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遊·離多最是

少年遊·離多最是

朝代:宋代

作者:晏幾道

原文:

離多最是,東西流水,終解兩相逢。
淺情終似,行雲無定,猶到夢魂中。
可憐人意,薄於雲水,佳會更難重。
細想從來,斷腸多處,不與今番同。

參考翻譯

寫翻譯

譯文及註釋

譯文  離別跟這樣的情景最為相同,二水分流,一個向西,一個朝東,但最終還能再度相逢。即使情感淺薄,好象是飄飄不定,白雲行空,但仍可相逢在夢中。  可惜的是人的情意比行雲流水還要淺薄而無定性,佳期密約,難以使人信從。認真回想,從前的種種。雖然多次令人腸斷,但都與這次,截然不同!註釋①解:懂得,知道。②▼

粗譯

離多最終會是,東西的流水,最終相逢之情可解;淺情最終會像,無定的行雲,仍然可在夢中相遇;隻是人意可憐,比雲水更薄,這樣的佳會很難再遇到;細想從來,讓人斷腸處多,卻不與這次相同。▼

參考賞析

寫賞析

賞析

此詞抒離別怨情,上片分寫雲、水,以水雖離多而終能相逢、雲雖無定猶能到夢中,為下片反襯作好鋪墊。過片總雲、水言之而又能翻進一層,說人意薄於雲水。開篇先以雙水分流設喻:“離多最是,東西流水。”以流水喻訣別,其語本於傳為卓文君被棄所作的《白頭吟》:“躞蹀禦溝上,溝水東西流。”第三句卻略反其意,說水分東西,▼

賞析二

離別和碰上薄情人,是兩種不同性質的痛苦。離別畢竟不是死別,總有相會的時候,“離多最是,東西流水,終解兩相逢”,便是有感而發瞭。”以“流水”喻訣別,其語本於傳為卓文君被棄所作的《白頭吟》:“躞蹀禦溝上,溝水東西流”。水往低處流,盡管千回百轉,東西異向,而最終會匯流一處。以流水喻人之離情,這裡取其終極於▼

粗賞

細觀全詩,著眼之處當屬“人意”“佳會”。我們可以大膽猜想詩人在寫這首詩的環境。作者正是意氣風發的大好少年,遠離傢鄉出外遊闖,此間經歷悲歡離合不可勝數,似乎早已不在意瞭。隻是這一次是什麼樣的佳會:也許是巧遇知己,把酒言歡之後,最終要離去的不舍之情最重;又或是偶遇佳人,情意繾綣,難舍難分。▼

作者介紹

晏幾道

晏幾道(1030-1106,一說1038—1110 ,一說1038-1112),男,漢族,字叔原,號小山,著名詞人,撫州臨川文港沙河(今屬江西省南昌市進賢縣)人。晏殊第七子。歷任潁昌府許田鎮監、乾寧軍通判、開封府判官等。性孤傲,晚年傢境中落。詞風哀感纏綿、清壯頓挫。一般講到北宋詞人時,稱晏殊為大晏,稱晏幾道為小晏。《雪浪齋日記》雲:“晏叔原工小詞,不愧六朝宮掖體。”如《鷓鴣天》中的“舞低楊柳樓心月,歌盡桃花扇底風”等等詞句,備受人們的贊賞。…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