謁金門·風乍起

謁金門·風乍起

朝代:五代

作者:馮延巳

原文:

風乍起,吹皺一池春水。閑引鴛鴦香徑裡,手挼紅杏蕊。
鬥鴨闌幹獨倚,碧玉搔頭斜墜。終日望君君不至,舉頭聞鵲喜。

參考翻譯

寫翻譯

譯文及註釋

譯文春風乍起,吹皺瞭一池碧水。(我)閑來無事,在花間小徑裡逗引池中的鴛鴦,隨手折下杏花蕊把它輕輕揉碎。獨自倚靠在池邊的欄桿上觀看鬥鴨,頭上的碧玉簪斜垂下來。(我)整日思念心上人,但心上人始終不見回來,(正在愁悶時),忽然聽到喜鵲的叫聲。註釋⑴謁金門:詞牌名。⑵乍:忽然。⑶閑引:無聊地逗引著玩。⑷挼:▼

參考賞析

寫賞析

賞析

馮延巳這首詞寫貴族少婦在春日思念丈夫的百無聊賴的景況,反映瞭她的苦悶心情。由於封建社會婦女無地位,上層社會的婦女依附於男子,女子又禁錮在閨房,精神上很憂鬱,這種情況在封建社會相當普遍,因此古典詩歌中寫閨閣之怨的也有很多,這種閨怨詩或多或少從側面反映瞭婦女的不幸遭遇。如王昌齡《閨怨》 :“閨中少婦不知▼

賞析二

這首詞寫貴族女子在春天裡愁苦無法排遣和希望心上人到來的情景。一開頭寫景:風忽地吹起,把滿池塘的春水都吹皺瞭。這景物本身就含有象征意味:春風蕩漾,吹皺瞭池水,也吹動瞭婦女們的心。用一個“皺”字,就把這種心情確切地形容出來。因為是春風,不是狂風,所以才把池水吹皺,而還不至於吹翻。女主人公的心情也隻是像池▼

簡析

馮延巳擅長以景托情,因物起興的手法,蘊藏個人的哀怨。寫得清麗、細密、委婉、含蓄。這首膾炙人口的懷春小詞,在當時就很為人稱道。尤其“風乍起,吹縐一池春水”,是傳誦古今的名句。詞的上片,以寫景為主,點明時令、環境及人物活動。下片以抒情為主,並點明所以煩愁的原因。春風乍起,吹皺瞭一池碧水,這本是春日平常得▼

作者介紹

馮延巳

馮延巳 (903–960)又名延嗣,字正中,五代廣陵(今江蘇省揚州市)人。在南唐做過宰相,生活過得很優裕、舒適。他的詞多寫閑情逸致辭,文人的氣息很濃,對北宋初期的詞人有比較大的影響。宋初《釣磯立談》評其“學問淵博,文章穎發,辯說縱橫”,其詞集名《陽春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