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雷

新雷

朝代:清代

作者:張維屏

原文:

造物無言卻有情,每於寒盡覺春生。
千紅萬紫安排著,隻待新雷第一聲。

參考翻譯

寫翻譯

譯文及註釋

譯文大自然雖然默默無言,但卻有情,寒盡而帶來春天,悄悄地安排好萬紫千紅的百花含苞待放大自然早已安排好瞭萬紫千紅,隻等春雷一響,百花就將競相開放。 註釋新雷:春天的第一個雷聲,象征春天的蒞臨。古人認為雷是動生萬物的造物:指天。古人認為天是創造萬物的每於:常常在。▼

參考賞析

寫賞析

創作背景

這首絕句寫於道光四年(1824)初春,正是鴉片戰爭前的十餘年。當時清政權腐敗黑暗,已臻至絕境;而西方的鴉片貿易,又在不斷增加。明智的士大夫,目睹這內外交困的局勢,既滿懷焦急不安;又渴望新局面的到來。《新雷》正是寄寓這種復雜情緒的產物。▼

簡析

《新雷》詩寫的是迎春的情景。“造物”就是大自然。大自然雖然不言,但是是有感情的。這不,冬寒尚未退盡,春天已經悄悄地來臨瞭。百花園裡萬紫千紅的花朵都已準備就緒,隻待春雷一聲,就會競相開放。這首詩不僅表現瞭詩人對大自然的無限贊美,更重要的是抒發瞭對社會變革的熱切期待。▼

鑒賞

這首詩平順自然,沒有難詞拗句,比較容易領會。在藝術構思上,詩人卻匠心獨運,使詩歌的表達手段有瞭新意。首先,詩人的移情手法,賦予自然界具有人的情感活動和思維能力。“造物無言卻有情”,作為造物者的天,即自然界,本來並不具有人類的情感和思維。詩人筆下,自然界不但能思維,而且在不言不語之中,飽含著對人類的感▼

作者介紹

張維屏

張維屏(1780-1859年),字子樹,號南山,又號松心子,晚號珠海老漁,廣東番禺(今廣東省廣州市)人。嘉慶九年(1804年)中舉人,道光二年(1822年)中進士,因厭倦官場黑暗,於道光十六年(1836年)辭官歸裡,隱居“聽松園”,閉戶著述。…

Comments are closed.