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古戰場文

吊古戰場文

朝代:唐代

作者:李華

原文:

  浩浩乎,平沙無垠,夐不見人。河水縈帶,群山糾紛。黯兮慘悴,風悲日曛。蓬斷草枯,凜若霜晨。鳥飛不下,獸鋌亡群。亭長告餘曰:“此古戰場也,常覆三軍。往往鬼哭,天陰則聞。”傷心哉!秦歟漢歟?將近代歟?

  吾聞夫齊魏徭戍,荊韓召募。萬裡奔走,連年暴露。沙草晨牧,河冰夜渡。地闊天長,不知歸路。寄身鋒刃,腷臆誰愬?秦漢而還,多事四夷,中州耗斁,無世無之。古稱戎夏,不抗王師。文教失宣,武臣用奇。奇兵有異於仁義,王道迂闊而莫為。嗚呼噫嘻!

  吾想夫北風振漠,胡兵伺便。主將驕敵,期門受戰。野豎旌旗,川回組練。法重心駭,威尊命賤。利鏃穿骨,驚沙入面,主客相搏,山川震眩。聲析江河,勢崩雷電。至若窮陰凝閉,凜冽海隅,積雪沒脛,堅冰在須。鷙鳥休巢,征馬踟躕。繒纊無溫,墮指裂膚。當此苦寒,天假強胡,憑陵殺氣,以相剪屠。徑截輜重,橫攻士卒。都尉新降,將軍復沒。屍踣巨港之岸,血滿長城之窟。無貴無賤,同為枯骨。可勝言哉!鼓衰兮力竭,矢盡兮弦絕,白刃交兮寶刀折,兩軍蹙兮生死決。降矣哉,終身夷狄;戰矣哉,暴骨沙礫。鳥無聲兮山寂寂,夜正長兮風淅淅。魂魄結兮天沉沉,鬼神聚兮雲冪冪。日光寒兮草短,月色苦兮霜白。傷心慘目,有如是耶!

  吾聞之:牧用趙卒,大破林胡,開地千裡,遁逃匈奴。漢傾天下,財殫力痡。任人而已,豈在多乎!周逐獫狁,北至太原。既城朔方,全師而還。飲至策勛,和樂且閑。穆穆棣棣,君臣之間。秦起長城,竟海為關。荼毒生民,萬裡朱殷。漢擊匈奴,雖得陰山,枕骸徧野,功不補患。

  蒼蒼蒸民,誰無父母?提攜捧負,畏其不壽。誰無兄弟?如足如手。誰無夫婦?如賓如友。生也何恩,殺之何咎?其存其沒,傢莫聞知。人或有言,將信將疑。悁悁心目,寤寐見之。佈奠傾觴,哭望天涯。天地為愁,草木淒悲。吊祭不至,精魂無依。必有兇年,人其流離。嗚呼噫嘻!時耶命耶?從古如斯!為之奈何?守在四夷。

參考翻譯

寫翻譯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廣大遼闊的無邊無際的曠野啊,極目遠望看不到人影。河水彎曲得像帶子一般,遠處無數的山峰交錯在一起。一片陰暗淒涼的景象:寒風悲嘯,日色昏黃,飛蓬折斷,野草枯萎,寒氣凜冽猶如降霜的冬晨。鳥兒飛過也不肯落下,離群的野獸奔竄而過。亭長告訴我說:“這兒就是古代的戰場,曾經全軍覆沒。每逢陰天就會聽到有鬼哭▼

參考賞析

寫賞析

鑒賞

《吊古戰場文》是李華“極思研搉”的力作,以憑吊古戰場起興,中心是主張實行王道,以仁德禮義悅服遠人,達到天下一統。在對待戰爭的觀點上,主張興仁義之師,有征無戰,肯定反侵略戰爭,反對侵略戰爭。文中把戰爭描繪得十分殘酷淒慘,旨在喚起各階層人士的反戰情緒,以求做到“守在四夷”,安定邊防,具有強烈的針對性。雖▼

創作背景

《吊古戰場文》是唐代李華“極思確榷”的名篇。此文有感於玄宗後期,內政不修,濫事征伐而發。據《資治通鑒唐紀》載,天寶十年(751)夏,劍南節度使鮮於仲通討伐南詔,“軍大敗,士卒死者六萬人”。“天寶八載六月,哥舒翰以兵六萬三千,攻吐蕃石堡城,拔之,唐軍率死者數萬。”這些由唐王朝君臣的驕恣、昏暴所發動的“▼

評價

《吊古戰場文》雖以駢體為宗,但與六朝以來流行的講求偶辭儷句,鋪陳事典,註重形式美,內容空洞貧乏的駢文有很大的不同。《吊古戰場文》作者是唐代古文運動的先驅者之一。他提倡古文,力求克服齊梁靡麗之習,於駢儷之中寓古文之氣,以散馭俳,崇雅去浮,使文章顯示瞭清新質樸和剛勁有力的格調,充分表現瞭盛唐新體文賦的特▼

題解

《吊古戰場文》是李華“極思研搉”的力作。唐玄宗開元後期,驕侈昏庸,好戰喜功,邊將經常背信棄義,使用陰謀,挑起對邊境少數民族的戰爭,以邀功求賞,造成“夷夏”之間矛盾加深,戰禍不斷,士兵傷亡慘重。如749年(天寶八年)哥舒翰攻吐蕃石堡城,唐軍戰死數萬;751年(天寶十年)安祿山率兵六萬進攻契丹,全軍覆沒▼

作者介紹

李華

李華(約715-766),唐代散文傢,詩人。字遐叔,趙郡贊皇(今屬河北)人。開元二十三年(735)進士,天寶二年(743)登博學宏辭科,官監察禦使、右補闕。安祿山陷長安時,被迫任鳳閣舍人。“安史之亂”平定後,貶為杭州司戶參軍。明年,因風痹去官,後又托病隱居山陽以終,信奉佛法。唐代宗大歷元年(766年)病故。作為著名散文傢,與蕭穎士齊名,世稱"蕭李"。並與蕭穎士、顏真卿等共倡古義,開韓、柳古文運動之先河。他的文章“大抵以《五經》為泉源”(獨孤及《趙郡李公中集序》),“非夫子之旨不書”。主張“尊經”、“載道”。其傳世名篇有《吊古戰場文》。亦有詩名。原有集,已散佚,後人輯有《李遐叔文集》四卷。…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