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殺戮的成吉思汗信奉誰宣揚的“好生之德”

  本文摘自:《深圳晚報》2013年4月1日A15版,作者:王國華,原題為:《長春真人丘處機西遊真相》。

  近日,電影《止殺令》正式上映。這部電影根據宋末元初全真教道士丘處機以七十多歲高齡,歷時兩年多西行三萬九千裡面見成吉思汗,勸說其終止西征班師東歸的真實歷史事件改編而成。本文即講述丘處機西遊原委。

  丘處機是個什麼人

  說起丘處機,喜歡金庸作品的人對他尤其不陌生。但小說畢竟是小說,丘處機到底是怎麼一個人,在歷史上有什麼地位?

  丘處機,字通密,號長春子。山東棲霞人。生於1148年,這個年份,正是宋末元初。當時中原大地上南宋和大金經過百年的征戰,均已疲憊,於是各自占據南北兩地,相對和平共處。西北還有個被稱為西夏的小國,偶爾跟大宋鬧點小別扭。而在他們身邊,強大的蒙古民族在成吉思汗帶領下,像一頭熟睡的獅子一樣正在悄悄醒來。生活在這樣復雜的環境裡,每個人的生存能力都要超過其他朝代,而丘處機顯然又是眾人中的佼佼者。

  丘處機19歲出傢,跟隨王重陽學道。這位王重陽創立的道教全真派,主張佛儒道三教合一,教人誦習《道德經》(道教)、《般若心經》(佛教)、《孝經》(儒傢)等經典作品,這樣就把當時中國人的幾乎所有信仰都給收進來瞭,無論你信奉哪個,在他這裡都能找到對應點。某種意義上講,這種海納百川的教派很有與時俱進的意思。丘處機為避孔子的名諱,曾將自己的“丘”姓寫成“邱”。王重陽有七個著名的徒弟,即傳說中的“全真七子”,分別是:丹陽子馬鈺、長真子譚處端、長生子劉處玄、長春子丘處機、玉陽子王處一、廣寧子郝大通、清靜散人孫不二(馬鈺之妻)。師徒相交三年後,王重陽病逝。丘處機就又跟著他的師兄馬鈺學習。

  1174年(金大定十四年)8月,丘處機來到皤溪(在今陜西省寶雞市西南部),在此地潛修七年,然後又到隴州龍門山潛修六年。這期間,他“煙火俱無,簞瓢不置”,“破衲重披,寒空獨坐”,生活極為清苦,但“靜思忘念,密考丹經”,潛心於養生學和道學的研究,廣交當地文人學士,由此獲得瞭巨大的世俗名聲。在師兄們紛紛過世之後,丘處機成瞭全真派的掌教人,並迅速推動瞭全真派的發展。而1188年(金大定二十八年)3月,丘處機應金世宗召,赴北京,奉旨塑王重陽、馬鈺雕像,並主持“萬春節”醮事,更讓他從一個民間道人進入主流社會,成為南北各國達官貴人極力要結交的對象。

  1216至1219年間,南宋和金朝政府屢次詔請丘處機赴朝,但他都堅決推辭,沒有前往。與此同時,遠在今日新疆一帶的成吉思汗也向丘處機發出瞭邀請。丘處機考慮瞭一下,答應瞭下來。

  長春真人西遊記

  丘處機為什麼厚此薄彼,拒宋金而應蒙人?是欺軟怕硬?還是看到瞭蒙古人要統一天下的大勢所趨,所以西瓜偎大邊?這些都無從考證瞭,我們從能看到的史料中得出的結論是:成吉思汗找丘處機是要跟他談養生,希望他能提供點養生秘訣什麼的。而他要去勸成吉思汗“止殺”。他在出發前寫瞭一首詩——《中秋以詩贈三太子醫官鄭公》:“吳越樓臺歌吹滿,燕秦部曲酒肴盈。我之帝所臨河上,欲罷幹戈致太平。”中原南北都過得好好的,幹嘛要動刀動槍?我到成吉思汗那裡去,就是要勸他“罷幹戈”。而從丘處機以前的詩句中,我們也不難尋到其悲天憫人的情懷:“天蒼蒼兮臨下土,胡為不救萬靈苦?萬靈日夜相凌遲,飲氣吞聲死無語。仰天大叫天不應,一物細瑣徒勞形。安得大千復混沌,免教造物生精靈。”人傢西遊是取經,他西遊是去佈道,傳播普世價值,其使命感何其強烈。

  丘處機親自挑選瞭十八個弟子,跟隨成吉思汗的欽差劉仲祿一路西行。農耕社會,戰亂頻仍,真正的驢行對於一個七十三歲的老人來說是何其艱難之事。丘處機的徒弟李志常在其《長春真人西遊記》一書中以遊記的形式記載瞭整個過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找來讀讀。這部寫實性作品雖然不如以唐僧為主人公的那部《西遊記》故事性強,但其文筆生動,信息量大,記述所經山川道裡及沿途所見風俗人情,非常詳細,是研究13世紀漠北、西域史地及全真道歷史的重要資料。

  大概經過兩年多的時間,一行人馬終於追上瞭成吉思汗的腳步。此時成吉思汗的大兵已經打到瞭今天的阿富汗境內。見面之前,丘處機提出“道士見王者不跪拜”。丘處機名滿天下,能親自來見個面就已經讓成吉思汗倍兒有面子瞭。對於這樣的請求,成吉思汗慨然應允。

  和成吉思汗三次論道

  《玄風慶會錄》一書中對丘處機和成吉思汗交談的內容有詳細介紹。兩人先後三次論道,主要還是丘處機講,成吉思汗聽。

  丘處機先是宣講瞭“去暴止殺”的道理。告訴他養生之道重在“內固精神,外修陰德”。內固精神就是不要四處征伐,外修陰德就是要去暴止殺。“凡將帥來謁,必方便勸以不殺,人有急必周之,士有俘於人者必援而出之,士馬所至以師與之名,脫欲兵之禍者甚眾”。要有所敬畏,“敬天愛民為本”。此即被後世極為推崇的止殺之說。

  接下來,丘處機又向成吉思汗講瞭治國之道,論述瞭治理好中原地區的重要性:“普天之下,所有國土不啻億兆,奇珍異寶比比出之,皆不如中原天垂經教,治國之術為之大備。山東、河北天下美地,多出良禾、美蔬、魚、鹽、絲、蛋,以給四方之用,自古得之者為大國,歷代有國傢者,唯爭此地耳。”山東是他的老傢,因此他特別強調要“恤民保眾,使天下懷安”,減免中原地區百姓賦稅。關於養生,他提到“清心寡欲為要”。

  其實,這些內容現在看來沒什麼大不瞭的,歷代經典著作中多有論述。但從後世的記錄中,成吉思汗非常認可他的觀點,稱呼他為“神仙”,感嘆“天賜仙翁,以悟朕志”,並讓丘處機專門給蒙古權貴們做瞭個講座,傳播以上內容。可見同樣的內容從丘處機嘴裡說出來一定有特別的感染力,亦即,他的表達能力一定超乎常人,條分縷析,讓人信服。

  一生都在殺戮征伐的成吉思汗怎樣會信奉丘處機推廣的“好生之德”呢?這跟刀光劍影打打殺殺看似背道而馳。其實,從哲學角度講,如果哪個方向走到瞭極致,便會對相反的方向產生向往和敬畏。所謂真理的兩極是也。強悍如成吉思汗者,刀頭舐血幾十年,見慣瞭人頭滾滾,在逐漸麻木的同時,心靈也不可避免會留下創傷,甚至對仁慈產生向往。因此,兩個人找到切合點其實也不難。丘處機要說服的正是一個刀頭舐血的人,而不是一個掃地不傷螻蟻命的人;成吉思汗等待的,也不是一個和他同等強悍的武夫,而是一個潤物細無聲可以撫慰他心靈傷痕的人。人的心靈,是多麼神秘的東西啊。

  止殺令的療效

  那麼,丘處機勸慰成吉思汗止殺的效果到底如何?此後的歷史證明,實際效果並不大。成吉思汗和他的子孫們照樣千軍萬馬,大兵壓境,該殺的殺,該砍的砍,但在對百姓的態度上應該有所軟化,因為有統治的必要。不過,這次見面確有一個很大成果:成吉思汗封丘處機為道教老大。“掌管天下道門大小事務,一聽神仙處置,宮觀差役盡行蠲免,所在官司常切護衛”。最重要的是,成吉思汗免除瞭道院及道眾一切賦稅差役,因為有瞭這個特權,很多無路可走的人就可以投靠到道觀中來,算是給亂世百姓提供瞭一條可以求生的道路。丘處機也抓住機會,在黃河流域大建全真教宮觀,“自燕齊及秦晉,接漢沔,星羅棋佈,凡百餘區”,並廣發度牒,收留流民。很多道教其他派別甚至佛教寺廟也掛起全真旗號。《元史·丘處機傳》稱:“處機還燕,使其徒持牒招求於戰伐之餘,由是為人奴者得復為良,與瀕死而得更生者,毋慮二三萬人,中州至今稱道之。”也就是說,他至少實實在在地救助瞭兩三萬人,而被救的這兩三萬人繁衍生息,兒又生子,子又生孫,子子孫孫無窮匱也,也許你我就是他們的後裔之一。這比起務虛的玄奘師徒來,他的西遊顯然更務實,更有效。

  大傢都耳熟能詳的一個故事:一個小孩兒不停地撿起岸邊水窪裡的小魚,用力扔向大海。有人問他幹什麼,他說在救魚。別人說這麼多魚你根本救不過來,況且有誰在乎呢?孩子回答,起碼被救的這條魚在乎。想來,當年因為丘處機止殺之言被救出的人,都會在乎他的善良和仁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