯命是從,豈其愛鼎?”

  從楚和齊、晉、魯、衛等五國“並事康王”(公元前1020—996年)、“共禦王事”,到“周與四國,服事君王(即楚靈王 公元前539—529年),惟命是從”,正應瞭“五百年必有王者興”的話,暫且不去管它。我們要關註的是“齊,王舅也”。

  我們知道,呂伋乃是薑太公之子,《史記·齊太公世傢》裡說得十分清楚:“太公之卒,百有餘年。子丁公呂伋立。丁公卒,子乙公得立。”現在,我們又知道,呂伋有王舅的身份,沒有別的,隻能因邑薑為太公之女、武王之後、成王之母。以往,對於薑太公被“首封”於齊,人們看重的多是他“天下三分其二歸周者,太公之謀計居多”的功勞;現在看來,更深一層的原由,還在於他更有著國丈的地位。《蘇轍集》裡說的“成王之母邑薑,齊侯世受其祉;宣王之母申後,申伯亦賴其寵”,可謂這一分析的最好補充。周人“為親是用”。

  趣聞軼事

  邑薑懷第一個兒子周成王時,站立的時候不東倒西歪,坐著的時候端正嚴肅,說笑的時候不喧鬧,獨處的時候不隨地蹲坐,有瞭脾氣的時候也不隨便亂罵人。這些條例,說起來簡單,若非有極大的毅力和克制力,是很難貫徹到底的。而邑薑之所以如此重視胎教,很大的一個原因就是她對“母以子貴”這一權力中心的必然法則有著清醒的認識。

分頁:2/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