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惠文王的老婆秦宣太後:第一個垂簾聽政的女人

  戰國時人。秦昭襄王生母。楚國貴族,羋姓,惠王妃,稱羋八子(八子是妃的一個等級)。秦武王舉鼎折骨而死,無子,諸弟爭立。羋八子的異父長弟魏冉擁兵支持姐姐的兒子在燕國做人質的公子稷為王,即秦昭襄王。昭王年十九即位,她掌權,號宣太後,以魏冉為相邦,封穰侯(穰在今河南鄧縣),專朝政。封同父弟羋戎為華陽君;封一子王子悝為高陵君,後又封於鄧(今河南孟縣西);另一個親兒子公子芾,封為涇陽君,封地在今陜西涇陽,後來又換瞭一塊封地是宛(河南南陽)。合稱“四貴”,富於王室。秦昭王四十一年(前266)用范雎為相,她失勢,次年十月去世,埋葬在芷陽酈山。

  “以前我侍奉先王時,他如果隻用腿壓在我身上,我就覺得吃不消,但他全身壓在我身上時,我卻一點也不嫌重,為什麼呢?因為那種姿勢對我有利。”

  這是記載於《戰國策?韓策》中的一段發言,說這話的人不是青樓女子,聽這話的也不是嫖客,而是戰國時期大秦國的王太後說給外國使節聽的。說這話的目的也與床笫之事無關,而是闡發外交政策。這樣一段被當世、後世史學傢們不齒的文字記錄在向來擺出一副嚴肅面孔的史書中,卻又無法刪去,因為這個女人對於秦國的強大起過非常重要的作用,而她的一生都是如此特立獨行。這個女人夠酷,她就是秦惠文王的妃子、秦始皇的高祖母秦宣太後羋八子。

  這個太後是一個瞭不起的女人,她是中國第一個垂簾聽政的女人,“太後”這一稱謂就是始於她。最厲害的是,秦宣太後以秦王外藩姬妾的身份,統治秦國41年,雖然最後被兒子奪回瞭權力,但威風猶在,照樣在王宮裡豢養男寵,臨瞭還想把心愛的男寵帶去陰間殉葬,兒子不敢說一個“不”字,大臣們也隻敢以委婉的路數勸解。這位太後行事之不羈、手段之高明,可謂獨步古今,史籍中所載的種種有關她的史跡,更令人瞠目結舌。她的一生充滿戲劇性,比武則天、慈禧活得更精彩痛快,可謂是婦女性解放的先鋒。我們來看看這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