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學一首示子侄

為學一首示子侄

朝代:清代

作者:彭端淑

原文:

  天下事有難易乎?為之,則難者亦易矣;不為,則易者亦難矣。人之為學有難易乎?學之,則難者亦易矣;不學,則易者亦難矣。

  吾資之昏,不逮人也,吾材之庸,不逮人也;旦旦而學之,久而不怠焉,迄乎成,而亦不知其昏與庸也。吾資之聰,倍人也,吾材之敏,倍人也;屏棄而不用,其與昏與庸無以異也。聖人之道,卒於魯也傳之。然則昏庸聰敏之用,豈有常哉?

  蜀之鄙有二僧:其一貧,其一富。貧者語於富者曰:“吾欲之南海,何如?”富者曰:“子何恃而往?”曰:“吾一瓶一缽足矣。”富者曰:“吾數年來欲買舟而下,猶未能也。子何恃而往!”越明年,貧者自南海還,以告富者,富者有慚色。

  西蜀之去南海,不知幾千裡也,僧富者不能至而貧者至焉。人之立志,顧不如蜀鄙之僧哉?是故聰與敏,可恃而不可恃也;自恃其聰與敏而不學者,自敗者也。昏與庸,可限而不可限也;不自限其昏與庸,而力學不倦者,自力者也。

參考翻譯

寫翻譯

譯文及註釋

譯文  天下的事情有困難和容易的區別嗎?隻要肯做,那麼困難的事情也變得容易瞭;如果不做,那麼容易的事情也變得困難瞭。人們做學問有困難和容易的區別嗎?隻要肯學,那麼困難的學問也變得容易瞭;如果不學,那麼容易的學問也變得困難瞭。  我天資愚笨,趕不上別人;我才能平庸,趕不上別人。我每天持之以恒地提高自己▼

參考賞析

寫賞析

創作背景

清代乾嘉時期,學者們潛心問學,不務聲名,治學嚴謹樸實,形成一代學風。於是作者便為他子侄們寫下這篇文章,希望他們能繼續發揚這種風氣,同時勸勉子侄讀書求學不要受資昏材庸、資聰材敏的限制,要發揮主觀能動性。▼

鑒賞

文章一開頭便從難易問題下手,作者認為天下之事的難易是相對的,“為之,則難者亦易矣;不為,則易者亦難矣”。學習也是如此,隻要腳踏實地去學,沒有掌握不瞭的學問;反之,不通過學習,就是極容易的事也會被視作十分困難。在說明瞭難易的辯證關系之後,作者便引出瞭智愚的問題。天資不高,才能平庸的人,隻要勤於學習,久▼

作者介紹

彭端淑

彭端淑(約1699年-約1779年),字樂齋,號儀一,眉州丹棱(今四川丹棱縣)人。生於清聖祖康熙三十八年,卒於清高宗乾隆四十四年。清朝官員、文學傢,與李調元、張問陶一起被後人並稱為“清代四川三才子”。 彭端淑十歲能文,十二歲入縣學,與兄彭端洪、弟彭肇洙、彭遵泗在丹棱萃龍山的紫雲寺讀書。雍正四年(1726年),彭端淑考中舉人;雍正十一年又考中進士,進入仕途,任吏部主事,遷本部員外郎、郎中。乾隆十二年(1747年),彭端淑充順天(今北京)鄉試同考官。…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