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屈死的劉封:一個“贗品兒子”的悲劇人生

  《三國演義》以描寫戰爭著稱,在爭奪漢中戰鬥中,劉備讓劉封出陣。曹操大怒,潑婦罵街道:“賣履小兒,常使假子拒敵!吾若喚黃須兒來,汝假子為肉泥矣!”劉封大怒,挺槍驟馬,沖向曹操。曹操所謂黃須兒,即曹操的兒子——歷史上著名將軍曹彰,憑戰勝攻取之功,被封為任城王。多年後,唐朝李淵之侄李道宗驍勇善戰,李淵也非常高興,道:“此我李氏黃須兒也。”當即封為任城王,以攀比古人。

  當然,曹操這樣說,無外乎為自己有這樣個兒子驕傲罷瞭,絕對沒想到劉備的“假子”,真的有一天會和“黃須兒”相逢。

  但是,歷史上就有巧合,一次,兩人真的狹路相逢,十合左右,劉封狼狽而逃,曹彰豈能放過到手獵物,想帶回傢給老爸長臉,帶著大兵隨後追趕,結果,進入伏擊圈,大敗而逃。

  原來,劉封也並不遜於勇冠三軍的“黃須兒”,其之敗退,乃策略而已。

  由此可見,劉封似乎還勝“黃須兒”一籌,不知此時,曹操還好意思擺出“黃須兒”嚇人不?


  1

  假子,用今天的話說,是幹兒子。然而,劉封又非劉備幹兒子,是直接過繼的,算不得贗品,以今天的話說,有繼承權。

  劉備收劉封時,在荊州,做南漂一族,寄人籬下,日子狼狽不堪。此時,已經四十二三,雖說兩個妻子,可相對三人,仍沒一個兒子。年過半輩的他急切地感到,自己應當有個接班人。原因很簡單,戰爭年代,刀劍無情,說聲死瞭就死瞭,自己那點班底得有人接受,革命大旗得有人舉起。關羽張飛和自己雖鐵,畢竟是下屬,到時兩人誰服誰?搞不好,這點小企業會煙消雲散。再說,傢業外姓,感情上終究難以接受。

  於是,收個兒子,就提到瞭劉備的記事日程。

  事情湊巧,進攻樊城後,劉備看中一個男孩,就是劉封。不過,當時不叫劉封,叫寇封,是樊城縣令劉泌的外甥,由於武藝很高,作戰勇敢,做瞭自己舅舅的警衛員。

  在進城儀式後舉行的宴會上,寇封緊緊跟隨舅舅,寸步不離。就在這時,廚師上菜,一片肉落在地上,寇封拾起,放進嘴裡吃瞭,一擺手,讓廚師下去。劉備很奇怪,問他落在地上的肉已經臟瞭,怎麼不扔瞭;對待廚師的失誤,為何不責罰。劉封回答:“身為將吏,應時時垂憐百姓,粒米片肉來之不易,棄之可惜。士卒廚役,終日勞累,偶有過失,安忍叱斥?”

  劉備一聽,擊掌稱善,拉過劉泌,有事相求。

  劉泌不知劉皇叔有何事相求,大惑不解。劉備告訴他,自己年近五十,膝下無子,遍觀身邊年輕人,無出令甥其右者。言外之意,想收寇封做兒子。

相關閱讀推薦:

劉備賜死幹兒子劉封是誰的主意?劉封怎麼死的

三國名士袁渙為何寧死不罵劉備?袁渙怎麼死的

劉備曾經十易其主?反復無常的劉備能算英雄嗎

劉備為何借荊州:劉備借荊州有借無還背後的隱情

揭秘:三國歷史上是何許人要聯合馬超反叛劉備?

分頁:1/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劉泌當然樂不可支,他知道,憑自己外甥的能耐,放在自己身邊,就廢瞭;跟著劉備,才能馳騁天下,笑傲江湖,橫刀怒馬,青史留名。於是,一口應承下來。當然,還得告訴寇封,寇封也答應瞭:自古英雄相惜,鐵定的規律。

  從此,寇封更名劉封,稱劉備為爹,騎上馬,拿上槍,隨劉備縱橫天下。以後的戰爭硝煙中,劉封的身影會在金戈鐵馬中時時閃現,像過去跟隨舅舅一樣,緊緊跟隨在劉備身邊。

  那時,是劉備創業最艱難的時代,這個小小青年,跟著大軍,是如何闖過長坂坡前刀槍劍戟的,是怎樣沖向赤壁戰火硝煙的,是如何在鐵血生死中蕩殺出來的?讓人難以想象。

  但有一點可以猜測,劉備當時是無法顧及到他的。因為,連自己結發妻子糜夫人,劉備都無法顧及,何況是他?

  那時,劉封十幾歲,還是個高中生的年齡。


  2

  劉封能獨擋一面,建功立業,是二十歲左右,按陳壽《三國志》道:“及先主入蜀,自葭萌還攻劉璋,時封年二十餘,有武藝,氣力過人,將兵俱與諸葛亮、張飛等溯流而上,所在戰克。益州既定,以封為副軍中郎將。”一位少年英雄,在蜀國將壇呼之欲出,並和諸葛亮、張飛並駕齊驅,儼然已將星燦然瞭。而此時,蜀國後期的主要將領,如魏延,還在劉備手下默默奮鬥;王平,還沒投降過來;薑維,要等若幹年後,才登上歷史舞臺。

  可以這樣說,劉封不死,蜀國後期政局可能改寫。至少,蜀國名將排行榜上,劉封將手屈一指,而非魏延。當然,這些都是假設。

  打下益州,劉備的目光,掃向漢中,又一次,劉封跟著劉備一塊兒出征。這時,關羽鎮守荊州,張飛另有他用,軍前先鋒,則是劉封和魏延。以公子之身,兼上將之任,蜀國隻劉封一人。劉封確實如《三國演義》中描述那樣,每戰先登,沖鋒陷陣,以至於曹操敗得心焦火燎,不顧身份,氣急敗壞大罵劉備:“常使假子出陣!”

  漢中攻下,劉封、魏延處於首功。為犒賞魏延,劉備大會群臣,拔魏延為督漢中鎮遠將軍,領漢中太守,成為和關張並列之人,給夠瞭身份,給夠瞭地位,也給夠瞭面子。

  至於劉封,沒有封賞。這可以理解,魏延是外人,劉封畢竟是傢人嘛。

分頁:2/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漢中打下,劉備決定,成都將作為未來首都,大軍即刻回防,但是,命令中一人除外,他不能回都享受勝利的喜悅,仍得鎧甲在身,馬不停蹄,向著更遠的戰場奔馳。這個人,就是劉封。

  當時,蜀將孟達進攻魏國上庸,久攻不下,劉備派劉封去統領孟達軍,做前線總指揮。劉封帶軍,艱難跋涉,溯漢水而上,與孟達合軍,改變戰法,隻圍不攻,把上庸困成餃子餡。他知道,此時曹操忙於內部事宜,一時半會兒無暇東顧。果然,上庸太守申耽支撐不住,舉起白旗,帶著隊伍乖乖投降。劉封趁此時機,一鼓作氣,又攻下瞭房陵,將漢中地界,向前延伸瞭很大一塊,給漢中打下一塊緩沖之地。

  為獎賞劉封,劉備馬上下令,提升其為副軍將軍,鎮守房陵、上庸一帶,成為瞭和關羽、張飛、魏延並列的地方大員。手握重兵,一呼百應,器宇軒昂,威震一方。

  劉封的事業,走到光輝的頂點。

  悲劇,在喜劇之後降臨。


  3

  給劉備當兒子,不是劉封的悲劇。但是,又恰恰是劉封人生悲劇的開始。

  劉封被收為兒子,是劉備先開口的,劉封並沒上交申請。當時,劉備部下,包括關張,也沒有意見。後來搖羽毛扇的諸葛軍師,也好像沒提出不同看法。原因無他:多個猛將多份力;再則,在曹操的輪番追擊下,劉備連妻子女兒都搞丟瞭,這個傢業,估計早晚得煙消雲散,大傢散夥。繼承人問題,實在不必考慮,也無考慮的必要。

  可是,風水輪流轉,赤壁一把火,一夜之間,劉備崛起,成為和曹操、孫權平起平坐的三巨頭,劉備手下文官武將眼睛就睜圓瞭,心裡也不平衡瞭:怎麼?我們辛辛苦苦,出生入死,打下這一片江山,就是為瞭這姓寇的小子?不服!

  劉備心裡,也打起瞭小九九。原來,劉封來到劉備身邊不久,劉備老樹發新枝,竟然生得一子,據他傳言,是自己妻子口吞北鬥懷孕的,一下子,把個剛出生的小毛孩子吹得神乎其神。

  其實,從名劉禪為阿鬥的那一刻起,劉封的繼承權已被剝奪。北鬥七星誕生的孩子不繼承傢業,誰有權繼承?

  那時,劉備也隻是想想,並沒把這事放在心上。畢竟,自己當時仍是流寇而已,無傢無業嘛。

  但是,打下益州,攻下漢中,事情就敏感瞭,就擺在劉備眼前,需要迫切解決瞭:把傢業交給劉封,不甘心;給劉禪,可對劉封無法交代,對外人也無法交代啊。

  劉備就是劉備,想瞭想,把球踢給臣下,悄悄搞起民意測驗:大傢看,我這位子給誰合適?大臣不傻,都搖頭,這是大王的傢事,自己做主吧。把球又踢瞭回去。隻有關羽很不高興,覺得應當站出來瞭,所以就說,劉封是義子,怎能承位?

  這話本身就矛盾,關羽把義子和兒子概念搞混,古代“義子”,是幹兒子,隻是形式上稱對方為父親,不需生活一起;過繼之子,就是兒子,雖無血緣,卻有繼承權。

  劉備聽瞭關羽的話,很高興,心說,還是關老弟理解我。於是,鐵下心來,把傢業傳給劉禪。對於劉封,實在沒辦法交代,就用一個法子,讓他馬不停蹄,去統領孟達,攻打上庸,遠遠離開權利中心——成都。

  這就是劉封去遠征的真實原因。

  也就是同一年,劉封攻下上庸,劉備做瞭漢中王。不久,劉禪被封為王太子,成為劉傢企業合法繼承人。

分頁:3/6頁  上一頁123456下一頁

  4

  世間人,都怕才能少瞭。可是,劉封呢,恰恰是才能突出,才走向瞭死亡之路。

  劉備是個英雄,對劉封的才能,他是賞識的,不然不會收為兒子,但那是過去,是白手起傢時,他希望有這樣一個得力臂助,幫自己打下一份傢業。

  可是,隨著形勢發展,漸漸地,劉封的才能讓劉備感到不安,甚至是威脅。這倒不是他害怕,他還有這種自信,能鎮住劉封的。可是,望望自己懦弱兒子劉禪,心裡就有點二乎瞭。

  自己一死,這個親兒子是那個疏兒子的對手嗎?答案顯然是否定。

  劉備在徒喚奈何之餘,悄悄找起劉封的茬子來。

  要找錯誤,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借口說來就來瞭:一件是孟達叛變,一件是關羽求救。

  孟達投降魏國,劉封有失察之責;其餘的,明顯屬於冤枉。

  孟達這人,首鼠兩端,先在劉璋部下幹事,幹膩瞭,秘密投靠劉備,幹起賣國求榮的勾當;在劉備手下當差,不久,又投到魏國懷抱;在魏國屁股還沒捂熱,又準備反水,接應諸葛亮北伐部隊,殺回馬槍。最終被司馬懿識破,丟瞭性命。這樣一個人,叛變是正常的;不叛變反而不正常。投降魏國後,他給劉封寫信誇耀:“若足下翻然內向,非但與仆為倫,受三百戶封,當更剖符大邦,為適封之君。”他投降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封侯晉爵,和劉封欺凌無關。如果說,孟達投降魏國,是劉封欺凌所致,那麼投降劉備,再降後主,又是誰欺凌的?


  無行軍閥作為,最不可信,可劉備就把這作為處死劉封的一條罪。實在難以服眾。

  不救關羽,更是小說傢言。《三國志》道:“關羽圍樊城、襄陽,連呼封、達發兵自助。封、達辭以山郡初附,未可動搖,不承羽命。”也就是說,此時,正是關羽圍攻樊城、水淹七軍、擒拿於禁、斬殺龐德的時候,正處於事業紅火時,讓劉封帶兵協助,劉封沒去,並非關羽走麥城之日,劉封沒救。

  再說,關羽勝利,固然神速;失敗,也電閃雷鳴,讓人防不勝防,連劉備也出乎意外,沒發一兵一卒支援,更何況劉封?就是想救,從上庸出兵,橫渡漢江,東吳人也不會坐視不管,作壁上觀的。

  劉封即使去瞭,上瞭戰場,在吳魏大軍夾擊下,去救雪崩一般的關羽,那點兵力也是杯水車薪,結果,隻會將自己的一點老本也搭入其中。

  關羽失敗,走麥城,被俘獲,最終為自己的驕傲付出生命的代價。劉備的事業,因為這而江河日下;捎帶著,在魏軍的反攻下,孟達投降,上庸、房陵得而復失。

  劉封最終孤掌難鳴,被迫撤軍,然後待罪回到成都。

  這,成為劉封致死的第二條罪狀。

  兩條罪狀,加在一起,隻有兩個詞:吹毛求疵,無中生有!

分頁:4/6頁  上一頁23456下一頁

  5

  三國時代,英雄輩出,也陰謀輩出。有位大師說,三國時代,是一個人力資源極力開發的時代,曹操、劉備、諸葛亮、周瑜,每一個都星光璀璨,當然,也謀略出眾。連粗魯的張飛,也會耍幾招心眼。

  這些謀略,說白瞭,就是如何保護自己,消滅敵人,就是陰謀。

  但是,在這些人中,劉封是個異數。一直,他都保持著一顆赤子之心,一顆純真之心,一顆從不懷疑別人之心,一顆以善良看待一切之心。

  陳壽評論:“劉封處嫌疑之地,而思防不足以自衛。”其實,劉封自始至終就沒防衛,他從不知道政治人物心理的險惡。

  從劉禪出生那天起,劉封的生命就已經充滿瞭悲劇。隨著劉禪地位的鞏固,他的危險一步步加深,可以這樣說,劉備不殺他,最終,諸葛亮也會殺他。魏延是個明顯的例子。


  房陵丟失前,孟達帶著魏軍反攻,給他送去一封勸降信,拋開孟達人格而言,這封信料事準確,讓人嘆為觀止。信中,孟達明確指出,劉封今日正處於一個危險境地:“仆揆漢中王慮定於內疑生於外矣:慮定則心固,疑生則心懼。亂禍之興作,未曾不由廢立之間也。私怨人情,不能不見,恐左右必有以間於漢中王矣。然則疑成怨間,其發若踐機耳。今足下在遠,尚可假息一時;若大軍遂進,足下失據而還,竊相為危之。”言外之意,漢中王把傢業讓給劉禪,至於你,已經受到懷疑,如果有人此時暗進一言,你死無葬身之地。現在,漢中王沒拿你開刀,因為你離得遠,握有兵權,一旦失敗,回到成都,必死無疑。

  不幸的是,後來事情的發展,與孟達所料如出一轍。

  劉封拒絕投降,兵敗之後,回到成都,被關進監獄。就在劉備徘徊在殺與不殺間時,諸葛亮輕搖羽毛扇,向劉備進言,“封剛猛,易世之後終難制禦,勸先主因此除之。”

  諸葛亮這人,這事做的實在不地道。

分頁:5/6頁  上一頁3456下一頁

  6

  處死劉封,劉備是矛盾的:劉封必死,從而給劉禪上臺掃清障礙;但是,他始終舉不起那把刀,畢竟,這孩子十幾歲起跟著自己,出生入死,戰功累累。

  劉封當時如果聽瞭孟達的,投降魏國,或者吳國,倒可能是劉備內心一個暗暗的願望。在三國,投降好像並非一件可恥的事,劉備這樣過,關羽也這樣過。黃權是劉備手下大將,跟隨劉備討伐孫權失敗後,被吳軍堵住歸路,隻有帶兵投降魏國。外人傳言,說劉備為此大怒,殺瞭黃權全傢,黃權說不可能,我知道漢王。

  果然,劉備不但沒殺黃權全傢,還很好地照顧他的傢人,道:“權沒負孤,奈何如此?”

  劉封如果投魏,劉備感情上接受不瞭,但內心卻輕松瞭:王位傳給劉禪,劉封可以不死,在他而言,最好不過。否則,他把劉封放在魏國邊境,實在沒有別的解釋。

  可是,劉封就是劉封,心地純潔如一張紙,他回來瞭,在刀槍劍戟中,在生死歧路上,一身憔悴回到劉備面前。殺死劉封,劉備痛苦,就是為此,他的心裡一定在說:“癡兒癡兒,天下那麼多條路,你這是何苦?”

  至於諸葛亮進言,有更深層次的原因。

  諸葛亮幾乎是中國文化的完人,可完人也是人,也有私心。他比劉備整整小二十一歲,以他的睿智,還有他在蜀中的政治地位,和劉備對他的重視程度,當然,還有劉禪的懦弱程度,他不可能不知道,劉備死後,蜀國中流砥柱將是他。

  諸葛亮和曹操有些相似,都富有智慧謀略,都有個人理想藍圖,都好攬權。不同的一點,是曹操兒子篡漢自立,諸葛亮兒子當瞭忠臣。

  所以,曹操成為奸雄,諸葛亮成瞭忠臣。

  諸葛亮不希望自己主政時,面前有個強大的宗室藩王掣肘,甚至來分權利一杯羹。後來的李嚴、魏延是這樣;當然,對待劉封,更是這樣。

  想想,劉備死後,以劉封的英武,還有他在軍中的聲望,一定會一呼百應,那時,會對諸葛丞相的權利結構形成怎樣的威脅,明眼人一看自知。

  蜀國兩個最高人物需要劉封死,所以,劉封不得不死。陳壽言,劉封是自殺的,以他的膽勇剛烈,大概是橫劍自刎吧。他死前長嘆:“恨不用孟子度之言。”意即悔恨沒聽孟達建議。但是,再給他一次生的機會,他會學孟達嗎?不會的,絕對不會!

  他真應該這樣感嘆:“假如有來生,請叫我寇封。”以他的純潔,毫無機心,生活在那樣一個圈子裡,是一個錯誤。最好的生活方式,對他而言,就是回到童年,在山野中放牧一群牛羊,唱著童謠,逍遙自在。

  三國,將會因為他而留下一片純真,也會更加豐富多彩,隻是苦瞭他,尤其是他那顆幹凈而纖塵不染的心,在死的那刻,該是如何的失望啊?否則,他不可能說出那句狠話。

分頁:6/6頁  上一頁456下一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