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燕爾”的來歷

導讀:這裡“宴爾新昏”的“宴”、“昏”,在古漢語中都是通假字,“昏”自然通“婚”,“宴”則同“燕”。“宴爾”相當於“燕爾”、“宴宴”,都是快樂安逸的意思。《詩經·氓》中有“言笑晏宴”一句,也是形容快樂無比的樣子。…

 古時候有一婦女被花心的丈夫拋棄瞭,於是便哭喪著臉在路上遊逛。

 有鄉人問她:“你男人幹嘛去瞭?”

 這位棄婦就悲憤填膺地說:“那個喜新厭舊的臭男人,正忙著跟他的新歡尋歡作樂呢!”

 說罷,便捶胸頓足地唱起一曲棄婦的怨歌。

 《詩經·邶風·谷風》收錄整理瞭這位棄婦的怨歌:

 習習谷風,以陰以雨。黽勉同心,不宜有怒。采葑采菲,無以下體。德音莫違,及爾同死。




  行道遲遲,中心有違。不遠伊邇,薄送我畿。誰謂荼苦?其甘如薺。宴爾新昏,如兄如弟。

 在往下的另四段中,又出現兩次“宴爾新昏”。

 這裡“宴爾新昏”的“宴”、“昏”,在古漢語中都是通假字,“昏”自然通“婚”,“宴”則同“燕”。“宴爾”相當於“燕爾”、“宴宴”,都是快樂安逸的意思。《詩經·氓》中有“言笑晏宴”一句,也是形容快樂無比的樣子。

 但值得註意的是,這兒的“新婚”並非指唱怨歌的棄婦,而是拋棄她另覓新歡再婚的丈夫與新夫人,其含義恰好與初娶的“舊婚”相對照,無疑是對舊夫“喜新厭舊”的一種怨恨與譴責!

 這首棄婦怨歌中的“新婚”本義,跟後來漢代的“上山采蘼蕪,下山逢故夫。長跪問故夫,新人復何如?新人雖言好,未若故人姝。”以及杜甫《佳人》中的“但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所說“新人”相似,“新人”皆系棄婦舊夫的“新歡”。

 白居易的《母別子》中則有“新人迎來舊人棄,掌上蓮花眼中刺。寵新棄舊未足悲,悲在君傢留兩兒。”

 說的是某將軍立下戰功後便在洛陽另娶如花似玉的美人,新夫人來後便讓丈夫拋棄舊婦。舊婦怨恨道:“她是他的掌上蓮花,我卻是他們眼中的刺兒。喜新厭舊是俗世的常情不足為悲,但悲傷的是留在傢裡的兩個親生兒就要從此別離。”

 《母別子》最後一句“更有新人勝於汝”,是指舊婦希望將軍再立下什麼殊功,再娶一個比這位新夫人更嬌艷的新美人。

 從中我們不難看出這位棄婦對丈夫喜新厭舊的一腔忿懣、滿腹牢騷。

 因此,原生態的“宴爾新婚”或曰“燕爾新婚”、“新婚宴(燕)爾”,無疑是對男人“喜新厭舊”的一種形象化比擬,這也是“新婚燕爾”這句成語的本義。

 至遲在宋代起,這個成語的本義開始發生變化,其意已經反用,泛指初娶新婚,成為慶賀新婚之辭,形容新婚時的快樂。而且出於慶賀者寄托新婚夫婦如燕子比翼雙飛的心願,人們便用“燕”取代瞭“宴”,習慣用“新婚燕爾”。

 宋代學者洪邁著述的《容齋隨筆》卷八“談叢失實”中,曾經指責“今人乃以初娶為宴爾,非惟於詩意不合,且義再娶事,豈堪用也。”

 洪邁批評時人用“新婚燕爾”道賀新婚夫婦是背離瞭它的本義。

  但不管洪邁如何指責,人們還是“失實”地用“新婚燕爾”形容初娶,並沿用至今。元代戴善夫所作雜劇《風光好》中便有:俺兩個相見時,則他那舊性全無,共妾身新婚燕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