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長安歸還揚州九月九日行薇山亭賦韻 / 長安九日詩

於長安歸還揚州九月九日行薇山亭賦韻 / 長安九日詩

朝代:南北朝

作者:江總

原文:

心逐南雲逝,形隨北雁來。
故鄉籬下菊,今日幾花開。

參考翻譯

寫翻譯

譯文及註釋

譯文我的心追逐南去的雲遠逝瞭,身體卻隨著秋季由北向南飛回的大雁歸來。故鄉傢裡籬笆下栽種的菊花,今日又開瞭幾朵呢? 註釋①江總,南朝陳人。陳亡,入長安,仕於隋,後辭官南歸,這首詩寫於南歸途中。②岑參,盛唐邊塞詩人。安史之亂中,長安淪陷,故有此詩。▼

參考賞析

寫賞析

賞析

這首詩表達瞭詩人怎樣的思想感情:詩人在回揚州途中經山東微縣微山亭所詠的這首重陽小詩,就在強烈的故鄉之念中,流露出亡國的隱痛。流雲南逝,大雁南歸;後兩句言所想之境:故鄉籬菊,花事何如?但實景虛象,絕非隨意拈來,而是精心擇用。這樣,故土之眷盡在這眼前、遠處的景物之中;亡國之恨,則全蘊於景點構成的圖畫裡。▼

解釋

九月九日,勉強登高,卻無人送酒同歡,遙想故園的菊花,大概在戰場旁,寂寞地開放吧。 江總,南朝陳詩人。陳亡,入長安,仕於隋,後辭官南歸,這首詩寫於南歸途中。從詩的第三句中“籬下菊”的用典可知,詩人在表達對故鄉的懷想和思舊之情的同時,流露出瞭歸隱田園的情懷。 到瞭重陽,文人墨客,則常常詩思泉湧,情感難抑▼

翻譯

江總在陳時,官至尚書令,到晚年,陳滅於隋,從此鬱鬱寡歡。詩人在回揚州途中經山東微縣微山亭所詠的這首重陽小詩,就在強烈的故鄉之念中,流露出亡國的隱痛。 流雲南逝,大雁南歸;後兩句言所想之境:故鄉籬菊,花事何如?但實景虛象,絕非隨意拈來,而是精心擇用。這樣,故土之眷盡在這眼前、遠處的景物之中;亡國之恨,▼

作者介紹

江總

江總(519~594)著名南朝陳大臣、文學傢。字總持,祖籍濟陽考城(今河南蘭考)。出身高門,幼聰敏,有文才。年十八,為宣惠武陵王府法曹參軍,遷尚書殿中郎。所作詩篇深受梁武帝賞識,官至太常卿。張纘、王筠、劉之遴,乃一時高才學士,皆對江總雅相推重,與之為忘年友。侯景之亂後,避難會稽,流寓嶺南,至陳文帝天嘉四年(563)才被征召回建康,任中書侍郎。陳後主時,官至尚書令,故世稱“江令”。任上“總當權宰,不持政務,但日與後主遊宴後庭”,“由是國政日頹,綱紀不立”(《陳書·江總傳》)。隋文帝開皇九年(589)滅陳,江總入隋為上開府,後放回江南,去世於江都(今江蘇揚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