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酒

對酒

朝代:清代

作者:秋瑾

原文:

不惜千金買寶刀,貂裘換酒也堪豪。
一腔熱血勤珍重,灑去猶能化碧濤。

參考翻譯

寫翻譯

譯文及註釋

譯文不吝惜很多錢去買一把好刀,用貂皮大衣換酒也算得上豪邁,革命者要充分愛惜自己的生命,拋灑鮮血做出驚天動地的事業。註釋(1)對酒:指此詩為對酒痛飲時所作。(2)寶刀:吳芝瑛 《記秋女俠遺事》提到,秋瑾在日本留學時曾購一寶刀。(3)貂裘換酒:以貂皮制成的衣裘換酒喝。多用來形容名士或富貴者的風流放誕和豪▼

參考賞析

寫賞析

創作背景

這首詩作於1905年。詩人從日本回國後,曾在上海她的摯友吳芝瑛女士傢中,拿出新購的一把倭刀給朋友看,幾人喝完酒後,詩人便撥刀起舞唱歌,吳女士命女兒用風琴伴奏,聲音悲壯動人。這首詩便是緣此而作。▼

賞析

第一句以不吝惜千兩黃金去購買鋒利的寶刀起興,“千金”本是珍貴的錢財器物,而詩人卻毫不可惜地用來換取別人看來價值根本不足相當的東西。表現瞭詩人意欲投身反帝反封建的鬥爭,甚至不惜流血犧牲,表現出詩人的性格的豪爽。第二句與首句呼應,詩人願意用名貴的貂裘去換酒喝,這些貴重的東西都毫不猶豫地舍棄,詩人以一女子▼

作者介紹

秋瑾

秋瑾(1875-1907)近代民主革命志士,原名秋閨瑾,字璇卿,號旦吾,乳名玉姑,東渡後改名瑾,字(或作別號)競雄,自稱“鑒湖女俠”,筆名秋千,曾用筆名白萍。祖籍浙江山陰(今紹興),生於福建閩縣(今福州),其蔑視封建禮法,提倡男女平等,常以花木蘭、秦良玉自喻,性豪俠,習文練武,曾自費東渡日本留學。積極投身革命,先後參加過三合會、光復會、同盟會等革命組織,聯絡會黨計劃響應萍瀏醴起義未果。1907年,她與徐錫麟等組織光復軍,擬於7月6日在浙江、安徽同時起義,事泄被捕。7月15日從容就義於紹興軒亭口。…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