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景潤

人物簡介

  陳景潤,1933年5月22日生於福建福州,當代數學傢。1950年夏高三上提前考入廈門大學數理系。1953年9月分配到北京四中任教。1954年調回廈門大學任資料員,同時研究數論,對組合數學與現代經濟管理、科學實驗、尖端技術、人類生活的密切關系等問題也作瞭研究。1955年2月由當時廈門大學的校長王亞南先生舉薦,回母校廈門大學數學系任助教。1957年10月,由於華羅庚教授的賞識,陳景潤被調到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1973年發表瞭(1+2)的詳細證明,被公認為是對哥德巴赫猜想研究的重大貢獻。1981年3月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曾任國傢科委數學學科組成員。1992年任《數學學報》主編。1996年3月19日下午1點10分,陳景潤在北京醫院去世,年僅63歲。他為科學事業做出的最後一次奉獻是:捐贈遺體供醫院解剖。
人物生平
  1933年5月22日,出生於福建省閩侯縣(今福州市倉山區城門鎮臚雷村)。
  1948年2月考入福建師范大學附屬中學前身福州英華高一上春季班。
  1950年夏高三上提前考入廈門大學數理系。
  1949年至1953年,他就讀於廈門大學數學系。大學畢業後,由政府分配至北京市第四中學任教。
  1953-1954年在北京四中任教,因口齒不清,被 停職回鄉養病 。
  1954年調回廈門大學任資料員,同時研究數論,對組合數學與現代經濟管理、科學實驗、尖端技術、人類生活的密切關系等問題也作瞭研究。
  1955年2月經當時廈門大學的校長王亞南先生推薦,回母校廈門大學數學系任助教。
  1956年,發表《塔內問題》,改進瞭華羅庚先生在《堆壘素數論》中的結果。
  1957年9月,由於華羅庚教授的重視,調入中國科學院數學研究所任研究實習員。
  1960-1962年,轉入中科院大連化學物理所工作。
  1962年任助理研究員。
  1965年稱自己已經證明(1+2),由師兄王元審查後於1966年6月在科學通報上發表。
  1966年發表《表達偶數為一個素數及一個不超過兩個素數的乘積之和》(簡稱 1+2 ),成為哥德巴赫猜想研究上的裡程碑。
  1973年他在《中國科學》發表瞭 1+2 的詳細證明並改進瞭1966年宣佈的數值結果,立即在國際數學界引起瞭轟動,被公認為是對哥德巴赫猜想研究的重大貢獻,是篩法理論的光輝頂點。他的成果被國際數學界稱為 陳氏定理 ,寫進美、英、法、蘇、日等六國的許多數論書中。這項工作還使他與王元、潘承洞在1978年共同獲得中國自然科學獎一等獎。
  1974年被重病在身的周總理親自推薦為四屆人大代表,並被選為人大常委會委員。
  1975年1月,當選為第四屆全國人大代表,後任五、六屆全國人大代表。
  1977年破格晉升為研究員。
  1979年完成論文《算術級數中的最小素數》,將最小素數從原有的80推進到16,受到國際數學界好評。
  1979年應美國普林斯頓高等研究院之邀前往講學與訪問,受到外國同行的廣泛關註。
  1980年當選中科院物理學數學部委員。(院士)
  1981年3月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
  1988年被定為一級研究員。
  1992年任《數學學報》主編,榮獲首屆華羅庚數學獎。
  1996年3月19日下午1點10分,陳景潤在北京醫院去世,年僅63歲。他為科學事業做出的最後一次奉獻是:捐贈遺體供醫院解剖。
  
陳景潤的故事
  故事一
  有一天,陳景潤吃中飯的時候,摸摸腦袋,哎呀,頭發太長瞭,應該快去理一理,要不,人傢看見瞭,還當自己是個姑娘呢。於是,他放下飯碗,就跑到理發店去瞭。
  理發店裡人很多,大傢挨著次序理發。陳景潤拿的牌子是三十八號的小牌子。他想:輪到我還早著哩。時間是多麼寶貴啊,我可不能白白浪費掉。他趕忙走出理發店,找瞭個安靜的地方坐下來,然後從口袋裡掏出個小本子,背起外文生字來。他背瞭一會,忽然想起上午讀外文的時候,有個地方沒看懂。不懂的東西,一定要把它弄懂,這是陳景潤的脾氣。他看瞭看手表,才十二點半。他想:先到圖書館去查一查,再回來理發還來得及,站起來就走瞭。誰知道,他走瞭不多久,就輪到他理發瞭。理發員叔叔大聲地叫: 三十八號!誰是三十八號?快來理發! 你想想,陳景潤正在圖書館裡看書,他能聽見理發員叔叔喊三十八號嗎?
  過瞭好些時間,陳景潤在圖書館裡,把不懂的東西弄懂瞭,這才高高興興地往理發店走去。可是他路過外文閱覽室,有各式各樣的新書,可好看啦。又跑進去看起書來瞭,一直看到太陽下山瞭,他才想起理發的事兒來。他一摸口袋,那張三十八號的小牌子還好好地躺著哩。但是他來到理發店還有啥用呢,這個號碼早已過時瞭。
  故事二
  陳景潤進瞭圖書館,真好比掉進瞭蜜糖罐,怎麼也舍不得離開。
  可不,又有一天,陳景潤吃瞭早飯,帶上兩個饅頭,一塊咸菜,到圖書館去瞭。
  陳景潤在圖書館裡,找到瞭一個最安靜的地方,認認真真地看起書來。他一直看到中午,覺得肚子有點餓瞭,就從口袋裡掏出一隻饅頭來,一面啃著,一面還在看書。
   丁零零 下班的鈴聲響瞭,管理員大聲地喊: 下班瞭,請大傢離開圖書館! 人傢都走瞭,可是陳景潤根本沒聽見,還是一個勁地在看書吶。
  管理員以為大傢都離開圖書館瞭,就把圖書館的大門鎖上,回傢去瞭。
  時間悄悄地過去,天漸漸地黑下來。陳景潤朝窗外一看,心裡說:今天的天氣真怪!一會兒陽光燦爛,一會兒天又陰啦。他拉瞭一下電燈的開關線,又坐下來看書。看著看著,忽然,他站瞭起來。原來,他看瞭一天書,開竅瞭。現在,他要趕回宿舍去,把昨天沒做完的那道題目,繼續做下去。
  陳景潤把書收拾好,就往外走去。圖書館裡靜悄悄的,沒有一點兒聲音。哎,管理員上哪兒去瞭呢?來看書的人怎麼一個也沒瞭呢?陳景潤看瞭一下手表,啊,已經是晚上八點多鐘瞭。他推推大門,大門鎖著;他朝門外大聲喊叫: 請開門!請開門! 可是沒有人回答。
  要是在平時,陳景潤就會走回座位,繼續看書,一直看到第二天早上。可是,今天不行啊!他要趕回宿舍,做那道沒有做完的題目呢!
  他走到電話機旁邊,給辦公室打電話。可是沒人來接,隻有嘟嘟的聲音。他又撥瞭幾次號碼,還是沒有人來接。怎麼辦呢?這時候,他想起瞭黨委書記,馬上給黨委書記撥瞭電話。
   陳景潤? 黨委書記接到電話,感到很奇怪。他問清楚是怎麼一回事,高興得不得瞭,笑著說: 陳景潤!陳景潤!你辛苦瞭,你真是個好同志。
  黨委書記馬上派瞭幾個同志,去找圖書館的管理員。圖書館的大門打開瞭,陳景潤向管理員說: 對不起!對不起!謝謝,謝謝! 他一邊說一邊跑下樓梯,回到瞭自己的宿舍。
  他打開燈,馬上做起那道題目起來。
  
陳景潤與哥德巴赫猜想
  哥德巴赫猜想貌似簡單,要證明它卻著實不易,成為數學中一個著名的難題。18、19世紀,所有的數論專傢對這個猜想的證明都沒有作出實質性的推進,直到20世紀才有所突破。直接證明哥德巴赫猜想不行,人們采取瞭 迂回戰術 ,就是先考慮把偶數表為兩數之和,而每一個數又是若幹素數之積。如果把命題 每一個大偶數可以表示成為一個素因子個數不超過a個的數與另一個素因子不超過b個的數之和 記作 a+b ,那麼哥氏猜想就是要證明 1+1 成立。
  1900年,20世紀最偉大的數學傢希爾伯特,在國際數學會議上把 哥德巴赫猜想 列為23個數學難題之一。此後,20世紀的數學傢們在世界范圍內 聯手 進攻 哥德巴赫猜想 堡壘,終於取得瞭輝煌的成果。
  到瞭20世紀20年代,有人開始向它靠近。1920年,挪威數學傢佈爵用一種古老的篩選法證明,得出瞭一個結論:每一個比6大的偶數都可以表示為(9+9)。這種縮小包圍圈的辦法很管用,科學傢們於是從(9十9)開始,逐步減少每個數裡所含質數因子的個數,直到最後使每個數裡都是一個質數為止,這樣就證明瞭 哥德巴赫猜想 。
  1920年,挪威的佈朗(Brun)證明瞭 9+9 。
  1924年,德國的拉特馬赫(Rademacher)證明瞭 7+7 。
  1932年,英國的埃斯特曼(Estermann)證明瞭 6+6 。
  1937年,意大利的蕾西(Ricei)先後證明瞭 5+7 , 4+9 , 3+15 和 2+366 。
  1938年,蘇聯的佈赫 夕太勃(Byxwrao)證明瞭 5+5 。
  1940年,蘇聯的佈赫 夕太勃(Byxwrao)證明瞭 4+4 。
  1948年,匈牙利的瑞尼(Renyi)證明瞭 1+c ,其中c是一很大的自然數。
  1956年,中國的王元證明瞭 3+4 。
  1957年,中國的王元先後證明瞭 3+3 和 2+3 。
  1962年,中國的潘承洞和蘇聯的巴爾巴恩(BapoaH)證明瞭 1+5 , 中國的王元證明瞭 1+4 。
  1965年,蘇聯的佈赫 夕太勃(Byxwrao)和小維諾格拉多夫(BHHopappB),及 意大利的朋比利(Bombieri)證明瞭 1+3 。
  1966年,中國的陳景潤證明瞭 1+2 [用通俗的話說,就是大偶數=素數+素數*素數或大偶數=素數+素數(註:組成大偶數的素數不可能是偶素數,隻能是奇素數。因為在素數中隻有一個偶素數,那就是2。)。由於陳景潤的貢獻,人類距離哥德巴赫猜想的最後結果 1+1 僅有一步之遙瞭。但為瞭實現這最後的一步,也許還要歷經一個漫長的探索過程。有許多數學傢認為,要想證明 1+1 ,必須通過創造新的數學方法,以往的路很可能都是走不通的。
  
人物評價
  中國大地刮起瞭 陳景潤旋風 ,他成瞭科學的代名詞。科學傢一夜之間成瞭最時髦的職業, 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 ,掛在人們的嘴邊。
  但也有人投書《中國青年報》發出疑問:陳景潤算不算又紅又專的典型?宣傳陳景潤會不會使青年鉆研業務不問政治,走偏方向?
  《中國青年報》發表瞭《為瞭四化要又紅又專 從陳景潤談起》的評論員文章。指出,陳景潤為瞭發展祖國的科學事業,不畏艱難困苦,頑強堅持攻關,這就是紅。
  世界級的數學大師、美國學者安德烈?韋伊(Andr Weil)曾這樣稱贊他: 陳景潤的每一項工作,都好像是在喜馬拉雅山山巔上行走。
  對於陳景潤的貢獻,中國的數學傢們有過這樣一句表述:陳景潤是在挑戰解析數論領域250年來全世界智力極限的總和。中國改革開放總設計師鄧小平曾經這樣意味深長地告訴人們:像陳景潤這樣的科學傢, 中國有一千個就瞭不得 。
  從哥德巴赫提出那個著名的猜想,到陳景潤的論文發表,中間經過瞭兩個世紀的漫長歲月。陳景潤的研究成果在國內外都產生瞭很大影響。英國數學傢赫胥黎在給陳景潤的信中贊嘆說: 啊,你移動瞭群山! 如今,陳景潤早已駕鶴西去。前些年,他的遺物、手稿被永久地陳列在國傢博物館裡,供世代瞻仰、緬懷。他的名字和業績,同中國歷史上所有的著名人物一樣,將永垂青史。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