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樹郭橐駝傳

種樹郭橐駝傳

朝代:唐代

作者:柳宗元

原文:

  郭橐駝,不知始何名。病僂,隆然伏行,有類橐駝者,故鄉人號之“駝”。駝聞之,曰:“甚善。名我固當。”因舍其名,亦自謂橐駝雲。

  其鄉曰豐樂鄉,在長安西。駝業種樹,凡長安豪富人為觀遊及賣果者,皆爭迎取養。視駝所種樹,或移徙,無不活,且碩茂,早實以蕃。他植者雖窺伺效慕,莫能如也。

  有問之,對曰:“橐駝非能使木壽且孳也,能順木之天,以致其性焉爾。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其培欲平,其土欲故,其築欲密。既然已,勿動勿慮,去不復顧。其蒔也若子,其置也若棄,則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長而已,非有能碩茂之也;不抑耗其實而已,非有能早而蕃之也。他植者則不然,根拳而土易,其培之也,若不過焉則不及。茍有能反是者,則又愛之太恩,憂之太勤,旦視而暮撫,已去而復顧,甚者爪其膚以驗其生枯,搖其本以觀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離矣。雖曰愛之,其實害之;雖曰憂之,其實仇之,故不我若也。吾又何能為哉!”

  問者曰:“以子之道,移之官理,可乎?”駝曰:“我知種樹而已,官理,非吾業也。然吾居鄉,見長人者好煩其令,若甚憐焉,而卒以禍。旦暮吏來而呼曰:‘官命促爾耕,勖爾植,督爾獲,早繅而緒,早織而縷,字而幼孩,遂而雞豚。’鳴鼓而聚之,擊木而召之。吾小人輟飧饔以勞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蕃吾生而安吾性耶?故病且怠。若是,則與吾業者其亦有類乎?”

  問者曰:“嘻,不亦善夫!吾問養樹,得養人術。”傳其事以為官戒。

參考翻譯

寫翻譯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郭橐駝,不知道他起初叫什麼名字。他患瞭脊背彎曲的病,脊背突起而彎腰行走,就像駱駝一樣,所以鄉裡人稱呼他叫“橐駝”。橐駝聽說後,說:“這個名字很好啊,這樣稱呼我確實恰當。”於是他舍棄瞭他原來的名字,也自稱起“橐駝”來。他的傢鄉叫豐樂鄉,在長安城西邊。郭橐駝以種樹為職業,凡是長安城裡經營園林遊覽▼

文言現象

詞類活用通假字1.早繅而緒(“而”通“爾”,你們)3.既然已(已通“矣”,瞭)句式1.判斷句以“……也”表示判斷。例:官理,非吾業也(非……也,表否定的判斷句)2.倒裝句郭橐駝,不知始何名3.省略句傳其事以(之)為官戒也而卒以(之)禍茍有能反(於)是者然吾居(於)鄉移之(於)官理,可乎4.賓語前置故▼

參考賞析

寫賞析

賞析

本文題目雖稱為“傳”,但並非是一般的人物傳記。文章以老莊學派的無為而治,順乎自然的思想為出發點,借郭橐駝之口,由種樹的經驗說到為官治民的道理,說明封建統治階級有時打著愛民、憂民或恤民的幌子,卻收到適得其反的效果,仍舊民不聊生。這種思想實際上就是“聖人不死,大盜不止”“剖鬥折衡,而民不爭”的老莊思想的▼

題解

《種樹郭橐駝傳》(zhng sh guō tu tu zhun)是一篇兼具寓言和政論色彩的傳記散文。柳宗元在參加“永貞革新”前兩年,即貞元十九年至二十一年(803—805),曾任監察禦史裡行,是禦史的見習官,可以和禦史一樣“分察百僚,巡按郡縣,糾視刑獄,肅整朝儀”,可以到各地檢查工作,民事、軍事、財▼

創作背景

本文是柳宗元早年在長安任職時期的作品。郭橐駝種樹的本事已不可考,後世學者多認為這是設事明理之作,本文是針對當時官吏繁政擾民的現象而為言的。中唐時期,豪強地主兼並掠奪土地日益嚴重,“富者兼地數萬畝,貧者無容足之居”。僅有一點土地的農民,除瞭交納正常的捐粟外,還要承受地方軍政長官攤派下來的各種雜稅。據《▼

觀點

種樹人有“勤慮害樹”的錯誤,做官者也有“煩令擾民”之過。本文是帶有寓言和政論色彩的人物傳記文。名“傳”,實際上是一個諷喻性極強的寓言故事。是柳宗元早年在長安任職時期的作品。郭橐駝種樹的本事已不可考,後世學者多認為這是設事明理之作。本文是針對當時官吏繁政擾民的現象而言的。這是一篇兼具寓言和政論色彩的傳▼

作者介紹

柳宗元

柳宗元(773年-819年),字子厚,唐代河東(今山西運城)人,傑出詩人、哲學傢、儒學傢乃至成就卓著的政治傢,唐宋八大傢之一。著名作品有《永州八記》等六百多篇文章,經後人輯為三十卷,名為《柳河東集》。因為他是河東人,人稱柳河東,又因終於柳州刺史任上,又稱柳柳州。柳宗元與韓愈同為中唐古文運動的領導人物,並稱“韓柳”。在中國文化史上,其詩、文成就均極為傑出,可謂一時難分軒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