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北魏孝明帝元詡的皇後胡氏:臨朝聽政丟掉性命

  北魏孝明帝皇後胡氏臨朝聽政丟性命

  在北魏孝明帝元翊時期,後宮戰爭依然激烈。在各種明爭暗鬥中,孝明帝元翊的皇後胡氏最終取得瞭勝利。作為一個女子,她有著極強的政治抱負,她要為自己的政治目標努力,施展才華。但是,最終的結果是,胡氏連累瞭小皇帝和北魏的江山社稷,與他們一起沉入江中。

  自道武帝拓跋珪起,殺母立子,已經成瞭北魏王朝不能更改的“祖制”。每個皇帝即位後,都隻能上尊謚來懷念他的生母。唯獨胡氏誕下孝明皇帝元詡後,僥幸逃過瞭被殺的命運,並最終將一國政權抓在手裡,號令天下。但是,也恰恰在她身上,發生瞭北魏王朝列祖列宗一直以殺母立子來避免的事情:主少母壯,驕淫自恣!強盛富饒的赫赫北魏國,最終便亡於這一個僥幸沒有被殺的胡太後之手。

  世宗宣武帝元恪是孝文帝的兒子。由於皇叔元禧叛逆,使得他不再信任拓跋姓(元姓)的皇族,反而非常信任舅舅高肇。


  高肇的妻子是世宗的姑姑高平公主,高肇的侄女是世宗的皇後。所以,一時間,高肇權傾朝野。他結黨營私,誣陷北海王元詳和清河王元懌謀反,加這兩位王爺殺害瞭;又挑撥宣武帝對王族嚴加防范,像看囚犯一樣用重兵看守他們。高肇私下裡派宮人毒殺瞭皇後於氏。於氏的兒子年僅三歲,生病時高肇不讓醫官給他治,使得這位小王子不幸夭折。滿朝文武都對高肇又恨又怕。

  延昌三年(514),高肇主動要求率領大軍征伐蜀地,以提高自己的威信。

  胡太後是河州刺史胡國珍的女兒。她的姑姑是個很會講論佛經的尼姑,經常進宮為妃嬪們講經,與宮內的太監和嬪妃打得火熱。她還經常說自己的侄女美麗聰明,拜托太監向皇帝進言。

  世宗得知後,就把胡氏召進宮來,一看,果然伶俐聰俊,便封她為承華世婦。

  因為魏朝有“立太子殺其母”的舊制,宮內的嬪妃們都暗中希望自己能生王爺、公主,而不願意生太子。

  胡氏懷孕後,和她關系好的人都勸她想辦法流產。因為當時,世宗與皇後於氏僅有的兒子已經夭折,胡氏如果生男孩的話,肯定被立為太子。她不僅不害怕,反而在夜裡對佛祈禱: “皇帝必須要有繼承人!為皇上的千秋大業著想,我希望能生下太子。即使因此而被殺,也在所不辭!”

  懷胎十月,胡氏如願地生下皇子,世宗封她為充華嬪。

  此前,世宗的後妃們也曾為世宗生下兒子,但生下來不久,就都被高肇或他的侄女高皇後想辦法弄死瞭。

相關閱讀推薦:

北魏文明太後馮氏:穩定政權 垂簾聽政二十餘年

最窩囊的傀儡皇帝北魏孝靜帝:被高湛污蔑為謀反

北魏將軍朱榮篡位始末:如何殺死胡太後和小皇帝

北魏孝文帝改革背後的女人:守寡不安分的馮太後

歷史上鮮為人知的北魏八大柱國:西魏八大柱國由來

分頁:1/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皇帝雖然不知皇子們夭折的原因,但有瞭前車之鑒,再加上自己年歲漸長,所以對胡氏所生這唯一的皇子格外重視,倍加保護。他親自挑選乳母和保姆,精心選擇瞭宮殿專門養育這個皇子,而且嚴令:不許高皇後和胡氏去探望。

  建昌四年,三十三歲的世宗因病不治而亡。皇帝駕崩的消息一專出,大臣崔光、於忠、王顯等大臣擁立六歲的元詡為皇帝。

  此時,高皇後也在忙碌,她與左右商議,要依祖制殺掉小皇帝元詡的生母胡氏。崔光、於忠等人也知道這一祖制,因而早在提防,他們馬上派人把胡貴嬪藏瞭起來,並派兵嚴加守衛。高皇後找不到胡貴嬪,也隻能做罷。

  此時,高肇正擁重兵在外。崔光等大臣假傳高太後的詔喻,任命高肇錄尚書事。還以小皇帝的名義寫信向高肇告哀,懇請他率軍回朝。


  高肇平時雖然玩弄權術,但還不能算是陰謀傢。聽到世宗崩逝的消息後,他一味傷心,竟沒有做好任何應變的準備,一入皇宮,便小步跑到太極殿大哭起來。

  高肇沒有做應變的打算,不代表朝廷內沒有變數。此時,高陽王元雍與於忠等人已經埋伏瞭十幾個勇士。

  高肇舉哀禮畢,被太監引入到中書省的一間房裡。他還未來得及說話,十幾個勇士一擁而上,竟然把他活活地掐死瞭。

  除掉高肇後,高陽王元雍與於忠等人以皇帝名義下詔,宣佈瞭高肇的罪行,削除他的一切職爵。他們還對外宣稱高肇已自盡。晚上,派人把高肇的屍體從宮中運糞的偏門送回他的傢中。

  除掉高肇後,大臣們先尊胡貴嬪為皇太妃,又廢除高太後,將她遷到用來作冷宮的瑤光寺做尼姑。沒過多久,大臣們尊皇太妃胡氏為皇太後,並奏請胡太後臨朝稱制。

  胡太後剛剛開始臨朝聽政時,還不敢隨心所欲,她下達的旨意隻稱“令”,不敢稱為“詔”,她還讓群臣上疏時,稱自己為“殿下”。但沒過多久,她的野心就逐步膨脹起來,不僅改“令”為“詔”,還讓群臣在上疏時稱自己為“陛下”,她自稱為“朕”。

  胡氏掌權後下的第一個詔,就是封自己的父親胡國珍為安定公,加侍中官街。這算是她為進一步幹政扔下的探路石。見群臣沒什麼反應,胡氏又以“獨生子太小,不能親自祭祖”為由,想代天子行祭祀典禮。她問大臣崔光自己的想法是否可行。崔光馬上援引漢朝和熹太後鄧綏的故事,對胡氏的行為大為贊同。胡太後一聽非常高興。在大祭典禮上,她像天子一樣親自主持一切。

分頁:2/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胡太後一生敬佛,她命人興建瞭永寧寺。整座永寧寺非常奢華,寺中建有一座純金實心佛像,高達一丈八尺;還有十座和真人一樣大小的實心金像,以及兩座玉石巨佛。另外還建瞭九級浮屠,據說建浮屠時“挖地築基,深及黃泉。浮圖高九十丈,上剎復高十丈”。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夜風吹支浮屠的風鈴晃動,在十裡之外的地方都能聽到鈴聲。永寧寺的主佛殿宏偉高大,如同皇宮的太極殿一樣;南門非常巨大,如同皇宮的端門一樣;寺高建有上千間僧房,裝飾著珠寶玉器以及錦繡。正如史書記載“自佛法入中國,塔高之盛,未之有也。”

  由於胡太後崇敬佛法,許多百姓傢子弟剃度為僧,導致軍隊招不上兵士,從事生產的人也越來越少。大臣們多次進諫,但馮太後一直充耳不聞。

  胡太後給父親胡國珍封安定公本意是想讓父親享受榮華富貴,可沒幾年,她的父親就去世瞭。胡太後傷心之餘,又追封相國、太師,賜號太上秦公。還賜早已死去的母親為太上秦孝穆君,與父親合葬。

  諫議大臣張普惠提出,“太上”這個稱呼不能用於臣子身上,而且前朝的皇後、皇太後的生父沒有稱“太上”的。


  胡太後看到這份奏章後,召集王公大臣到自己的娘傢一起商議這件事。王公重臣們為瞭迎合太後,都沒有異議。於是,太後對上諫的張普惠說:“我所做的事事,是盡為人子子的考。卿之所奏,是盡為人臣子的忠。現在王公大臣們都已經同意,請你就不要再說什麼瞭。”這件事就這樣過去瞭。胡太氏又建瞭一座和永寧寺一樣壯麗奢華的寺廟,專門給她死去的父親祈福用。胡太後還派好多使臣與和尚到西域去求佛經,耗費錢財不計其數。

  這個階段的胡太後,雖然過分地尊崇佛法,小皇帝又一味地喜歡遊獵玩樂,但這一對母子還能聽得進臣子的進諫。張普惠等諫議大臣也常常上表,對時政得失進言。胡太後和小皇帝常常在宣光殿召見諫議大臣,對於王公親戚犯法,他們也能嚴責。

  後來,隨著胡太後把朝權攬於自己一人之手,做事開始無所顧忌。有一次,天文官秦稱天象有變,需要死一個貴人來對應這個天象。胡太後馬上想起被迫出傢為尼的高太後。她派人在夜裡把高太後殺掉,按埋葬尼姑的禮儀埋葬瞭她。

  胡太後有個親近的宦官叫劉騰。這個劉騰雖然不認字,但很善於揣測主子的心思,頗有些奸謀。太後感念他在先帝駕崩之時,曾保護過自己,便使他擔任侍中。劉騰在任上大肆收賄,賣官鬻爵。許多大臣上表彈劾,胡太後卻並不過問。

  北魏王朝國力強盛,雄立北方,和南朝長期往來貿易,西邊各附屬小國又連年進貢,因而府庫內十分充盈。

  有一次,胡太後去盛放絹佈的倉庫巡遊,見倉庫內絹匹堆積成山,便對隨行的臣子、嬪主等一百多人下令,讓他們按自己的力氣,隨意拿絹。隨行的人立即醜態百出,有的夾、有的扛,恨不得能搬回傢成百匹。尚書令李崇和章武王元融最貪,他們竟由於拿的絹太多,摔倒在地上起不來,一個人扭傷瞭腰,一人傷瞭腳,讓胡太後又好笑又生氣,讓衛士把這兩人拿的絹都收瞭回去,並把他們趕出瞭倉庫。這兩人因貪受傷的事被人傳為笑話。

分頁:3/8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在這些人中,隻有侍中崔光隻拿瞭兩匹絹。太後奇怪地問:“你為什麼取這麼少?”崔光回答說:“臣兩手隻能拿兩匹!”其人聽瞭都羞紅瞭臉。

  崔光也算是一代忠臣,但是他奉行明哲保身的原則,對胡太後濫殺、元義亂政等國事均采取“事不關已、高高掛起”的態度,不置一言。他在七十三歲的時候老死瞭。

  在胡後掌政初期,北魏王朝的國力達至極盛。這恰如一個人臨終前的回光反照。

  當時的宗室王親和貴臣都炫貴比富,一時風氣大盛。

  高陽王元雍富可敵國,他的宮室園圃和皇帝的不相上下。他傢僅僮仆就有六千之多,樂伎還有五百之眾。他出門時,儀仗衛士把路都擠滿瞭,他回來後則整夜整夜地宴飲歌舞,一頓飯就吃掉幾萬錢。


  尚書令李崇也非常有錢,和元雍的身傢差不多!但他是個吝嗇鬼,他常對人講:“高陽王一頓飯,夠我吃一千天的。”

  河間王元琛同樣非常有錢。他傢的馬槽都是純銀的;他府邸的窗戶上,王鳳銜鈴,金龍吐珠,絢美異常。他和諸王宴飲時,僅盛酒的器具就有水精鋒、瑪瑙碗、赤玉杯等多種花樣,全都是珍稀的瑰寶。有一次,他炫耀自己府上的女樂、名馬以及各種奇珍異寶,帶著諸王遍觀自己的府庫,金銀珠寶、綾羅綢緞,不可勝數。他對身旁的章武王元融說:“不恨我不見石崇,恨石崇不見我。”

  胡太後不停地營造廟觀,沒完沒瞭。她還讓各州郡都要興建五級浮圖。在她的這種帶頭作用下,洛陽城內,諸王、貴人、宦官、公主等一邊鬥富,一邊大興土木,建起瞭無數寺廟。令百姓苦不堪言。

  太後又常常設立齋會,給寺廟裡施舍大筆大筆的香油錢,動以萬計,使府庫日漸空虛。但她從沒有施惠給尋常百姓的舉措。世宗皇帝時,曾派宦官白整為孝文帝和文昭高後在龍門山開鑿瞭兩個石窟,都高達百餘尺。後來,胡太氏又派太監劉騰為世宗開鑿瞭一個石窟,花費瞭二十四年,用人工達到十八萬二千多人,竟然還沒有完工。由此可見,鑿佛開山修廟的耗費是何等巨大!

  比起其他的太後、女皇將臣子、和尚或無賴之徒充當男寵,胡太後可算是技高一籌。她見清河王元懌風儀俊美,竟然“逼而淫之”。這也是一大奇聞。事實上,元懌王爺並非是德行輕薄之人,他才能出眾,有文韜,禮敬士人,在當時很有威望。

  當時,掌管禁軍的領軍將軍是胡太後的妹夫元義,他和大太監劉騰都因賣官弄權而受過元懌申斥。這兩人因而懷恨在心,他們經過一番密謀後,派一個叫胡定的小太監到小皇帝那裡去誣陷元懌,說元懌派胡定毒殺皇帝,準備自己稱帝,還許諾事成後給胡定榮華富貴。

分頁:4/8頁  上一頁2345678下一頁

  小皇帝當時才十一歲,對此話信以為真。當夜,元義和小皇帝等人把胡太後關在永巷門內,他們則以太後名義把元懌騙入宮內秘密殺害。接下來,他們又詐稱胡太後生命,已下詔還政於皇帝。

  從此,胡太後被軟禁在北宮宣光殿,大太監劉膳自己親自掌管殿門鑰匙,連小皇帝都見不到太後。胡太後要吃沒吃,要穿沒穿,挨餓受凍,叫苦不迭,隻能暗自反悔自己養虎為患!

  從此,北魏朝政外由元義把持,禁宮內由劉騰統領,這兩個人胡作非為,權勢熏天。朝臣職務升遷,隻憑送禮多少而定!連元義的父親京兆王都開始倚仗兒子的權勢賣富弄權!他們還盤剝軍隊晌銀,與南朝走私貨物,欺男霸女,無惡不作。


  魏朝朝綱由此大亂,不僅民不聊生,甚至連守邊的將領中都有人或逃或降瞭南朝,皇族宗室裡的元正德、元法僧等人也相繼謀反,還有多地的胡人、豪強等開始造反,及至後來,邊防六鎮的軍民全都忍受不下去而紛紛造反。一時間峰煙四起,魏國大亂。秀容郡的乞伏莫於造反時,契胡部的酋長爾朱榮奉朝廷之命率兵討伐。當時,沒有人能夠想到,竟正是爾朱榮這個小小的部落奠長,會要瞭胡太後的命。

  523年4月,大太監劉騰因病而死。此時,元義已執政三、四年,他認為天下已經完全由自己掌控瞭,因而對胡太後的防范之心也漸漸松懈瞭。胡太後能偶爾與小皇帝見一面瞭。

  有一次,胡太後趁著與小皇帝見面的機會,心懷怨恨地對小皇帝說“要去嵩山當尼姑”,還抓起剪刀要自己落發。小皇帝連忙叫人拉住她,並苦苦哀求她。此後,小皇帝以防止母親落發出傢為名,使胡太後能與自己一同住在嘉福殿。母子倆住在一起,互訴近些年的苦楚,都覺元義十分可惡。

  小皇帝畢竟已年長瞭些,加上宮廷的復雜,使他早早學會瞭演戲。他假裝心無芥蒂地把母子之間的往來情狀一一講給元義聽,讓元義以為皇帝仍然是小孩子,對自己依然很寵信。

  525年2月,皇帝母子忽然下詔解除瞭元義的禁軍統師之職。這令元義大感不安。為穩住元義,小皇帝又下詔封元義為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尚書令、侍中、領左右等一系列虛銜。這才讓元義心中稍安,以為自己還是受皇帝寵信的。

  胡太後畢竟是個優柔寡斷的女人,元義又是她的親妹夫,所以她遲遲不肯下詔誅殺元義。

分頁:5/8頁  上一頁345678下一頁

  胡太後奪權後,召回瞭被元義貶出京都的宗室王族。元順也在其列。胡太後任命元順為侍中。有一天,眾臣在殿上侍奉,元順突然指著侍坐在太後身後的元義的夫人,也就是太後的親妹妹,說:“陛下,您難道就因為有一個好妹妹,就不治元義的罪,使天下百姓無處申冤嗎?!”

  胡太後聽瞭,沉默不語,無言以對。大臣們趁機紛紛開口,請求胡太後發落元義,皇帝也要求胡太後給個明確說法。胡太後猶豫再三,終於下詔,賜元義與其弟元瓜傢中自盡。

  又可以隨心所欲瞭,胡太後的心情十分舒暢。雖然已徐娘半老,但她仍然喜歡濃妝艷抹,有事沒事就到宗室、貴臣或是親戚傢遊幸。

  對此,大臣元順直言進諫說:“按照古禮,丈夫死後,婦人應自稱‘未亡人’,發髻上不能簪珠飾玉,衣服上也不能紋花繡彩。陛下您是母儀天下的太後,年紀也將四十歲瞭,整天如此修飾打扮,怎能給民間及後世做表率呢!”




  胡太後一聽,羞得面紅耳赤,馬上擺駕回宮。她氣憤地把元順召進自己宮內怒斥道:“我不遠千裡把你召回京都,就是讓你大庭廣眾之下羞辱我嗎?”

  元順不顧胡太後正生氣,大膽地反問說:“難道陛下您不怕天下人恥笑,卻因為臣的一句話而感到羞恥嗎?”

  這件事以後,馮太後明裡對自己的行為有所收斂,暗中依然我行我素。她寵幸大臣鄭儼,封他為諫議大夫,讓他每天在宮中伺候,好好個諫議大夫變成瞭“侍衣大夫”。

  鄭儼在公休假要回傢的時候,太後就太監陪他一起去。明裡是護送,暗裡卻監視他,不許他和自己的妻子親近。鄭儼見到自己傢裡的正妻,隻能問上幾句閑話,便立即被太監催著回宮。鄭儼仗著有太後的寵幸,和中書舍人徐紇沆瀣一氣,把持內外,時稱“徐鄭”。

  胡太後正值虎狼之年,僅有一個鄭儼還不夠,還和黃門侍郎李神軌關系噯味。李神軌的父親就是前面說的那位在絹庫扛絹過多而扭傷瞭腰的李賢。有其父必有其子也。

  據《南史》記載,魏國有位大將叫楊華,儀表堂堂,勇武過人,胡太後召見後心中喜愛,便“逼而幸之”。楊華是個耿直的武夫,雖然獲得太後的恩寵,但卻不認為是好事。他擔心此事外泄後自己全族不保,便尋找一個機會率領部曲逃至南朝的梁國。

  楊華走後,胡太後相思不斷,親自寫瞭一首歌叫《楊白華》:“陽春二三月,楊柳齊作花。春風一夜入閨闥,楊花飄蕩落南傢。含情出戶腳無力,拾得楊花淚沾臆。秋去春還雙燕子,願銜楊花入窠裡。”歌詞以物擬人,淒惋哀怨,濃情款款。她還讓宮女們不分早晚,手拉手踏足打節拍唱這首歌,抒發對情人的相思之情。

分頁:6/8頁  上一頁45678下一頁

  在這種統治者荒淫、奸臣當道的局面下,魏國朝野上下怨聲鼎沸。西北邊鎮造反,安州戍兵造反,齊州、東清河郡、東郡、廣川、陳郡等多地的兵民紛紛響應,就連南方二荊、西郢等地的蠻族也紛紛占據山頭,各自為王,整個國傢已經一盤散沙。

  這一階段,朝廷給秀容郡契胡部的酋長爾朱榮不斷加官進爵,先後封他為安北將軍,都督恒、朔討虜諸軍事。一方面是因為他的勢力不斷擴大,要拉攏穩住他,另一方面是借他的勢力鎮壓叛亂。

  爾朱榮帶兵路過肆州,刺史尉慶賓沒有大開城門迎他進城,他竟然派兵襲擊並占領瞭肆州,自已任刺史。北魏朝廷得知消息卻不敢管,對他的橫行霸道的地頭蛇行為,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到後來,連齊國宗室蕭寶寅也趁亂占據關右稱瞭帝。當初,蕭寶寅因為齊國被梁所滅而逃到瞭魏國。他稱帝後,改元隆緒。


  528年,孝明帝元詡的潘嬪生下瞭一個女兒,胡太後為瞭穩定時局,繼續掌握北魏的朝政大權,對外詐稱生的是皇子,大赦天下,還改瞭元。

  自胡太後再次臨朝以來,朝廷內奸臣弄權,國內盜賊蜂起,邊疆戰事一天天告急。北魏政權危在旦夕。

  隨著孝明帝的年紀漸長,一直很不檢點的胡太後因自知婦行有虧,怕左右服侍的人,把自己的難堪事告訴給兒子,所以,凡是皇帝所喜愛或是信任的人,她都想方設法把他們弄出京去,或是幹脆除掉,這樣做也是為瞭不讓皇帝接觸外間事務和朝事。

  皇帝很信任散騎常侍谷士恢,經常把他召進宮來暢談。太後得知後,便任命谷士恢到京都外任州刺史。谷士恢不想放外任。太後就找人誣稱谷士恢有罪,借機把他殺掉瞭。

  皇帝身邊還有一個能通曉胡語的密多道人,皇帝常讓他跟在身邊,閑談或是咨詢些事情。太後便視這個密多道人為眼中釘,暗中派人將他殺死在城南,然後說他是被強盜所殺,還懸賞捉拿殺手。小皇帝元詡對這一切心知肚明,與胡太後的母子之情日漸淡瞭,嫌隙也越來越深。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在胡太後時時提防算計小皇帝的時候,秀容郡的爾朱榮羽翼已經豐滿,並對北魏朝的國政有瞭覬覦之心。他上疏給朝廷,要求皇帝和太後允許自己率精兵援救相州。

  精明的馮太後當然明白爾朱榮的“信”外之意,她很警惕地禮貌回絕說:北海王元顥已經率領二萬精兵去解相州之困瞭,不勞煩爾朱榮將軍瞭。馮太後又在大臣徐紇的勸說下,賜給為爾朱榮的屬下誓書鐵券,以離間爾朱榮與屬下之間的關系。

分頁:7/8頁  上一頁5678下一頁

  爾朱榮見陰謀沒有得逞,又得知胡太後用瞭離間計,心中更恨馮太後瞭。他繼續召兵買馬,北捍馬邑,東塞井陘,跑馬占地一樣,占領瞭很大地盤,為將來的“圖謀”做準備。

  肅宗孝明帝此時已經十九歲瞭,但是胡太後卻不肯歸政。小皇帝對胡太後不敢有怨言,但對“徐鄭”把持朝政非常反感,也很討厭鄭儼和徐紇這兩個人的為人。但礙於母後的面子,他不能明著“動”這兩個人。加上他本身勢力孤單,也沒有能力除掉此二人。

  怎麼辦呢,小皇帝思來想去,想出一個下策:借外力除內患!他私自詔令爾朱榮率兵進京都,想借爾朱榮的兵力逼太後退居後宮,以便自己親政。

  爾朱榮接到小皇帝的私詔真是大喜過望,他馬上以大將高歡為前部先鋒,奔洛陽殺來。可沒想到,到瞭上黨這個地方的時候,不知為什麼,孝明帝又下瞭道私詔,制止他的軍隊前進。

  這時候,風聲已經傳到瞭宮裡,鄭儼和徐紇這兩個傢夥馬上與胡太後密謀,以毒藥鴆殺瞭孝明帝。這個以前曾為瞭妹妹而不肯殺元義的胡太後,竟然毫不留情地殺瞭自己的親兒子。其為瞭權利而扭曲的人性已經可怕至極。

  孝明帝死後,太後先把潘嬪所生的、對外一直稱為皇子的皇女立為皇帝,但馬上又廢瞭她,為瞭能長久地把持國政,她改為立年僅三歲的臨洮王世子元釗為皇帝。

  爾朱榮聽說瞭北魏朝廷的這一系列醜聞,非常生氣。他對侍從說:“皇帝駕崩時已經十九歲瞭,可朝廷內外還都說他是小皇帝。現在卻要立一個連話都說不明白的小東西做皇帝,居然還妄想國傢太平,那不是做夢嗎?”他立即指揮軍隊向洛陽進發,同時準備迎立長樂王子攸登基。

  爾朱榮向洛陽起兵的消息,把胡太後嚇得要死,她馬上召似曾相識文臣開將商議退敵大計。朝中的人早對胡太後非常不滿,沒人肯為她出主意。君臣沉默瞭半天,徐紇看冷瞭場,就開口打氣說:“爾朱榮那廝不過是個胡人,竟敢發兵對抗朝廷,真是找死。我們就以逸待勞,讓他有去無回。”

  胡太後一向信任徐紇,對他的話當然深信不疑,於是,隻派自己的另一個男寵李神軌帶領部隊去抵禦。李神軌的部隊剛到河橋,就聽說北中已經失陷瞭,他嚇得回馬就逃。徐紇聽說後,假傳胡太後的詔,連夜從禦馬廄中調走十匹最好的禦馬,逃到兗州去瞭。鄭儼也急忙收拾金銀細軟連夜逃走。胡太後這才明白,自己被這幾個“愛卿”給“涮”瞭。她連夜下令,讓孝明帝的嬪妃全都落發為尼。

  爾朱榮攻進瞭京都,他先讓百官拜見瞭自己立的皇帝元子攸,也就是魏敬宗。又派兵直撲宮內,將太後和小皇帝都抓瞭起來。

  馮太後此時已嚇得不知所措,再也沒有往日的威風和體面。但她還想憑著自己的姿色與口舌,為自己贏得一條活路。沒想到,爾朱榮根本不吃這一套,他看百般解釋自己言行的胡太後冷冷一笑,拂衣而起。隨著他的手一揚,胡太後和三歲的小皇帝被扔進瞭滾滾黃河。

  歷史沒有給北魏王朝一個僥幸的機會,曾經鼎盛的北魏王朝,隨著這個在“立子殺母”制度下僥幸活下來的女子,被滔滔濁流埋葬瞭!

分頁:8/8頁  上一頁678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