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ki101.com.tw

人生格言,勵志名言,名人名言,國學,散文,詩詞鑑賞,成語大全,周公解夢

北魏文明太後馮氏:穩定政權 垂簾聽政二十餘年

  北魏文明太後馮氏垂簾聽政興社稷

  “文明太後”,是後人對北魏文成帝皇後馮氏的尊稱。二十四歲便守寡的馮氏,如同東晉康帝的皇後褚蒜子一樣,有膽有識。她垂簾聽政二十餘年,為北魏政權的發展和穩定做出瞭巨大的貢獻。

  (1)位卑照樣做皇後、太後

  北魏文成帝拓跋濬的皇後馮氏,的確是值得稱道的。馮氏本人是死囚犯的女兒,年幼時不得不隨姑姑遠離傢鄉,來到北魏後宮充當下女。她勤勞好學,無論是算賬、識字,還是宮廷禮儀,都逐漸一一掌握,成為她引起太子拓跋濬註意的資本。

  拓跋濬即位後,年僅十五歲的馮氏便登上瞭皇後寶座。拓跋濬死後,她以非凡的能力垂簾聽政二十餘年。更重要的是,她聽政並不是“看傢護院”,而是對北魏的政治制度進行瞭大膽的改革,成為後人不得不承認的女政治傢之一。


  實際上,馮氏自小與北魏宮廷就有關系。她的祖籍雖然是今河北冀縣,她自己也生於長安。但是,她的祖父馮文通是北燕國君馮跋的弟弟。在馮跋死後,曾經繼承過帝位。她的父親馮朗為北魏的廣平公,因為生母被廢黜,成瞭“多餘的人”。於是,馮朗聯合胞弟找到大哥馮崇,三人一起投奔北魏。後來,馮朗在北魏犯瞭死罪後被殺死,女兒馮氏隻得找到在皇宮當昭儀的姑姑,在姑姑的幫助下,進後宮當瞭一名宮女。雖然地位卑微,但不用為生計著急。這對馮氏來說,已經是一個很大的事情瞭。

  馮氏的姑姑馮昭儀當時在宮中有一定地位,對馮氏又很喜歡,於是經常教導馮氏。十一二歲的馮氏在姑姑的調教下非常懂事,加之人又長得漂亮,舉止溫文爾雅,很快就引起太子拓跋濬的註意。

  馮氏和拓跋濬的關系,隻能算少小相識,因為拓跋濬的年齡比馮氏還小三歲。所謂的鐘愛,無非是少年的懵懂感情。但是,太子即位後情況則不然瞭。當時,馮氏和拓跋濬常常在一起玩耍,成人們覺得他們也算兩小無猜。雖然後宮女子很多,但拓跋濬就是願意和馮氏在一起,有時候見不到,拓跋濬還耍太子脾氣呢。

  公元452年,太武帝為中常侍宗愛所殺。十二歲的太子拓跋濬繼承帝位,當瞭皇帝,馮氏被封為貴人,但當時皇後位空缺。四年之後,馮氏終於超越眾多嬪妃,被拓跋濬立為皇後,即後人所稱的文明皇後。此時她年僅十五歲。

相關閱讀推薦:

最窩囊的傀儡皇帝北魏孝靜帝:被高湛污蔑為謀反

北魏將軍朱榮篡位始末:如何殺死胡太後和小皇帝

北魏孝文帝改革背後的女人:守寡不安分的馮太後

北魏馮太後:“千古第一後”馮太後和她的男人們

馮太後簡介 北魏文成帝拓跋濬的皇後馮太後生平

分頁:1/10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拓跋濬在位十三年,朝權基本上掌握在大臣手裡。這時,北魏已經統一北中國,實力日漸強大,但太武帝平定四方的統一戰爭,也耗盡瞭北魏的國力。再加上內侍宗愛連殺瞭兩個皇帝,朝野上下惶惶不安。所以拓跋濬上臺後,首先要解決的,就是寬刑簡政,穩定民心。

  拓跋濬采取的第一個措施,就是聽從群臣的進諫,廢除瞭拓拔燾打壓佛教的政策,在國傢統一管理佛教事務的基礎上,有序地發展瞭佛教,目的也是加強國傢對佛教的控制。同時,拓跋濬加強法制建設,使北魏的統治面貌為之煥然一新。

  此外,在大臣的建議下,拓跋濬還註重官僚體制建設和加強監察的制度,雖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貪污行為,但也使官吏不得不有所收斂。

  實際上,拓跋濬從小就在祖父拓拔燾身邊長大,也很想像祖父那樣東征西討,創立一番偉業。但是拓拔燾在統一四方的戰爭中消耗瞭北魏大量的國力。所以拓跋濬登基之後,不得不采取與民休養的政策。


  不過,年少的拓跋濬是一個善弓馬、騎術的鮮卑人,他始終沒有忘記習武。

  有一次,他與眾臣在靈丘南面的山下習武。突發奇想,讓群臣仰射高四百餘丈的山峰。群臣射出的箭中途便往下落,沒有一個能射過山頂的。拓跋濬見狀笑瞭笑,他手執千斤弓,利箭脫弦而出,高出山峰30多米方墜下。群臣見此,無不歡呼萬歲。拓跋濬十分得意,便在射箭的地方立碑紀念。

  這段故事雖需要認真的考證,但是,我們從一個側面可以看出,青年時期的拓跋濬秉承瞭鮮卑人的習武風尚,而且非常註意鍛煉。

  可是,就在春風得意的時候,拓跋濬突然患病,不久便死去。二十八歲的馮氏立即成瞭寡婦。

  根據魏國舊制,皇帝駕崩,三天後要把他生前的禦服器物一並燒焚。舉行此儀式期間,朝廷百官和宮中嬪妃要哭靈。

  馮氏年輕喪夫,痛不欲生,悲啼著跳入火堆,左右急忙救治,好長時間馮氏才蘇醒過來。無論如何馮氏的初衷是真情使然還是假戲真做,這千古一跳,已昭顯出馮後無比的勇氣和過人的智慧。

  幾天之後,政權交給瞭她十二歲的兒子、太子拓拔弘,拓拔弘就是北魏獻文帝。馮氏則被尊稱為皇太後。

  馮氏在初當皇太後時,並沒有想做臨朝聽政之類的事情,隻是後來朝廷的情況將她這個年輕的皇太後推向瞭前臺。

分頁:2/10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由於獻文帝年齡太小,侍中、車騎大將軍乙渾覺得皇帝可欺負,就試圖建立獨裁統治,他竟然盜用獻文帝的名義濫殺無辜,甚至大臣也不能幸免。

  面對這種情況,大臣們終日惶惶不安,紛紛找獻文帝訴苦。年少的皇帝也沒有辦法,隻好到皇太後馮氏面前討策。

  實際上,面對乙渾這種霸道的人,無非是采取兩種辦法。一是打,采取硬的一手,以牙還牙,將其除掉;二是采取懷柔政策,封以高管厚祿,使其良心發現,停止殺人,安心朝政。

  文明太後一開始也采取後一種辦法,她也是不敢公然得罪乙渾的,隻好封他為丞相,這幾乎是朝廷中臣子的最高禮遇瞭。

  但是,已經昏瞭頭的乙渾並沒有感到“皇恩浩蕩”,反倒覺得朝廷可欺,於是變本加厲,甚至與心腹討論推翻朝廷、自立為帝。


  最初,獻文帝不斷把狀告到馮氏處的時候,馮氏並沒有特別在意。後來,近臣不斷把乙渾的惡劣行徑反饋給馮氏時,馮氏開始琢磨起來瞭。加之,乙渾欲自立為帝的消息傳到瞭馮氏耳裡,這位北魏的皇太後知道,即使作為一名女子,自己也必須挺身而出瞭。她必須拋棄懷柔政策,丟棄幻想,必須用殺人的辦法來解決問題。

  經過反復權衡和密謀,馮氏命令自己的心腹元丕、元賀、牛益得等人率領軍隊,將乙渾殺死,以徹底解決問題。殺乙渾的行動雖然驚心動魄,但有驚無險,最終把不可一世的乙渾殺死在他自己的府上。北魏的朝廷基本可以大大地喘一口氣瞭。

  許多大臣從這次除掉乙渾的行動中,看到瞭馮氏的堅強和能力。於是,一些大臣隨即勸進,希望馮氏臨朝聽政,而不是年紀輕輕的就在後宮裡養閑。馮氏經過慎重考慮,答應瞭大臣們的請求,宣佈臨朝聽政。

  雖然馮氏有能力、有膽識,還有一些運氣,但是,馮氏本人對朝權並不感興趣,也不願意每天日裡萬機,處理瑣碎的宮廷事務。她把中書令高允、中書侍郎高閭和賈秀三人叫到宮裡,協助她處理政務。這三人每天充當秘書的角色,先將政務的處理意見搞出來,重大事務再報給太後。

  當朝一年後,十三歲的獻文帝便由貴人李氏生下一子,當瞭父親。北魏的做法很殘酷,妃子一旦生下皇子,且皇子被立為太子後,妃子就被立即處死,以便防止外戚專權。

  李貴人是南朝梁國人,非常美麗,在北梁之戰中被俘獲。獻文帝一見見她就非常喜歡。臨幸後,封其為貴人。要殺掉李貴人,獻文帝是有些不舍的,但是太後堅持這麼做,並且宣稱由自己撫養這個皇孫。李貴人無奈地充當瞭北魏皇傢“傢法”的犧牲品。

分頁:3/10頁  上一頁12345678下一頁

  原來,魏太祖道武帝拓跋珪在立兒子拓跋嗣為太子前,先殺瞭拓跋嗣的生母,然後把拓跋嗣召至座前訓話,說:“昔漢武帝將立其子而殺其母,不令婦人參與國政,使外傢為亂。汝當繼統,故吾遠同漢武,為長久之計。”

  拓跋嗣就是後來的太宗明元帝,他天性純孝,當時就哭得渾身亂抖,惹得道武帝派人把他架出殿外。不久,道武帝就被另一個兒子清河王拓跋紹所弒。拓跋嗣繼位後,雖然感念生母,但立子殺母作為北魏一朝的“祖宗傢法”並未廢止,一代一代傳承下來,除瞭肅宗孝明帝親母胡太後外,儲君生母無一例外,全被賜死。當然,究竟是自殺還是宮人代勞,史無明載。

  事實上,文明太後馮氏還是遵守祖制的,她在賜死瞭李貴人後,立即將皇孫拓拔宏接到身邊撫養,並且在和獻文帝溝通後,宣佈歸政於獻文帝。為瞭保全獻文帝,文明太後將自己的哥哥馮熙提拔成太傅,督導獻文帝執政。

  在這短暫的一年聽政中,文明太後的行為還是可圈可點的。如果照此下去,文明太後的名譽會更高一些,但是,經歷過聽政的文明太後卻與從前不同瞭。她雖然撫養著孫子,可權力的誘惑時時縈繞著她,並且揮之不去。


  (2)虎毒也食子,權力第一位

  獻文帝親政後,在許多事情上還是拿不瞭主意,重大事情還得向文明太後討教,得到太後的許可後才能下詔令。關於這一點,有人說是獻文帝年幼、尊老;還有人說是文明太後權力欲強。

  從今天的情況看,我們完全可以理解。搞政治的人,三十歲、四十歲還嫌嫩呢,何況是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呢?

  當然,我們從康熙八歲除鰲拜的歷史典故中也能看出,還是有自古英雄出少年的情況的。

  漸漸的,權力之爭使馮太後與兒子之間的關系發生瞭微妙的變化,母子間漸漸有瞭隔膜。

  另外,馮太後當時還不到三十歲,年輕守寡,生活便有些不檢點,與臣子李奕有瞭那麼點兒情事。獻文帝年輕好面子,聽到外面的流言蜚語,心中生氣,認為李奕給自己死去的父皇“大戴綠帽”,真真“是可忍受孰不可忍”。

  恰巧這時,有人告發李奕的弟弟李敷在相州刺史任上時受納賄賂。獻文帝趁機命人依法“連座”,殺死瞭李奕、李敷兄弟兩傢人。

  情夫被殺,馮太後內心十分怨恨。但她表面上卻不表示出會,而是在喑中註視朝臣的動向,和自己兒子的下一步行動。由於母子失和,加上政事不順,小皇帝親政不到一年,便對權利與富貴沒有瞭興趣,要把帝位禪讓給叔叔京兆王拓跋子推。這件事帶到瞭大臣們的強烈反對,他們都認為,要禪位也隻能讓皇太子繼位。

  思考瞭一段時間後,獻文帝拓跋弘把帝位禪給瞭六歲的兒子拓跋宏。誰知,這個小小的拓跋宏在禪位大典上居然瘋狂飚淚,獻文帝奇怪地問他為何傷心。拓跋宏回答說:“代親之感,內切於心!”言辭令人感動。他就是日後名聲赫赫的孝文帝。

分頁:4/10頁  上一頁23456789下一頁

  獻文帝把帝位內禪給太子後,實際朝權還握在他手中。此時,他勤於政事,賞罰嚴明,慎擇官員,進廉退貪。尤其大案要案的判決上慎之又慎,魏王朝刑虐過度的舊例從此得以改變。

  經過幾年觀察,馮太後覺得拓跋弘越來越英明瞭,在政事的處理上越來越不聽從自己這個母後的瞭。因此,母子兩人的關系一天比一天疏遠。在相互猜忌中,馮太後起瞭殺心,於公元476年夏天的某個夜晚,馮太後派人在酒中下毒,鴆殺瞭自己的兒子。

  (3)文明太後與權力太後

  馮太後又升一格,以太皇太後的身份重新主持國傢大政。

  孝文帝拓跋宏此時僅僅是十二歲的小孩子,但他天性至孝,對祖母能夠承顏順志,躬親伏侍,事無大小,都聽祖母馮太後的決斷。


  馮太後雖然是女人,但她悟性好,為人聰明,處理政務很有一套。加上孝順的孝文帝不敢違背祖母的意願,大事小情都一一稟明馮太後。所以,國傢大事都由她一個人拍板決定。

  因為孝文帝年幼,馮太後寫瞭三百多篇《勸誡歌》,以及十八篇《皇誥》,用來教孝文帝修養品行和節操,作個好皇帝。她還尊重儒學,在長安立瞭文宣王廟。

  馮太後是個儉樸的人,不喜喜歡奢華的飾品,吃的東西很簡單,穿的衣服也很樸素。但馮太後信佛敬佛,因而花費的錢財非常多,金玉珍寶成鬥成鬥地裝嵌於佛堂、佛像上,形制恢宏,至今可見。

  馮太後在管理下人上要求很嚴格、不徇私。左右侍奉之人即使有小過錯,她也要進行處罰,大加鞭撻。然而她有個好處,就是過瞭事兒就忘記瞭一樣,對人還像開始那麼好,還會給人富貴。所以身邊的到死都很忠誠。

  馮氏雖然貴為太後,但正值青壯年,在處理朝政之餘,有著豐富的私生活,王睿、李沖最受馮太後愛寵。

  王睿,字洛誠,他的父親是個江湖術士,以天文卜筮為生。王睿子承父業,也靠卜筮術養活自己。王睿長得身材偉岸,容貌出眾。有一次,因為某事得到瞭馮太後的接見,他出眾的容貌令太後一見鐘情。被太後召來侍寢後,馬上被破格晉升為給事中。沒多長時間,又相繼升為散騎常侍、侍中、吏部尚書等職,後來竟然賜給他太原公的封號。真是“內參機密,外豫政事”,一天比一天受寵。

分頁:5/10頁  上一頁345678910下一頁

  太和二年,馮太後與孝文帝率領百官和宮人到虎圈去賞虎。有一隻吊晴大老虎突然從閣道上沖出來,直奔禦座而來。負責守衛的兵士和宮人嚇得四散奔逃,隻有王睿一個人毫無懼色,擋在馮太後和小皇帝面前,揮舞著方天畫戟擋住老虎。他的樣子非常英武,竟然把老虎嚇退瞭!

  從此以後,王睿更令馮太後的信任瞭。第二年,就被升為尚書令,還封瞭中山王。由於王睿與馮太後好得如膠似漆,馮太後私下裡賞賜他的珍玩不計其數,都是在夜裡兩人盡興之後,讓宦官們用大蓬車裝著宮中的寶物往王睿府裡送;除此之外,還明著賞賜給他田園、牛馬、奴婢、雜畜等物。為瞭掩人耳目,在賞賜王睿的同時,還對與他同等官職的大臣一道封賞,花費財物數以萬計。

  也許是身心操勞過度,王睿在四十八歲時生瞭重病,馮太後和孝文帝親自去他府上探望,不停地派侍官和禦醫去服侍和診治,但王睿最終還是不治身亡瞭。




  在《魏書》“恩幸傳”裡有關於王睿的記載。綜觀王睿的一生,除瞭因為出賣色相受到大量賞賜,使得國庫財物都轉移到他的府中這一點多,並沒有大的惡行。而且,他還有好的一面。比如:在和尚法秀謀逆案中,他大膽進諫,以忠言使得一千多人免死。他臨死,又上疏給太後,提出施政五要略:一慎刑罰;二任賢能;三親忠信;四遠讒佞,五行黜陟。他還算是盡瞭臣子之義。

  王睿死後,馮太後與孝文帝親自臨喪,哀慟不已。後來,王睿的女兒出嫁時,太後特許她使用嫁公主的禮儀和儀仗,當時的百姓看見婚禮的排場,還以為是皇傢嫁真正的公主呢。

  李沖,字思順,是隴西人,他的父親李寶曾獲封敦煌公。李沖從小就沉穩俊雅,善長與交往,有很好的聲譽。他任內秘書令時,上疏首創三長制,使平民的隱冒問題得到瞭有效防止。文明太後讀瞭他上的表章後非常欣賞。見到他後更是心生愛念。他從此成為太後的幕內之賓。

  很快,李沖就升任中尚令,封為順陽候,接著又被封為隴西公。馮太後從此私下裡送給他無數禦物珍寶。好在大魏王朝當時國力雄厚,四方連年進貢。馮太後的私贈行為對於國庫沒有什麼太大影響。而且,李沖是個器量不凡、學而廣博的年輕人。在得到莫大貴寵之時,能夠保持謙遜,並且廣散傢財,把太後贈與的財物都分給瞭有才能的貧寒之士。所以,他的聲譽並未因和馮太後有曖昧而受損,反而更為人稱道。

  李沖還有一樣好處,就是不避前嫌,愛護仇人的兒子,照顧遠親的孤兒。與孝文帝君臣之間的關系也是親密莫二。魏朝按照舊制,皇帝對王公重臣都直接叫名字,但孝文帝見李沖從不直呼姓名,而叫他“李中書”。可見他很尊重李沖。現在看來這是小事一樁,但在封建王朝這可就是瞭不得的大事。

  馮太後死後,李沖負責議定禮儀律令,以及潤色修飾詔書挽辭等,他盡心竭力,做得沒有一點問題。連當時的舊臣宗親都很敬服。

分頁:6/10頁  上一頁45678910下一頁

  孝文帝真正掌權後,曾組織瞭幾次南伐,還曾遷都洛陽,李沖都善言勸諫,多方考慮,為朝廷殫精竭慮。他還設計瞭魏朝北都平城的明堂、太廟、圓丘以及洛陽新都。據史書記載,李沖“勤志強力,孜孜無怠,且理文薄,兼營匠制,幾案盈積,終不勞厭也”。他病死時才四十九歲,孝文帝親自為他舉哀,嚎啕大哭,傷心得不能自已。

  做為馮太後的“男寵”,王睿和李沖兩人始終都對皇室忠心不二,而且還是治國能臣,比起呂後身邊的審食其,武後身邊的張易之兄弟、和尚面首強瞭百倍。可見馮太後確有過人之處!史書中對馮太後的宮闈私事也沒有過多渲染,更無刻意指摘。

  馮太後對孫子孝文帝一直很慈愛,自從孝文帝一出生她就親自撫育。然而,在看到少年孝文帝越來越聰明的時候,她因為害怕自己死後,孫子孝文帝會對自己的娘傢不利,而要加害他,但最終在李沖等人的勸諫下沒有加害,而且還是對孫子孝文帝非常好,將孝文帝培養成瞭一代明君。


  當然,馮太後畢竟婦道有虧,所以很害怕別人在背後議論自己。隻要她懷疑臣子或是左右侍奉的人,馬上就殺。一直到馮太後去世,孝文帝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母是誰,可見馮太後是何等的威嚴殘酷!

  承明十四年,馮太後四十九歲時生病而死。孝文帝守在她身邊五天五夜滴水不沾,痛不欲生,上謚號為“文明太皇太後”,史稱文明馮太後。

  文明太後的哥哥太師馮熙有兩個女兒。文明太後先把馮熙的小女兒安排到孝文帝身邊,

  太和十七年被冊封為皇後。後來,這位皇後的異母姐姐也進瞭宮,被冊封為昭儀,開始與妹妹馮皇後爭寵。馮皇後並不是一個嫉妒的人,但也時常流露出後悔不該讓姐姐進宮的意思。馮昭儀便在孝文帝面前百般讓馮皇後的壞話,使馮皇後被廢為庶人,罰去寺廟做尼姑,後來又被賜死,史稱廢皇後馮氏。

  馮昭儀因為母親出身微賤,所以比同父異母的妹妹入宮要略晚。史書記載:“後有姿媚,偏見寵幸。”孝文帝曾經幾次南伐,期間,馮皇後不甘寂寞,竟與中官高菩薩通奸(這位大太監不知是什麼原因,竟然能和皇後私通)。知聽孝文帝在汝南得瞭重病後,馮皇後更加毫不避諱地與高菩薩通奸。後來被人告發。

  孝文帝聽說這件事後後,駭愕至極,不敢相信。回到洛陽後,孝文帝把相關當事人分另關押審問。審問馮皇後時,孝文帝隻讓一個衛士守在旁邊,並用棉絮塞住瞭衛士的耳朵,所以,馮後到底說瞭什麼,成瞭千古之謎。接著,孝文帝又喚彭城王、北海王入座,說:“她以前是你們的皇嫂,現在是陌路人,不用再回避!”

  天性極孝的孝文帝因為感念祖母文明太後的恩德,沒有忍心立即廢掉馮皇後,隻在自己臨終時,才賜死馮後。謚為幽皇後。

分頁:7/10頁  上一頁5678910下一頁

  (4)改革政治,懲治貪官

  說文明太後對北魏政權有著傑出的貢獻,主要指她能夠改革政治,懲治貪官方面。

  北魏是鮮卑人的政權。鮮卑族入主中原之後,還帶有許多落後的、不能適應統治中原的習俗和制度。

  文明太後作為一名漢族女子,對宮中許多陋習是看不慣的。在她沒有權力的時候,她懂得忍耐,而一旦手中有瞭權力,立即就萌發瞭改革的念頭。

  毒死獻文帝再度執政後,文明太後立即將自己的政治抱負予以實施。承明元年(公元476年)二月,有官員要求對管理太廟內獻文帝神主的執事官賜給爵位。按照慣例,這些要求都是合理的。

  可文明太後不這樣認為。她說:“以後研究任何事情,都應當依照‘古典正言’,不能夠遵循什麼先例。”


  大臣們敢怒而不敢言,竟然沒有一名大臣力爭。文明太後看到瞭權力的力量。她知道,搞任何改革如何沒有鐵腕,就不可能獲得成功。而她在宮廷縱橫馳騁多年,目前已經時機成熟瞭,她要按照自己的意願改革。

  當時,北魏幾乎各級官吏都截留國傢的稅收,這已經是公開的秘密。更有甚者,不僅截留,還利用權力在征稅等方面勒索百姓。因為北魏的官員並不發放工資,他們的經濟來源隻能靠勒索或“技巧”等手段取得。這是制度上的嚴重弊病,文明太後非常清楚這一點。

  於是,文明太後馮氏主張給官員發放俸祿,以解決他們的生計。同時嚴格杜絕勒索金錢、截留稅收現象!

  當然,實施過程是痛苦的,因為一些人已經習慣瞭靠勒索取得金錢,一些百姓也似乎“習慣”瞭被勒索。文明太後多次指示加強宣傳力度,使社會廣泛知曉。公元484年,北魏開始實行班祿制時,為瞭保證政令的嚴肅性和權威性,殺瞭四十多名貪贓枉法者。

  作為皇帝,拓拔宏積極支持和配合奶奶所采取的措施,而且親自審問一些貪污犯。應當講,這項制度的改革,為北魏政權的發展和社會的進步,起到瞭積極的作用。從社會效果方面看,也是比較好的。

  文明太後還主持和解決瞭農民的土地問題,這在當時也是沒有先例的。

  在北魏時期,豪強對土地的兼並非常嚴重,以致大批失去土地的農民流離失所,給社會的安定埋下瞭禍根。

  北魏隻是一個半壁江山的朝廷,耕地本來就少,這種兼並就顯得非常危險。國傢在征用人的時候征不到,另一方面卻有大批人在社會閑散。同時一些豪強或與國傢爭奪勞動力,或幹脆把這批人組織起來,形成瞭軍閥割據的雛形,這對北魏政權是一個嚴重的隱患。

  文明太後在穩定瞭政權後,致力於解決這個問題。她推行均田制,建立三長制以保證均田制的實施。這個時期,配合太後實施這個計劃的主要是李沖,他提出瞭改變“宗主督護”制度,建立“三長制”的具體方案。

分頁:8/10頁  上一頁678910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